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我丟了一個三歲小朋友

 

⿻ 澤村一年級設定

⿻ 感覺可以拿來當作生日賀文(。

 


站在車站外邊,吵雜喧鬧的車鳴掩蓋不了身旁之人驚呼連連的聲響,彷彿長野沒有百貨公司似的。御幸一也穿著寬鬆的長T恤以及牛仔褲,隨手將棒球帽反戴,俊俏的面容引來許多女孩的目光。

他不太理解高島禮指派這個任務有什麼用意,帶同社團的後輩逛東京的百貨公司?還是關係沒有很好的那種。而那個新來的後輩,澤村榮純對他的態度再明顯不過,只是會有這樣的後果都是自己做來的,怪不得別人。

「所以呢?聽說是你拜託小禮的,來這種地方有什麼用意?」

御幸的語氣有些無奈,好像帶澤村出來是件麻煩事一樣。

「再過不久就是倉持前輩生日了,我想買點東西送他。」澤村頓了頓,「御幸前輩你不是跟他最熟嘛,想說你可能比較清楚他喜歡什麼。」

「PS4。」秒答。

「買不起啦!!!」

忍住想要掐住眼前之人的衝動,澤村大聲喊道。

見他這麼激動的模樣,御幸笑出聲。

「你預算多少?」御幸問。

對御幸正經起來的態度感到意外,澤村趕緊從背包裡拿出皮夾,在御幸面前唰的一聲將其扳開,然後連張萬元鈔票都沒有。他們尷尬地相望,御幸接著說道:「我知道了,你直接送他一盒布丁吧。」

「又不是增子前輩……」他噘嘴咕噥著。

「……」御幸沉思,試著回想在教室時倉持與自己聊天的內容。幾秒後,他嘆了一口氣,還真想不起來。

回過神發現澤村戰戰兢兢盯著自己的模樣,他皺眉,「你這表情是?」

「你剛剛不是覺得我很麻煩所以嘆了一口氣嗎?」

說得咬牙切齒,卻聽得御幸想笑,這到底是澤村腦補功力過剩還是自己給人的印象這麼差?

「如果真覺得麻煩就不會帶你出來了。」御幸面帶微笑捏住澤村的臉頰,發覺觸感不錯,還多捏了幾下,「沒想到還滿軟呼的。」

「方開偶──」澤村甩開御幸的手,揉揉發疼發紅的臉頰。

「與其來這裡,不如去找一些賣遊戲的地方,倉持那傢伙應該會喜歡,如果剛好有便宜轉售的,對你的負擔也不會這麼重。」說完,他便轉身擠進人群中,澤村小聲說了句『喔。』就跟了上去。

澤村從沒逛過東京街頭,沒想到假日人潮竟然這麼多,他默默走在御幸的右後方,附近逛街的人很多,而且有些人不曉得是在趕時間還是怎樣,都不按照路標甚至是逆向,經常撞到他。

一邊行走一邊張望,澤村看見有個小女孩獨自站在靠牆的角落,身邊一個大人都沒有,他好奇地停下腳步,待在原地觀察十幾秒,確定沒有人理她後,推開人群跑了過去。

因為附近吵雜也沒想到話題,一路保持沉默的御幸在往前走了五分鐘,看見第一家遊戲專賣店後終於開口,「到了。澤村,我記得倉持他個人比較偏好格鬥──」

邊說邊回頭,原本跟在後頭的傢伙失了蹤影,御幸愣在原地,人呢?


一個頭兩個大,御幸揉著太陽穴,將放在口袋裡的折疊式手機拿了出來,點開通訊錄的時候嘆了口氣,他沒有存這個笨蛋後輩的電話和郵箱啊!這種事情應該要提早做的,怎麼沒想到呢?

不,他更沒想到──都已經是高中生了,竟然還會走丟!

他只能打電話給高島禮求救了。


等澤村接到御幸打來的電話已經是十分鐘後的事情了。

其實是撥了好久好久,但是在把走丟的小女孩交給警察後才發現到自己的手機正響著,起初還因為是陌生的號碼不敢接。

「喂?哪位?」

『你還知道要接電話啊?』

聽到熟悉的聲音,澤村才想起自己中途掉隊了,顯得有點緊張。接下來,難免躲不過一陣碎念,即使很想回擊卻沒有立場。

他嘟著嘴安份站在牆邊,昔日的小女孩,如今的自己。

御幸小跑步的來到他面前,兩人對視幾秒什麼都沒說,澤村撇過頭,怕是喻幸一開口又要笑他了,都高中生還能走丟這種事情講出去真是丟人。

「這位同學,你有看見我弄丟了一個小朋友嗎?」

「咦?你是說剛剛那個小女孩嗎?」

「一個叫做澤村榮純的三歲幼稚小鬼。」

御幸像在忍笑,最後還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他遠遠看見澤村像個無辜的小動物站在角落,就覺得畫面相當有趣,忘記用他的陽春手機拍起來了。

「果然!!你又在笑我!!你這個前輩性格真的很差!!」

「要是真的差就把你一個人扔在這了。」

澤村有點洩氣,「我不知道這裡人會這麼多。」

御幸撓撓頭,雖然澤村走丟的理由跟人多也扯不上什麼關係。

吁口氣,他伸出手拉過澤村的左手,「這樣就不會走丟了吧?你握緊點。」

見澤村還在發愣,他乾咳幾聲,「雖然兩個男人牽手有點怪,但想成是兄弟就不奇怪了吧?畢竟我也是個貼心的前輩。」

話音方落,澤村趕緊甩開御幸的手,臉頰有點微紅。

御幸微微皺起了眉,不太了解現在的狀況。澤村上前,左手食指與拇指剛好掐在御幸長袖T恤的袖口,「就……這樣。」

「隨便你吧,別把我衣服拉壞就行。」



最後,在二手遊戲店裡澤村順利找到了適合倉持的格鬥遊戲。


「雖然御幸前輩有時候挺討厭的,但是今天很謝謝你。」

澤村站在五號室門口向御幸低頭致謝。御幸聽著他的話只能乾笑,這後輩在稱讚的同時還是要先損一把,本來是有多討厭自己啊。

「啊,你等一下。」在澤村準備進房時,御幸叫出了他。

「什麼事?」

「手伸出來,掌心向上。」

雖然有點不解,但澤村還是照做。

御幸從口袋拿出一個柴犬小吊飾放在他的手心裡,「這是在你走丟時買的,小東西,連包裝都沒有,將就一下吧。」

「為什麼?」澤村還是一臉疑惑。

呼了口氣,有時真搞不懂這後輩腦子裝了什麼。

他勾起嘴角,敲了敲澤村的腦袋,「你生日不是比倉持早個兩天嗎?我回房間了,你也早點睡吧。」

澤村盯著手裡的吊飾愣了很久。

他真的搞不懂這個前輩到底是不是好人!!!!




Fin


靈感來源是晚上看新聞時,有對夫妻在車站裡弄丟彼此,求助警察幫忙尋找,然後就...拿來套御澤了。時間bug的就請忽視吧。


评论(8)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