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Summer (試閱)

 

※ 前半為《想去海邊》《幸運值MAX》修訂版

 


「澤村君,早安。」

「大家早安!」

打完招呼後,澤村直接走到隊伍最尾端跟大家一起排隊。只要御幸沒在身邊,他絕不會擅用主管專用電梯。

即使沒有特別公告,但總經理與男秘書的故事已在公司內部流傳許久,上至副董事長下至清潔阿姨、櫃台保全,都知道他們的關係。最初,澤村對旁人的視線總感到不自在,花了好一段時間適應,現在總算能以平常心面對他們的目光。

他不知道御幸為什麼不澄清,明明比較省事。

「今天沒有陪你家的總經理一起來?」

聽見熟悉的聲音,澤村往旁一看,田村優子挽著一名英氣十足的男人走到他面前。

「優子前輩早安,咦,...

 

幾張之前怕劇透刪掉的改圖統整備份。

【御泽】听说是个整人计划

  

十一月十七日是御幸一也的生日,今年的这天正好在周五,他们决定练习结束后要在御幸的房间替他举办毕业前最后的庆生会,而泽村现在非常紧张,因为他被仓持前辈委托一个神圣且严肃的任务,那就是──拖住御幸一也。

这个任务来得突然,泽村根本没有时间筹划拖人计划,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反正在吃完饭后尽量别让御幸回到房间,这样前辈们才有时间可以布置现场。

「御幸前辈,等等吃完饭可以陪我练投吗?」

「咦?今天是我生日吧,让我休息一天不行吗?」

「五球就好!我觉得今天的手感不错!」

御幸盯着他不发一语,最后选择妥协,「好吧,就五球。」

远方的仓持按住蠢蠢欲动的降谷,小声地说:「忍耐,就今天...

【御泽】各位游客请注意

    

短篇,架空私设注意

这次是给@尾草太太的迟到的生日贺文。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小小的手指在透明的冰箱前指来指去,蹲在他身旁的泽村荣纯尴尬地笑了笑,「和也,只能挑一种口味的冰淇淋知道吗?」

闻言,圆滚滚的眼睛瞬间盈满泪水,脸颊鼓起就要哭出声,觉得有些头痛的泽村灵光一闪,微笑地说:「不然我们先吃一种口味,然后等爸爸来的时候再挑其他的好不好?」

和也噘嘴盯着泽村不发一语。

「你想想,要是你把全部口味都吃了,爸爸不就没得吃了吗?这样爸爸会哭的。」

「爸爸……会哭吗?」

「会呀,说不定他会很难过,然后就不陪我们玩了。」

和也点点头,...

【御泽】认真的家伙我招架不住

 

  

迟到的 @MINATO 的生日贺文

秉持着牛扒的短小风格#笑容越来越猖狂.jpg

 

 


午夜时分,泽村荣纯被外头次数频繁的门铃声惊醒。

这个时间有谁会过来?

一分钟后门铃声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猛烈的敲门声,深怕影响左右邻居的他立刻跳下床,奔跑至玄关,随手抄起穿鞋棒,没有猫眼的高级公寓门说出去怕不是被其他人笑。

他挂起里面的锁炼,悄悄地开了个门缝,「是谁呀?」

猛然出现在面前的眼睛害他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呼一声。

「泽村吗?」

熟悉的嗓音,泽村定睛一看,竟然是那个许久不见的高中前辈。

「御幸前辈?你怎么会来这里?...

【御泽】御幸一也的失踪 DAY1

 


DAY1.矮子御幸

 

 

泽村荣纯将买来的报纸全摊在客厅地上,非常难得地仔细研读,只差没有将放大镜拿出来,确认没有自己想要得到的讯息后,转移目标,手指在电视遥控器上按啊按的,不停转台,只要转到新闻台就会多看几眼,仍然没有他想要的资讯。

他挠挠头,满脸困惑。

他的目光看向厨房的瓦斯炉,有个站在椅子上,硬要翻著比自己还大的锅子和锅铲的家伙,在那边准备两人的午餐。老实说,泽村一直觉得自己还在作梦,说不定这是老天爷惩罚自己跷课睡到中午,然而,就算他把自己的脸颊拍肿了,这个梦依然没有醒来。

「把客厅弄得这么乱干什么?还不快来吃饭?」

语气仍是那么欠扁,他端著蛋包饭轻巧地从椅面跳...

