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10/30

 

死党泽村同居的三十题

 

 

01. 叫对方起床

/

 

「泽村,快起床。」

御幸敲了敲隔壁房门,但房内熟睡的人没有响应,这种情况他已经见怪不怪,毕竟和这个笨蛋后辈同居了将近一年。他转动门把,脚步放轻地走了进去,棉被集中在一块儿,中间鼓起一个大弧,御幸拍拍柔软的棉被,嘴里又喊了泽村的名字,但仍没有反应。无奈地叹了口气,御幸直接了当地将棉被往后抽,空无一人的床面让他愣了几秒,但他立即反应过来,往前跨了一步。

御幸一脸被打败了的表情,将枕头往地板一扔,「赶快起床!太阳晒屁股了!」

面部被砸的泽村随即弹起身子,挠着睡乱的发丝,打个哈欠,「御幸前辈早。」

「到底是怎样睡到地上去的?要是感冒了我绝对不照顾你。」

随即泽村露出傻笑,「御幸前辈绝对不会弃我不顾的。」

「难说。」

 

 

02. 同一款不同颜色的牙刷

/

 

「御幸前辈!你有看见我的牙刷吗?」

泽村发现自己的水杯上头插着陌生的牙刷,内心感到困惑便向正在厨房准备早餐的御幸问道。这个房子只有他和御幸一也两个人住,这个没看过的牙刷究竟是从何而来的?难道真的有看不见的第三人在吗?

「御幸前辈──!!」因为御幸一直没有响应,泽村干脆抓着陌生的牙刷走到外头,「这个牙刷是谁的呀,你的吗?」

注意到泽村手中之物,御幸继续盛汤的动作,「那是买给你用的,原本那只握的地方都脏了,看着不舒服,直接给你换了。」

「哦,其实原本那只也没有很脏嘛。」泽村噘着嘴回到洗手台前,挤上牙膏对着镜子撸牙,怀念起自己的旧牙刷,都还来不及告别就直接再见了。

他漱了漱口将残留的泡沫吐出来,把牙刷放回杯里,准备走到外头时,余光瞄见御幸杯里的牙刷与自己现在用的似乎是同个款式。嘴角莫名上扬,踩着轻盈地步伐蹦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刷个牙心情这么好?」将味噌汤碗放在泽村面前,御幸纳闷地问。

「御幸前辈,你帮我买了和你同款的牙刷只是颜色不同耶。」

「那是买了一组剩下的。」

「要是我不小心拿错牙刷了你说怎么办!」泽村笑了笑。

「只能说你色盲了吧。」

 

 

03. 轮流准备早餐

/

 

御幸一也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他以为自己仍在作梦,揉着发酸的双眼。若不是泽村穿着围裙(不是裸体的)转过头切切实实地向他道早,他可能还不愿意相信现在的状况,那个总是赖床的泽村竟然在准备早餐。

「御幸前辈,今天的早餐就让我负责吧!」

泽村兴致满满,御幸揉着发疼的太阳穴,「下次你想准备早餐要提前跟我说。」

「啊,抱歉,因为忘记告诉你,害你今天也特别早起。」

「不,我只是想提前一天去买胃药。」

御幸一也盯着摆在面前发黑的吐司,实在没有什么胃口,没有味噌汤怎么能叫做早餐呢!而泽村吃了自己做得早餐,再也没有说出轮流准备早餐这种话了。

 

 

04. 落地玻璃窗 

/

 

泽村趴在客厅地板,单手撑着脸颊另一只翻着杂志,往上伸的双腿前后摇晃。洗好澡的御幸从浴室走了出来,见状,好奇地上前,「你在看什么东西?」

「哦,御幸前辈!我在看房屋的装潢设计!」

「怎么无缘无故看起这个了?」御幸盘腿坐了下来,「你想搬家?」

「不是呀,我从学校回来的时候经过一间房子,有一整面的落地玻璃窗,里面还有一台看起来很高贵的钢琴,我在想如果养了宠物,坐在房子里透过落地窗看牠们在院子玩,好像挺不错的。」

看着泽村双眼发亮的样子,御幸直接将型录抽走,「别看了,赶紧睡吧。」

「咦?御幸前辈困了就自己去睡嘛,反正我们又不同房间!」

「不行,你在客厅我就睡不着。」

「什么歪理!」泽村撑起身子改用坐的,「让我过个干瘾不可以嘛!我们现在租的公寓不可能会有落地玻璃窗的嘛。」

「那之后去找个有落地玻璃窗的房子不就好了吗?」

「就是呀……咦?」

御幸站了起来,手里的型录敲了敲泽村的头,「快睡吧。」

 

 

05. 共享房间

/

 

御幸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脑中浮现的都是晚上与泽村在客厅观看恐怖片的画面,独自一人躺在偌大的床,不敢露出棉被外的双脚,翻身时被自己的头发吓到,更可怕的是隔壁房间传来的脚步声。

