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单身男子的忧郁

 

火曜日就火曜日,什么情人节,对单身的人来说就只是个普通日子。

但每年的今天,他都要亲眼见证同班的混蛋眼镜总能收到满桌的巧克力,甚至到了要借放后面空位的程度,他承认眼镜长得不差,但性格坏得透顶,那些送巧克力的女孩子是不是没有试着去了解眼镜是怎样的人呢?

算了,说再多也会被说成是嫉妒。

「真是头痛。」混蛋眼镜回头望了一眼堆成小山状的巧克力。

「又要烦恼该怎么处理掉吗?」

「不是,我在烦恼要怎么跟泽村炫耀。」

「性格真糟。」

看着窗外面带微笑,手指敲在桌面哼着歌的坏心眼镜就是青道高中棒球部的队长御幸一也,在今天这个日子他依旧收到很多巧克力,但跟去年、前年不同的是,今年的他已经有交往的对象,就是……唉,不用说你们也知道。

「既然有交往的对象,那你还收这么多巧克力?」

「我说过了。」御幸耸肩,「但她们都说这是友情巧克力,希望我收下来,我总不能践踏别人的心意吧。」

「这么说也没错,但很多看起来就是本命巧克力的包装啊……」

「我不清楚,反正我想收的又不是她们给的。」御幸小声地说。

对话进行到一半,班上性格豪爽的女同学将手里的巧克力往仓持抛过去,笑着说,「哟,这是友情巧克力,你就收下吧。」

连续收了好几年的友情巧克力,仓持对着她说,「谢啦。」

「不错嘛,连续三年都收到同一个人给的友情巧克力。」御幸一脸坏笑,「今年你收到几个了?」

「包含泽村给的,这是第二个。」

「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震惊,瞧不起我只有两个吗?」

「我是指前面那句,泽村给你巧克力?」

「对呀,今天早上在五号室就先给我了。」

「为什么我没有?」

「好像是听说你不喜欢吃甜食就没有准备你的份了。」

「什么?!!」

 

这应该算是情人节的小插曲。

当泽村走进食堂看见全部人围着御幸不晓得在做什么,一靠近就发现桌上满满的巧克力,方型、心型千奇百怪,还有人用棒球外型包装,心意十足,完全看不出是友情巧克力。

「这些是御幸前辈收到的巧克力吗?未免太多了吧。」

「荣纯君你不记得了吗,御幸前辈去年也收到很多,分给我们吃掉了。」

「咦?有吗?」泽村偏头细想,「御幸前辈性格这么糟也能收到别人的巧克力啊?」

「喂!」御幸干咳几声,「毕竟我长得好看呀。」

「噢。」泽村随便敷衍了几句,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好像感觉出气氛不太对。

「笨蛋泽村,你没有什么东西要给我的吗?」

「啊?我要给前辈什么吗?」泽村眉头皱起,「难道是巧克力?我没有准备你的份耶,你不是不喜欢甜食吗?」

闻言,御幸站了起来,往桌子一拍,「不管我喜不喜欢甜食,情人节到了你就应该要送巧克力给我吧?为什么送给仓持跟其他人但是没有给我?」

啊、啊,开始了。

众人纷纷往后退了几步,还不忘拿几盒巧克力当作看戏的零食。

「哪里有规定说我一定要送巧克力给御幸前辈啊?你不喜欢甜食我为什么要浪费?」

「女朋友送给男朋友是应该的吧?男朋友会想收到也是正常的啊!」

「为什么御幸前辈是男朋友啊!我也是男朋友啊!那怎么不是你送我?」

「你是故意要跟我吵架的吗?」

「明明就是御幸前辈先找我碴的吧!」

「身为男朋友,知道你送其他人巧克力没送我,我当然会不高兴啊!」

「御幸前辈明明就有男朋友了,还收一堆女孩子送得巧克力,我也会不高兴啊!」

「……」御幸愣了愣,「你这是在吃醋吗?」

「虽然我没有准备巧克力,但是我有准备其他的东西嘛!」

「咦?」

「我本来想说晚上拿去御幸前辈的房间给你的,哼,算了,我不给你了!」泽村不悦地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跑出食堂。

「等、等等泽村!」御幸急忙追上去,还撞倒了一些巧克力。

 

「啊,顾着吃零食,忘记到旁边拿墨镜了。」

「难怪我现在什么都看不到。」

「原来是这个原因,御幸前辈在练习时才总问我们有没有收到泽村送的巧克力?」

「可能吧,我还以为他这么问是今年没有人送他。」

「谁知道那对情侣在想什么。」

「可能是情侣间的情趣?」

「说得也是,我们都单身,不懂,唉。」

 

 

Fin

 


评论(1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