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尤】礼物

  

「那个,奥塔别克君……」

才刚从洗手间走出来,一抹人影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胜生勇利一直尾随奥塔别克,等他走进洗手间时就在做心理建设,为了完成他最亲爱的教练赋予的任务。奥塔别克停下脚步并与勇利四目相对,但是没有说话,气氛凝结数秒,勇利觉得有些尴尬地挠挠后脑,笑着说,「这个周末我们打算帮尤里奥举办生日聚会,你要来参加吗?」

因为生日在工作日所以将聚会顺延至周末是自然不过的事情。

奥塔别克点点头,勇利见状漾起笑容,太棒了,成功完成任务!尤里总是和奥塔别克待在一块儿,好不容易逮到他落单的机会!

「尤里知道这件事吗?」奥塔别克开口问。

「啊,因为是惊喜嘛……」

「要是他时间不能配合,那派对不就没有寿星了?」

闻言,胜生勇利宛若定格般僵硬不动,额际不断冒出冷汗,不晓得该怎么响应奥塔别克;他只负责邀请,策划活动的是维克托,但是按照维克托的性格,应该也是想到什么做什么。

奥塔别克说得没有错,没有寿星的生日派对岂不尴尬?

不解为什么勇利要在他面前表演一分钟多变的表情,奥塔别克正要开口便看见尤里和维克托有说有笑的走过来。只有一瞬间,勇利注意到奥塔别克的表情有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哦,勇利,你在这里!」维克托朝着勇利挥舞手臂,「我已经跟尤里奥说好了,生日会就在我家举办!」

「欸───?!」

勇利突然在旁边大喊,奥塔别克愣了几秒,即使表情看不出来。他有点不解为什么这个邀请他参加聚会的人会对维克托说的话反应这么大。

「你、你不是说是惊喜派对吗?怎么直接跟尤里奥说了?」

「嗯,是惊喜派对没错呀!」维克托微笑地看向奥塔别克,然后捏了勇利的脸颊,「勇利~你怎么会把这种地方当作谈话场所呢。」

「猪排饭好像对厕所情有独钟,第一次碰面时他就躲在里头哭。」

勇利想起不好的回忆,不过那却是个很重要的契机。

尤里不想理会他们,往站在一旁的奥塔别克奔去,「周末,你会来吗?」

奥塔别克对着他露出微笑,「当然会去。」

「刚才你和猪排饭在聊些什么啊?」

「他来问我要不要参加你的生日聚会。」

尤里立刻扳起脸孔,往勇利一瞪,「猪排饭你想做什么?」

可恶,居然跑来问奥塔别克,你们明明就不熟!

好不容易从维克托魔爪逃出的勇利揉着发疼的脸颊,「我没有做什么啊,都是维克托说……」

勇利还没说完,维克托的手便搭上肩,「呀!尤里奥,我们周末见了!」

「喂!解释清楚!」尤里只能气鼓鼓地看着两人离去。

奥塔别克其实有点在意每个从洗手间走出来的人都会往他们看过来的视线,他在尤里肩膀点了下,「有空吗?我们到咖啡厅?」

「好!」

 

尤里走在奥塔别克左侧,有一时没一时的偷看他。

最近老是和奥塔别克不管练习还是吃饭都在一起,对方总是不厌其烦地听他抱怨天抱怨地的,是个很好相处的朋友,而且还有越来越帅的趋势。

「我脸上有什么吗?」

四目相交的瞬间,尤里摇摇头,有点心虚。

「生日聚会的事情,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不是故意不和你说。」

奥塔别克停下脚步,看向尤里,「没事,不必特别解释。」

见奥塔别克的反应和平时没什么差别,尤里内心放心不少但却有股莫名的失落感,他赶忙转移话题,「后天晚上还是照旧吗?」

「当然,我和他们不一样。」

「嗯!」奥塔别克约尤里在生日隔天晚上吃饭,因为他知道生日当天尤里一定会想要陪最重要的爷爷。

 

他们走进咖啡厅发现已经没有位置,便在室外找个座位坐下,尤里靠着旁边的栏杆抱膝而坐,奥塔别克将东西放好后就直接去点餐了。他拿着号码牌以及先行完成的饮品走了出来,看见尤里正在听歌,脑袋与手指还晃啊晃的。

