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尤】传染

 

‧OOC

‧又是个不知所云的短篇Orz

  

 

 

『尤里,我喜欢你。』

 

奥塔别克想不到任何浪漫的方式跟身边这个可爱妖精告白,最终只是将内心最真实的感情说了出来,而正在抱怨维克托与勇利的尤里话才说了一半便愣在原地,他盯着面无表情的奥塔别克,那个三个月前与他成为朋友来自哈萨克斯坦的男人,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不,他不可能听错的。

因为那是他第一个朋友的声音。

 

「我……」

尤里下意识回避奥塔别克直勾勾地视线。周遭的气温很低但他的体温却逐渐升高,不敢相信自己竟有点害羞的尤里不停晃着脑袋。

 

奥塔别克你是笨蛋吗?不看地点说话的吗?有人会在去厕所的途中告白吗?而且他应该马上回复吗?尤里满脸通红却紧咬下唇犹豫不决。

全部看在眼里的奥塔别克只是上前抱住他,不到几秒的时间,连尤里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他放开,「我们先去厕所吧。」

 

「咦?」

 

尤里瞪大双眼露出疑惑地表情,他发觉已经跟不上对方的思考模式,也没有发现他们走到厕所的这段路,自己与奥塔别克的手是牵在一起的。

 

那天晚上,他们去完厕所后就到餐厅吃饭,直到将尤里送回家,奥塔别克都没有把话题绕回告白这个点上,这样反而让尤里因为过度在意而心不在焉,甚至连爷爷跟他说话都没有响应。

 

翌日,奥塔别克连系不上尤里,才在IG上面发现对方去了日本。

另一个Yuri的国家。

 

「玩得愉快。」奥塔别克默默在IG留了言,殊不知看见留言的某人在日本暴跳如雷。

 

 

只要对方的IG有更新,奥塔别克一定会在下面留言,如果是有露脸的自拍照还会多点一个赞。尤里的动态更新的很勤,几乎是每到一个景点就发一则新的内容,将自己的行程完全曝光,彷佛像在对谁报告一样。

 

到了第三天,直到中午才更新动态的尤里发了一张自己戴着口罩,贴着退热贴的照片,「难得感冒了,都是笨蛋勇利的错。」维克托还按了赞。

 

从小到大几乎没有感冒过的俄罗斯少年第一次了解病毒的威力,而负责照顾他的勇利全身被维克托包得像肉粽一样。尤里睡醒时已经是晚上了,他第一个反应是点开IG,感冒的那则动态,奥塔别克并没有留言。

 

端着白粥走进房间的勇利看见躺在床上的金发少年眼角默默流下泪水,「尤里奥,你哪边不舒服吗?听说俄罗斯人很少感冒的,你还好吗?」

 

「奥塔别克我要跟你绝交!」勇利听不清他隐没在口罩里的话。

 

「勇利!有客人来了!」姐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接着是有些急促地脚步声,她将房间的纸门拉开,笑得灿烂,「又是个外国帅哥。」

 

「谁来了?」

「你猜猜看,是个黑发帅哥喔!」

尤里往对话中的两人看去,他看见维克托的脸从门边缓缓探出,瞇着眼睛笑得异常灿烂,「WOW!尤里奥!你一定不敢相信,JJ来看你了!」

 

呿了一声,尤里别过头,为什么他生病的时候还要看JJ那张脸啊?

维克托将门完全推开。

 

「尤里。」

是熟悉的声音,尤里往声源处望去,站在维克托身边的不再是面无表情的奥塔别克,而是带着一点担心神情的他。

维克托轻轻点了勇利和姐姐的肩膀,将他们带离房间并将门拉上。

 

「你怎么来了?」

 

「身体还好吗?肚子饿吗?」尤里摇摇头,他没有任何胃口,他将口罩拿了下来,奥塔别克冰冷的手覆上他的脸颊,感觉有点舒服。

 

「你怎么来了?」他直勾勾地看着奥塔别克又问了一次。

 

轻轻叹了一口气,奥塔别克露出微笑,「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我没有。」尤里紧张地转身背对奥塔别克,气氛瞬间安静下来,反而能够听见门外窸窣地对话声。

 

「维克托,你不要戳破我家的纸门呀。」

「勇利,在电视剧看见后就一直很想试试看呀!」瞇起单边眼睛,舌头舔着上唇,手握拳靠在脸颊边,卖萌装可爱在他身上一点都不违和。

 

「门外……好像有点吵闹。」奥塔别克缓缓地说。

「对呀。」尤里小声地回复。

 

结束对话后,现场再度回归平静。

本来喊着想和奥塔别克绝交的尤里,看见对方出现在自己面前后便打消了念头,他不停在IG透露自己的讯息,也是想看对方的反应,这是维克托教给他的战术,生病是计划以外的发展,没想到反而见效了。

 

「你这几天在日本玩得开心吗?」

「嗯……」

「那等你病好了,我们就回俄罗斯吧。」

尤里偷偷地回过头,发觉奥塔别克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温柔,他都快要搞不清楚他们两个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了,单纯的好朋友吗?还是?

「笨蛋勇利说感冒短时间不会好,因为我从来没有生过这种病,除非是把病毒传染给别人。」

「那传给我吧。」

「什……」还没反应过来,奥塔别克的脸往他逼近,下意识闭起眼睛,双唇紧贴在一起,舌头在嘴里翻搅,直到差点没办法呼吸之后,对方才将他放开。

「好点了吗?」

喘不过气的尤里看着一脸正经的奥塔别克,忍不住大吼,还有点破音,「好什么!被你弄得更严重了!!!」

「怎么会?」

好不容易稳住呼吸,尤里反而觉得头有点晕,奥塔别克上前将他揽住。尤里靠在奥塔别克的怀里,听见他平静而且规律的心跳声。

「你为什么……」抛出前半段的问句,他抬起头发现奥塔别克认真地听着,「为什么要对我说那句话?」

「哪句话?」

「就、就就就就是那句话嘛!」

「传给我吧这句吗?因为我看你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是我喜欢你这句!!!」

「噢……」奥塔别克看着怒气冲冲地尤里,只是微笑,「没有为什么,就是因为喜欢才说的不是吗?」

「………」尤里别开视线,「那你为什么没有问我的答复?」

「这是你最近心情不好的理由吗?」

「不是。」才怪!

奥塔别克举起左手轻揉着尤里柔软地发丝,低喃,「没关系,等你想答复时再说,现在我只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尤里没有接话,奥塔别克也保持沉默,四周安静的环境让尤里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最后在奥塔别克的怀里睡了过去。

不用着急,他都已经等这么多年了。

而且从尤里的反应他早就知道问题的答案,在他说出口的当天。

奥塔别克温柔地笑着。

 

 

Fin

 

 

烧脑烧脑烧脑....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回去写御泽(倒地。

 

 


评论(3)
热度(84)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