【御澤】我的男朋友連冰淇淋都不買給我吃

 

# CWT42突發無料釋出,本來沒想說這麼早發佈的,但畢竟是情人節賀文,還是趁熱吃吃!實體本字很小,抱歉Q口Q

#其實標題跟內文沒什麼關連(喂。)

#祝各位情人節快樂

 

☆°.﹒☆°.﹒

 

  澤村二年級的夏天,青道與巨摩大藤卷繼春甲後的再度對決。

  膠著的戰局在御幸舊傷復發後有了微妙的改變。

  最終局,澤村站在投手丘上,看著本壘板的奧村,接著往休息區的方向望去,在第七局被迫退場的御幸,怎樣都不肯去醫院,堅持待到比賽的最後一刻。

  當澤村的球被本鄉擊出去後,巨摩大的觀眾席發出熱烈的歡呼聲,青道的選手都還愣在原地,澤村站在本壘板一動也不動,待在三...

有一面魔鏡,能夠映照出全世界最美的人。 
澤村皇后對著鏡子說,「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呢?」接著,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在鏡面,是美雪公主。
「我是問最美,不是問最黑耶,魔鏡。」澤村皇后說道。
「哎唷,抱歉,聽錯了,啾咪。」

 

繪者不是我,他表示不想公開,就不@了。

(其實就是畫無料封面的那位ww)

【御澤】我的小香腸

 

#感謝噗友悠禾點文

#部分細節勿較真


☆°.﹒☆°.﹒ 


  一步一步走在階梯上,手裡拿著麵包與牛奶,內心緊張的小鹿亂撞,不過不是興奮的亂撞,而是後面有隻獅子在追的撞,哎,反正他澤村榮純現在相當緊張就對了,要說有多麼緊張,大概像不小心將倉持前輩的遊戲光碟弄裂那樣緊張。

  『我有事找你,午休時間到屋頂上來。』

  當他收到御幸傳來的簡訊時,原本想打瞌睡的念頭都沒了,戰戰兢兢地撐到午休,衝到福利社買完午餐才出發,接著回想前幾天是不是有惹到御幸,不然為什麼會傳訊息過來,約他在屋頂上決鬥呢?要知道漫畫裡面的屋頂,是很可怕的地方,如果不小心...

【御澤】欸,別咬!

 

#寫這篇的原因純粹是我想吃香蕉

#秋季大賽結束後,發生在角落的故事


☆°.﹒☆°.﹒


  青道打敗藥師,得到秋季大賽冠軍,確定挺進春季甲子園的時候,全場歡聲雷動。

  賽後片岡監督的眼淚,深刻的印在他們腦海裡。

  等待巴士的期間,御幸下意識找尋那抹總在嬉鬧的身影,卻發現他獨自站在角落背對大家。長吁一口氣,按照他愛哭的個性,想必是在那裡偷偷的哭吧。平常都在大家面前坦率的哭出來了,怎麼在這個時候害羞呢。

  突然有了使壞的興致,御幸悄悄上前,已經在腦內模擬怎麼戲弄他,再將其擁入懷中安慰的套路。

  伸手搭上他的肩膀,對方嚇了一跳,緩緩地轉過頭,腮幫子鼓...

【御澤】圈圈甜

 

#浣熊與柴犬paro小段子

#《甜甜圈》的柴犬視角,這是一個健忘的故事

#現實中的狗狗是不能吃巧克力的喔!會中毒!

 

☆°.﹒☆°.﹒

 

  他叫澤村榮純,是隻柴犬。

  最近他發現一個奇怪的傢伙,尾巴形狀很奇怪的貓咪,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除了長得很特別,跟其他貓咪不一樣以外,身上還有股特別的味道。

  某天他在庭院裡滾著棒球,想著小春不知道會替自己準備什麼午飯的時候,看見那隻貓咪總在附近晃來晃去,本來以為貓咪迷路了,但想想好像又不太對,怎麼會每次都迷路到這邊來?

