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泽】哎,真巧

 

 

|短篇日常 微降春

|混个更 BUG有

 

 

 

 

毛巾盖在滴水的发丝上,一股寒风吹过让刚洗完澡的仓持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拿着装有盥洗用品的小脸盆快步返回房间。最近的日夜温差让不少队员出现感冒迹象,不过还是有就算全天穿短袖也不会感冒的笨蛋。

仓持一回到房间便看见前几秒提到的笨蛋正一边哼歌地整理行李,一年级的浅田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他放下手里的小盆,开始擦拭自己尚未干涸的发丝,「泽村,我知道明天开始放假你很开心,但这行李量你是要回长野吗?」

泽村将最后一包零食塞进背包里,噘着嘴说道:「哼哼,洋一君,你不要因为没有办法和我们一起去就在那里闹别扭。」

忍下想掐住泽村的冲动,仓持选择当个不吵醒一年级的好前辈。

「谁稀罕和你们二年级的一起去溪边钓鱼。」他如此说道。

似乎是在食堂聊天时决定的。

利用这个周末的假期,棒球部的大家一起到溪边钓鱼玩水的企划;不过因为太过唐突以及大部分的人都有自己的事情,最后只有二年级的部分人员参加。

「御幸没有要和你们一起去吗?」仓持笑得神秘,他早就知道御幸没有要和泽村他们一起去,却还是故意问了。

「那个混蛋眼镜说……」泽村说到一半,注意到仓持一脸坏笑,知道他在捉弄自己,不禁大吼出来:「仓持前辈你果然不安好心!!」

「让我猜猜,那个混蛋铁定是说,不想和除了你以外的人外出。」

泽村瞪大眼睛,仓持嘴角微微抽蓄:「不会真的说那么恶心的话吧?」

气氛凝结了数秒,两人下意识往躺在床上的浅田看去,似乎没有因为泽村的叫喊醒过来,不知道是因为训练太累还是早就习惯这种分贝。

突如其来的确认也是怕浅田听见内容,毕竟稍微有点慧根的人能从对话里听出御幸与泽村的关系不只是投捕那么简单。是的,仓持发现他们两个交往是一周前的事情,目前处于帮忙保密的阶段。

确定秘密没有曝光后,泽村松口气小声回答方才仓持的问题,「御幸前辈说去溪边钓鱼会晒黑,他不想去。」

「……」一听就知道这理由根本只能拿来搪塞泽村。仓持叹了口气,接着说:「别管御幸了,你有没有多带一件衣服?」

盯着装着满满零食的背包,泽村愣了愣,「为什么要多带?」

  「因为你这种粗神经说不定会掉到溪里,多带一件衣服比较保险,不然要是感冒了会传染给御……我们。」差点直接说御幸的名字了。

还以为仓持会说出要是重要的投手感冒战力会减退之类好听的话,不过身体管理本来就是重要的一环,泽村从柜子里翻了几件上衣出来,嘴里念念有词,「仓持前辈我会多钓一些回来给你加菜的。」

「是哦,那真多谢了。」仓持注意到泽村塞进去的衣服有点眼熟,想了几秒还是选择不戳破,不知道有没有除了他以外的人发现。泽村看起来相当兴奋,虽然仓持无法跟去,却能想象画面会有多欢。

「御幸前辈跟仓持前辈不能去真的很可惜。」

关灯前,仓持听见泽村小声咕哝着。


「喔喔喔,小春!你这么早!」

「早安,荣纯君。」小凑春市是第一个在集合点的人,他向泽村打招呼,注意到泽村淡淡的黑眼圈,猜想对方可能是太紧张没睡好。

「金丸跟东条呢?哦,还有降谷那个混小子!」

「降谷君睡过头了,他们去叫他。」

「哼,真是的,居然连起床这种小事都做不好!」

泽村与小春待在约好的地方等着其他人到来,等金丸和东条一拉一推的将还在神游的降谷从青心寮里拽出来已经是五分钟后的事了,总共五人一起搭上巴士往目的地出发。

金丸与东条将降谷夹在中间,让他在车上补眠,泽村与小春则是坐在窗边看着街景,每当泽村情绪高涨之时,小春的任务就是负责制止他。

「明明就是和同年级的人出来,怎感觉带了两个小孩子。」金丸叹了口气,一旁的东条反而笑了笑,「这样才有趣嘛,信二。」

一段时间后,昏睡中的降谷醒了过来,反倒是泽村在车上睡着了。到达目的地,众人大包小包的沿着告示牌的指示前进。因为是假日的关系,不仅只有他们来溪边钓鱼,溪边也有很多钓客,但是年纪都稍长了点。

