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尤】From then onword

 

|日本校園AU

|CWT45無料配布

 



尤里‧普利謝茨基,身材纖細、擁有美麗臉蛋以及漂亮金髮的俄羅斯轉學生到學校的第一天便造成熱門話題,若不是明顯的男性嗓音,走在路上被認成女孩子的可能性絕對不低。因為語言的關係,他在學校幾乎是獨行俠,但每次經過都會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老實說,他一直在忍耐,防止內心的憤怒爆發出來。

要不是爺爺的關係,他們不會搬到語言不通的日本,也不會為了不想給爺爺惹麻煩才隱忍住自己暴躁的本性,這群日本人把他當成動物看了是吧?不僅學校,就連在街道上都能感受到不悅地視線。


很想一腳踢飛他們。

尤里在制服裡多穿了一件連帽衫,有些男生甚至模仿起他的穿法。每到下課時間,班上女生總會圍著尤里自說自話,他對這種行為有點反感;不是說日語就是不太標準的英文,大概能猜出她們在說什麼,但他還是想要有個安靜的空間。

不分國籍,只要是受歡迎的男生就會被眼紅,尤里當然也是,三不五時會有男生跑去班上找碴,總是被喜歡尤里的女孩子甚至是男孩子回擊。托著臉頰看向鬧哄哄地班級,尤里嘆了口氣,好無聊啊。

餘光瞄見一個挺拔、面無表情的黑髮男子從他們班級的走廊經過,尤里第一次有了較大的反應,他拉著其中一個女同學,用英文詢問對方是誰。被尤里拉住手的女孩開始覺得不舒服,心跳逐漸加速,周圍女同學投射過來的目光都快將她殺死。

見女孩往後倒去,亂成一片的教室,還是沒有人可以回答他的問題。

那個長相明顯不是日本人的男子到底是誰?


從那天起,尤里在學校就像找到了目標。

下課時間不再像以前那樣安份地坐在位置上,而是離開教室在外閒晃,經過其他教室時都會往內瞄一眼,當然裡面往外看的人更多一些,那些可說是粉絲的女同學們都會跟在他後頭,在旁人眼中就像什麼龐大的集團準備造勢一樣。

「奧塔,你看,是新來的俄羅斯轉學生耶。」

被同學擋住視線的黑髮男子抬起頭,只能看見消失在角落的金色髮絲。

「……」

俄羅斯……嗎?

尤里的怒氣差點爆發,他就只是想要安靜地經過,但身後總會跟著一群人,讓他沒有辦法仔細將每間教室的人看清楚,這麼大個兒的人,沒道理找不到。

「你們能不能別一直跟著我了?」

終於,他回過頭拉開嗓門吼了一句她們聽不懂的俄語,把她們嚇了一跳。這是他來學校後第一次的爆發,坐在教室裡聽見外面傳來熟悉的語言,黑髮男子淡淡一笑。

忍到放學時間,尤里迅速跑出教室,狂熱粉絲急忙追了出去,花了一段時間研究逃跑路線的尤里很快就擺脫了她們的糾纏,儘管在路上還是很引人注目,但總算能像個學生安穩的走回家。

「你看,那是新來的轉學生吧?」

「對,那頭金髮,絕對是。」

「這次居然沒有女孩子跟著,真是難得。」

「要去搭訕嗎?」

儘管聽不懂附近的人在說什麼,但說話的語氣聽起來就不舒服,尤里忍住想要回頭揮拳的衝動,加快步伐不顧是否繞了遠路,直接轉彎走進巷內卻發現無路可走,嘖了一聲,打算繞回去,轉身便看見一直尾隨在後並討論著他的不良少年。

「哇,正面看起來更漂亮。」

「他穿男生校服,真的是男人嗎?」

不良少年緩緩靠近,尤里也不想這麼簡單就被逼退,冷著臉挺直身子,雖然一個打兩個不一定會打贏,但至少能找到機會逃掉;尤里將書包扔在地上,捲起袖子正想開打,卻看見不良少年身後站著一個黑髮男子,瞪大眼睛,是他!

