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君子動手不動口

  

 

⿻ 交往同居設定

⿻ 遊戲宅大學生paro

 

 

近期日本引進一款競技型線上遊戲,與以往打怪練功的模式不同,它有固定的角色,每場遊戲都是一個新的開始,非常仰賴團隊意識、隊友間的默契,雖然人物設計屬歐美風格,但透過日本聲優配音後玩起來還算親切。

澤村開始玩這款遊戲是因為倉持以及御幸。

只要這兩個人待在一塊,不管在哪個地方,澤村都要被迫聽他們講什麼上單、打野插眼探草叢之類,自己根本聽不懂的話題。現在遊戲進化的太快,他還在玩瑪莉歐賽車呢。

但真正促使澤村安裝下載的原因,其實是──

 

「御幸一也,飯都要涼了,你到底要不要吃啊?」

澤村端著不知被他換過幾次的味噌湯,對正在電腦桌前瘋狂敲擊鍵盤以及滑鼠的重度遊戲患者。「等等,快打完了。」然後得到跟十分鐘前一模一樣的答案。

「你先吃吧,我打完這場就出去了。」

澤村噘著嘴將剛熱好的味噌湯一口飲盡,還燙到自己的舌頭。

「那個臭眼鏡,不知道一個人吃飯很無聊嘛。」

等御幸一也走出房間時,已經是二十分鐘後了。他一看見澤村頗有怨婦神色的目光,尷尬地笑了笑,「抱歉,沒想到對手還在頑強抵抗。」

「碗都給你洗!」澤村站了起來,頭也不回的坐在沙發看起電視。

御幸自知理虧,飯也沒吃的就往沙發坐了下去。

他看著緊抱靠墊的澤村,低語,「生氣啦?我知道是我錯了,明天我不會在吃飯時間玩的,真的,我發誓!要是我再犯就連敗十場!」

澤村轉動脖子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小聲地說:「再犯就睡沙發。」

御幸愣了幾秒,往前坐了一個屁股位置,將澤村拉進懷裡,變成他抱著澤村而澤村還是抱著靠墊。

「你捨得嗎?讓我睡沙發,這樣你晚上會寂寞吧。」

「少在那邊了,去找你的JINX女神吧!」

澤村彈起身子將靠墊往御幸臉上砸,眼鏡都差點飛遠了。

「你跟一個遊戲人物吃什麼醋嘛。」

 

 

 

臨近放學時間。

澤村趴在桌上嘆了不知道第幾口的氣,坐在附近的女孩面面相覷。

班上最有活力的傢伙最近相當反常,不是嘆氣就是看著窗外發呆,根據女孩子的第六感,絕對和感情有關!幾個八卦的女孩就偷偷挪了過去。

「澤村同學,你心情不好啊?」

「欸?也沒有。」

「是關於感情方面的問題嗎?」

技術性詢問,要是對方沒有對象,藉機拉進彼此關係也是不錯。如果有的話,說不定還能了解一下是哪種類型的女孩子能忍受這種大嗓門的健氣男孩。

澤村就算沒有開口,支支吾吾的表現已經做了答覆。

「唉,我和你們說……」

將自己最近碰到的狀況一五一十的說了,說不定女孩子也有這種狀況。

幾個女孩子聽見他的話,有的很驚訝有的很氣憤。

「分手!」有個女孩生氣地搥了桌子,似乎有切身之痛。

「我最討厭男朋友把遊戲看得比我重要了!」

「哎,妳冷靜點,澤村同學的話,應該是女朋友吧?」另一個女孩提醒。

「雖然如此沉迷遊戲的女孩子也不是沒有,但這是個追求男女平等的時代,就算是女孩子也一樣,怎麼可以把遊戲看得比男朋友還重要呢?」

「妳有因為這樣和男朋友分手嗎?」比較冷靜的女孩一問,激動的女孩就說不出話了。她輕輕地敲了她的頭,「連妳都沒有因為這個原因分手,妳怎麼可以挑撥澤村同學和他女朋友的關係呢。」

那個激動的女孩瞬間就萎了。

「抱歉,我只是覺得生氣,但還是在我能夠容忍的範圍。」

澤村乾笑。「沒關係,因為我也沒有想要和他分手。」

「他?」女孩們互看一眼,沒有追問。

「聽我說,我的親友曾經因為男朋友沉迷遊戲跟他吵架,但後來她也去玩了那款遊戲,跟男朋友一起玩的話就能釋懷了。」

澤村恍然大悟地拍桌站起,「對呀,我怎麼沒想到呢。」

在鐘聲響起的瞬間,他便提包而去。

女孩望著他的背影流下一道冷汗,她還沒有把話講完呢,後來因為女生的技術跟不上男友,幾乎每天都在吵架,最後還是分手了。

「妳說我會不會害到澤村同學啊?」她問。

「那妳就只能以身相許了吧?」

她思考了許久,接著說:「也不是不行,但根據方才的談話,我覺得我的性別可能沒有機會。」有默契地相視而笑。

 

