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眼镜的小拳拳

 

祝所有单身小伙伴情人节快乐。

 

 

「明天记得是什么日子吧?」

「当然,虽然我有点笨但这种特别的日子我还是记得的!」

「是吗?那你别迟到了,还是要去你家接你?」

「为什么要来接我?」

「还不是怕你迟到又迷路嘛。」

「我和御幸前辈有约吗?」

「……你不是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明天不就是《钻石小棒球》发售的日子吗?」

「……」

电话另一段的漫长沉默,泽村急忙改口,「御幸前辈,我知道明天是情人节啦!早上十点在中央公园的喷水池旁边对吧,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可能忘记!」

「……」御幸停顿了几秒,接着说,「不,我只是在想,刚才那瞬间觉得你就算忘记了好像也挺正常的。」

「怎么可能!我再怎么笨,御幸前辈说的话我都记得好不好!」

 

不可否认泽村的话让他很高兴,最后在泽村的坚持下,约定的地点一样在中央公园的喷水池,而不是泽村在东京的租屋处。

御幸提前十分钟在喷水池旁待命,享受等待对方到来的气氛,他没有过多的打扮就是一套卡其色的连身大衣以及蓝色围巾,有些单薄但御幸不觉得冷,期间有不少女性上前搭讪,但都被他以等人回绝了。

拿出手机看着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不仅是电话就连通讯软件都无消无息,考虑到泽村可能睡过头正用跑得过来没有时间通知,御幸还是默默地等着,直到三十分钟过去,他才有点不耐烦地拨了电话。

只是连续几通未接又让他的不耐烦消失转为担忧。

笨蛋泽村到底干什么去了?

 

「那个,不好意思……」

御幸脸色不太好的转过头,正好看见从远方慢慢走近的泽村,无视眼前红着脸颊长相可爱在许多男生眼中能被称作女神的女孩,越过她快步往泽村走去。

越靠近御幸原本想大骂的念头全被他身上沾满灰尘的外套压了回去。

泽村挠挠脸颊,不好意思地看了御幸,「抱歉,御幸前辈,我迟到了。」

御幸将泽村从头到尾看了一次,灰头土脸的,脸颊还有擦伤,他直接捏住泽村的脸颊,让泽村疼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会痛、会痛……」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泽村揉揉发疼的脸颊,从外套口袋拿出屏幕破裂的手机,「摔坏了。」

「……」看样子是不打算和他说发生什么事了?

偷偷瞄了御幸一眼,泽村小声地说,「我们还去看电影吗?」

「电影早就开始了。」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就去逛街。」

御幸掌心向上往泽村面前凑过去,正想将左手搭上的泽村注意到周围的目光,包括方才那个长相可爱但被御幸无视的女孩子反而有些退缩,他迈开步伐往前走了一步,「御幸前辈你要逛什么?我们走吧。」

御幸看着自己空荡的右手,啧了一声,立即跟上去,直接将泽村的左手抓了过来,而且还来个十指紧扣,「随便逛逛。」见泽村想要挣脱,接着说,「不准松手。」

在众目睽睽下,两个男人就这样牵着手逛街。

 

起初还不习惯旁人的目光,但街道一些新奇的东西马上夺去泽村的注意力,他松开御幸的手,整个人贴在店家的玻璃展示柜外头,「御幸前辈你看你看!这些不是糖果吗?为什么会动?」

「别把你的口水沾到店家玻璃上。」

「御幸前辈你看这个排球比赛!那个十号为什么可以跳这么高!」泽村指着卖电器店家外的电视机喊道,「飞啦!飞起来啦!」

「安静点,我们先去把你的手机修了吧,要是坏了再买新的。」

「咦?」泽村愣了愣,「不用买新的吧,反正我不常用。」

「要是像今天早上那样连络不到你,我很麻烦的。」

「那……那就先买个笨蛋手机顶着?不用买到聪明手机的。」

「可以呀,告诉我手机怎么坏的?」

「……」迟疑了老半天,泽村还是不肯说出原因。

如果他不愿意说,自己当然不勉强,可是情人节当天,情人约会迟到,电话连系不上,衣服明显的脏污以及脸颊的伤,重点是还不肯说发生什么事,不是御幸想太多,但就是说不出来的奇怪。

「是不是在路上碰到了什么事?」

泽村回避了视线,御幸觉得头有些疼。

 