注意到尤里的視線不在他們身上,不良少年下意識回過頭,發現高大的黑髮男子面無表情地盯著他們,那瞬間恐懼感油然而生。

「你這傢伙是誰啊!」其中一個不良少年大喊道,但黑髮男子沒有回應。

「好像是去年從哈薩克斯坦來的交換學生。」另一個不良少年回答。

「只、只是高了點,怕什麼!」

哈薩克男子皺起眉頭,往前走了一步,不良少年便退了好幾步,最後甚至退到尤里身旁,他瞇起眼睛看著尤里,「被找麻煩了?需要幫忙嗎?」

尤里沒有回話,視線飄向其他地方。

是自己能夠聽懂的語言。

沉默數秒,黑髮男子上前握住尤里的手腕,平淡地說:「走吧。」

不良少年目送他們離開後才意識到自己居然就這樣把人放走了!

確認找麻煩的兩人沒有追上來,黑髮男子才將抓住尤里的手放開,平時只有尤里一個人就夠吸睛了,如今又多了一個帥氣挺拔的男人,讓路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你是特地來幫我的嗎?」

「……我只是迷路了,然後是個死巷。」

尤里愣了幾秒,淡淡地說句,「嗯,謝了。」

黑髮男子點點頭,轉身欲走,卻發現自己的校服衣襬被抓住了,他一臉疑惑地看向表情有些微妙的金髮少年。

「那個………名字。」

「奧塔別克‧阿爾京。」

「我是尤里‧普利謝茨基!」


 


那些尤里迷妹因為被校方警告後不再那麼誇張,況且從那天起,尤里經常跑去奧塔別克的班級找他聊天,奧塔可以說是他在學校裡唯一能自由說話的對象,不是日語也不是日式英語,而是屬於他國家的語言。

奧塔別克與尤里差三歲,照日本這邊的學齡應該是今年畢業,他們的教室在同一棟但是差了三層樓,每節下課奧塔總是能聽見班上同學喊他的名字,說一年級的金髮尤物又來了;與尤里不同的是他已經習慣日式英語以及能聽懂一些日語,和同學之間的交流比較多。

午餐時間奧塔和尤里本來會去販賣部,但造成一次轟動後,都是奧塔去買或是尤里帶著爺爺做得點心一起吃。

「你現在可是獨佔著校園風雲人物呢。」同學常常這麼調侃奧塔,「你剛來這裡的時候好像就沒有造成這樣的旋風。」

奧塔別克難得一笑,「因為他是尤里。」

像個妖精一樣美麗的少年。


他們會在隱密的地點吃午餐,日本學校的屋頂總是比想像中還多人,奧塔別克看著身旁的尤里一臉興奮地拆開自己準備的便當,眼睛閃閃發光,「這是你做得嗎?好厲害啊!原來你會做飯嗎?我總是把廚房弄得亂七八糟的!」

「本來不太會,稍微學了一下。」

聞言,尤里捧著便當盒坐了下來,看起來有些難為情,「所以是……」

是為了他才學的嗎?

奧塔別克瞄了耳根有點發紅的尤里,平淡地說:「趕緊吃吧。」

「噢……」尤里不懂這突然竄出的異樣情緒是什麼。

他將奧塔別克當成朋友,對方應該也是這麼想吧?

「怎麼了?」

「沒事!」

挑了便當盒裡最順眼的菜塞進嘴裡,慢慢咀嚼感受到食物傳遞過來的情感,尤里眼睛瞪大,就像餓了幾天肚子般,迅速地將飯吃個精光。

「超、超好吃的!奧塔你真的好厲害!」

奧塔將手覆在尤里頭上,輕撫,「嗯,喜歡就好。」

尤里覺得自己現在的臉鐵定很紅。


「尤里他怎麼了嗎?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摸著頭頂發呆。」

「不知道,午餐時間結束後就這樣了。」

「最近那些狂熱粉絲好像減少了呢。」

「可能新鮮感過了?」

「尤里都和奧塔黏在一起吧,說不定是那張冷冰冰的臉嚇得不敢靠近。」

「有可能有可能,比起尤里我還是對奧塔那種型的比較感興趣。」

「妳們這些女生都只喜歡帥哥嗎?偶爾考慮一下國產的吧。」

「還說我們呢,你們男生還不是喜歡漂亮的女孩子。」

本來毫不在意同學在旁說了什麼,可是一聽見奧塔的名字,尤里的臉色都變了,他拍著桌子站了起來,附近的同學被他的舉動嚇一跳。用簡單的英文說了句廁所後,他直接走出教室,直奔男廁。

打開水龍頭,捧著水往臉上潑,瀏海被沾濕緊貼在額際,抬起頭看著鏡中的自己,在俄羅斯他這種長相不算是最好的,他有看過更漂亮的人。

奧塔別克會覺得他漂亮嗎?

