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王牌/御泽]《今年长野不冷》

 

  准备删子博,搬到这备份 

 

  二零一八年的情人节又是一个人过,没有任何悬念。

  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在学校收到了女孩子送的巧克力,不管是本命还是义理巧克力了,重点在这是他校园生涯中收到的第一个。他可是感动得眼泪都快流下来,把对方吓得不要不要的。

  带着雀跃地心情给那个一年总见不到几次的情人发张照片,沾沾自喜的贴图及一句炫耀的文字泡,「怎么样御幸前辈,我也是很有行情的吧?」

  没想到对方啥都没回,只有一张照片回传过来。

  见不着宽度及高度的巧克力山。

  不带任何话的回应才是最骚的,他超想将另一端的人拉过来揍一拳。

  「你每年都是这种状态,没多稀奇好吧。」

  从高中的情人节就见过御幸一也这种规模的巧克力了,他根本不惊讶,更何况御幸也是有这个本钱,哪天他只收到一个自己才会感到意外。

  『我怀念高中你吃醋的样子。』

  「谁跟你吃醋,我从没吃过巧克力的醋好吗?」

  『你那时候说我不爱吃甜食,收这么多巧克力就浪费了。』

  「你语文能力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他接着说:『不就是在暗示我别收其他女孩子的巧克力嘛。』

  「御幸一也你到底是聪明还是笨!!」

  他当时真的只觉得御幸收了这么多巧克力不吃浪费,即使分给社团里的伙伴也只是把仇恨拉满而已。

  『铁定是聪明的,但碰上你可能就变笨了。』

  『这周末说好陪你回长野的,记得吧?』

  『怎么还不回?就是知道你看到前面那句会害羞的不敢回我才转移话题的。』

  『再不回我就要直接打电话啰。』

  「看到啦!我去个厕所也不行吗?」

  「你到车站的时候我再去接你。」

  『听你的语气,不想接我电话?不想听我的声音?你现在在哪?』

  『身边有谁在?开视讯。』

  「我在家里!!说不开视讯也不讲电话的不就是你自己嘛!」

  虽然一年见不到几次面,但他们每晚都用视讯电话聊近况,为加强许久不见的新鲜感,御幸提出建议,在二月十八日之前进行为期两周的不拨电话不听声音计划,连以前发过的语音都不能偷点,这样见面的时候才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只是没想到当初建议的家伙如今却想破坏约定。

  『我忘了。』

  『两周没看见你的脸了,我有点忍不住。』

  「你可以看我LINE的照片嘛。」

  『那是柴犬……』

  御幸叹口气,没想到泽村在计划开始时就将两人的合照换成柴犬的照片,可爱是可爱,但总体来说也没泽村本人可爱。

  没关系,就剩四天了,忍一下就过了。

  当初他可是忍了一年才告白的,跟以前相比现在根本不算什么。

  【小笨蛋发来语音消息。】

  没想到这时泽村还发了语音过来,简直要把他逼坏了。

  「到我家的时候才可以点开哦。」

  『你这么相信我不会现在就听?』

  『说不定我早就听过了但装作不知道,到你家的时候再听第二次。』

  「这就看你表现啦,嘿嘿。」难得可以制住对方,感觉真好。

  「别忘记到车站的时候跟我说一声,用讯息哦,别打电话。」

 

 

  「前辈,您穿得这么正式要去哪呢?」

  大清早在洗衣服的二军队员碰巧看见自家主力球员穿着西装笔挺,好奇地问道。

  「啊,有点事情要办。」他客气回避问题的核心,有对象这事还不到公开的时候,也不想让闲杂人等去叨扰另一半。

  二军队员哦了一声,没有追问。之前听过教练放他一周的假期,但似乎没有和其他人透露要去哪边度假,虽然现在这个天气去哪都不对,太冷了。

  「虽然东京这几天暖和了些,但前辈您还是多套件外衣吧。」

  「谢谢关心,当然会多穿点的。」毕竟他还是有些怕冷。

  提着行李向队员道别,戴起伪装用的墨镜与帽子,外套的话就简单披了件,围巾则是收到行李箱内了。现在这气温,穿太多反而引人注目。

  最近气温变化太大了,他和泽村聊天时总要提醒彼此多注意日夜温差的保暖,尤其是他的职业必须保持最佳的身体状态。

  坐在前往长野的车上昏昏欲睡,口袋里的手机传来震动。

  『早安啊,御幸前辈你应该起床出发了吧?』

  「你大学也这么早起的吗?」他突然有精神了。

  『当然不是,一想到你要来我家就很紧张,有点睡不着。』

  「你果然没睡醒,居然讲这么可爱的话啊。」

  『哼,那我不说了啊。』

  「虽然想让你多说点但我想休息一下,两小时后见,记得来接我啊。」

  『没问题!』

  看了泽村给他的回复,淡淡一笑,将手机收回口袋悄悄地闭上眼睛。

  这是他第一次以男朋友的身份登门拜访。

  他与泽村正式交往是在他刚毕业的时候,当时甲子园比赛结束,泽村跑来和他说了一些感性的话,灯光美气氛佳,忍不住就告白了,然后就默默交往至今,泽村都没让家里的人知道。后来选择曝光是因为泽村的家人老是将他和他的青梅竹马凑一对儿,一激动就不小心说溜嘴了。