「我们找个比较空一点的地方吧。」

「嗯。」

溪边的石头布满青苔,他们在上头缓慢行走,要得不是速度是稳定,毕竟受伤了就得不偿失。

泽村将金丸租借的钓竿拿在手上,因为数量有限,钓竿是降谷和泽村拿着,金丸与东条负责生火,小春则是拿着网子负责捕捞他们钓起来的大鱼,任务分配完毕便各自行动。

相较降谷对虫饵的不适应,泽村倒是很熟练地将虫饵套在鱼钩上,「哈哈哈,看我钓一条大鱼上来!」他帅气地将钓竿往后伸,准备向前甩,但身后一股力量拉扯着他,让他无法将钓竿甩出去,回头看,竟然卡在树枝上头了。

「恭喜你钓到一条大树枝。」降谷面无表情地鼓掌,手里的小虫也掉在地上,「啊、虫!」

金丸从远方一边骂一边帮泽村解开钓钩,由衷地希望他别弄坏钓竿,因为这是租来的,若要赔可是不便宜的。

「金丸,为什么我们不用那种塑料的鱼啊?」

「你这初学者还想用拟饵啊!在溪边用小虫就够了!」

不理会在旁对话的金丸与泽村,降谷费尽千辛万苦将虫钩上,然后将钓竿安稳地甩出去,成功的瞬间,他单手握拳暗自庆幸。

「降谷君真厉害呢。」小凑拿着网子在旁边笑着说。

「………」降谷点点头。

泽村不甘示弱将钓竿甩进溪里,「小春!你看我!!厉害吧!」

闻言,降谷将线收了回来,用高难度的姿势将鱼钩抛了出去,泽村见状便咬牙切齿地将自己的线收回来。小凑一脸尴尬地笑了笑,不懂这两个人连在这里都要比较。

金丸与东条弄好小火堆,往降谷与泽村的方向看,只见到他们不停的收线抛竿,几乎是重复相同的动作,鱼饵早就不知道被他们抛到哪去了,在水里停留的时间根本没有超过一秒。

「喂!你们两个是来钓鱼还是来甩竿的啦!!」金丸的怒吼。

被骂过的两人只差没有顶着被殴的脓包,他们两个安份地坐着等待鱼上钩的瞬间,看谁钓到的鱼比较大条,就是比赛的胜利者!

漫长时间的等待,降谷又快睡着了,此时他的鱼钩似乎有了动静,小春看见后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降谷君,鱼上钩了!」

一旁的泽村相当紧张,不仅是好奇鱼的大小,同时也是好奇鱼被钓上来的瞬间,是什么样的景象。降谷回过神来,紧紧抓住钓竿,但鱼的力道有点大,他陷入苦战,拉回来似乎没有投出去简单。

「降谷君你把线拉短,我用捞的。」小春拿着网子靠在最前端,左手撑着石头,弯下腰伸长右手。

在降谷将钓鱼线拉短,小春准备捞鱼的时候,他的左手却滑了一下,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往前倾。金丸与东条目睹过程大叫一声,泽村抓住被降谷放开的钓竿,亲眼看见他们两个人掉到溪里。

「你们两个没事吧?」金丸跑了过来,看两人浑身湿答答地跌坐一起,便松了口气,「幸好我们选在浅的地方,要不然就惨了。」

小春盯着恍神中的降谷,「抱歉,降谷君,你的手没受伤吧?」

降谷眨了眨眼睛,摊开手掌、紧握,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他对着小春摇头,接着打了个喷嚏。

「你们赶紧换件衣服,感冒就不好了。」

他们将两人拉了起来。降谷翻着包包拿出新的衣服,但泽村注意到小春面有难色,「小春,你没有带衣服来吗?」

小春挠挠头,笑得尴尬,「嘿嘿,没有想到那么多。」

降谷停顿几秒,将手里的衣服凑到小春面前。

「不行,降谷君你把衣服给我就没得换了。」

「就是就是,你自己穿吧!幸好仓持前辈有提醒我多带一件,小春穿我的就好了啦!」泽村迅速将多带的衣服从背包里拿出,往小春的方向扔过去,「你们两个赶快把湿衣服换下来,还要继续钓鱼的决斗呢!」

「荣纯君……」

小春微笑盯着手里的衣服,突然感到困惑。

这衣服怎么好像有点眼熟?

  

   

在他们换衣服的期间,泽村拿出手机想将溪边的景色拍给御幸看,没想到却发现有几通未接电话,以及未读讯息。

『你们是在那个什么秋川溪附近钓鱼吗?』

传来的时间是十分钟前呢。

泽村输入,「听金丸说好像是吧。」发送出去时,左边立刻显示已读。

『你怎么连在哪钓鱼都不清楚啊?被卖掉怎么办?』

「我们这么多人在,哪会被卖掉呀。」输入完毕后,泽村按了相机,挑了个最佳位置拍张照片喜孜孜地发送过去,「很漂亮吧!御幸前辈没来真是太可惜了。」

『我也外出了,附近风景不错,拍张照片给你看看。』

「好呀。」泽村回了一张OK 的表情,「御幸前辈不是不想晒黑吗?怎么还出门了?你在哪里呀?」

『以前的朋友临时约我到森林走走,刚好附近也有一条溪。』

「哦……」以前的朋友临时约就去了,自己约却说不想晒黑,根本是世界级的差别待遇,「是女性朋友吗?」

『吃醋吗?』

没有两个字还没发送,看见御幸传过来的照片,是一条清澈的溪流,附近也有布满青苔的石头,重点是照片里面那个人的背影有点眼熟。泽村低头看了自己的穿著,怎么跟照片里的人一模一样?他回过头,看见御幸神清气爽地举起手,「哎,真巧。」