一看见奥塔别克,尤里立刻将耳机拿了下来。

「你每次都知道我想喝什么呢。」

「因为你很单纯。」

「什么呀?」尤里捧着热呼呼的杯子暖暖手。

「在听什么歌?」

「啊,猪排饭推荐的,好像是什么动漫的主题曲吧,特别帅气啊!」尤里每次一提到兴奋的事情眼睛都会发光,「你要听听看吗?」

尤里将一边的耳机递给奥塔别克。

奥塔别克左手握着耳机,评估了一下线的长度。

「你来我旁边吧。」尤里说。

停顿几秒,奥塔别克还是选择坐在尤里对面,正要将椅子拉开,便看见熟悉的两抹人影经过。

「是尤里奥跟奥塔别克君。」

维克托捧着在商场买的食材,勇利抱着不知道又是哪来的名牌袋子路过他们所在的咖啡厅,勇利微笑地挥手,「尤里奥,周末的生日聚会有惊喜哦!」

「勇利,你怎么可以把有惊喜的事情说出来呢?」

「咦咦咦?维克托不是早就说了吗?」

胜生勇利晕头转向,到底哪些事情是可以说的惊喜哪些又是不能说的,他已经搞不清楚了。尤里和奥塔别克望着两人远去,互看一眼耸耸肩,「刚才维克托跟猪排饭的手好像是牵一起的。」

奥塔别克沉默。

「真是的,好歹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吧。」

「尤里讨厌那样?」

闻言,他搔搔脸颊,「其实不会啦。」

「对了,礼物……」想起在生日聚会前就和尤里有饭局的奥塔别克低喃,「你觉得哪天拿给你比较好?」

「不用特地送我没关系啦!」尤里笑了笑,「有朋友帮我庆祝生日就很好了。」

「生日聚会时送吧。」奥塔别克说,「绝对是个能够震惊全场的礼物。」

尤里心跳漏了一拍,怎么办,他有点期待。

 

 

 

 

「嗨,奥塔别克~」

「……」

如果在转角处碰到自己觉得有点难应付的人,会有几个选择?

一,转身就走。

二,转身就走。

三,

礼貌性地向维克托点点头,没有转身而是越过他要走,但却被维克托口中的名字绊住了脚步,「我是要来和你商量尤里奥生日聚会上的惊喜。」

奥塔别克回过头看向靠着墙面笑得神秘的男子,「惊喜?」

「你觉得准备100公分宽的馅饼他会不会吓到呢?」

「……」对方看起来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奥塔别克缓缓开口,「我觉得准备一个豹纹型的馅饼他可能会更高兴一点。」

「WOW!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建议!」他接着说,「生日聚会那天我想请你早点到会场,有事想让你帮忙。」

「好。」

 

 

聚会当天来了很多人,唯独奥塔别克没来。

豹纹型馅饼根本没有办法让他感到惊喜,直到维克托说要送个很棒的礼物,然后推出一个很大的箱子,而且好像是活的,因为里面有骚动。勇利说不会是直接送一只豹了吧,尤里也很紧张,打开箱子发现奥塔别克被粉红色的缎带五花大绑。

『绝对是个能够震惊全场的礼物。』

想起奥塔别克说的话,尤里都要笑哭了,真的是震惊全场的礼物。

挣脱缎带的奥塔别克看见尤里的表情,再看了耸着肩表示什么都不知道的维克托,只能摸摸自己的鼻子假装没这回事了。

「喜欢这个礼物吗?」

「嗯,喜欢!」他扑向奥塔别克。

 

 

「维克托,寿星抱着礼物已经过十五分钟了,馅饼……还吃吗?」

「维克托!!再不让我们吃馅饼我们就要吃狗粮了啊!」

 

 

Fin

 

 

俄罗斯生日基本上都是吃馅饼不吃蛋糕,而且不能提前庆祝生日,那是不吉利的,根据习俗,如果生日当天在工作日会顺延至周末,我都是查来的,如果有误可以指正,谢谢。


评论(3)
热度(45)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