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钻石王牌/御泽] 《每周推特题目》01-03

 


  第一周 搭档

 

  「接下来这个问题呢,对御幸选手来说应该满简单的。您和泽村选手在高中时期就是搭档而且还一起在甲子园奋斗,请问您对他第一印象是什么呢?」

 

  御幸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因为这是个意料中的提问。

  当泽村以新人之姿和他站在同个职业球场,表现的可圈可点之时,他就有猜到会有类似的问题出现。当他准备回答,感觉手肘被撞了一下,往右看去,泽村清澈的眼眸彷佛在告诉他:『想清楚再说话。』

  给泽村一个毛骨悚然的微笑,御幸答道:「是个没有礼貌的后辈。」

  「御幸一也!!」

  「等等,有镜头有镜头,你冷静一点。」接着道:「虽说第一印象不是很好,但不可否认,他是个好投手,好搭档。」

  「……哼。」算你识相。

 

  「记者小姐,我和妳说,其实我对御幸前辈第一印象也不好。妳知道嘛,当大家都勤奋练习的时候他居然坐在地上偷懒还在转棒球以为自己很帅的样子……」

  「行了行了,她还没有开始访问你。」连忙摀住泽村的嘴。

  「看来两位的感情真的很好呢。」

 

 

  第二周 注意我、多理睬我一点

 

  泽村因为状态不好,两局丢了三分,被总教练换下来冷静冷静。毛巾盖在头顶,十指交握安份地坐在休息区的板凳上,视线压得很低,虽说有点沮丧但不到完全放弃,只是今天一直没有办法投到御幸想要的位置,有些懊恼。

  他望着自己微微发颤的左手掌心,时间不晓得过了多久,队员的加油声、观众的欢呼声,似乎逐渐远去。

  啪!

  掌心传来的刺痛让他回过神来,整个人像被吓到一样,毛巾从他头上滑落。

  抬起头,凶手是那个笑得依旧欠打的家伙。

  「在干嘛呢?发呆吗?不会是坐着睡着了吧,笨蛋就是笨蛋啊!哈哈哈!」

  「御幸前辈……」他征了征。

  「球威还是有的,就是太紧张了,毕竟是菜鸟。」他伸手捏了捏泽村的脸颊,「不吵闹的笨蛋会影响球队气氛的哦。」

  队员轻轻点了御幸的肩膀,「御幸君,再不穿护具就来不及了,你看教练的眼神,眼睛都快发出光束炮了。」

  「啊,糟糕!抱歉、抱歉马上去!」

  御幸转过身,停顿了会儿,回头朝泽村吐了吐舌头,「笨蛋。」

 

 

  第三周 偷袭

 

  「待会儿田中前辈开门的时候,我数一、二、三,就一起砸过去!」

  今天是球队前辈的生日,说什么都想要给他生日惊喜的泽村,双手端着装满鲜奶油的盘子站在门前预备,只有端着一盘的御幸兴致缺缺地站在旁边。

  吵闹的泽村给这支有些正经乏味的球队带来一丝活力,但,他怎么就没想过这次他准备砸的人可是非常正经非常严肃,凶起来勘比亮介前辈的田中呢?御幸早就劝过了,只能说泽村胆子很大。

  「奇怪,田中前辈怎么这么慢啊,难道是被教练骂了?」

  听见脚步声,众人停止悄悄话,屏息以待。

  目不转睛地盯着大门。

  「就像我说的一样,田中,你……」

  「生日快乐!!」

  门开启的瞬间,只有泽村手中的盘子往开门的脸上飞过去,「生日快乐!喜不喜欢这个惊喜啊!田中……前、辈?」

  盯着被砸满鲜奶油的脸,以及站在他身旁的田中前辈,泽村头上写着问号。

  「泽村!!!!」

  「教、教练!!!!!」

  一直憋笑的御幸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虽说他有猜到事情不会这么顺利,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节奏。

  教练拿下眼镜,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泽村,顺手抢过御幸手上的盘子,同样往泽村脸上招呼过去。其他队友见状,顺势将鲜奶油全扔向了泽村。

  「等等等、我、我不是寿星啊!你们应该要砸田中前辈才对啊!」沾满鲜奶油的泽村逃到御幸身边,一把勾住,「御幸前辈救救我!」

  「欸,你别……」御幸巧妙闪过飞过来的盘子,但是整个人沾满泽村身上的鲜奶油。

  被鲜奶油占据视线的泽村紧闭着双眼,御幸往哪里动他就跟着动,周围的吵杂嘻笑还有教练的怒斥都听得很清楚。

  「御幸前辈你先帮我把眼睛附近的奶油弄掉啦!」泽村站稳,伸手一直抹,但感觉眼睛不太舒服。

  「好,你别动啊。」御幸抓住他的双手,将它们从泽村脸上挪开,他捏了泽村油滑的脸颊,无奈地说道:「就叫你别玩了,这下把教练也惹怒了吧。」

  「我怎么知道会砸错人嘛。」泽村舔了舔嘴边的奶油,「噢,这个奶油没有很甜耶,其实满好吃的。」

  「是吗?我吃吃看。」

  「好啊!」泽村用食指沾了沾脸颊上的奶油,朝前方伸过去,「吶,这边!」

  自己的食指被握住,静待几秒,却是脸颊传来湿润的感觉。泽村迅速收手,捂着脸颊,空出的手不停向前敲打,「御幸前辈你干什么干什么!」

  「偷袭啊。」他笑,「我觉得很甜。」

  「超过份!欺负我眼睛睁不开嘛!哼!不用靠你!」泽村气噗噗地跨步向前。

  「等等啊,那边是……」

  碰!与墙壁的亲密接触。

  「我最讨厌御幸前辈了!!!」

 

  「喂,你们两个,有注意到我们还在吗?」

 

评论(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