「御幸前辈你怎么也在这里?」

泽村三步并作两步朝他跑了过去。

「不是说刚好到附近走走嘛,没想到刚好走到你们来的溪边了。」

「那你的朋友呢?」泽村四处张望,但御幸身边好像没有人,「不会是走丢了吧?御幸前辈你赶紧连络一下啊!」

「哦,他家里临时有事回去了。」

「这样啊……」泽村笑了笑,「御幸前辈有朋友真是让我惊讶。」

「………」御幸不晓得该哭该笑。

「既然来了那就过去和我们一起吧!」泽村拉着御幸往金丸他们的方向跑去,「金丸!东条!你们看谁来啦!」

正在准备午餐的两人见状,同时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们互看一眼然后有默契地点头。讶异的并不是突然出现的人,而是泽村和御幸很自然牵起的手,虽然站定后御幸就将手收回去了。

「御幸前辈你怎么也来了。」

「哦,我啊……」

「御幸前辈和他朋友来附近逛逛,没想到离这么近呢。」

「那前辈你的朋友呢?」

「哦,他啊……」

「御幸前辈的朋友家里有事先回去了啦!」

「……泽村,我是在问前辈不是在问你,为什么你这么清楚?」

「是御幸前辈刚刚跟我说的啊!你、你们不要误会喔!」

「……」金丸面无表情,在煮汤的锅子里参了点盐巴,「我又没有误会什么,你也别这么急着解释。」

御幸默默地叹了口气。

没多久小春和降谷换好了衣服,回到驻扎地的小春一看见御幸也在,原本压在他心里的困惑瞬间解开了;他将手里的湿衣服交给东条,让他帮忙挂在火堆边烤干。

「御幸前辈也来了呀。」

「刚好经过。」

「哎,真巧。」小春笑着说,降谷点点头。

他们将钓竿收起来,坐在椅上吃东西垫垫肚子,不请自来的御幸理所当然发挥他的长处,帮忙金丸与东条料里食物。小春靠近正喝着汤的泽村,好奇地问:「荣纯君,你借我的这件衣服是你的吗?」

「当然啊……是从我的柜子……」泽村停止咀嚼,食物还留在嘴里,因为现在他看清楚小春身上的衣服款式,那件衣服不是他的。

这样呀,我还以为这是御幸前辈的衣服呢,因为有点大件。」

泽村将食物咽下,站起来弯起手臂,使劲,「那是小春你太瘦弱了!看看我的肌肉就知道为什么衣服这么大件了!」

「那是御幸前辈穿荣纯君的衣服吗?」

泽村干咳几声,「是我跟御幸前辈刚好买到一样款式的衣服。」

「哎,真巧。」小春语气惊叹,「都没见你们穿过一样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是因为我不想跟混蛋眼镜撞衫!看见他穿我就不想穿了!!」

「御幸前辈跟荣纯君有一样的衣服啊,如果一起穿不就很像情侣装了吗?」远方正在试味道的御幸差点将汤喷出来,泽村咽了口水,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哎,我开玩笑的,你们别介意。」

「真是的,小春你不要开这种玩笑嘛。」

「想看,明天穿吧。」降谷突然开口,眼神相当认真。

「……」泽村上前用力拍着降谷肩膀,「哈哈哈,我们赶紧继续钓鱼比赛吧!这次我一定会钓得比你大条!」

「不,是我的鱼比较大!」

「不比怎么知道!」

「对!来比!」降谷立刻站起来,战意十足。

两个背后冒火的投手不拿球反而是拿起钓竿开始较劲,就在今天这个日子,决定谁是真正的钓鱼王牌。

小凑春市望着他们的背影,露出微笑,

嘛,算了。



「御幸前辈你的衣服去哪里买的赶快再帮我买一件!」

「那都是多久之前买的我怎么还记得啊!」

「有没有同款式的?同款的!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是被他们发现那真的是你的衣服就糟了!!!」

「谁叫你把我的衣服带出门的啊?怪我吗?」

「谁叫你要把衣服留在我房间的啊!!!!!!」

「谁叫你要跟他们去钓鱼的啊!」

「谁叫仓持前辈要我多带一件衣服的嘛!」

「原来是仓持的问题,好,骂他!」

「好!御幸前辈快去!」

 

仓持:「???」

 

 

Fin

 

  梗的來源是下面這張圖。   


  


评论(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