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挖洞大师

 

‧新的一年要复健

‧原作私设,常见梗(之前有写过类似的)

 

 

 

青道高中在秋季大赛获得冠军后,没有松懈地迎来冬天。

严酷的冬季合宿,在太阳还没升起便开始练习,直到天空一片漆黑为止;不间断的训练让他们的身体感到疲惫,但却能感觉到自己每天一点点的进步,原本跑五圈的时间现在能跑六圈了,尽管很疲劳,但到了快结束的时候,反而期待明天的到来,因为就要结束了。

最后一天的食堂,不少队员因为从早到晚的密集训练全身肌肉酸痛难耐,即使拿起筷子吃饭的手都在颤抖,但心情却很愉快,除了能够休息以外,现在所有的练习都将在未来成为自己的力量。

不过……

 

「再来一碗!」

因为疲惫吃饭速度已经减缓很多的队员看着彷佛和他们不在同一个世界的泽村荣纯拿着空碗蹦蹦跳跳地模样,心想为什么他还能这么有精神?

「泽村你吵死了,想吃自己去添啦,没看见我们都累了吗?」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冬季合宿的仓持虽然没有像去年那样无法动弹,但还是没办法像泽村那样。

「咦?仓持前辈你已经累了?哈哈哈,果然是年纪大了啊!」

仓持额际青筋浮起,熟练地往泽村屁股踢了一脚,只是这次泽村没有喊出声,反而一脸疑惑地看向仓持,「怎么回事,一点都不痛!」

仓持皱起眉,果然合宿后的状态和以前不同,腿不仅很难使力还很酸,看来有段时间不能随心所欲的踢泽村了。

「仓持前辈已经累到踢不动了!!」泽村大吼出声,「怎、怎么办!御幸前辈你赶快想个办法啊!仓持前辈唯一的优点就是他的脚程了!」

「哈哈哈哈……」御幸瞇起眼睛坐在一旁敷衍地笑着,这个笨蛋哪来的体力啊,要是待会儿打起来,他根本没力气阻止,他累到连饭都不想吃了。

「御幸,帮我记着,新年回来我要一次踢完笨蛋泽村欠我的数量。」

「现在记到第几次了?」

「合宿期间也算,包括刚刚那句的话就是第十八次。」

泽村瞪大眼睛,「仓持前辈我合宿期间有惹你生气吗?我怎么不记得?!」

「你这个笨蛋总在无意间惹毛很多人吧,我也很常被你惹怒啊。」只是他不想计较而已,御幸轻轻叹口气。

「当然,你要我一一数给你听吗?」仓持说道。

泽村将空碗搁在一边,理直气壮地说,「好啊,仓持前辈你就说说看,我让御幸前辈帮我评评理!」

「喂,别拖我下水。」

「第一次,听见监督说要开始冬季合宿的时候在我耳朵旁边大吼。」

「我有吗?」

泽村疑惑地看向御幸,后者点点头,他当时也站在旁边,被泽村突如其来地大吼吓到,虽然马上就遭报应了,因为那时监督的话还没讲完。

「好吧,那就勉强算一次。」

「第二次,合宿前一晚我让你早点回五号室休息但是无视我。」

「我有很晚回五号室吗?」泽村偏头细想,「御幸前辈那天晚上我在哪?」

「……」瞄了仓持一眼,御幸缓缓说道:「我房间。」

「啧,就知道。」

「就是嘛仓持前辈,我在御幸前辈房间里,你有什么好生气的啊!」说完便迎上御幸尴尬地笑容,跟仓持都快要翻到天边去的白眼,「好、好好好吧!这次就算我没有听仓持前辈的话吧,不过这个理由很勉强!」

「第三次,合宿都开始了还在那边跟御幸放闪。」

「放闪?放什么闪?」泽村喃喃自语,「放闪是什么意思?」

「和御幸调情的意思。」

「仓、仓持前辈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如果是平常的泽村绝对下意识大喊出声,但他却反应很快地用气音微弱地吼道。

「就是说呀,仓持。你看我累成这样,就知道我练习是很认真的。」御幸仔细回想自己什么时候有和泽村调情,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跑圈的时候呀,你们两个在那边眉来眼去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那是御幸前辈在问我冬假要不要回长野……」

「那是泽村问我跨年要……」

两人同时开口,御幸听见泽村说的便没有将接下来的话说完。

「……」

仓持双手环胸,心想,你们统一说词行不行啊?

盯着泽村张牙虎爪想要解释的模样,以及御幸无奈的表情,仓持问道:「你们两个有什么吧?不然怎么是这种反应?」

「咦?」御幸和泽村异口同声地说。

「秋季大赛时我就觉得你们气氛有点微妙,但又说不上来。」

御幸对泽村隐瞒伤势这件事,让泽村气到有段时间不想和御幸说话,明明就站在旁边却硬是要让小凑帮忙传话,那个不管怎样都死缠御幸喊着接他球的笨蛋居然这么生气?这件事让仓持觉得有点奇怪,但没有多想,会让他想弄明白的原因是某天看见御幸和泽村在练习场的角落抱在一块,然后隔天就和好了。

虽然不知道御幸有没有刻意防着,但从那件事之后,再也没看过两个人太多的亲密接触,本来仓持还认为是自己想太多了。

「仓……」御幸还没说话,便被打断。

「仓持前辈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觉得你接下来要说的都是胡言乱语。」泽村一脸严肃地伸直左手,掌心向外,「要勇敢向恶势力说不。」

「哈?」仓持皱眉,见泽村的嘴角明显抽动,接着说:「第十九次。」

「咦?仓持前辈你真的有在计算?我以为这只是你想挖洞给我跳的借口!」

语毕,泽村余光瞄见御幸的表情,赶忙将自己的嘴巴捂住。

「我早就跟泽村那个笨蛋说过,再怎么瞒也瞒不住你的。」

「事到如今,仓持前辈我也不瞒你了。」泽村垂下头,「其实御幸前辈是我的远房表哥,我也是进青道才知道的。」

「啊?」御幸一脸困惑。

「你这句话跟棒球部的人说,他们一定都会觉得这笑话不错。」

「笨蛋,都跟你说不用刻意瞒仓持了……」

「但是御幸前辈!!!如果被仓持前辈知道我们在交往的话那不是全部人都会知道了吗?!!!!」泽村激动地说,不知道几分贝的音量,他抬起头发现每个人都盯着自己看。

在仓持的笑声与御幸的叹息中,泽村拿起旁边的空碗,大声喊着「再、再来一碗!真是的,添饭的在哪里啊!饿死啦!!!!」

 

 

 

Fin

 

 

 

「那个笨蛋说了。」

「对,终于说出来了,我赌赢了,他们果然在交往。」

「泽村你这个笨蛋!能不能长点脑啊!」

「可恶!我输得不甘心!现在来赌是谁先告白的!」

 

 ---


其实本来是要写新年的,估计下一篇写新年XD

(写到一半感觉跑了就变成挖洞大师)(咦


 

评论(15)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