一開始黏上奧塔只是為了在這陌生的環境找個可以說話的人,久而久之就習慣膩在一塊兒了,奧塔也對他越來越好,這種相處模式就是『朋友』嗎?

「還以為是哪個女生來男廁了呢,原來是大名鼎鼎的轉學生。」

尤里聽見有人在說話,往聲源處看去,一個瀏海往後梳的黑髮少年氣勢洶洶地站在旁邊,身後還有兩個棕髮跟班。尤里瞇起眼睛,裝作沒有看見他們,將水龍頭關掉後,想越過他們走出去,卻被人牆圍住。

「你們想做什麼?」尤里問道,他的心情很暴躁,別逼他動手。

「啊?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呀。」聽不懂尤里說的俄語,少年聳肩,不以為然地說:「只不過是長得好看一點,就能拐走別人的女朋友啊?」

「大哥,其實他沒有拐走,是大嫂自己加入他的粉絲後援會。」

「你閉嘴!還不都是那傢伙長得太好看的關係?」

「大哥,這麼說也不對,長得好看也不是他能決定的。」

「……你們到底是我小弟還他小弟?」

黑髮少年磨拳擦掌,轉動雙臂讓肩膀放鬆。尤里冷著臉,照個氣氛來看,上次在巷子裡的架沒打成,那這次的應該就避不掉了,不過那次是兩人,這次有三個,除非那個帶頭的喜歡單挑。

到底是日本學生特別愛打架,還是自己有這種體質?

在黑髮少年拳頭揮過來的同時還帶著他的大吼,棕髮小弟的驚呼以及號召許多人來看熱鬧的路人甲們。

當奧塔別克聽見俄羅斯轉學生在廁所打架的消息,已經是幾個小時後的事了。

他走到保健室外頭,正好撞見戴起帽子的尤里從裡面走出來,左邊臉頰包了一塊紗布。尤里想回教室便看見奧塔站在自己面前,對望幾秒後迅速別開視線,畢竟這可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情。

奧塔別克往前走了幾步,站在尤里面前。

尤里叉在口袋裡的雙手悄悄握緊,要不要解釋?又為什麼要解釋?

「痛嗎?」奧塔別克淡淡地說。

尤里搖搖頭,「比這個更痛的事情都經歷過了,而且那傢伙的下場沒比較好。」

沒想到聽見他這麼說的奧塔反而笑了,讓尤里愣了幾秒。

「果然很有你的風格。」奧塔輕輕撫過尤里臉上的紗布,「可惜了。」

「是在為我的臉感到惋惜嗎?不會留疤的。」

「當然不是。」奧塔拍拍他的頭,「是可惜沒能在現場看到你的英姿,一定是對方找麻煩的吧,不然你不會主動挑事的。」

尤里感覺有股熱氣衝上眼眶,他急忙轉過身,不敢讓奧塔看見自己的表情。

「尤里?」

「奧塔別克,我們是朋友對吧?」

「怎麼突然說這個……」

「回答我呀!」

奧塔眉頭一皺,主動討論這個話題的人卻背對著自己,「當然是。」

下一秒尤里用奧塔來不及看清他表情的速度,迅速鑽進對方懷裡,還緊緊抱住,奧塔別克雙手僵在半空中,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一下子就好。」

奧塔別克可能不止他一個朋友,但是他只有奧塔別克一個朋友。

奧塔別克‧阿爾京是尤里‧普利謝茨基唯一的朋友。

他不能再做可能會失去朋友的事情了。


「尤里,我有事要說,先把我放開。」

不管奧塔的要求,尤里依然抱得死緊,就算奧塔將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並且示意要將他推開,尤里都不肯就範。

「旁邊很多人在看,你這樣真的好嗎?」

聞言,尤里的身子顫了顫,僵硬地放開手,抬頭迎上奧塔無奈地表情,張望四周發現至少有十幾個人圍觀,甚至還有人拿手機拍照,不管是否會牽動傷口,尤里仍紅著臉大喊,「你們都給我滾開!」

看著炸毛中的尤里,奧塔別克淺淺一笑。


他們是朋友沒錯。

但自己是以交往為前提當尤里的朋友,這件事對方並不知道。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