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泽】有你在‧前篇

 

以《挖洞大师》为前提,御泽交往中。

冬季合宿结束后迎来为期一周的冬假,绝大多数的部员选择回家乡过年,泽村当然也是,留在东京的御幸送他到车站,并说了句「新年快乐,明年见。」他对着车门外的御幸挥了挥手,虽然脸上笑着但心情没有很好。

 

 

「荣纯那家伙怎么了?」坐在暖桌里看报纸的爷爷想起那个从东京回来就一直窝在房间里的笨蛋孙子,向坐在对面剥橘子的妈妈问道。妈妈将剥好的橘子递给爷爷,手掌撑脸皱着眉思考片刻,低喃,「不清楚呢,看起来好像有什么心事,不过刚回家的时候笑得挺开心的。」

「不是在学校被欺负了吧?」

「欸──怎么可能!荣纯那孩子虽然笨但性格挺好的。」

「说得也是……他们秋季大赛不是得了冠军吗?」爷爷吃了一口橘子,余光看向门边,发现他的孙子站在露出一半的脸,目光凶恶地盯着他们,他尴尬地笑了笑,「哟,荣纯赶紧来暖桌吧,现在很冷的。」

「我只是上个厕所就听见你们在说我的坏话!哪有爷爷跟妈妈说会说自己的孙子和儿子笨的啦!!」泽村突然大吼出声。

「臭小子突然吼什么啊!吵死啦!你去问问附近的邻居,连若菜他们一定都觉得你笨啦!!」爷爷正想将暖桌被掀开冲过去揍他孙子一拳,但被温度差吓得再度躲了进去,「你就没想过我们是在担心你吗?」

「就是啊,爷爷很担心荣纯你这么没精神的样子呢。」妈妈缓颊地说,「不是在学校发生什么事情了吧?来,跟我们说说看。」

泽村挠挠头,犹豫了几秒走上前钻进暖桌里,其实不算什么烦恼,甚至可以说是很小的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在意。他拿起篮里的橘子,有时将它握在手里,有时在桌上滚来滚去,慢悠悠地说道:「明天不是今年最后一天吗?」

爷爷跟妈妈互看一眼,这什么奇怪的问题?不过,更奇怪的是少根筋的棒球笨蛋怎么现在一副扭扭捏捏的模样?

「你不是已经跟若菜约好去神社参拜了吗?」

「就是呀,你每年都和他们去参拜的。」妈妈疑惑地皱了眉,「难不成是吵架了?你惹若菜生气了吗?」

「……为什么吵架就是我惹人家生气啊!跟他们没关系啦!我只是!」泽村停下玩弄橘子的手,低着头只有眼睛往上瞄,噘着嘴弱弱地说了句,「我只是有想要约的人啦!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完便急忙趴了下来,耳根发红不想被眼前的人看见自己的表情。

良久,一直没人接话,泽村才慢慢抬起头,发现爷爷和妈妈像被石化一样呆愣不动,而且爷爷嘴里的橘子因为他张大的嘴都快要掉出来了。

泽村在他们面前挥舞着双手,但还是没有反应,直到爸爸从门外走了进来,看见放空中的爷爷与妈妈,纳闷地问:「怎么回事啊你们?」

那瞬间整个客厅都被尖叫声覆盖,爸爸下意识摀住耳朵,泽村的衣领被激动地爷爷揪住并摇晃着,「臭小子你在东京有喜欢的人了啊?居然没跟我们说!我还以为你只对棒球有兴趣而已!这件事若菜知道吗?」

「爸爸你别这样,把荣纯放开啦!」妈妈在旁拉住爷爷,她刚刚也被儿子说话的反应吓到了,没有想过他居然有感情方面的困扰,很是欣慰,不过对象不是熟悉的青梅竹马又觉得可惜,感情果然不是先认识先赢。