  所以他想,這隻貓咪是不是特別的笨,才會每天都在迷路!

  於是他決定默默觀...

【御澤】甜甜圈

 

#浣熊與柴犬paro小段子

#靈感是看見某個偷甜甜圈吃的浣熊的新聞

#現實中的狗狗是不能吃巧克力的喔!會中毒!

 

☆°.﹒☆°.﹒


  他叫御幸一也,是隻浣熊。
  最近他看上了一個傢伙,一對粉色頭髮兄弟飼養的柴犬,叫做澤村。

  某天他在路上閒晃,思考午飯要吃什麼的時候,看見那對兄弟正在溜狗,那柴犬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想擺脫牽繩最後撞了電線桿,當時覺得這條狗,很蠢。

  所以他在高處默默觀察起澤村,看著澤村犯蠢、看著澤村把飼料吃得亂七八糟被主人罵、看著澤村獨自在庭院滾著棒球跑,最後他開始想著對方會喜歡什麼,當察覺到自己有這種想法的時候,他甚至忘記自己是...

【御澤】不要連接吻都要我教

 

#標題騙人

#友人看完跨年後,問我「為什麼沒有親嘴?那種氣氛應該要親了吧?」老實說我當下真的沒想到讓他們親,於是就寫了這篇,去看日出的小短篇。

#我能跟你們說,他們還是沒親到(手動滑稽)

  

☆°.﹒☆°.﹒

  

  山上的氣溫很低,御幸忍不住打個噴嚏,接著看向靠著自己睡著的澤村,替他將快要滑落的小毯子披好,目前天色還很昏暗,還不到叫醒他的時候,御幸有點無奈的嘆氣,都不曉得吵著要來看日出的傢伙究竟是誰了。

  他們開始交往,不到五個小時。

  雖說這段時間兩人相處的模式和未交往時差不多,但御幸還是感覺出澤村微妙的不同,像是會特別的黏...

【御澤】那男孩對我說

 

# 2015年快要結束啦,雖然寫御澤的時間不到兩個月,但也因此認識了許多同好,在此預祝各位新年快樂!跨年夜嘛,我打算在家直接睡過去,如果要在外面參加活動的朋友請注意安全喔!

 

☆°.﹒☆°.﹒ 

  

  今年冬休沒有回長野。

  這是他在東京讀大學的第一年。


  冬休開始於聖誕節之前,在那個節日裡,情侶們橫行霸道的走在街頭,而沒有人相伴的他在承租的公寓裡發呆了一天。

  接下來的五天,他每天睡到中午,接著跑去公園和附近的小朋友玩接球遊戲,再不然跟鄰居閒話家常,偶爾回傳家人及若菜問候的短訊。

  看似寂寞的生活,總會隱...

【御澤】御拉丁的三個願望

 

#故事參考阿拉丁的三個願望

#惡搞向請斟酌觀賞


☆°.﹒☆°.﹒


  某個下午,無所事事的青道王國三王子御幸一也在路邊閒晃,接著他在離城堡不遠的地方發現一個神祕的洞窟,好奇地看著洞口,直覺告訴他,不要走進去,所以他理直氣壯的,假裝沒看見,沒想到一股吸力從洞穴裡傳來,即使再怎麼不願意,他還是被吸到洞窟內。

  「唔啊,好痛,主角都要這麼慘的嘛。」站起身子,御幸拍拍身上的灰塵,四周比他想像的還要明亮,若是昏暗的話,很怕會突然有咕嚕跳出來對自己說『你搶了我的寶貝!』

  「早知道會遇到這種事,我就不出城堡了。」御幸王子一邊往深處走一邊抱怨,有時候他都覺得自己這...

【御澤】是誰邀請那對笨蛋情侶來的?

