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誤會

 

最近真是特忙又沒靈感TAT

遲到的段子給  @枫糖栗子 

 

 

御幸一也的右手食指扭傷了,與之前的肌肉拉傷比起來,這傷勢算是輕微,食指包紮的很厚實,靜養數日便可恢復,一想到不能摸球他又渾身不對勁了。

 

「那邊的,你們在做什麼,跑起來呀跑起來!」以死魚眼之姿站在場邊喊著因為疲憊所以速度減退的後輩們,沒有參與練習的御幸前輩真的超煩,眾人心想。

 

到底是做了什麼受傷的位置會如此微妙?這成了後輩們經常討論的話題。

 

 

「澤村,餵我吃飯。」

 

「哈?御幸前輩你幹什麼呀,自己吃呀!」

 

御幸晃晃包紮的食指,「我手受傷了不能拿筷子呀,快點。」

 

澤村皺起眉頭,往倉持的方向看了一眼,後者聳肩搖頭,澤村只能勉為其難的坐到御幸旁邊,「御幸前輩,要不我替你拿把湯匙吧,這樣就不需要食指了。」

 

「說什麼呢!身為日本人怎麼可以不用筷子吃飯!」

 

「這什麼歪理,我餵你的話你還不是沒用到筷子!」

 

「不錯呀,澤村。你的腦子動得越來越快了。」

 

「欸哈哈哈哈哈哈,謝謝御幸前輩誇獎,我也覺得自己挺聰明的。」

 

「好,那就快來餵我吃飯。」

 

「喔……」澤村夾起一口菜才驚覺不對,「喂!混蛋眼鏡你又使詐!你可以用左手吃!」

 

御幸左手拿起筷子,相當不流暢,「如果我叫你用右手吃飯你拿得起筷子嗎?」

 

「御幸前輩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因為挖鼻孔挖得太用力了所以扭傷食指?」

 

御幸差點將水噴到澤村臉上,「亂說什麼啊!」

 

哄堂大笑。

 

「那你說為什麼你食指會受傷呀,在哪受傷的?都沒人知道。」

 

御幸感到無奈,他受傷已經很可憐了,怎麼隊友們還一直逼問是怎麼受傷的啊,確實有點難以啟齒,被門板夾到這個理由說出來或許沒人相信,但他真覺得只有扭傷沒有骨折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不小心被窗框夾了一下。」好吧,他說了個更不可能的理由。

 

「原來如此。」澤村也就信了,「不過我還是不想餵前輩吃飯,我去替你拿湯匙。」

 

御幸看著澤村將餐盤裡的菜分成小塊,連魚都弄碎,看似體貼的舉動,但看的御幸瞬間沒了食慾。用大拇指與中指掐著湯匙握柄的位置,御幸撐著臉頰嘆了口氣,吃飯還算小事,幸好他沒鬧肚子,不然就更麻煩了。

 

回到房間準備睡覺的御幸,聽見有人敲門,木村開門讓他進來,發現他拿了兩盒棉花棒,直接放在御幸桌上。

 

「御幸前輩,我怕你鼻子癢、耳朵癢就給你拿過來了。」

 

「呃,雖然我不是很需要但你還是放著吧。」御幸覺得有點睏,「你趕緊回去睡吧,我累了。」

 

「喔。」澤村站了起來,回頭望了眼,「御幸前輩,你手指要趕快好,這樣才能接我的球。」

 

「知道了。」

 

「我也是捕手吧。」奧村在旁咕噥。

 

 

 

 

隔天的練習,御幸也換上了隊服,不過還是戴著一般眼鏡。他盯著正練習打擊的澤村,像是想到什麼,對他喊道,「澤村,你過來一下!」

 

「咦?」放下球棒,澤村滿頭問號的跑了過去,「御幸前輩有什麼事嗎?我的打擊姿勢有問題?不可能呀,我記得打擊時屁股就……」

 

「沒事,來休息區,要請你幫個忙。」

 

跟著御幸來到休息區,裡面一個人都沒有。御幸從外套口袋拿出一盒隱形眼鏡,對著澤村說,「食指不太方便,你幫我戴一下。」

 

聞言,澤村大吃一驚,御幸連忙摀住他的嘴,「小聲點,我不想被其他人發現。」畢竟御幸一也在哪換隱形眼鏡已經是球隊的謎團之一了。

 

「可是……我不敢。」戳人眼球這種事,光是想像就很害怕。

 

「沒關係,要是真的戴不上就算了。」御幸用右手拇指與中指拉著一端,左手用力將上頭的膜撕開,像是想到什麼,又先蓋回去,「你先去洗手。」

 

「噢。」

 

洗完手的澤村,嚥了口水,伸手拿起一片透明的隱形眼鏡。

 

「先從左眼開始吧。」御幸自己扳開左邊眼睛,雖然澤村的臉湊得很近,但他看起來仍有些模糊,「你就輕輕地貼上來就好,然後再把手鬆開。」

 

「好!」澤村有點緊張,他右手食指黏著隱形眼鏡,因為不知道左手要放在哪裡,順便為了支撐,他的左手就緊貼御幸的右頰,看起來就像捧著御幸的臉。

 

澤村緩緩靠近,御幸能感受到對方的鼻息往自己臉上吹,看見澤村模糊的食指往眼睛的方向過來,御幸也開始緊張了。雖然這種事不難,很多不太會戴隱形眼鏡的人都是這樣尋求別人幫助的,但對象是澤村……御幸懷疑是不是找錯對象。

 

幾分鐘過去,御幸感覺澤村的手還停在原本的位置。

 

「怎麼辦御幸前輩,我還是不敢。」

 

「沒關係,那你把手上那片扔了吧。」

 

「好。」

 

 

「御幸前輩、澤村前輩!」

後輩受命前來喚人,一靠近休息區便見到澤村捧著御幸的臉頰,而且雙方的臉貼得很近。後輩見狀嚇得後退數步,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

 

接下來幾天,青道高校棒球部流傳著投捕躲在休息區偷偷接吻的謠言。

 

「誤會!全是誤會!我是在幫御幸前輩戴隱形眼鏡!」澤村很認真的澄清。

 

「唉喲,原來有這個謠言啊,感覺真有趣。」但是另一個人唯恐天下不亂。

 

「澤村前輩,你不用解釋了,御幸前輩左手沒事,他可以自己戴的。」

 

『「啊!」』異口同聲,只是一個語氣上揚,一個冷靜。

 

「我當時真的沒想到。」御幸解釋。

 

澤村除了仰天大吼外,想不到任何發洩的方法了。



Fin


评论(1)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