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家有惡犬

 

*御澤周定題:狗

*職棒御幸x大學生澤村

 

 

『御幸前輩,我想要養狗,可以嗎?』

『不行。』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自己在家很無聊耶。』

『讓倉持陪你玩去。』

『你不讓我養狗,我就要外遇跟倉持前輩在一起了。』

『唉,就算我同意讓你養,房東太太不會同意的。』

『哪有!她早就同意讓我養了。』

『……你已經養了?』

『嗯!對呀!不過倉持前輩提醒我,還是跟你說一聲比較好。』

『你覺得先斬後奏這樣對嗎?』

『御幸前輩你還不是先親我才跟我告白!』

『………』

澤村坐在床邊等了五分鐘,對方在一長串的點點點後,也沒有傳新的訊息過來。不悅地將手機扔到一旁,抱著等...

【御澤】百分之八十的人工呼吸都是初吻

  

-原作私設,OOC注意

-御澤週定題:口


老說我有敏感詞,到底哪邊敏感了我不懂呀orz

補文章連結,不知道看不看得到,看不到再跟我說吧。

 我超敏感的點我啊────哦呼


【御澤】所謂日久生情

 

  

※御澤週定題:吃醋+Mochi+獨佔欲

※終於記得要開始寫週定題了,OOC有。


--------


  御幸一也喜歡澤村榮純。

  這件事情全青道棒球部的人都知道,除了澤村之外。

  曾經有人問過御幸,為什麼會喜歡澤村,只見他淡淡回了一句,「應該沒有人不喜歡那個笨蛋吧。」仔細想想,好像也是。

  在秋季大賽結束,青道得到春季甲子園門票的時候,雖然沒有詔告天下,不過青道的隊員都能看出他們兩個人在一起了,大夥沒有什麼驚訝的反應,因為一切都是這麼自然。

  差不多在交往後的一個月,他們之間的氣氛變得有些奇怪。

  平時有爭執的時候...

【御澤】整天沉迷…

 

#御澤週定題:形狀或是幸運物

#職棒與大學生,輕鬆向,交往同居前提

--------------------------------

  御幸孤單地坐在餐桌旁將味噌湯喝完,看著窩在電視前吃早飯的澤村,忍不住搖搖頭,輕輕嘆口氣。將桌面收拾完畢,提著背包往玄關的方向走去,邊走邊對澤村說道:「你別光顧著看電視,注意一下上學時間,我先出門了。」

  「御幸前輩!」

  坐在沙發盯著電視的澤村,發現準備出門練習的御幸,趕緊從旁邊的桌子拿了兩根長條狀的物品往玄關跑,適時在御幸離開前喊住他,「晨間占卜說天蠍座今天運勢很差,幸運物是長條形的綠色物品,小黃瓜跟大黃瓜,你想帶哪個?」...


【御澤】當花盛開之時

 

#御澤週定題:背影

#未來捏造,ooc注意


 --------------------------------


  就像結城前輩他們那樣,畢業前來到熟悉的球場,汗水與淚水的集中地,三年來的青春歲月,一想到馬上就要離開這裡,就覺得有些不捨。即將遠去的畢業生,只有前園一個人哭個唏哩嘩啦。

  以新隊長金丸為主的三年級生,站在不遠處列隊送別。

  「沒想到監督最後還是讓金丸當了隊長啊,真是辛苦你了,根據過來人的經驗,我只能說這是份苦差事。」

  「御幸前輩,我已經很煩惱了,你就不要再給我壓力了。」從沒想過隊長的重擔會落在自己肩上,不過監督會...

【御澤】溜

 

#御澤週定題:熱

#私設惡搞向,ooc注意

#我想不到標題要叫什麼

  

 --------------------------------

  

  在猛烈陽光下進行訓練,有些新生因為耐不住高溫開始出現中暑跡象,待在陰涼處休息的他們看著二、三年級的前輩不受天氣影響,身手依舊矯健的完成許多訓練動作,只是汗水流下的速度比平時更為迅速。

  想要站起身卻因為腦子發暈再度坐下,新生盯著那個不管是晴天還是雨天,總是精神充沛的澤村前輩,他仍然充滿活力的在場上大吼,明明是這麼熱的天氣,卻像沒事一樣。

  「前輩真的是太帥了啊。」

  「笨蛋真的是一股腦...

【御澤】夢的作者

 

#御澤週定題:十年後穿越到十年前

#原作私設,ooc注意

#交往前提


☆°.﹒☆°.﹒


  『澤村,午餐吃了嗎?』

  『嗯。』

  『明天比賽加油。』

  『好!』


  御幸對著手機裡語氣平淡的回覆輕輕嘆口氣。

  交往至今已經第十年,最難熬的七年之癢他們都挺過來了,但對方最近卻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鬧彆扭,不僅搬出同居的公寓,連在比賽會場碰見了都不打招呼,不幸中的大幸就是郵件還會回。

  澤村搬出去是一個月前的事情,整起事件,御幸覺得自己有不對的地方,但認為澤村有些大驚小怪了。近期因為所屬隊伍的戰績不好,包括球團那裡...

【御澤】全是套路

 

#御澤週定題:把你的()給我

#同齡設定,短篇

#可能需要先看過瞌睡蟲那篇

  

 --------------------------------


  距離坐在後面的那個眼鏡轉學生因為起床氣說出爆炸性發言至今已經一個月了。澤村受到他的影響,上課的時候幾乎不打瞌睡了,最主要的原因也是怕自己睡著的時候,那傢伙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

  其他同學認為澤村是想太多了,畢竟他們都在教室裡,難不成轉學生會突然獸性大發的在教室扒光澤村的衣服嗎?怎麼可能。

  「澤村同學,我覺得你最近好像在疏遠我?」

  當下課鐘聲響起的瞬間,御幸移動到澤村的桌前,...

【御澤】謠言可畏

 

#御澤週定題:耳語

#原作背景,澤村二年級設定,短篇

  

 --------------------------------

 

  澤村發高燒了,倉持向御幸報告這個消息後,發現御幸露出不意外的表情,察覺到倉持因為疑惑皺起的眉心,御幸接著道:「那傢伙昨天就有點不對勁了吧?雖然看起來還是很有精神,飯也有吃完,可是在牛棚接過他投出來的球,就能知道他狀態不好了。」

  「哈?既然你知道幹嘛不讓他休息?」倉持帶著一些指責的語氣,想起澤村昨天在牛棚投完球之後,還跟著隊伍跑了好幾圈的球場,一種想要在後輩面前表現的前輩心態。

  「為什麼?」御幸嚴肅地看著倉持,說:...

【御澤】3years

 

#御澤週定題:婚禮

#原作背景私設,ooc注意

#難得正劇,微倉亮

  

☆°.﹒☆°.﹒


  片岡監督要結婚了,看見躺在信箱裡的喜帖,現任職棒明星選手御幸一也晃晃手中的紙張,忍不住吹了幾聲口哨,從來沒想過那個鐵面監督居然有女朋友,當年還在青道的時候,甚至想過監督會不會跟小禮在一起,看著紙上陌生的名字,覺得當時自己真是想太多了。

  他將喜帖放在桌上,到房間拿了浴袍,走進浴室沖澡,退去今天練習的疲憊感。從青道高中畢業的第三年,也是加入職棒中央聯盟隊伍的第三年,在每個都是天才的職棒圈,他花了一年的時間才從二軍爬到現在的位置。

  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