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原來池面也有不擅長的事情啊!

  

短小牛排的《報導》相關

送給 @宁迟 

我也不知道自己打什麼,ooc有,自我放飛!


————————————————————

 

不曉得是不是報導的關係,這幾天澤村的心情看起來相當不錯,連投出去的球都更有力道了。滿臉笑容走回五號室的澤村爬上自己的床,確認前輩與後輩不在,將藏在枕頭底下的雜誌拿了出來。
盯著雜誌上的照片,澤村掐著自己的臉頰心想,他果然不是那種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類型呢。他嘆了一口氣,接著倉持就領著淺田直接闖進來,澤村被嚇得不輕,雜誌在半空旋轉幾圈,然後又被藏回枕頭底下。
「你藏了什麼?」被眼尖的倉持發現了。
「沒、沒有!」反駁同時,還將臉埋進枕頭,雙手護在旁邊,此地無銀三百兩的。
倉持與淺田互看一眼,壞心的前輩露出燦爛笑意走到澤村床邊,用食指戳戳他的背,他又被嚇得弓起身,耳根紅得不像話。
「你耳朵這麼紅,不會是藏什麼黃色書刊吧?」
「鼻寺。」聲音悶在枕頭裡。
不是黃色書刊為什麼要這麼緊張?而且臉還這麼紅,肯定有什麼毛病。倉持思考片刻,說道:「還是說,你看著自己的報導陶醉?」
語畢,換來冗長的沉默,難不成是被說中了?倉持心想。

下一秒,澤村以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轉身想將棉被拉起,但被反應更加快速的倉持制止,雙手被扣住時,站在一旁的淺田抽走枕頭底下的雜誌。
「抱歉,澤村前輩,那個……」倉持前輩的眼神太可怕了。
「還、還給我!」
「讓我瞧瞧你藏了什麼。」
按照雜誌的壓痕翻到縫隙最寬的那頁。
倉持的笑容瞬間凝結,他總算知道翻開前那稍縱即逝的微妙是哪來的,澤村所藏的雜誌封面是那麼熟悉,他幾年前就看過了。
「這不是御幸的報導嗎?」
就是御幸被譽為名門青道救世主的那篇。
澤村滿臉通紅,趕緊將雜誌搶了回來。上次他回長野的時候,就把這本雜誌帶過來了,畢竟這也算是促成他加入青道的主因之一。
「倉持前輩你不要誤會了!」
「御幸的報導你有什麼好藏的?難不成是……」
「不是、不是!!絕對不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報導上的照片不夠帥!」
「……」
「噗哧。」這次倒是淺田先笑了,「啊,對、對不起。」

澤村抱著雜誌一臉委屈。

前輩欺負他就算了,怎麼連後輩都取笑他。

倉持用食指與拇指撐著自己的下顎,湊近澤村端詳,不久他皺起眉頭,語重心長地說:「你長得不差,但是贏不了那混蛋眼鏡的,放棄吧。」

「我沒有跟他比啦!」澤村大聲吼道。

「就是嘛,長相輸他有什麼關係,打擊贏他就好啦!」

澤村瞪大眼睛,撇過臉,噘著嘴說:「目前打擊也不能贏他……」

「啊,沒關係,總有會贏他的地方嘛,例如……女人緣?」

「喔不不不,成績?」

「投捕能力不能拿來比……唔,你的體力應該贏他吧?」

「倉持前輩不要說了,澤村前輩看起來有點沮喪。」淺田打斷倉持的話,後者看澤村的臉頰已經鼓得堪比河豚了。

「啊我想到了,你比他現代化嘛。」倉持撓撓頭,為什麼他看起來就像個在安撫弟弟的哥哥。「他還在用翻蓋型手機,你的已經是智慧型了!」

「對!!那個混蛋眼鏡現在還是用智障型!」

「……」不要以偏概全,這樣拿翻蓋型手機的都中槍了。

 

熄燈後爬上自己的床,澤村再度翻開雜誌,用手機微弱的燈光照著御幸的照片,螢幕裡的是自己的報導。他淡淡一笑,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他們的距離近了一些。

「澤村你還不睡嗎?」倉持的聲音再度讓澤村心跳漏拍,他趕緊將雜誌闔上扔到一旁,不小心連手機也一起飛向牆面。

啪的一聲,空間裡漫長的沉默。

「沒壞吧?」倉持問。

「……沒事,就螢幕的膜裂掉而已。」

應該是吧。

 

 

隔天放學的練習,御幸似乎有事沒來,不曉得到哪去了,但澤村也不以為意,他現在只想找個機會炫耀一下自己贏了御幸的部分,沒想到晚上在食堂吃飯時,看見全部人圍著御幸不知道在做什麼。

「怎麼了嗎?」澤村湊上前,看見御幸手裡拿著一支全新的智慧型手機,「咦?這是御幸前輩的手機嗎?」

「對啊,新買的,還不太會用,他們在教我,但是聽不懂。」

瞬間,澤村覺得周圍的氣氛有點奇怪。

「我記得你換智慧型手機很久了吧?那你來教我吧,說不定笨蛋的教法比較淺顯易懂。」語畢,附近的人很有默契地散開,只剩光舟與倉持還站在御幸身旁。

「御幸前輩,我來教你吧。」

「哦,難得小狼崽這麼熱心,御幸前輩你就讓他發揮一下吧!」

澤村走到光舟身邊,探頭瞧了瞧御幸的新手機,看來是個高級貨。可惡,前段時間不是才說過智慧型手機用不習慣這種老頭子發言嗎?