「怎么回事?你们快跟我说怎么回事啊?!」爸爸站在旁边一脸困惑。

众人整顿旗鼓,全部挤进暖桌,一人坐一个方向,泽村面对左前右三边投射过来的视线觉得不太自在。

「现在我问的问题,你都要老实回答!」爷爷双手环胸坐在泽村正前方,后者尴尬地笑了笑,一副审问犯人的感觉,「你想约的人是谁?」

「我不想说!」泽村嘟着嘴往旁边看去。

「你这臭小子!」

「爸爸你冷静点,对荣纯不能用硬的。」妈妈赶忙制止暴怒的爷爷,她柔声地说:「你想约的人住在东京是吗?」

泽村看了妈妈一眼,默默地点头。

「也是青道的学生?」点头。

「棒球部的?」再度点头。

「这么说来我上次就看见他们有好几个经理,有一个特别可爱,不知道荣纯看上的是哪个,短头发的吗?还是绑马尾的?」爸爸自顾自地笑了起来,然后被妈妈瞪了一眼。

「你跟她告白了吗?」

只见泽村摇摇头,其余三人松了口气,但他下一秒挠挠脸颊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我们在交往了,只是还不能被别人知道。」

这次已经不是石化的等级,包括爸爸在内的三人都快风化了,他们的笨蛋儿子/孙子居然有交往的对象了?

有点害羞地说完后,泽村惊觉自己又自爆了,虽然早晚要让家人知道的。

「能让我的笨蛋儿子喜欢的对象是什么样的人啊?」妈妈兴奋地笑。

「虽然嘴巴有点坏,可是长得很好看、身材也很好,听说成绩不差但我不太清楚,毕竟不是同年级的。」

「条件这么好,对方居然还答应跟你交往?」

「不同年级?」

「什么叫做答应跟我交往啊!是他跟我告白的好不好!」泽村不悦地说,家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起来特别微妙,「是二年级的前辈。」

姐弟恋?!对方铁定将他当成可爱的弟弟了!

「那你就约她到长野来吧。」

「……他在车站送我的时候都特地讲了新年快乐,应该不会过来吧。」泽村叹了口气,「他要陪他爸爸的呀,我不能这么任性,而且我也这么久没有回家了,不可能为他留在东京。」

闻言,爷爷泫然欲泣,「我们家的荣纯长大了!!」

妈妈跟爸爸在旁一边点头一边拿着手帕拭泪。

「你们是怎样呀!」泽村脸颊微红,「反正!我只是有点不开心而已,明天还是会跟若菜他们一起去神社的,他的话,有机会再说吧!」 

泽村随手拿了一颗橘子,打算离开暖桌回自己房间,但是妈妈叫住了他,「荣纯,你怎么还是犯老毛病呢?」

「什么?」

「有些话不说对方怎么会知道呢,当初你决定去东京打球的时候不是也这样吗?不用先替她预设立场,说不定她也在等你开口啊!快把她带回家给爸爸妈妈看看!」

「但是我已经和若菜他们约好了。」

「可以一起去呀,到时候你们再找机会独处不就好了?」虽然若菜可能会很伤心吧,喜欢这么久了却敌不过认识不到一年的女孩,不过感情本来就是这么回事。

「我、我考虑一下。」

泽村点点头,从暖桌里站了起来,迅速离开客厅跑回自己房间,看着他这么急迫的模样,众人互看彼此吁了一口气,他们的孩子不仅在棒球有了卓越的成长,连女朋友都交到了,东京真是个神秘的地方!

回到房里的泽村拿起正在充电的手机,点开通讯软件,看见被自己置顶的窗口有了新讯息,点开后是一大盘的寿司跟一碗纳豆。

今天的晚餐,我知道你最喜欢吃了,拍给你羡慕一下。

明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纳豆了还在睁眼说瞎话!泽村立刻回了一个气鼓鼓的柴犬贴图,时间旁边瞬间标示已读,知道对方正开着手机,便直接传了讯息过去。

「御幸前辈明天会跟爸爸去神社参拜吗?」

『这么快就叫爸爸了啊?』

「吼!你又在那边挑我语病!明知道我指得是你爸爸!」

『没错呀,我就是知道你在说我爸嘛。』

『本来是打算待在家里的,但他临时要跟以前的同学出去,所以可能只剩我在家了,怎么?想我吗?』

「嗯。」

一张惊讶的狐狸贴图,『用手机就这么坦承,现实中却别扭的要死。』

『明天你会跟青梅竹马一起去参拜吧?』

「对呀,还有其他人。」

『嗯,没关系,等你回学校我们就能见面了,不然现在来开个视讯?』

「御幸前辈是超级大笨蛋!」

柴犬生气贴图洗板,泽村不知道自己到底传了多少张,虽然在满满地柴犬贴图中参杂了几个狐狸问号脸,但他没仔细看就把手机扔到旁边,将脸没在枕头里,手掌握拳敲在柔软地床面上,最终他还是没有办法打出「你要不要来长野?」这句话。