【御泽】落汤鸡也想吃糖

 

活动之前》的后续补完。

 

一年一度的万圣节活动,仓持监督新生布置食堂,望著每个动作的人员,盯著墙上的时钟,突然想起那个说要出去买糖果的某人好像还没回来,还有那个听见某人出门买糖果发现外面下雨就笃定某人没带伞于是跟著出去的眼镜兄也是。

「啊,你们怎么回事啊?赶快去把衣服换掉。」

听见门外一阵骚动,仓持凑过去看个热闹,然后被那两个拎著伞却淋成落汤鸡的家伙惹笑,「哈哈哈哈,你们的伞是装饰品吗?还是打开才发现破洞啦?」

因为气温变化,让御幸的眼镜蒙上一层薄雾,他拿下眼镜哈口气,指著旁边低下头委屈巴巴的某人无奈地说:「还不是某个家伙说什么不想让新生等太久,硬是要用跑得回来,结果在校门...

【御澤】活動之前

  

突然的滂沱大雨,街上的人四處逃竄。

澤村提著便利商店的袋子,躲進離學校尚有一段距離的廢棄公車站。

他想起淺田曾提醒過他的手機忘記帶,當時他笑著回反正只是要去買個東西很快就回來,正要踏出宿舍的時候,阿邊也提醒過可能有午後雷陣雨要記得帶傘,他還是同樣的理由,輕便的出門然後造成現在的孤立無援。

他伸手拍拍沾染灰塵且有些腐蝕的木椅,確認安全無虞後便鬆懈地坐下,抬頭望著灰濛的天空,不曉得這雨還要下多久,今晚的萬聖節活動他應該趕得上吧?

呃,現在是幾點來著?

無聊翻弄自己買的一堆零食,本來想趁這個時候大展前輩威風,發糖果給後輩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雨到底什麼時候會停啊!」...

【御澤】嘴角

 

**速撸短篇 OOC注意**

 

這段時間御幸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棒球部的瑣事目前是由倉持和前園代為處理,其實也沒什麼要緊事,畢竟容易造成問題的就是某個麻煩隊長。御幸出現在大夥面前不是和監督對話就是接幾顆球,每次他準備接球就是一場宮鬥的開始。

他站在場邊和倉持閒話家常,看著遠方奔跑的輪胎戰隊忍不住想笑,「我想那幾個輪胎說不定會變成青道的傳統。」

「呀哈哈,有可能。」

突然,御幸眉頭微皺,感到不太對勁,跑在最前面的笨蛋怎麼如此安靜?

「倉持,澤村今天身體不舒服?」

「啊?沒有呀,他早上出門挺正常的。」說完,倉持低頭沉思片刻,接著道:「不,好像有點不對勁,因為我沒有被吵醒。」...

【御澤】好久不見

 

  私設短篇,未來捏造,@MINATO 的梗


▪▪▪▪▪▪▪▪▪

「這是您點的煎餃。」

「謝了,大叔。」


倉持停下手邊的筷子,一臉無奈地看向坐在對面大吃特吃的傢伙。

「我說……你在生什麼氣?」他開口問道。

澤村抄起那盤疊在眾多盤子最上層的煎餃,將塞滿嘴的玉子燒吞下後,不解地問:「倉持前輩你在說什麼啊?我哪有生氣。」接著將煎餃塞進嘴裡,碎念,「又不是愛生氣的倉持前輩。」

倉持忍住想掐他的衝動,深怕動手會害澤村噎死,他喝了一口湯,說道:「別再吃了,待會你肚皮要是撐破我可不幫你打電話叫救護車啊。」

嘴裡塞滿東西的澤村只能用鼻子用...

【御澤】不准低頭!

 

澤村現在很不高興,要說多不高興呢?就是想把走在身邊的那個池面眼鏡臉朝下按在地板磨的那種憤怒。


自從在棒球部公開他們正在交往後,原本非常低調、低調地怕被其他人發現的澤村同學就像無後顧之憂般,即使仍會不好意思,但對御幸在公開場合稍微親暱的舉動已經不會有過大的反應(例如我的頭貼那樣)

而他們在上個星期就說好這個週末假期要一起去地下街逛逛,還是御幸提出來的邀請,但他現在卻──應該說自從上了電車後,就一直低著頭看手機。

澤村怕他撞到人或是跌倒,總會抓著他的手臂替他引導方向。

是把我當成導盲犬了嗎?這個混蛋眼鏡!!!


「御幸前輩,既然都出來逛街了,幹嘛一直低...

