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哪個混蛋老黑我-01

 

責編與小繪師paro

有生之年系列

  

  

《小狐狸的小柴犬》第八話更新,評論區又出現暱稱為【SaWA一生黑】的讀者留言──

『第八話了,簡直不能忍,只有我覺得這作者根本沒進步嗎?色感差,線條亂七八糟,要說萌也不萌,不曉得這部作品到底在紅什麼?享漫社怎會讓這種作品過稿?還把男神責編配給他?』

捍衛正主的粉絲們理所當然把這個黑子噴了一頓。

說他這麼討厭還看到第八話根本是真愛粉,或是他根本只是不爽SaWA把男神責編搶走,有陰謀論說這個黑子還可能同是享漫社的簽約作者,因為責編不是自己想要的人。各式各樣的說法都出現了,作者SaWA當然深受影響,在截稿日前總會自暴自棄地毆打粉絲們口中的男神責編,MiKi。

「混蛋眼鏡!都說你別當我責編了!看吧!害我被你的粉絲罵!」

「……都說你別看那些留言了。」

 

♦♦

 

SaWA本名澤村榮純,市立美術大學二年級的學生,畫技相當普通,作品成績都在及格邊緣,連載漫畫甚至簽約完全是他沒想過的事情。起初,他只看一些少年漫畫,後來被女同學推薦看了幾本少女漫畫後,對其感了興趣,他試著畫幾個短篇發在推特,劇情不錯,可因為畫風不夠美型,骨架甚至有點獵奇,受眾較低,但他也不氣餒,反正畫圖就是開心的事。後來某天放學看見路上有隻小狗跟小貓在打架,兩隻動物滾在一塊兒讓他覺得很有趣,回家就把這件事畫出來,沒想到收到的熱度及轉發卻比之前更多。

 

將動物與自己的劇情結合說不定會有更好的效果?所以他試著轉型,少女漫畫還是有在畫,但大部份的更新變為動物們的日常生活,雖是Q版畫風,但跟其他作者比,他畫出來的動物也稱不上『萌』,只是有股傻勁的可愛。

後來他有了一些固定的讀者,經常性的聊天交流,和現實中的朋友不一樣,在感興趣的領域找到同好的感覺真棒。

當他安於現狀時,享漫社就出現了。

 

 

那天他還睡得迷糊,因為前一天才趕完學校的作業。母親敲著門板,語氣有點不放心,「榮純,有人來找你哦,是你的朋友嗎?」

揉著惺忪睡眼,澤村抬起屁股緩慢地從床面爬起,他打個哈欠換好衣服,在母親的催促下盥洗完畢,然後拉開和式的門。

綁著馬尾戴著眼鏡身著黑色套裝的女子朝他一笑,「你好。」

他愣了愣,尚在恍惚,且偷偷瞄了母親一眼。

「妳好。」

他在女子面前坐了下來,胸前有點雄偉,讓他不曉得將視線放哪,只能微微低下頭。她面帶微笑,從包裡抽出一張名片,放在桌上推了過來,「我是享漫社的副編高島禮,我來這是想請你和我們公司簽約。」

簽約?澤村跟母親的表情是一模一樣的。

「那個,阿姨,我今年才大學二年級耶,而且妳是從哪裡知道我的?」

 

「呃…阿姨?」高島乾咳一聲,推了鏡框,「我有關注你的推特,從一些日常的推文得知你是藝術大學的學生,再稍微探聽一下就好了。」

見他沒反應,高島接著說:「不好意思我沒說清楚,這個簽約只是希望你之後能透過我們的網站平臺連載,考量到你學生的身份,更新的速度會將標準放寬,保證不影響你的學業,稿酬按件算。」

「就算影響也沒差吧,本來就不好了。」母親突然接話,被澤村瞪了一眼,怎麼在外人面前泄自己兒子威風呢!

「那為什麼是我啊?我畫得應該沒有很好吧?」澤村搔搔臉頰,「畫圖是件開心的事情,要是簽約的話不就是為畫而畫了嗎?這樣我反而不喜歡。」

「也是呢,將興趣當成工作確實容易消磨熱情。」高島淡淡一笑。

「所以簽約什麼的等我大學畢業後你們還想收的話再說吧。」

「這孩子真的那麼有潛力嗎?」母親托著臉頰在旁擔憂地說。

「是的,雖然畫技還不算成熟,可是很有自己的風格,若是有更好的環境讓他磨練,有責編指導他的話,之後絕對會大放異彩的。」高島從包包裡拿出一本雜誌,「這是我們公司的月刊,裡面有一些簽約作者說的話以及正在連載的作品,你可以先看一下,有興趣再與我聯繫。」

澤村將雜誌接了過來,翻開前面幾頁,都是一些名號響叮噹的人物,越往後翻,他的眉頭皺得越緊,甚至懷疑眼前這個副編輯可能是來搞笑的。自己的風格和雜誌差了九千萬里,主編會想要他?

他心想,待會兒敷衍幾句就拒絕好了。

心不在焉地翻到最後,熟悉的畫風讓他瞪大眼睛,將雜誌攤在桌上,「這畫風不是《抓住你的眼鏡》嗎?作者從去年開始就沒新作品,個人網站也完全沒有更新消息了,還以為作者發生什麼事了,這些圖怎麼會在雜誌裡?」

聞言,她的語氣聽起來有些驕傲,「這就是我們主編,也是《抓住你的眼鏡》的作者,Miki,他沒有新作是因為他現在改做編輯了。」

「……什麼啊,這樣也太可惜了,他的少女漫畫都很好看耶。」

高島禮的眼鏡反光了。

「如果你和我們簽約,就有機會可以見到本人呢,雖然都是在家作業,但我們有一周要去一趟公司的規定,主編的話是一周都在的,別擔心碰不上。」

「咦?真的嗎?」澤村的眼睛閃爍著光芒,迎上高島神秘一笑後便尷尬地搔臉,不小心把迷弟性質暴露出來了。

「總之,請你考慮一下然後在三天內回復我吧。」高島站起身,「要是你真的放心不下,可以先到我們公司看看,確認環境後再決定,先告辭了。」

 

母親送副編離開,澤村雙手環胸坐在客廳沉思。

沒多久母親走了回來,對著難得陷入思考模式的兒子問道:「你想簽約嗎?如果拿不定主意的話,晚餐讓爺爺和爸爸給點意見吧。」

「怎麼可能,把興趣變成工作的話很累的。」澤村拍拍雙腿,「而且我還是學生呀,本來就該專心在課業上。」

母親皺眉,「你的成績跟你說的話不成正比呀。」

「那是因為我還在蓄力!!」

「榮純,喜歡就去吧。」

 

「我只是去看看而已……」

他小聲咕噥。

 

 

TBC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