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王牌/御泽]《动态墙》

  

  下课钟声响起,从隔壁教室过来的苍月若菜站在门边探出头,看见熟悉的身影坐在第二排的位置低头傻笑,她喊了声:「荣纯!」对方才抬起头。

  泽村荣纯将手机塞进口袋,背包提着往她走了过去。

  他从青道毕业后没有选择加入职棒或是留在东京,而是回到长野以体育分数加权进了离家最近大学,青梅竹马也和他念同一间。本来对恋爱非常迟钝的他在高二准备升高三的时候突然开窍了,在某次放假回家时郑重拒绝若菜的好意,现在两人维持朋友关系。只是身边还是有不肯放弃的家伙,逼他直接开了家庭会议表明对若菜没有兴趣,这样会耽误女孩子时间。

  「啊,对了,阿姨说经过超市的时候记得帮她买包味噌哦。」

  「为什么是通知妳啊?」说的同时将手机拿出来,反复看了未读,果然没有自家母亲传来的讯息。

  「因为你容易忘记,她让我来提醒你的啊。」

  「真是的,我的记忆力才没这么不好。」

  一边碎念一边用着手机,若菜发现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尽管猜到对方在想什么,但还是微笑问道:「他传讯息给你了?」

  「咦?没、没有,只是回复我而已。」泽村被问的有点慌,他将屏幕凑到若菜面前,画面显示回应通知,「因为他的动态都没人回啊,我看他可怜就帮他点赞然后顺便留言。」

  「当红的职棒选手发动态居然没人点赞,真新奇。」她疑惑了声。

  「一定是他人缘不好呗,毕竟嘴巴那么毒。」

  「可是荣纯还是很喜欢他不是嘛。」

  「咳……」连咳几声,泽村往旁看去,「我、我们去买味噌吧!」

  盯着他宛如落荒而逃的背影,浅浅一笑。

  她是少数知道泽村喜欢谁的人。虽然是自己逼问出来的。

  被拒绝时的难受心情,在泽村没有笑容甚至有点沮丧地问自己『很奇怪吗?』的时候不再蔓延,比起失恋,她更不喜欢泽村的表情。

  他也是单恋啊,而且似乎是条更辛苦的道路,她哽咽地回道:『不会。』

  「喂!若菜!妳在发什么呆啊!」

  泽村站在路口朝她挥了挥手。

  即使陪伴久了但是没有拨到心上的弦也是没用呢。

  希望对方也能早点发现荣纯的心意吧。

  「来了!」

 

 

 

  吃完晚饭的泽村和家人坐在电视机前看职棒比赛。他往嘴里塞口橘子,对职棒界的明日之星御幸一也击出的全垒打已经不再震惊了,因为是很常见的事,「最近还跟我抱怨没手感,这是骗谁呢。」他小声咕哝。

  「我记得这是荣纯在青道的前辈吧?」泽村妈妈递了杯热茶给爷爷。

  「是呀,那个阴险的眼镜仔。」泽村吐吐舌。

  「真没礼貌,什么阴险的眼镜仔!是帅气的眼镜仔!」爷爷喝了口茶,接着说:「自从他加入之后,他们队伍的整体表现都有起色,看来是个满重要的核心人物呢,年纪轻轻就有这种表现!难怪可以招荣纯这笨蛋的喜欢。」

  差点被橘子噎着,泽村拍拍胸脯顺了顺呼吸,「爷爷你在说什么啊!」

  「啊?」似乎对孙子这么大的反应感到困惑,「你们不是投捕搭档吗?难不成你跟他有心结?不是啊,我看你们俩比赛时挺有默契的。」

  原来是这种喜欢,吓了他一跳。

  「我要回房间了,晚安。」

  「欸──你和这个前辈还有联络吗?」

  「有呀,上个月才发了LINE的ID给我。」当时还以为是诈骗集团呢,那个坚持不用智能手机的御幸前辈居然用LINE了,看来是被公司强迫的。

  「帮我要个签名,我要跟附近邻居炫耀炫耀。」

  「我好歹也是拿过甲子园冠军的王牌投手啊!我的签名不能炫耀吗?」

  「看你这傻样,都没人家的眼镜帅,反正就这样了,记得啊。」爷爷不理会孙子的抗议,悠闲地品茶。

  怒气冲冲回到房间的泽村抄起桌上的手机,准备找当事人骂一顿。但在看见那个已读许久的窗口传来新讯息时,变回喜孜孜的模样。

  『你回我动态的留言也太蠢了吧。』

  生气>高兴>又生气,这大概是泽村现在的循环。

  搞什么啊,若不是御幸不管是转发的还是原创的动态消息都乏人问津,他干嘛特地留言呢,不就是怕御幸会玻璃心嘛。像是──我明明那么帅为什么我发的动态都没有人要回我呢哭哭之类的。