【御澤】別人家的爸爸

 

  AU/私設/有娃/保育園

  上班摸了個魚,好大的虎紋鯊魚

  

  

「和也,別緊張,老師會照顧你的。」


明亮乾淨的保育園,幾個小朋友站在門邊好奇地望著不遠處發生的狀況。

不管年輕貌美的老師們再怎麼用玩具和糖果利誘,年僅三歲的和也小朋友仍死拽著青年的褲腳不放,說什麼都不肯踏進保育園的大門,彷彿這裡是個可怕的地方,只要走進去就出不來了。


「不要……」

只要老師一靠近,他就躲到青年的小腿後頭,眼角帶淚死命晃著腦袋,稍微不合的眼鏡差點滑落,他鬆開褲腳趕緊護住眼鏡。

「和也,你要是這麼任性,忙著工作的爸爸會生氣,然後就不回家囉!」...

【御澤】那個M開頭的傢伙-08

 

|架空、私設背景,ooc注意

|御幸大學生x澤村實況主

|微網遊,輕鬆向

  → 01020304050607


最後他還是點開了信件,裡面只有幾個字──

謝謝 萌子 再見


倉持不清楚御幸發生什麼事,在坑王之王騎著大象到達世界王地區後,他就突然不說話了,不管是獵豹大人發過去的密語還是團隊頻都沒有看到他的回應,甚至連山彥號的疑問都沒有理會。

起初,包括山彥號在內的其他隊友都以為她是個拒絕與隊伍溝通的玩家,直播間的觀眾也為山彥號抱不平,怎麼拓荒還碰到雷貨呢?不過,在後來的兩個小時,四眼萌子用她犀利的操作狠狠甩了他們一個...

【御澤】當局者迷 旁觀者瞎

 

 感覺全跑,復健失敗……

 私設,就…隨意看看吧(倒一旁)


  ▼


放學後的練習時間。

跑完最後一圈操場,御幸一也緩緩步伐,接過經理人遞來的毛巾,一邊擦汗一邊看著遠方那幾個不僅沒停止練習還帶著輪胎好朋友奔跑的身影,他只能乾笑,麻煩的後輩真是不減反增。御幸只讓他們多跑一圈,然後就上前逮人了。

「你這個前輩別老是帶頭做這種事。」

輪胎還像呼拉圈般卡在澤村的腰際,他瞪大眼睛張望四周,看向一年級新生又看向降谷,後者別過臉假裝沒看見。澤村指著自己,問道:「御幸前輩,你是在和我說話嗎?」

「這裡除了你以外還有誰是前輩?」

澤村再度回頭,...

【御泽】笨蛋就是笨蛋

 

不知道是在屏蔽哪條的,我自認很清流呀囧。 

直接上長微博,不能看再跟我說orz

 


【御澤】老婆論

 

手套、毛帽、口罩、圍巾……最重要的是錢包!

好的,該帶的都有帶!

澤村背起不常用的中型背包,站在五號室前呼口氣,手套包裹住的掌心拍著自己被口罩遮住的臉頰。他穿好鞋子,準備開門的時候,轉身對躺在床上看雜誌的倉持說道:「倉持前輩,真的不需要幫你帶點東西回來嗎?」

倉持突然一個惱怒,差點把雜誌扔了出去。

「我就說我對那些東西沒興趣啊!」

「不是呀,說不定會有北斗神拳或是第一神拳之類的本子,倉持前輩你這麼喜歡打人難道不應該歐拉歐拉一下嗎?」

「……」

和倉持對視三秒,澤村轉身開門,「我、我出發啦!」


只是一門之隔,外頭的氣溫讓澤村抖了抖肩膀,地面堆積厚厚一層白雪,上頭還有幾個...

 

關於88話,又來首圖防爆了。

這麼經典的88話,當然要在8月第一天更新(?

 

御幸最後一句話沒有發出去,被氣到(咦

【御澤】掀裙子的都是變態

 

※週定題:角色扮演/女裝注意

※摸魚產物,很短很短,有bug見諒


文化祭將至,沒有此類經驗的一年級新生在練習結束時窩在食堂大聊特聊,每個人臉上難掩興奮,彼此分享著班級會議的點點滴滴,以及這次文化祭要準備什麼活動,大部分的還是以咖啡廳為主,當然有些是籌劃鬼屋。

「吃飯吃飯啦!」

自主練習結束的二、三年級前輩剛好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見新生圍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什麼,愛熱鬧的澤村榮純理所當然地黏過去,「喲,你們在聊什麼?練習碰到困難了?不用客氣,我來聽你們訴苦!因為我是──前輩!」

奧村瞄了眼站在澤村身後的御幸,迅速地別過臉。

旁邊的倉持手...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