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IDOLISH7/一织陆]《猫咪咖啡厅》

 

 

   和泉一织相当清楚,当七濑陆眼睛闪烁光芒盯著自己,千万不可以被他可爱的外表所迷惑,必须忍痛且果断地拒绝他投射过来的请求。

  「不行,绝对不行。」

 

  果不其然见到对方泄气的模样,但他不愿死心,继续纠结,说:「一织你连这种请求都不答应我!你不是也很喜欢可爱的东西吗!」

  七濑陆不晓得从哪看来的情报,事务所附近新开了一间猫咪咖啡厅,最近正在促销,结伴同行的话可享一人免费。当然对他而言,拒绝对方的理由绝对不是钱这么肤浅的原因。

  「就算再怎么可爱的猫咪,也比不上七濑さん的身体重要,那种地方会对你的病情造成恶化,你不能去的。」

  「……我当然知道,一织是笨蛋!」

  话题不在一个频道,七濑陆负气地回到自己房间,留下困惑的和泉一织。

  目睹一切的和泉三月做出结论:「啊啊,不愧是脑筋直的一织。」

  「哥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是你和七濑さん的整人计划?」

  「你最近不是没什么精神嘛,陆想让你看点可爱的东西,可是他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地方,就把最近开幕的咖啡厅拿出来说了。」只是他没有想到七濑陆居然这么猴急,还没和他商量好就跑去找和泉一织了。

  「就算是七濑さん的好意,这种会危害他的地方我是不可能去的。」

  「更何况,可爱的东西这里也有的。」

  

 

  七濑陆在自个儿房内翻滚纠结了几小时,一织这个笨蛋,每次都会往他的好意浇冷水。以往都是被照顾的自己,实在不晓得该怎么安慰别人,虽然他知道猫咪咖啡厅这种地方自己不能去,但他只要加以控制,应该……

  叩叩!房门突然被敲响。

  他好奇地问:「请问是?」

  房外一片寂静。

 

  七濑陆好奇地来到门边,开启些微缝隙,悄悄地探出头,外面没有人影,但是地板上有个木制的猫咪雕刻。他困惑地将它捡起,发现不远处还有另一个猫咪雕刻。

  「这是谁不小心掉的吗?」

  他张望四周,喊了几声和泉兄弟党的名字,但无人回应。

  最终他捡了七只木制的猫咪雕刻,整个人移动到客厅,桌上放著三杯还冒著热烟的咖啡。

  「陆!」

  和泉三月从旁边突然窜了出来,往七濑陆身上扑过去,后者手里的猫咪雕刻落了大半。

  「哥哥真的要改改乱扑乱撞的习惯,要是七濑さん受伤就不好了。」

  「哦?你确定不是你也想跟我一样这么做?」

  「咳!」和泉一织红著脸干咳。

  「三月,一织,什么状况?」七濑陆茫然地看著两人。

  和泉三月叉著腰,笑说:「因为没办法带七濑さん到真正的猫咪咖啡厅,但现在我们也能在猫咪的包围下喝咖啡,虽然不会动。喏,一织是这么说的!」

  「哥哥!我才没有这么说!」和泉一织极力反驳。

  他偷瞄七濑陆一眼,「今天是七濑さん的生日,一直想不到该准备什么,希望这些你还喜欢。」

  看七濑陆茫然的模样,仿佛忘记今天自己的生日了,但应该不可能吧?这个兄控没道理将他们的生日忘记的。

  「一织最近没什么精神就是在想该送什么给陆好呢,真是耿直的男孩!」

  「哥哥!我才没有!」

  「先把你的红耳朵收起来再说话。」

  「谢谢一织和三月,我很喜欢!」

  眼角带著些微湿润,抱著一堆猫咪雕刻朝著他们露出的灿烂笑容,似乎像个漩涡,快要将和泉一织拉了进去。他急忙用手背捂住自己大半的脸,不想被七濑陆发现他的表情。

  七濑陆笑说:「下次我们三个一起去真的猫咪咖啡厅吧?」

  「不行,绝对不行。」和泉一织斩钉截铁地道。

  「三月!一织真的很过份啊!」

  「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放弃吧,七濑さん。」

  「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

 

 

 

 

  「那个,哥哥我想问地上这堆木制猫咪是怎么回事?」结束工作回到宿舍的二阶堂大和对从玄关开始散落的猫咪雕刻感到好奇。

  「你别问了,那堆猫咪后来变成吵架的凶器。」和泉三月摊在沙发上说道。

  「OH──你们两个不要吵架了,到我房间一起看可可娜……」

  「一织这个笨蛋,寿星最大难道他不知道吗?」

  「七濑さん这个笨蛋,每次都不替自己的身体著想……」

  

 

 

Fin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