 

#感謝Vicki點文

#職棒與大學生的背景設定

#祝各位聖誕節快樂


☆°.﹒☆°.﹒


  『今晚的聖誕派對,你確定會回來參加嗎?』靠著沙發扶手,澤村噘嘴念著準備傳送的內容,肩膀披著兩週前御幸回家時替他買的小毛毯,一邊晃動著腳指頭,將訊息發送出去後,澤村將手機擱在一旁,平躺著發呆。

  御幸已經兩週沒有回家了,每次出門回來的時間都不固定,記得最久是兩個月不見,他都快要無聊死了,還有一點點寂寞,曾向御幸提議能不能養個寵物,但被迅速地駁回,完全不相信他能照顧好自己以外的動物。

  上個星期他收到一封邀請函,是小春寄來的派對邀請,地點在小湊家,一想到棒球部許久...

【御澤】小紅帽

 

  因為高島的提議,這次的青道高中學園祭,棒球部決定要演小短劇。

  在青心寮食堂內聽見此消息的部員們全部都嚇了一跳,完全跳出框架的提案,他們只是群會打棒球的笨蛋,怎麼能奢望他們有好演技呢?

  眾人望向不發一語的片岡監督,希望他能否決這個決定,畢竟排演、準備服裝道具等等都必須佔用練習時間。沒想到監督不但沒有否決,反認為這是個好建議,服裝道具都讓經理與二軍成員準備,現在麻煩的就是需要一個劇本。

  「直接拿童話故事改編應該最快了吧?」

  「那麼該選哪個童話?桃太郎?主角讓誰來演?」

  討論到最後,原本興致缺缺的部員們都來勁了,因為講到了公主系列的人物,在滿是男人的棒球部,大...

【御澤】手作禮物要有誠意

 

#好像噴嚏打越多產量越高的樣子(別這樣)

#總在凌晨更文,但我不是時差黨,只是個熬夜爆肝黨OJZ

#未來捏造╳同居的職棒御幸、大學生澤村╳


☆°.﹒☆°.﹒


  因為澤村開朗的性格,在大學頗受歡迎,不只女孩子,甚至有男孩子向他告白。

  拒絕的理由一直都是有交往並同居的對象了。

  將事情告訴御幸,他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彷彿在說沒想到還有其他人看得上自己,感受到澤村的怒意,御幸才匆匆改口,其實他只是想要掩飾心中的醋意,畢竟他們不在同一所大學裡,連家都很少回,怕轉眼間澤村就跟別人跑了。

  就在此時,澤村榮純碰上了一個僅次於不能...

【御澤】聖誕老人的禮物

 

#邊打噴嚏邊打的短篇(髒死)

#這陣子寒流真的太可怕了,提前祝各位聖誕節快樂!

#御澤互通心意前提。


☆°.﹒☆°.﹒


  明晚就是平安夜了。

  這將是澤村榮純在青心寮迎接的第一個平安夜。

  為了不讓經理太過辛苦,隊長結城哲也提議全部人一起幫忙佈置。當大夥將聖誕樹立起來的時候,澤村發出驚嘆的聲音,「原來這就是聖誕樹嗎!?」

  說話的同時還不停在樹的周圍旁邊打轉。

  接著他看見倉持在牆上掛飾品,忍不住湊了過去,「嗯,倉持前輩,我覺得有點歪呢!是不是應該往右邊一點比較好?」

  輕撫下巴,看來頗有監督架式,下一秒亮介學長的手刀在他...

【御澤】三篇短打(無料釋出)

 

#三篇短打《眼中的自己》《模糊的視線》《廁所隔間裡的四條腿》

#《不在其位不知其苦》修改版的正文比原本的多500字,但因為劇情上並沒有影響,所以就不張貼了,會直接覆蓋上下集的舊文。


☆°.﹒☆°.﹒


  眼中的自己


  清晨,天還微亮,他朦朧地睜開眼睛,感覺身體有些重,習慣性在床上伸個懶腰,坐直身子後,才發現眼前的景象如此陌生。

  嗯?不是自己的房間,這裡是哪裡?從來沒有聽室友說過自己會夢遊啊!比起身處不同環境,他覺得有一股違和感在心中蔓延,看著自己的雙掌,繭的位置以及手紋好像有些陌生。

  冷靜下來張望四周,這間房的配置好像有些眼熟,離開床面看...

