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泽】静电系男子-03-end

 

-0102 -

 

 

「笨蛋泽村,帮我把这个拿给仓持。」

「噢。」

「呀哈哈,笨蛋村你把这个交给御幸。」

「……」

你来我往个几次,泽村最终受不了站起身来,镜头往后拉远,仓持与御幸两人坐在休息区的长凳上,彼此的距离就只有一个泽村宽度,没错,他被卡在中间。

「御幸前辈!!你的近视已经深到没看见仓持前辈就坐在我旁边了吗?!」

「说什么傻话啊,就是知道他坐在你旁边才要你帮我拿给他的。」

面对御幸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泽村有股怨气难以发泄。

仓持不发一语地盯著斗嘴的两人。

御幸的静电体质仍在继续,甚至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从一开始的直接碰触到现在即使隔著物品还是感觉得到静电的模式,夸张到仓持怀疑御幸之后就算没当职棒选手也可以当个行走式人体发电机了,虽然电量根本不足。

原本开始怀疑人生的御幸在汪洋大海中找到了一块浮木,那就是泽村。

「幸好你们投手扔过来的球不会有这种状况。」

泽村愣了几秒,接著说:「意思是我能够一直站在投手丘吗?」

「泽村你没听仔细啊。」一旁仓持插话,「只要那个四眼以捕手状态所接的球都没事,不管投的人是谁都一样。」

御幸将手套凑到泽村面前,「估计是这个的关系吧。」

「噢……」泽村噘嘴说道,「反正我也不喜欢趁人之危,王牌这个位置我会亲自拿到的,走!现在就去投球!」

泽村伸手要搭御幸的肩膀,后者下意识地退了几公分。

悬在半空的手有点尴尬。

「啊,抱歉,我忘记你碰就没事了。」

御幸挠挠脸颊,迎上泽村看起来有些沮丧的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真的不想习惯这种没有礼貌的举动,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就是会不小心伤到别人,「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仓持双手环胸等看好戏。

没多久他们都被泽村眼角微微漾起的水波夺去视线。

仓持的语气略显兴奋,「啊呀,我们伟大的队长御幸把泽村弄哭了,我要去跟监督告状!不对,在那之前我先叫其他人来看好了。」

御幸立刻抓住仓持的手臂,然后瞬间放开。啧,指尖又麻了。

「你那是什么幼稚园的告状啊,正经点。」

「呿。」

仓持耸肩,泽村的表现确实出乎意料。毕竟是个连格斗技都扛过来的小子。

「告诉我一个你哭的理由吧?不会只是因为刚才那个动作吧?」

泽村吸吸鼻子,揉著眼角,「我只是觉得御幸前辈很可怜。」

「什么?」仓持和御幸异口同声。

「平常就已经没朋友了,现在被这个体质所扰,不就更边缘了吗?」

仓持在旁边笑歪了。

「还真是谢谢你的担心啊。」御幸说道。

「不用客气啦!」

御幸突然觉得泽村天真无邪的笑容相当刺眼,他拿著手套站起来,直接勾住泽村的脖子。面对突如其来的限制,泽村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把抓住御幸的手腕,「御幸前辈你想做什么!放开我!」

「不是想要练投吗?」

话一出,泽村瞬间将手放开,「对呀!走走走!练习!我要投100颗!」

「……」

「10颗。」

「小气!」

望著他们离开休息区的背影,仓持微微皱起眉头,那个眼镜再不寻找静电体质产生的原因,日后的生活要多麻烦就有多麻烦,不过为什么他现在看起来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呢?

 

 

一个礼拜之后,片冈监督以及小礼才听说御幸的静电体质,立即把他叫到办公室商讨对策,当时泽村也心有余悸地跟了进去。

不知道这个体质产生的主要原因,还是只能用最基本的预防方法面对,每晚御幸也会擦泽村送的润肤露。其实他对这个体质有点习惯了,反正他本来就是个不太会主动与人接触的家伙,但泽村就很不乐意了,因为听说御幸对自己免疫后,监督便给了指令,说是要一直跟在御幸身边。

「又不是什么一碰就烤焦的毛病,干嘛非要我一直跟著。」

记得泽村这么抱怨,小礼说了句『听说机率很小,但真的有人死于静电呢。』

泽村被吓得就像跟屁虫一样跟著御幸,尽管嘴上仍在抱怨。

「御幸前辈,你说,要是你一辈子都好不了怎么办啊?」

结束练习要往食堂途中,泽村突然说道。

「说得也是呢,你也不是能够一辈子跟著我。」

泽村还想不到怎么回应,御幸忽然牵起了他的手。泽村感到困惑,皱眉直视著御幸,「御幸前辈你在做什么啊?」没有得到答复,御幸上前一步,紧紧将他抱住,泽村更疑惑了。

他试著将御幸推开,但对方却抱得很紧。

「你知道按电梯之前用钥匙敲一下可以降低静电产生吗?」

泽村放弃挣扎,「嗯?什么意思?」

「就是把电导开的原理啊。」御幸放开泽村,「你说,要是我每天抱抱你,是不是可以把身上的静电体质慢慢导出去啊?」

闻言,泽村瞪大眼睛,点头如捣蒜,「有可能!说不定之后就好了!」

「对吧,所以……」

话说一半,泽村就直接朝他扑过来。

泽村双手环住御幸的腰,脸压肩上,几秒后,他问:「御幸前辈,你说这个将电导出去的步骤一次要多久才比较有效啊?」

御幸一时语塞,「那、那个……五分钟?」

「还满久的,那要几次才会好啊?」

「……这我就不清楚了。」

「这样啊……虽然御幸前辈很欠揍,但还是希望这个体质能赶紧消失。」

「你这句话多余了。」

当仓持准备吃饭却看见自家投捕在路中间抱在一块儿,内心的冲击堪比知道泽村竟然有个暗恋他的青梅竹,他立刻上前捏住泽村的耳朵往后拉,「你在做什么?」对上御幸看似老实的眼神,依姿势来看,确实是泽村抱著御幸而不是反过来的。

「我在治疗御幸前辈啊!」

仓持差点昏倒。

 

 

几周后,青道棒球部所有人对练习时经常看见两抹总抱在一块儿的身影习以为常,听闻为何这么做的传言后,不免想著为什么不牵手就好了?不,牵手好像也不太对。

又过了一段时间,仓持刚从洗手间回来,看见御幸正在走廊,前面还站了个陌生的女孩子。不知道在说什么,女孩将东西塞进御幸手里,头也不回的跑走了,御幸叹了口气,盯著被硬塞的礼物显得有些无奈。

突然地,御幸的肩膀被重重拍了一下,他吓了一跳,回过头。

「什么啊,是仓持啊,你别吓我了。」

仓持皱起眉,面露凶相,「看来你的体质好了是吧?」

「……啊。」

 

 

Fin

 

更完第二篇后我的静电体质就好了,瞬间灵感全无。

不过还是给这篇一个完结良心比较安。

我知道你们想催其他篇,等等别摧,我有自知之明(倒地)

 

 


评论(6)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