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的物怪庵/安芦]《五岁小鬼》

 

  自我流人设,ooc注意

  三年前没写完的短篇修改细节然后补完

 

  浑身刺痛。

  芦屋花绘不停在床上翻腾,身体内部彷佛岩浆般燥热,那是一种锥心且附有侵蚀感的疼痛,但是肌肤却异常冰冷,从未有过的体验,直觉告诉他,这并不是单纯的现世疾病。造成现在这种状况的原因,第一个念头便是昨天的委托。


  那是个简单的寻回任务,当时有其他委托的安倍本想往后推延几日,见到委托人一脸失落便于心不忍的芦屋花绘随即自告奋勇,尤其听见要找的东西是金属制品,信心不晓得涨了几倍,毕竟自带探测属性。

  见眼睛闪闪发亮的芦屋,安倍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委托,是...

[忧郁的物怪庵/安芦]《傲娇病》

 


  「花绘,身体状况还好吗?需不需要留下来陪你?」

  「不用啦,妈妈妳就到店里去吧。」

  「好吧,我煮了点粥,就放在旁边的桌上,然后药要记得吃,要是真的不舒服记得给我拨个电话,还有……」

  「我知道了,妳赶紧出门吧。」芦屋花绘虚弱地开口,打断母亲来自担心的唠叨,刚开学那段时间的保健室报到史让她变得格外操心。

  「好,那你早点休息。」

  听见门阖上的声音,他松了一口气往后躺,整个人陷进柔软的床铺里,手背贴上自己的额头,犯热的脑袋可说是久违的体验,四周安静的环境,盯着每晚都能见到的天花板,开始犯困。

  自从成为物怪庵的奉公人,每天都为了妖怪的委托奔波,好像没有过这...

© Transpare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