御幸愣了幾秒,換上微笑說,「那就麻煩你啦,先教我怎麼回到桌面。」

「……你剛剛不是才試過了?」

「啊,你們每個人都和我說話,這麼難的東西我早就不記得了。」

光舟沉默片刻,「中間那個圓圈按下去,可以回到桌面。」

「噢!成功了!」御幸的語氣毫無起伏,「那我可以替手機設密碼嗎?」

「可以,同時也能用指紋辨識。」

「哇,那我……」

教到一半,澤村覺得有點累,改坐御幸對面,撐著臉頰看著光舟教御幸用手機的場景,沒想到小狼崽也滿有耐心的。一旁的倉持打了個哈欠,表明他要先回房了。

澤村見狀,跟著站了起來,「倉持前輩要回房間的話也帶上我。」

「啊,澤村你別動,現在我正學到拍照呢,讓我拍一張吧。」御幸舉起手機對著澤村,澤村下意識比個剪刀手並且露出微笑。

聽見卡嚓一聲,澤村要站起,又聽見御幸說,「等等,好像糊掉了,再一張、再一張就好。」

「噢。」澤村相當配合的換了一個動作。

「等等,又糊了,真奇怪,智慧型手機這麼難用啊?」

「御幸前輩,我來幫你拍吧?拍你。」光舟的語氣同樣毫無起伏。

瀨戶拉了拉他的衣襬,「光舟,我們回去吧?」

「前輩,不然我們一起回房間,我再仔細教你吧。」

御幸昂首,朝他一笑,「好啊,後輩這麼熱心我很高興,不然你先回房間吧,我還有事情要和澤村說。」

「我?御幸前輩有什麼事要說?」澤村指著自己,好奇地看向倉持。

倉持撓著頭,左右手搭上光舟與拓馬的肩膀,「我們先走吧。」

雖然有點不情願,但只能默默跟著前輩離開了。

御幸望著他們的背影,對澤村招了招手,「你和那個市大三高的投手不是交換了什麼LINE嗎?那個東西怎麼用,你來教我一下。」

「御幸前輩你是3C笨蛋嗎?這都不會?」

「……啊,對,就是不會才問你嘛。」

澤村愣了愣,隨即笑開,「什麼嘛,御幸前輩也有笨的時候,真是的,只好讓聰明的後輩──澤村榮純來教你了!」

他有點雀躍地奔到御幸身邊。

御幸右手拿著手機,澤村站在他的右側用左手滑啊滑的,簡單講解了怎麼註冊跟對話。因為御幸真的太笨了,澤村乾脆拿過他的手機,加了自己的帳號當好友,「我手機放在房間裡,等我同意後再戳開這個聊天就可以對話了。」

「哦,原來如此。」御幸偷瞄了澤村一眼。「對了,那個拍照要怎麼拍才不會糊?」

「什麼?」

御幸拿回手機,按了相機後,在畫面戳了戳終於將鏡頭反轉,自己與澤村的臉顯示在螢幕上。澤村的眼睛眨啊眨的,這麼一對比,隔壁的臭傢伙看起來真的池多了,他想。

「讓我試張照片。」御幸說,然後按下快門。

然後畫面蹦出一張糊到不行的照片。澤村差點笑出聲,御幸又按了一次,但照片依舊糊得像馬賽克。

「御幸前輩你這麼會接球,自拍怎麼手抖成這樣。」澤村搶過他的手機,「我來拍吧,這個我很有自信的!」

清晰的自拍照get。

御幸盯著螢幕滿意地笑了笑,「好啦,時間不早了,回去吧。」

「噢,那我回去同意好友!」

「好。」

看我晚上用貼圖叫你起床尿尿,哼哼,反正這個笨蛋四眼前輩鐵定不知道怎麼將手機靜音,害他被木村跟小狼崽罵,真棒!

澤村朝御幸揮揮手,隨即跑出食堂。

御幸熟練地滑開手機,將拍糊的照片全刪除,然後將自己LINE的大頭照設成方才的自拍,幾分鐘後,一個聊天窗跳出來。

『咦咦,御幸前輩居然會換大頭照了!黑人問號.jpg 』

『看來我還是滿有天分的。』他回。

 

 

「光舟你怎麼了?」木村進入擔憂後輩模式。

「……沒有。」

 

 

 

即便是敵手,在賽場碰面還是會打招呼的,但有沒有回應又是另一回事。每次天久要和澤村打招呼,後者都躲遠遠的,似乎覺得和他溝通很累,而白龍的美馬也在尋找御幸的身影。

「啊。」好像看到人了。

原本要往前的步伐瞬間停住,美馬的隊友好奇地問:「怎麼了?」

「他……在用智慧型手機。」

「嗯?」

「他說他沒有LINE的……」

 

 

遠方的御幸打了個噴嚏。

不久後還是乖乖加了對方的LINE。

 

 

Fin

 


评论(9)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