用力吁了一口气,他本来是不害怕的,若不是泽村不停在耳边尖叫,让他现在只要闭起眼睛就会想起泽村尖叫时的场景,特别不舒服。

盯着紧闭窗户却不停摆动的窗帘,御幸决定今晚要开灯睡觉,才刚掀开棉被,房门传来敲打的声音,让他呼吸一滞。一下、两下、三下,御幸立刻将电灯打开,有点懊恼房门怎么没有猫眼设计,没办法知道是谁在敲门。

「泽村?」他试探性地问道。

脸部渐渐靠近房门,但是外面的人没有回应。御幸咽了口水,内心开始紧张起来,下一秒自己的房门被推开,门板直接撞在御幸的额头上。

「御幸前辈你为什么都不开门啊!」泽村抱着枕头噘着嘴抱怨。

揉着发疼的额际,御幸说道:「我有问是不是泽村啊!」

「我没听见嘛。」泽村快步走进房间,将门关上,还没询问御幸就将自己的枕头放在他枕头旁,「今天晚上我要睡在这里。」

「咦?」御幸感到纳闷,「你怕鬼吗?」

「我不怕,我只是今天想睡在这里。」

想起泽村在耳边鬼吼鬼叫的模样,御幸无奈地叹口气,「随便你吧。」

 

 

06. 无论多忙晚上都要一起在客厅

/

 

「御幸前辈,你开着电视却不看?」

盘腿坐在沙发上,泽村翻着少女漫画对在旁用着笔记本电脑的御幸说道。御幸没有抬头,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没有人将视线停在电视机上,「电视明明就是你开的,怎么就赖到我身上了?」

「骗人,我忙着看漫画呢,怎么会把电视打开呢?」语毕,泽村又翻了几页。

「我为什么要骗你,是你说没人讲话气氛很尴尬才把电视打开的。」

闻言,泽村将视线从少女漫画抽离,望了御幸一眼,「好像有这么回事,谁叫御幸前辈顾着用计算机都不和我聊天。」

「学校的报告比和你聊天重要。」御幸说完便将方才打的几段文字删删减减,对于进度似乎不太满意还啧了一声。

「既然报告比和我聊天重要,那你为什么不回房间打?」

御幸第一次抬起头,和泽村四目相对,下一秒又开始手边动作,勾起一抹微笑,「要你管。」

 

 

07. 看他在游戏里得瑟

/

 

在大学被教授训斥了一番,泽村虽然练就了左耳听右耳出的功力,但心情难免受到影响。他最近的学习态度比之前认真,可是教授不晓得哪根筋不对,偏要找他麻烦,和同学抱怨时都被说要忍耐,回家跟御幸抱怨,御幸连回都不回他,但偶尔的沉默比劝导更令人愉悦。

拖着一身疲惫,泽村开了家门,发现御幸的鞋子在,想起对方今天下午没课,动了想突击检查的念头。当他将鞋子放进鞋柜,蹑手蹑脚地想开御幸房门,却被客厅电视机前的盒子夺去了注意力。

他三步并做两步,差点用膝盖滑垒,他急忙凑到盒子前,手指颤抖着,还拍了拍脸颊深怕自己是作梦。

「回来了?怎么不出个声?」从房间走出来想装水喝的御幸看见跪在电视机前的泽村,忍不住笑了笑,「你是在拜什么神吗?」

「御幸前辈!怎么有这个!PS4!还有游戏光盘!」泽村眼泪直流,他不知道看着游戏杂志肖想多久了。

「哦,我想说报告交出去后需要放松消遣,先买起来放。」

「那、可以借我玩吗?」泽村眼神闪烁,「就一下下,三十分钟就好!」

「随你。」

想也知道不可能只玩三十分钟。当御幸手边的进度告一段落,走出房间发现那个游戏笨蛋还坐在电视机前,「不是说三十分钟吗?你的时间比我慢吗?」

「御幸前辈你看!转眼间我已经是排行榜前几名的高手了!」

「别转移话题啊,都几点了,还在当游戏儿童。」

泽村将另一个游戏手柄递给御幸,正经地说,「御幸前辈,我们来PK格斗游戏吧,只要你赢我,我马上关,要是我赢了,再让我玩三十分钟。」

在你世界的三十分钟到底是多长?御幸坐了下来,接受挑战。

二分钟过去,御幸的血条瞬间归零。

「御幸前辈,你游戏技术这么差还买PS4消遣是不是太浪费了?」

「……少啰嗦。」

 

 

08. 冰箱里一定要常备可乐 

/

 

泽村对每次打开冰箱角落总是有瓶可乐感到困惑,那不是他放的就一定是御幸,但印象中对方不是个喜欢喝饮料的人。有一次他从外面回来,突然想喝甜的东西,所以就将冰箱里的可乐喝掉了,可是御幸没有对他把可乐喝掉有什么反应,翌日的冰箱角落还是有一瓶新买的可乐。

泽村挠挠头,难道是御幸前辈以为自己喜欢喝可乐,所以才放一瓶在那吗?