【御澤】欺負喜歡的人不是常識嗎

 

#保育園老師的架空背景

#有一點點倉亮小朋友

#什麼時候我才能取個文藝的好篇名囧b


☆°.﹒☆°.﹒


  「看來澤村老師適應這個工作了呢。」午休時間,好不容易將吵鬧的小朋友安撫好,高島與澤村正在收拾被弄亂的環境,突然她開口說道。

  「哈哈,只要努力就能適應的!」澤村乾笑幾聲,接著將頭垂下,這工作真的不是普通的辛苦,尤其是那群宛如惡魔的孩子,總是做些讓他一個頭兩個大的事情。

  大學畢業想不到要做什麼,被父母拜託至親戚開設的保育園幫忙,想不到理由拒絕的他還特地花了一段時間準備保育士的考試,那段日子真的很辛苦,念書什麼的自己真的很不擅長,幸好結局是好的,...

【御澤】不在其位不知其苦-下

  

#手感好像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超苦惱!囧

#最近氣溫變化大,上週生病後一直沒動力更文,大家要多注意保暖。


☆°.﹒☆°.﹒


  聽見可能有超自然的東西存在,『御幸』嚇得縮在『澤村』懷裡,倉持見狀第一個念頭就是將眼前的畫面拍下來,日後可以嘲笑某人,注意到他的意圖,『澤村』抬起手想擋住自己的臉,沒想到重心不穩整個人壓在『御幸』身上,變成奇怪的姿勢。

  「嘻嘻,這就是傳說中的攻守調換吧!」

  「什、什麼攻受調換!倉持前輩你怎麼可以說這種糟糕的話!」被壓住的『御幸』語氣相當激動,反倒是當事人完全不曉得他在說什麼。

  「你懂澤村那傢伙在說什麼嗎...

【御澤】不在其位不知其苦-上

  

#標題依舊取名廢Orz

#腦洞大開的半架空,簡單說就是個交換身體的梗


☆°.﹒☆°.﹒

 

  當澤村榮純將黑板上的題目解出答案時,全班的同學都瞪大雙眼,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他在得到老師的稱讚後,不同以往的自吹自擂而是輕聲道謝,回到座位後沒有任何一節課趴著睡覺,不再看少女漫畫,也沒有大吼大叫,面對此等異常狀況,讓金丸很想直接衝到練習場向片岡監督以及是青心寮的夥伴報告,澤村撞到腦子了。

  貌似注意到班上同學以及金丸的反應,澤村托著下顎喃喃自語。

  「呀呀呀,看樣子遲早會曝光的。」

  場景轉向另外一邊,倉持看著趴在桌面大睡的御幸一也,不清楚...

【御澤】我搞不懂那個討厭的前輩在想什麼


 

 

 

#應該算是前一篇的後續(?)我取名無能orz

#配圖的由來只是單純想幫澤村畫紅通通的臉www


☆°.﹒☆°.﹒


  「你最近的狀態不錯嘛。」

  「……御、御幸前輩。」

  「嗯?有什麼事嗎?」

  「不,沒什麼,若沒有什麼事,我、我還想去跑步。」

  「喂……」

  還沒來得及將他攔下,御幸看著澤村逐漸跑遠的身影,露出不解的眼神,若在平時,簡單誇獎他幾句話,絕對會高興的大吼大叫,那傢伙……明顯有什麼話要對他說,投手真是難懂的生物啊!

  拿出寫著他名字的輪胎君,澤村小心翼翼地往御幸的方向看去,後者正在和降谷說話,內心不由得一股氣,加...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