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钻石王牌/御泽]这只是个意外…吗?

 

  misawa周定题:这只是个意外

  上班族御幸与打工仔泽村在电车上(?)的故事

 

  ……………………

 

  他站在月台低头滑手机。

  在列车进站时抬起头,顺势打个哈欠,然后将手机放进右侧紧贴屁股的口袋里。待电车静止,摊开双手用力呼口气,在一坨白雾之下感觉那微乎其微的暖意。昂首望天,这个气温居然还没下雪吗?

 

  跨步走进车厢,坐在最里边的女孩还是熟悉的面孔。看来大部分的人都和他一样有固定位置上车的习惯,他也是最近接下这个打工才发现的,这是他必搭的电车,从第二节车厢下车后就是手扶梯,相当方便。

 

  女孩注意到他,悄悄地向他礼貌性的点头招呼,他跟着点头,随后将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余光瞄见女孩的鼻子都冻红了。

 

  他迈开腿向左右延伸与肩同宽,握着手机准备回讯息,因为不习惯单手打字,他只能这样靠左腿来进行电车行进间的加减速缓冲,尽量让自己维持平衡,不过照现在车厢内的人数,就算往旁边摔了应该也不会撞伤人。

  很宽敞,因为他打工的时间和上班族、学生们完美错开了。

 

  「唔啊,降谷又请假,难怪店长在群里这么生气啊!要不是店长亲戚的托付,他可能早就被扫地出门了。」金色眼眸的青年喃喃自语,「不过我最近的表现也不太好啊,要是再惹客人生气我可能也危险啦。」

 

  不知道今天电车的空调是不是故障了,温度比平时更低了些。他一边打字一边往自己的右手吹气,试图暖和指尖。讯息回到一半,突然有人打了电话过来,他按下接通。

 

  『喂?荣纯君你现在在哪呢?』

  「哦,我已经在电车上了,没什么意外的话会跟平常一样的时间。」

  『唔啊,千万别说,你这句话充满着FLAG。』

  「哈哈哈,怎么可能啊,你───唔啊!」

  『荣、荣纯君你怎么了?你不会秒收FLAG了吧?喂?』

 

  电车突如其来的煞车让他急忙伸手抓住吊柄,但是左手掌心传来的温暖却让他震惊到放下的右手臂迟迟没将手机凑到耳边。

  他盯着站在他旁边的男人,征了征。

 

  在对方开口前,迅速反应过来,将左手收回,耳根泛红,有、有够丢脸的!吊柄就那么小了,怎么还能握到别人的手上去!他用余光偷偷瞄了眼,对方似乎看都没看他。

 

  他咽了口水,举起手重新通话,小凑春市的吶喊声从另一端传来。

 

  「喂?我没事,就是差点跌倒了。」

  『真是的,你吓死我了,要是你也不能来,店长可能会气到昏倒。』

  「我还没向人道谢呢,先挂了,晚点见。」

  『好,你注意安全。』

 

  他挠着头,将手机放回口袋。

 

  身旁的男人跟他差不多高,侧脸一看就是个帅哥,穿西装打领带戴着眼镜,一看就是精英份子,而且眼镜为他的颜值起了加分作用。

 

  对方没有对他方才突兀的举动有什么反应,是同样觉得尴尬还是认为这没什么?还是没察觉自己压在他手上?怎么可能,他的手这么冰。

 

  「难不成是鬼?」他小声地自言自语。

 

  「你没事吧?虽然没跌倒,但手臂应该没拉伤吧?」不知道是对方听到他的自言自语还是在找寻适当的时机开口,但眼镜男子确实将目光转移到他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我没事!!对不起刚刚抓着你的手!!」

 

  和工作的状态一样,只要一紧张,他的嗓门就像泄洪中的水库,一发不可收拾。乘客将视线往他们靠拢,不清楚的还以为是什么电车之狼事件。

 

  眼镜男子食指抵着嘴唇,干笑:「知道了,小声点,其他人在看呢。」

 

  「抱歉,那个……」他轻轻点头:「我叫泽村,你好。」

 

  「我是御幸一也,下午好。」

 

  咦?全、全名?

 

  「我、我叫泽村荣纯!」

 

  名唤御幸一也的男子愣了愣,随即笑了出声:「失礼了,这是我的名片。」

 

  「啊,谢谢。」双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名片,黑色雾面看起来很有质感。他低着头仔细阅读上方的文字,从御幸的打扮和现在这个时间点,想必是业务员方面的工作,怎么办,他最不会拒绝推销的人了。

 

  眼睛扫过职称的地方,直接倒吸一口气,社、社长?这么年轻的吗?

 

  「如果对我们的商品感兴趣的话,可以连络我。」

  「啊,好的。」

  看来是个小公司,连社长都要负责推销业务。

  他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泽村就到站了。

 

  「御幸先生,我先下车了,今天很谢谢你。」泽村点头致谢,拖着脚步滑到电车门前,门开启后听见身后传来好听的声音。

 

  「泽村同学,如果对我感兴趣的话也可以连络我。」

  「欸?」

  闻言,他差点傻在原地,幸亏前脚已经迈出步伐,只是视线还停留在车厢里那个面带微笑地朝他挥手的男人。后脚跨出的瞬间,车门关了起来。

 

  刚刚是发生了什么?他抓紧手里差点被风吹走的名片,尽管周围的寒风阵阵,但他却感觉不到,满脸通红。

  他这是被搭讪了吗?咦????!

 

  泽村荣纯,二十岁,第一次被搭讪,还是个男的。

 

 

 

  坐在最里面鼻子冻红的女孩站了起来,走上前轻拍眼镜男子的肩膀,「社长,电车已经开远,请你别再挥手了,看起来很傻。」

 

  御幸一也收起笑容,转过身,笑得更神秘,「洁子,他果然很可爱。」

 

  「那当然,身为您的秘书,当然知道您喜欢什么类型的,不枉费我替您观察这么久。」女孩将收在包里的眼镜拿出来戴上,「是说他真的很单纯,车厢明明还有这么多空位,他居然都没发现您站在他身旁。」

 

  「妳做得很好,这个月加奖……」

  「要是有人靠我这么近,不用怀疑,一定是色狼。」

  同时开口,洁子赶紧补了句:「啊,社长请您当我没说,我需要奖金。」

  「……」

 

  在那之后,御幸社长等了一个月,对方都没有打电话过来。

 

  「洁子,我又想搭电车了。」

  「请您认真工作。」

 

  

  Fin



评论(1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