「冰箱里面的东西也没有多到让你犹豫这么久吧?」御幸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泽村吓了一跳,然后御幸的手从泽村脸颊旁划过,从冰箱里拿了一杯冰咖啡。泽村随即拿了柳橙汁,迅速将冰箱门关上。

捧着柳橙汁,泽村的目光停在御幸的手,看着他将冰咖啡的拉环扳开,发出清脆的声响,接着饮了一口。御幸皱眉,「你一直看我做什么?想喝?」

泽村摇摇头,好奇地问,「御幸前辈喜欢喝可乐吗?」

「啊?当然不喜欢。」一副你问这什么蠢问题的口气。

「其实我也不太喜欢喝可乐的,御幸前辈是不是误会我喜欢所以都会放一瓶在冰箱里啊?」

御幸差点将嘴里的冰咖啡喷出来,他笑了一分钟之久,「我听说碳酸饮料可以预防痴呆症,放一瓶以备不时之需。」

泽村瞇起眼睛,鼓起脸颊,「我觉得我被冒犯了。」

「咦?我有说是为你准备的吗?」

 

 

09. 对方想吃宵夜时自己去煮 

/

 

御幸正准备关灯入睡,房门又被敲响,但这次不是抱着枕头想要蹭床而是捂着肚子的泽村。见他没什么精神的模样,御幸问道,「肚子疼?」

泽村摇摇头,「我肚子饿,刚刚在客厅翻不到零食。」

「都被你吃光了吧,早点睡就不会饿了。」

「我饿得睡不着嘛,想问你这边有没有东西可以借吃几口。」

御幸无奈地叹口气,捏了捏泽村越来越长肉的脸颊,「吃宵夜会胖,就算是过动的笨蛋。」被御幸这么一说,泽村捧着自己的脸,倒是没什么感觉。

「好吧,那我赶紧睡了,御幸前辈晚安!」泽村急忙跑回房间,将灯关上后整个人躲在被子里,但肚子的鸣叫声彷佛身在山谷,在棉被里回响着。

泽村不懂,他明明有吃晚餐,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运动,怎么今天晚上就饿得不行呢?他铁定是饿昏了,才会觉得外头飘来香喷喷的味道。

他记得冰箱还有一些食材,就算是煎个荷包蛋也行。他不开灯,用棉被裹住自己,缓缓转动门把想溜到厨房,没想到客厅的灯是亮的,御幸双手环胸站在门前,「我就在猜你什么时候要出来。」

「御、御幸前辈?」

他看见饭桌上的碗冒着热腾腾的烟。

「快点吃吧,你肚子响得我隔壁都听得见了。」

「有、有这么大声吗?!」泽村脸颊微红,有点不好意思。

「当然有,所以你赶紧吃完去睡觉。」

「谢谢御幸前辈,你是世界第一大好人!除了嘴巴很坏这点。」

「不想吃了是不是?」

「吃、都吃!」

 

 

10. 穿他的衣服让他洗

/

 

洗衣服这种工作呢,本来是轮流的,但因为泽村连扔到洗衣机都能洗不干净,所以御幸干脆就自己来了。左右两边放得是各自的洗衣篮,脏的衣服都扔到里面,泽村因为常常在外蹦达,衣服总会特别脏。

久而久之,御幸会在将衣服扔进去时,看着脏掉的部位猜想泽村究竟是怎么弄脏的,跌倒、还是走在水洼旁边被泼了一身?

「御幸前辈我回来啦!」

拿着洗衣篮走出来与站在玄关的泽村碰头,御幸发现他身上的衣服有点眼熟,「泽村,你那件衣服……」

「是御幸前辈的吗?我是在衣柜里面翻到的。」

「那可能是不小心放到你那里去了吧。」

御幸没有特别在意,但接连几天洗衣服时,总会在泽村的洗衣篮里发现自己的衣服。御幸沉思了几秒,他不可能总把自己的衣服放到泽村的衣柜吧?

「泽村,你是不是会跑到我房间拿衣服穿?」

正在吃棒棒糖的泽村身子僵住,尴尬地回头,「因为老是让御幸前辈洗我的脏衣服,有点不好意思所以……」

「所以你穿我的衣服?」御幸扶额,「逻辑呢?你的逻辑呢?!」

泽村跑到房间从衣柜挑了几件自己喜欢的衣服,「御幸前辈也穿我的衣服吧!不用客气,真的!弄脏也没关系的!」

御幸冷着脸盯着泽村手里的衣服,「就算我弄脏你的衣服,还是我洗不是吗?」

「啊!」

翌日,御幸尝试性地穿上泽村的衣服,却紧得不行,压根儿不敢出门。


评论(4)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