  看讯息传来的时间应该是比赛前,现在他可能看不见吧,不过还是要发点打人的贴图过去以表愤怒。

  「哦,动态墙有新的!」

  泽村的朋友很多,LINE的动态墙常常被转发或是游戏分享霸占,封锁老是转发游戏邀请的朋友后,他才能看见淹没在众多动态中御幸的发言。

  【宿舍附近的柴犬,看起来有点笨。】(附了柴犬凶巴巴朝镜头吼的照片)

  御幸这则动态下面是自己班上人缘不错的大学同学,突破50个赞,上面的则是仓持发的格斗技相关信息,也是有30几个赞,就御幸这条空荡荡的,一个赞都没有,他不会设成只有自己能看见吧?

  泽村摇摇头,不行,不能这么想。

  但可能……还是有点依据?

  不然长得这么…嗯,普通帅的职棒选手怎么会没人按赞。不想了,先回应这则动态吧,泽村在下面回了句『哪里笨,明明就很可爱好嘛!』

  确认发出的贴图没有显示已读,就先将手机放着写作业去了。毕竟对方现在正忙呢,手机不是时时刻刻拿在手上的。

  约莫一个小时后,泽村终于将令人头疼的作业搞定。

  将盖住的手机翻过来,才发现有动态回应的通知,滑开屏幕后发现窗口居然停在和御幸的聊天窗,听同学说过,只要是在聊天窗的状态下锁屏,对方发来的消息都会显示已读,也不会跳通知。

  二十分钟前御幸有发讯息过来,说是自己比赛结束有点累,手机也快没电了就先关机。很好,完美错过,而且对方会不会以为自己疯狂已读?

  最后一条讯息显示由仓持主办的青道同学会将在两周后举行,问自己有没有空参加,如果有意愿就回复一下。同学会啊……不对,仓持前辈没有邀请自己啊?说不定自己是在名单外的,这么想的同时,仓持就发讯息过来了。

  『如何?目前是采开放报名的模式,我看有多少人再决定要租什么场地,毕竟大家长大了各奔东西,要凑一起不容易,希望还是都能来啦。』

  说的也是,尽管在网络和昔日战友打招呼、聊日常,但总觉得没见面仅靠一条线路的交往有些不踏实,好像只要一段时间不说话,情谊就会消失了般。

  『反正我就是个单纯的大学生,时间很随意的,我可以去!御幸前辈这么忙也能去?』

  『这是他指定的时间啊,估计有放假吧。』

  『是说仓持前辈你们真的很坏,御幸前辈发的动态你为什么都不按赞或是留言啊?搞得他好像很孤僻一样。』

  『啊?什么动态?推特?』

  『LINE的动态啊!!』

  『……』

  『这段沉默是怎么回事啊?令人害怕的感觉。』

  『泽村,你有御幸的LINE?』

  『对啊!仓持前辈你不是用LINE问他同学会的事情吗?所以他才跟我提到这件事。』

  『……泽村,我是用邮件通知他的,因为我不知道他换了智能手机。』

  『咦?那是不是因为御幸前辈讨厌你啦所以故意不告诉你?』

  『你等等,我问一问。』

  十分钟后。

  『很好,我群组问一轮了,没有人知道御幸换手机甚至有LINE。他们平常要跟御幸连系都是用邮件。』

  『……』换泽村无语了。

  他点开动态通知,御幸早些时间回了他的留言。

  就在那则哪里笨明明就很可爱下面。

  『我认识更可爱的。』

 

 

  暂时结束与仓持的对话,泽村感觉心跳得很快,他站了起来,像以前在投手丘上做了几个深呼吸后,颤抖着手在自己的动态敲下──

  【来喔!来喔!市场调查!帮帮可怜的大学生做报告吧!告诉我你的好友名单有几个人吧!】

  翌日,泽村起床看见自己收到许多通知,大家都很有爱心,愿意帮大学生做报告,只是不晓得御幸有没有回。在众多留言里,泽村看见御幸不知道为什么隔了一晚冠上的假名。

 

  狸猫犬:1

 

  『仓持前辈,我可以不去同学会了吗?!!!!』

  『啊?那怎么行。』

  这一定会是个史上最尴尬同学会!QAQ

  那天他该怎么面对御幸啊!!

 

 

  FIN

 

  这篇的灵感来自某位SA姓姑娘老是转发一些神秘动态可是按赞人数极少而且几乎没有人回应,于是乎我就联想到──(嗯?)

 


评论(9)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