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LISH7/一织陆]《小小织一点也不可爱》01

 

  清水/全员有/试写努力不OOC

 

 

  没有行程的休假日,睡到自然醒的七濑陆迭好被子,伸个懒腰走出房门,遐意地前往客厅。本以为是空无一人的目的地,随着手指敲击在计算机键盘的声音越来越清晰,经纪人的身影撞进他的视线,他压下内心的讶异,扬起微笑道:「早安,经纪人,我还以为今天只有我一个人在宿舍的。」

  「早安,陆先生。」小鸟游纺见到来人后回以笑容,接着说:「说起来,我记得一织先生今天也没有行程呢,不过还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咦?一织还没起床吗?」七濑陆抬头看了墙上的钟,比起惊讶,更多的是担心的语气,「都这个时间了,他该不会生病了吧?」

  自我约束相当严谨的和泉一织是不可能比他还要晚起床的,就算是在没有行程的休假日也一样。

  「不会吧,一织先生昨晚没有感冒迹象啊。」和泉一织从没让她担心过,听见七濑陆这么说,小鸟游纺不免慌张起来。

  「一织那家伙就算生病了一定也会瞒着我们的。」

  「有这个可能!」她停下手边工作,站起身,「我们去他房间看看吧,说不定一织先生早就出门,只是我漏看了。」

  「就这么办!」七濑陆三步并做两步,往和泉一织的房间奔了过去。

  「陆先生,请你注意身体!」小鸟游纺见状,跟在后头出声提醒,若是和泉一织真的生病了,她可不想到时候又多一个病人。

  「我没事的,经纪人!」要是一织生病的话对大家才麻烦呢,七濑陆心想。

  他们两个站在和泉一织的房门前,互看一眼,谁也没有动作。

 

  七濑陆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看来有些迟疑,他看向小鸟游纺弱弱地说:「经纪人,要是一织没有生病只是睡晚了,那他被我们吵醒的话会生气吗?」

   聞言,小鳥遊紡尷尬地笑了笑,「我想一織先生應該會氣自己吧,像是『沒想到我居然會睡得比七瀨さん還要晚,真是太羞恥了!』之類的。」

  「经纪人,为什么我听到这句话一点都不高兴呢?!」七濑陆无辜的说道。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猜一织先生会怎么说,没有嘲笑陆先生的意思!」小鸟游纺激动地挥动双手,深怕造成误会,「要是陆先生不敢敲门的话就让我来吧,毕竟我是你们的经纪人,本来就该照顾你们的身体状况!」

 

  「那怎么行,要是一织又生气的话怎么办,还是让我来吧!」

  「一织先生不会这样的,我是经纪人,我来吧。」

  「不行!一织生起气来很可怕的,要是他开门揍了经纪人一拳就不好了!」

  「咦?咦咦咦?」

 

  七濑陆轻轻地将小鸟游纺往后推,平举左手以防她向前,右手悬在半空,他深吸一口气准备敲门,此时从房内传来熟悉的嗓音,「你们两位想在别人的房门前演小剧场到什么时候?」

  「一织先生你没事吧?身体哪里不舒服吗?」小鸟游纺关心地问。

  「比起我,經紀人妳更應該關心七瀨さん。」和泉一织的声音即使隔着门板也听得出中气十足,没有生病的感觉,「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如此幼稚,如果工作压力太大的话,或许该多排一点休假。」

  「你说谁幼稚啊!笨蛋一织!还不是你这个时间还没有起床嘛!我、我就怕你是不是生病了,因为生病的感觉不好受,要是真的不舒服我可以陪你去医院,我可是很熟练的。」

  「陆先生……」

   「……」房内的人停顿了会儿,「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但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忙,不方便出去,请你们离开吧。」

   「一织你这是什么意思呀!」七濑陆不甘心就范,上前转动门把,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他有些惊讶地看向小鸟游纺,当初大家说好,不窥探彼此的秘密,但怕有特殊的紧急状况,除非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都是不锁门的。

  「七瀨さん、經紀人,我需要安靜,麻煩你們了。」

 

***


  「当当!你们的三月回来啦!」结束综艺外景的和泉三月提着要给成员们的零食,充满元气地回到宿舍,「环,我买了很多国王布丁哦!」

  「真的假的!哇!三月最棒了!」

  与和泉三月的情绪相比,整个宿舍大厅只有四叶环对他的归来有反应,而且还只是因为国王布丁,其他人、包括经纪人在内都是沉重的表情。他撑起笑容,向他们走去,「怎么了,大家都这副表情,看起来怪吓人的,不会是还没有吃晚饭,都饿了吧?」

  「三仔,你听我说……」

  二阶堂大和还没说完,和泉三月接着问:「一织怎么了?」

   从他走进屋的时候就发现了,他那个笨拙的弟弟并没有和大伙一起,「不是一织出什么事情了吧?经纪人,妳为什么不通知我?」

   「因为对三月先生来说,今天是很重要的外景,我不想影响你的心情。」

  「快告诉我一织到底怎么了!」

   小鸟游纺的脸皱在一块儿,提高分贝喊了出来,「一织先生从早上开始就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出来!」

   「欸?」似乎和自己预料的答案不一样,和泉三月愣了愣。

   「三月,怎么办,是不是因为我今天在一织的房门前演小剧场所以害他没有睡饱,他不愿意看到我所以都不出来!」七濑陆一副快哭的模样,冲上前紧紧抱住和泉三月。

  「不是,你在人家房门前演小剧场干什么,你要是想演戏的话去大和房间啊。」

  「哥哥我不提供此项服务。」

   「噢──我也想在一织的房门前演出可可娜的经典场景!三月,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吧!」六弥凪牵起和泉三月的手,双眼闪闪发光。

  「等等就给你一个可可娜飞踢!」

和泉三月甩开他的手,跟着经纪人的脚步,拖着哭哭啼啼地七濑陆来到和泉一织的房门前。根据自家弟弟的陆吹程度,绝对不会因为什么小剧场就生七濑的气。

  「一织,你晚餐吃了没,快出来吃饭啊。」和泉三月转动门把,如经纪人方才告知的一样,锁得死紧。

  「哥哥,请你不要理我,就让我一个人在房里吧。」

  「果然有古怪……」

  「三月先生,放心交给我吧,哼哼!」小鸟游纺整个人在内心转了一圈,裙襬飞舞,嘴角扬起自信笑容,从口袋掏出备份钥匙。

  「噢──居然是备份钥匙!这时候不应该是用铁丝开锁嘛,我都准备好了!」六弥凪沮丧地跪坐下来,不知道打哪来的铁丝就落在地面。

  听见门外的骚动,躲在被窝里的和泉一织急忙大喊,「你们不要进来!」

 

  碰!他探出一半的头,看见门被踹开又急忙躲回被子。

  「真是的,一把年纪还在跟哥哥玩捉迷藏嘛,一织真可爱。」和泉三月直接往床面跳过去,将躲在被子里的人抱在怀中,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开始上摸摸下摸摸,「等等,这是一织吗?」

  和泉三月将被子掀开,哪里有和泉一织的身影,只有屁股翘得老高,将脸埋在枕头里,不晓得打哪儿来的小鬼头。

  「一织?」站在一旁的七濑陆走了过去,想将死揪着床单的小鬼抱起来,尽管小小织很努力抵抗,但他还是没办法与大人的力量抗衡,一下子就被七濑陆抱在怀里。

  小小織摀著圓滾滾且發紅的臉,「請不要這樣看我,七瀨さ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七濑陆愣了几秒,不由得脱口而出,「一织,好可爱啊……」

 

TBC

 

评论(1)
热度(46)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