「奶奶!就是他!刚刚帮我的那个大哥哥!」

御幸往声源处看去,一个年纪看起来约国中生的男孩牵着年迈的奶奶,边指着身旁的泽村边走了过来。

「就是你吗?刚刚帮我孙子打跑那些勒索的不良?」

「对,大哥哥特别帅!一个打三个!手机还不小心摔地上坏掉了。」

「那多不好意思。」奶奶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我赔一个新的给你吧。」

「不、不用啦!只是举手之劳!」泽村下意识看向一旁的御幸,从表情看不出对方在想什么,「是那些不良少年太弱了,打一下就跑了!」

「咦?真的不用吗?现在手机不便宜的。」

「真的真的,手机坏了拿去修就好,不用买新的。」

「哎呀,旁边的小帅哥是你的哥哥吗?看起来真俊。」

「您好。」既然被提到了,御幸随即笑脸迎人,「希望这小伙子没有给你们添麻烦,毕竟他常常想到什么做什么,不考虑后果的。」

「可真有礼貌呀,一家都是好人。」

「不会。」

和奶奶和男孩闲聊了几分钟,基本上都是御幸在说话,泽村只是站在旁边但感觉周围的气氛有点微妙。向他们道别后,御幸微笑地面向泽村,「能不能好好跟我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泽村将御幸拉到最近的巷子,视线到处乱飘,御幸上前捧住泽村的脸颊,还很坏心地在伤口上按了一下,「看着我解释。」

「……」泽村噘着嘴,慢悠悠地说,「我很早就出门了,在路上看见几个不良少年在勒索那个国中生,虽然我有考虑到底要不要过去帮忙,因为去了就一定会迟到,后来有人想要打他,我就来不及跟你报备直接冲过去了。」

「然后在争执中手机就摔坏了?」御幸补充道。

泽村点点头,「因为我就放在口袋。」

「你一个打三个?」

「他们有一个在旁边看的,所以是一个打两个。」

「那为什么不跟我说原因?」

「我怕你生气嘛,因为我打架。」

御幸叹了一口气,拍拍泽村的头,「我就算要生气也不是气这个。」

「那是气我没有干掉他们反而让他们跑了吗?」

「……你也能打跑他们三个,那不良少年是多弱啊?」

「不是,是我指着他们后面说有警察然后他们就吓到跑走了。」

御幸走上前,将泽村拥进怀里,「下次多考虑一下后果,如果他们有刀怎么办?你应该没有用吼得就让刀子弯曲的能力吧?」

「御幸前辈会吗?教我!」

 

「还想说是谁在巷子里面做一些奇怪的事情,这不是刚刚那个混小子吗?」

三个目测三十几岁的飞机头男子站在巷口,泽村立刻站到御幸前面,「真是冤家路窄!御幸前辈别怕我保护你!」

御幸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一个情人节约会什么事情都能碰上,世界是要小到什么程度呢?而且那几个听见警察就跑的不良少年竟不是国中生?不,泽村为什么会称他们为不良『少年』?

「哦,这次找了帮手啊?」

「不关他的事情,有什么事情就冲着我来吧!」

「是哥哥吗?长得真帅,还是站远点小心别被波及,不然一张帅脸就浪费了。」

「先打那个帅哥吧,我最讨厌帅哥了。」另一个不良大叔说道。

不良大叔摩拳擦掌,大喊一声直接往泽村跑过去。

泽村下意识退了一步,御幸立刻将他拉进怀里,将脚伸了出去,不良大叔瞬间被绊倒,往前转了好几圈摔个狗吃屎。泽村与不良大叔二号都被眼前的状况弄得一愣一愣的,御幸勾起一抹笑容,「不好意思,腿长了一点。」

「就说应该要先揍那个帅哥的!」

不良大叔二号也冲了过来,御幸这次将泽村推开,迅速躲过对方挥过来的拳头,大叔连续挥了几拳都被御幸闪过,他停了下来,对着泽村气喘吁吁地说,「小伙子,你哥的身手真不错啊。」

「喂,先把那个小伙子抓起来当人质啊!」站在旁边观战的大叔三号说道。

「说得也是。」

「咦?」泽村愣了几秒,小伙子是指他吗?

「笨蛋,过来这里!」御幸喊了泽村的名字,让他往自己的方向跑。

不良大叔二号追了过来,御幸直接往对方的脸颊揍了过去,口水似乎混着几颗牙齿飞了出来,瞬间倒地不起。御幸揉着自己发红的拳头,看着双腿发软的不良大叔三号,微笑地说,「我想,我们之间好像有点误会。」

「对、对对对!我们有误会!我们不该找你弟弟麻烦!」

「不,你们误会的是,我不是他哥哥,是他男朋友。」

 

 

 

 

「好了,你是要哭多久?」

「御幸前辈是我错了!都是我才惹出这么多麻烦!」虽然警察没有深究很快就放他们走了,但好好一个约会假期却有这么多事。

「说的也是,难得的情人节就这样被破坏了。」

「我、我会想办法补偿的!」

「你要怎么补偿?」

「我预订的《钻石小棒球》先借你玩?我还没有开始玩呢!」

「哎呀,我的手好痛,那一拳简直要了我的命。」

「真的吗?那怎么办才好?」

「可能亲一亲就好了吧。」

泽村抓起御幸的手,对着发红的手指头啾了啾像只小鸟轻轻地吻着,「还很痛吗?」

「我嘴唇也挺痛的。」

「那……咦?」

 

 

对失败的情人节约会,最简单粗暴的果然还是晚上的肉偿了。
床戏马赛克,啾咪。

 

 

 

Fin

 

 

 


评论(15)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