趴在床上的泽村不知不觉睡着了,直到感觉窗外照射进来的温暖阳光,睡梦中好像听见母亲从楼下传来若有似无的叫喊声,「荣纯!你起床了没有啊?到底要睡多久啊?你晨练没迟到过吗?都什么时间了!」

泽村妈妈站在楼梯口喊着,这时他才睡醒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整个脑袋浑浑噩噩地还没搞清楚现在的时间点。

「荣纯!有人来找你了!快点下来!」因为都没有回应,泽村妈妈有点恼怒地说,「真是的,我还是到楼上把他挖起床吧!」

「哈哈哈哈,没关系的伯母,不着急,让他慢慢睡吧。」

「哎呀,荣纯那孩子也真是的,学校社团的前辈要来都不跟我说一声。」

原本毫无动静的二楼在两人开始对话后,传来猛烈地脚步声,天花板都像要被踩破一样,妈妈下意识往楼梯看,伴随着尖叫,泽村因为跑得太急在楼梯踩空整个人滚了下来。

「欸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有没有怎么样?」妈妈上前将泽村扶了起来,但是他根本没有管自己摔伤哪里,目光死盯着站在不远处穿着褐色长大衣,戴了条红色围巾,提着伴手礼的御幸一也。

「御、御幸前辈?」泽村迅速跑到他面前,「你怎么来了?」

御幸发现站在泽村后方的泽村妈妈一脸惊讶地模样,面带微笑地说:「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但是我没有说啊!』

这个笨蛋现在肯定这么想的吧,御幸笑了笑。

他本来就打算要来长野,只是没有开口跟泽村说罢了,没有想到泽村的反应比他想象中的更让人期待。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里?」泽村小声地问道。

「我问小礼的。」御幸露出奸诈地笑容,要是主动跟泽村问地址,那这个惊喜就破梗了。

「你这是犯罪行为!」

「随便你怎么说,至少你现在很高兴,不是吗?」

泽村没有想过御幸会出现在自己家里,确实有点高兴,他噘着嘴脸色微红地看向一旁,咕哝着,「一点点而已啦!」

御幸淡淡地笑了笑,再这样聊下去,即使是粗神经的笨蛋都会看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微妙,他越过泽村走到泽村妈妈面前,将伴手礼递了过去,「不好意思突然到访,希望没有造成您的不便。」

「哪里哪里!难得荣纯有东京来的朋友!我还以为他在学校的人缘是不是很不好呢!」

「怎么会呢,泽村这么直率,大家都很喜欢他的。」

泽村拳头紧握,这前辈还真是会做人啊,跟妈妈说话这么有礼貌,怎么在他面前就坏得要命?想起昨晚在家人面前,自己也说了御幸的好话,突然觉得好像没有什么立场可以说别人。

「啊!这么说起来,前辈君,我有关于棒球部的事情想要问你。」

「叫我御幸就可以了。」

「好吧,御幸君,你知道你们社团有人跟荣纯告白的事吧?」妈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孩子昨晚说他有交往的对象了,真是把我们吓了一跳,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是指泽村的交往对象吗?」

「对呀,荣纯说是不同年级的前辈,长得好看身材也很好,虽然嘴巴有点坏,听起来是不错啦,但我还是想听听别人怎么说,毕竟常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嘛,我怕荣纯把她捧得太高了。」

妈妈完全没有发现站在御幸后头的泽村一直对她比着安静的手势;御幸默默地回过头,和泽村四目相对,嘴角难掩笑意,这真的是他来长野的第二个收获,第一个就是迷路一小时。

「伯母请放心,泽村说得都是真的。」

「哎呀,这样我就放心了。」

泽村嘟着嘴在后面默默吐槽,厚脸皮的家伙居然这样夸自己,呿。

 

 

TBC

 

 


评论(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