  本以为会来场家庭革命,但泽村的母亲只是叹口气表示早就猜到了,因为他提到自己的时候眼睛都在发光,只要自己有比赛他都准时收看的。

  心情还会随着自己的胜负起伏,要不猜到很难的,择日不如撞日,就选了情人节那周的假期,刚好是他们高中时期的背号,2与18。

  在长野前两站醒了过来,看着窗外的雪白景象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才刚走出车厢,寒冷的风像要刺穿他的皮肤一样,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御幸前辈!!」

  听见熟悉的嗓音,他也不顾天冷了,张望四周找寻声源,泽村站在票匣那里朝他挥着手,想也没想直接拖着行李箱跑过去了。

  「没想到长野这么……」

  冷这个字都还没说出来,泽村就将围巾往他的脖子上绕,「就知道你小看长野的温度,帮你多带了条围巾,如果冷的话我还有手套喔。」

  「你觉得,我可以在这里抱抱你吗?」

  「……那你也要先走出来再说啊。」

 

 

 

  「我给你发的那个语音应该没偷听吧?」

  怀着忐忑的心情与泽村走在返家的路上,身边的人突然问道。

  「没有。」他只有当下纠结了会儿,后来因为练习也忘记这件事,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四天就过去了。

  「还冷吗?要不要给你暖暖包?」

  「你为什么要一直偷笑?」御幸纳闷地问。

  从车站出来后,泽村总是带着奇怪的笑容盯着他看。

  「我在笑你居然穿得这么正式,感觉很奇怪。」在帮御幸围围巾时瞄到他大衣底下是件价值不斐的西装,还打着领带呢。

  御幸干咳几声,毕竟见家长这么重要的事情怎能随便穿穿,他可是挑了件最贵的,「我是不是该跟你对一下说词啊?」

  「什么说词?」

  「电视剧里不都有这样的情节吗?对方家人问我家世、年收入之类的问题,就为了怕自己的女儿嫁得不好之类的。」

  泽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你在想些什么啊!难不成你是来迎亲的?」

  「呃,不是吗?」御幸严肃地问,「我以为见家长四舍五入就是求婚了。」

  「当然不是!!我只是要把你介绍给我家人认识而已!!」

  御幸瞇起眼,想不出这两者到底有什么区别。

  「啊!」像是想到什么,御幸惊呼一声,「我忘记准备礼物了。」

  「不用啦,我家的人才不介意这个。」

  「不行,这样第一印象会不好,你等我,我去买个礼盒。」

  「喂!」

  泽村见御幸头也不回地冲进百货公司里。

  不知道御幸是不是忘记了,他家人又不是没有见过他。高中比赛就看过好几次了,现在甚至能在电视看到,妈妈老夸御幸这个捕手怎么表现的比投手还帅,第一印象怎会不好?更何况,他偶尔也会在家人面前夸一下他的。

  没多久御幸就提着一堆东西出来了。

  「我刚刚想了很多。」

  「你又想了什么怪东西……」他现在只想赶紧将这个陌生的家伙拖回家。

  「虽然我现在年薪只有八百万,但我会继续努力的。」

  「……御幸一也我求求你了,走快点吧。」

  泽村忍不住感叹了下,不知道是嗓门太大了还是路人耳力好,听到御幸的名字纷纷将视线向他们投射过来。

  「你觉得搭出租车怎么样?」御幸问道。

  「就这么办吧。」虽然很贵,但也只能这么做了。

 

  下车时泽村真的是心疼那些车资,明明花点时间走路就能到的。

  御幸揉揉发痒的鼻子,看着泽村家门外的残雪。

  「长野冬天都这么冷的吗?」

  「今年已经比较不冷了。」泽村将门拉开,朝屋内喊:「我回来了!」

  「快进来吧,御幸前辈。」

  见对方没什么动作,泽村上前挽住他的手臂,「快点啊,怕什么!」

  泽村的爷爷、妈妈和爸爸都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们好,我是御幸一也,那个……」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进来吧,不用多说什么我们都知道。」爷爷手一挥让他们别老站在玄关,「真是的,还带了一堆东西,明明人到就好了。」

  「我已经和他说过了,他偏要准备这么多。」

  「御幸君别客气,东西放着里面坐吧。」

  「啊,谢谢,那打扰了。」

  「说什么打扰,把这当自己家啊。」

  御幸往旁一看,泽村露出自满的笑容,一副你看我就说吧的表情。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在冬天的时候来长野,也如泽村所言,可能也是最不冷最温暖的一次。

 

  御幸晚上才想起泽村那天给他发的语音,特地选在泽村去洗澡的时候听。

  『御幸前辈,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臭家伙,又不当面说了。」

 

 

FIN

 

评论(3)
热度(59)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