 

 

「我說,御幸你是不是應該把澤村那個笨蛋扔去上路啊?」

SKYPE傳來一道聲音,吃完野怪的倉持挪動滑鼠看著右下角的小地圖,幾乎崩盤的下路要抓戰犯相當容易,即使御幸的技術再好,身邊跟了一個沒啥技術的輔助根本無法兼顧。

「這話被他聽見他會哭的。」御幸偷偷瞄了在電腦桌前噘著嘴認真輔助但沒多久畫面又灰掉的澤村,因為倉持會一直唸他,所以才讓他別進SKYPE的。

「啊啊啊啊啊!!!為什麼又死了!!我的綑綁為什麼一直丟不中啊啊!!」

他抱著頭大喊,另一端的倉持都能透過御幸的麥克風聽見他懊悔的聲音。澤村淚眼汪汪地盯著御幸,自從他開口說要和御幸一起玩這款遊戲後,目前的勝率是1%,看著御幸戰績裡整片的紅,他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雖然開場時已經說過有新手了,但因為倉持與御幸的牌位較高,所以配到的對手實力不差,前面幾場隊友也有說話難聽的,御幸直接把澤村帳號的對話框關閉了,這樣遊戲中碰到嘴巴臭的玩家也不用怕。

「御幸前輩,我是不是沒有玩遊戲的天分?」

「對。」

澤村皺起眉頭,「所以你是不是想說我拖你後腿了?」

「如果我想說的話不是早說了嗎?勝負不重要,你開心就好。」

「御幸前輩……」

「噁心,肉麻,混蛋眼鏡你還知道自己在遊戲中嗎?叫你家輔助趕快走出溫泉,要雷也要雷得認真。」倉持在SKYPE的另一端碎念。

這種遊戲本來就不是澤村擅長或是有興趣的類型,所以當他開口要求一起玩的時候,御幸第一個念頭竟然是有點愧疚。因為沉迷遊戲冷落了對方,但他選擇另一種方法想維持彼此間的關係,如果這樣能讓他開心,就一起玩吧,勝負扔到一旁了,但御幸還是會找認識的當隊友,以免碰到勝負心太重的路人。

果不其然,主堡被對方打爆,畫面跳出近期最常看見的【戰敗】

御幸呼了口氣,這場已經撐得夠久了,可見對方實力有多不足。

跳到遊戲結算畫面,御幸本想直接回到大廳,但看見對方說了幾句話──

『笑死,對面輔助也太廢了吧。』

『哈哈哈哈,第六個隊友你好!』

『是新手妹子嗎?技術真差,男女朋友雙排?專業送頭流呢。』

御幸還沒反應過來,倉持已經跟對方吵起來了。他迅速看向澤村,後者正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這電腦是不是該換新的啦?我遊戲結算還跳不出來!」

「澤村。」他趕緊喚了聲。

「什麼事?」

「你能不能幫我倒杯水啊?我口渴了。」

「你好手好腳的為什麼不自己倒?」

「是誰害我輸啦?」

「哼!」澤村站了起來,悻悻然地步出房間,還一邊碎念,「說什麼我開心就好,結果輸了還不是在那邊,氣死了!臭眼鏡!」

在澤村走出房門的同時,御幸直接將他的電腦關機了。

然後回到自己的座位,在對話框敲下──

「加好友。」

他直接點了開口罵人的那幾個傢伙添加好友。

『哦?ADC你要加我們幹什麼?看上我們家輔助了?』

『也是也是,你的輔助這麼爛是該換一個了。』

御幸輕笑,他們在做什麼夢?

「開自訂對戰,不用一對一,你們三個一起來都行。」

「君子動手不動口,懶得和你們吵,直接打再說。」

『囂張啊?罵你女友幾句就玻璃心?誇你幾句還自以為自己強了?』

「少說廢話,打了就知道強的是誰。」

 

那幾個小屁孩真的發了邀請通知,見到御幸進入對戰中,倉持興致高漲的點進觀戰,還隨手按了錄製。期間澤村裝好水回來,發現自己的電腦已經關機著實嚇了一大跳,電腦真的要作古啦!!!

「御幸前輩你為什麼又開打了?還不等我!!!」

澤村湊了過去,看見三個紅色名字的角色蜂擁而上,御幸以殘血之姿完成了三連殺,對方沒有說話,反倒是御幸帶著微笑在對話框敲下:

讓你們笑我老婆,活該^_^

 

澤村立刻掐住御幸的脖子,「你老婆是誰給我說清楚!!!」

 

 

 

Fin

 

完全是我打遊戲輸了的怨念

祝那些噴子原地爆炸

 


评论(10)
热度(95)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