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画风骤变

 

赶完稿我要写奥尤校园,谁都无法阻止我

 

私设注意

 

 

 

仓持回到五号室发现泽村桌边堆满用塑料绳捆绑地少女月刊,眉头微微一皱,以为自己不小心走进女孩子的房间,他看向以大字型躺在床上昏睡且没盖被子,完美将肚脐露出,明明打着棒球但体格却瘦弱地连腹肌都没有的泽村荣纯,确信自己是在青心寮内。

不行,实在是太想知道那一堆目测可能有三十几本的少女月刊到底是哪来的。

仓持走上前,毫无怜悯之心将脚放在泽村露出来的小肚子,冰与火的接触,碰撞出激烈地旋律,泽村被冷得弹起,与床板来个亲密接触。

「仓、仓持前辈你做什么──!」肚子冰,头顶疼是他目前的状况。

「那一堆是怎么回事?」

「那些是我从纯前辈身上继承下来的遗志!」

「喂,这些话被纯桑听见,你会被揍的。」

闻言,泽村噘嘴看向一旁,低喃,「反正仓持前辈还不是一样暴力。」

「哈?你再说一次?」

「喂,泽村……」在仓持摩拳擦掌准备来个格斗练习时,御幸直接将五号室的门打开,看见紧握拳头地仓持还愣了几秒,「这个还你,我觉得剧情有点太幼稚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仓持看见御幸将一本少女漫画搁在泽村桌上,转身欲走,但他又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接着说:「我有事找泽村,你让他出来会儿。」

「哈?这个时间应该不能训练了吧?」

「没有要练习,只是有事情要跟他说。」

「有事情不能在这说?」仓持捏住泽村的脸颊,「不能被我听见?」

「叉子茄杯尼方开偶……」

御幸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和仓持对视,没多久后者自讨没趣地放开捏住泽村的手,「知道了知道了,反正一定是不重要的事。」

泽村揉着发疼的脸颊,跟着御幸走出五号室,沿着走廊来到一楼的厕所外面,「御幸前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御幸转过身,不语,淡淡地问了一句,「脸会疼吗?」

「当然啊!仓持前辈真的很暴力耶!听说有人觉得我的脸越来越圆,二年级看起来比一年级年轻,以为我变胖了,其实是被仓持前辈捏出来的!」

「嗯,那没事了,回去吧。」御幸淡淡地说了句,便转身离开。

泽村摸着自己的脸,歪着头感到困惑,刻意把他叫出来的用意是?

「啊!御幸前辈!」

「什么事?」他转身看着泽村。

「明天我再借另外一本比较好看的给你,绝对不幼稚不无聊!」

闻言,御幸笑了笑,「好啊,晚安。」

待御幸走远,泽村还愣在原地,搞什么啊这个眼镜?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泽村觉得御幸有点奇怪,而仓持则是觉得这两个人很奇怪,但又说不上来,就是很微妙;像是御幸这种人居然看起少女漫画了?要说出来绝对没几个人相信,虽然他老是在吐槽,为什么这个地方男主角不追上去呢?因为他没追上去害这故事又拖了五话,五个月的宝贵时间啊!

男主角跟女主角在故事一开始玩失忆梗,好不容易有点进展了,竟然又让男主角被心机女配推下楼梯造成第二次失忆,作者到底想不想完结?

泽村听着御幸的吐槽,经常在五号室与其争论,说他不懂少女的浪漫!反被御幸吐槽难道你是少女?仓持都快被他们烦死了,你们能不能认真看个棒球漫画啊!看什么少女漫画!

「御幸前辈,你觉得这个画面怎么样?」趴在御幸寝室地板的泽村将手中的漫画递过去。

奥村光舟在旁有些无奈地插嘴,「为什么你们窝在这里看少女漫画?」

「因为在五号室看的话,仓持前辈会使出暴力攻击!你看御幸前辈的眼镜就是被他弄破的!」远方的仓持打了个喷嚏。

御幸翻了几页,不以为然地说:「什么怎么样?」

「女主角因为男主角太帅然后看着他发呆的模样啊!你觉得有可能发生吗?」

「有可能。」

「我知道你一定又……」

御幸和泽村同时开口,泽村被他没有否认地话给震住了,那个专业吐槽少女漫画的御幸居然承认了这个剧情?

「难道御幸前辈你曾经碰过类似的事?」

「嘛,差不多吧。」

「好像有八卦!我要听我要听!」

「这个时间差不多该睡了吧?」御幸叹口气。

「还早呢!对吧狼小子!你也很想听御幸前辈的少女漫画剧情吧?」

御幸看着雀跃地泽村以及一脸正经点头地奥村,直接将漫画往泽村脸上塞,「赶紧回去吧,要不然我让仓持来逮人了。」

「你以为祭出仓持前辈我就怕了吗?」

「还是你要我跟监督告状?」

「哼,监督恶势力登场!」泽村拿着漫画,穿起外套,对御幸吐了吐舌头,「总有一天我会挖到御幸前辈的秘密!」

 

曾经许下这样的心愿,但如今泽村却站在打击场外,傻愣愣地看着练习挥棒中的御幸,他不晓得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他按住心口,有点心跳加速地感觉,糟糕!画风不太对了!

「等很久了吗?脸怎么这么红啊?」

「因、因为天气冷!所以!」泽村对着自己掌心呼气,然后拍拍脸颊,御幸一脸困惑,虽然不觉得今天的气温可以喊冷,但他还是将手套拿了下来,将掌心覆在泽村额际,低喃,「没发烧啊?」

泽村立即退了数步,御幸接着问:「如果身体不舒服,那今天就不投了吧?」

「不,我没事!我想投!我没有不舒服!」

「回答的这么快,但你的脸还是很红啊。」

「那是因为你在认真练习所以才……」

「我?」御幸笑了笑,「好吧,那赶紧准备吧。」

低着头走在御幸旁边的泽村完全没有发现御幸脸上挂着神秘地笑容,还暗搓搓地想,对方应该有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吧?

「你对由井投得球力道太大了。」

御幸突然开口,泽村有些紧张,「欸、是、是吗?」

「今天想投哪种球?」

「如果可以的话,全部!」

「这么贪心?」

 

 

 

 

「仓持前辈,我觉得御幸前辈最近好奇怪。」

「我觉得你们都很奇怪。」

「他最近突然对我很好耶,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泽村趴在桌上喃喃自语,「我好像也吃错药了,每次他跟我说话我就很紧张。」

「你们都该去吃药。」

「我觉得要形容御幸前辈,应该只有四个字,就是画风骤变!」

「……」

 

「那你就是画风不对。」

 

 

Fin

 


评论(1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