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男人就爱浑圆又有弹性的东西

 

|原作私设小短篇

|梗来自大振(x)

|我好像上了辆假车

 

 

「不可能!不可能!」

御幸走进食堂就看见棒球部的队员们以泽村为中心聚在一块,没有听清楚他们聊天的内容,只听见泽村挥舞着左手不停喊着不可能。

「你们在聊什么?」御幸一出声,泽村的身子变得有些僵硬,旁边的队员也停止对话,一昧干笑;御幸瞇起眼睛,猜想他们聊得话题铁定和自己有关,不然不会是这种反应,「怎么都不说话了呀?」

「御、御幸前辈……我们在聊…」

仓持看不惯泽村支支吾吾地模样,抢着回答,「他们在聊喜欢女生哪个部位啦,每个人的意见都不一样,起了点小争执,顺带一提,我喜欢腿。」

御幸还没来得及吐槽,仓持接着说,「春市喜欢大胸!意外是个黄腔少年!」

「仓持前辈你不要胡说!」小凑春市满脸通红。

「喔?那泽村在说不可能什么?」

还是逃不过御幸的逼问,泽村挠挠头,「我们在猜御幸前辈喜欢什么。」

「哈,得出结论了吗?」

「仓持前辈不肯说,小春觉得是腿,降谷觉得你都没兴趣,然后小狼崽死都不跟我说话。」

「……」御幸停顿了几秒,若有所思的模样,继续问道:「那你觉得呢?」

「我、我觉得……」泽村一反常态放低音量,「我觉得你喜欢屁股。」

噗哧一声,御幸笑了大概有一分钟,仓持在旁边都快翻白眼了。

「可惜,你们都猜错了。」

闻言,大家都愣了几秒,互看一眼,连忙大喊,「不可能!不可能!」

 

 

回想前几天的比赛,因为前期青道得分不多,导致后期连泽村都要放弃牺牲短打守住出局数,把握机会击出安打制造上垒机会,毕竟他也曾用球棒告诉队友,他是能够击出安打的投手。

不晓得是不是轮到第一棒太紧张的关系,球都没有选好,造成两好球零坏球的局面,对方投手也处在高压的状态,果不其然,对方投手的失误,球没有在预计的轨道中,而是直接往泽村身上砸过去,不偏不倚地砸到右侧屁股。

观众席以及选手席的惊呼,泽村摀着被球砸中的位置蹲了下来,裁判还没上前询问,他便扔下球棒大喊真幸运地冲上一垒。

「那个笨蛋不可能躲不开的,球速又没有很快。」仓持双手环胸坐在椅子上默默说道,「如果让我知道他是故意的,我绝对揍爆他!」

御幸干笑几声,「你应该不是第一个,看看监督背后的火。」

幸好是砸到屁股,要是砸到其他的地方还得了?

最终,因为泽村那个触身球,打者的气势突然间上升许多,一副团宠被欺负全部人拿着球棒准备怼人的模样。

回到青道后,泽村果然还是被片冈监督骂了一顿。

隔天,御幸注意到泽村会下意识揉着右边的屁股,连坐下吃饭时重心好像都不太对,他问了仓持这件事,仓持当时回答,「我问过他了,他说不会痛,我就没多问了。」

就算不是被降谷那种高速球砸中,被球打到应该还是会痛的吧?

「泽村,待会到我房间来,有事情跟你说。」当大伙还在食堂吃饭时,御幸走到泽村面前说道。

众人愣了几秒,泽村噘着嘴说,「才不要,我干吗要去混蛋眼镜的房间。」

「如果你来了我就多接你几颗球。」

「真的吗?御幸前辈!我非常乐意到你房间!」

「……等等降谷,你不要离我这么近。」御幸默默说了句。

因为太想知道御幸到底要和泽村说什么,仓持伙同一些同样被好奇心填满的队员默默跟在后头,特地将木村跟光舟支开究竟有何用意?有什么事情不能现在谈的吗?

等泽村走进御幸房里五分钟,仓持等人缓缓靠近,彼此对谈都用气音,正想将耳朵贴近门板,就听见里面传来泽村略带娇羞的惊呼声。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震惊非常。

「御、御幸前辈不要……很、很痛……」

「这样就痛?我还没用力呢。」

「啊啊啊啊啊不要这么用力,太痛了、啊、呜!」

「忍着点啊,等等就结束了。」

「不、不行啦啊啊啊啊!!!!!!!!」

在泽村拉长音的呻吟,仓持总算受不了的将门打开,半露的屁股就这样出现在大伙面前,「御幸你在做什么?」

泽村趴在地上,御幸跪在一旁,在泽村的屁股上拍了拍,「帮泽村将淤青推开呀,你看看,颜色很深吧,绝对很痛的。」

「御幸前辈太用力了啦!你是故意的吧!!!」

「哪有,我这是好心。」

几百万只的乌鸦从仓持等人头上飞过。

不,这个眼镜绝对是故意的。仓持的直觉这样告诉他。

 

 

时间回到现在。

「不可能!不可能!」

「哪里不可能?」御幸对大家的反应感到好奇,「难不成你们知道我喜欢什么吗?」

「当然。」仓持说道。

「咦?」震惊的反而是泽村,「仓持前辈你们都知道御幸前辈喜欢什么?那你刚才还要跟我赌,你使诈啊!刚刚打得赌都不算啦!」

「原来你们拿我打赌啊。」御幸耸肩摊手,「好吧,那你说说看我喜欢什么。」

「屁股。」

「这不是我说的答案吗?所以是我答对了?」

「我还没说完呀。」停顿了几秒,「泽村的屁股。」

「咦????」

「好吧,仓持赢了。」

「咦??????????????!!!!」

 

 

 

Fin

 

 

评论(9)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