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藏不住

 

‧原作私设

‧交往前提

  

  

  

『别想骗我了,妳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是藏得住的?』

 

即将迎来结局的少女漫画,男主角对着脸红的女主角问了这么一句话,成功挑起读者想看后续的欲望,最后却写着下期休刊四个大字,泽村不禁想要抱头大喊──都已经是月刊了还搞什么休刊啊啊啊啊啊!

 

五号室内,认真温书的浅田与正在看少女漫画的泽村形成强烈对比。

 

「喂,泽村,今天你和由井的投捕心得有跟御幸报告吗?」

「我为什么要跟那个混蛋四眼报告啊。」泽村将漫画阖上放在枕头边,「因为他把我的球打出去了,所以今天晚上不想跟他说话。」

「……你也太幼稚了。」

没有接话,泽村噘着嘴,哼了一声将脸埋在枕头里。

就算没有报告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御幸那家伙不是看得很清楚吗?明明是他和由井搭档,但是想法却被猜透了,感觉有点微妙。

「御幸传了讯息过来,说是光舟对降谷的评价比你还高。」

 

泽村立刻抬起头,见仓持晃着手机,一脸不悦地穿上扔在旁边的外套,看起来就是准备出去的模样。仓持见状,问:「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教训那个小狼崽!!!!」

泽村将门拉开,仓持在后头说,「是去教训光舟还是想找御幸啊?」

「仓、仓持前辈你在说什么!当然是教训小狼崽啊!我走了!」

 

门关起的瞬间,仓持皱了眉头,低头看着屏幕上写得『他不肯过来?没关系,你就跟他说,光舟觉得降谷投得球比他好,这样就行了。』

 

到底是那个眼镜太坏心还是这个笨蛋太过单纯?

不过唯一能确定的是,他很了解他。

 

 

 

 

『他过去了。』

御幸坐在书桌前,盯着屏幕上仓持传过来的讯息笑得特别开心,待在一旁的光舟被他那个笑容惹得不舒服,一副将别人看透的表情。

 

没多久房门被粗暴地打开,光舟困惑地看了现在的时间,要睡觉是有点早但要讨论战术又太晚了,尤其是对方莫名地冷着脸,跟以往的热血笨蛋形象有点出入。

 

「泽村前辈有什么事吗?是来找御幸前辈的?」

闻言,御幸噗哧了一声。

「当然是来找你的!小狼崽!你居然说降谷投得比我好!」泽村咬牙切齿地说,将门关上后,找个空旷的地方坐了下来,「好,不用客气,尽管说吧,降谷投得球哪里比我好?这样我才能找个机会打败他!」

 

他什么时候说过了?光舟头上写满问号,下意识回头看向噘起嘴只差没吹出口哨地罪魁祸首,御幸的表情好像在说『谁让你们都不告诉我今天的投捕感想。』

 

「降谷桑的球和泽村前辈是不同风格的。」他停顿了会,「但在某些部分有点相似,……这个很难说明清楚,要接过才会知道。」

 

御幸有点意外光舟居然老实地回答了。

不过泽村却紧皱眉头,对这两个不同的称谓感到别扭,但他没有理会反而是看向御幸,问:「那……身为前辈跟队长的你有没有想要补充的?毕竟小狼崽说这要接过才会知道!」

 

「嘛,相似地部分应该就是……」御幸理所当然地说,「都是笨蛋吧。」

「御幸一也!!」

「哈哈哈哈哈哈……安静点安静点。」

 

光舟面无表情地摀住耳朵,对这种高分贝的争执早就习惯,毕竟一个星期里至少有三天,回到房间都会看见泽村的身影,越来越有将这里当自己房间的趋势。一直以来气氛都满正常的,不过有次他比平常时间更早回房,以往都有很多人在的空间里,只有御幸跟泽村两个人在,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虽然泽村大声嚷嚷在讨论球路,可是脸却红得相当诡异。

 

「刚好我有事要找仓持,你们赶紧休息吧,待会儿就回来。」御幸穿起外套面带微笑,光舟注意到泽村的视线到处飘。

 

「时间差不多了,我也回去睡觉啦!」泽村从地面弹起,抢在御幸前面握紧门把,「混蛋眼镜你不准走在我前面!等我出去后五分钟你才能出来!」

 

「谁管你啊,我要找得是仓持又不是你。」

「少啰嗦!五号室就是我的地盘啦!」朝御幸吐了舌头,泽村将门开启后迅速跑了出去。

 

御幸和光舟没有说话地对看了一眼,「他是你的前辈。」

 

「你是他的前辈。」

 

一直默默待在房间角落的二年级心想,你们能不能进行有点意义的对话?

 

 

 

 

站在离五号室不远处的走廊尽头,泽村荣纯左顾右盼,夜晚的风吹得他发冷,安静的空间里一点风吹草动都可以把他吓个半死。混蛋眼镜怎么还不赶快出现?不知道晚上一个人待在这么黑的地方很可怕嘛。

 

「你像条虫动来动去的做什么啊?」

回头看见御幸一脸困惑的模样,泽村想也没想地冲上前,扑进他怀里。

 

「不是说晚上不想跟我说话吗?」

「仓持前辈居然告状!」

御幸轻轻叹口气,将泽村拥进怀里,「幸好我很清楚你想要干什么,不然你就要待在这里站到天亮了。」

「什么?我的表情很明显吗?」

「你以为你藏得住吗?不然我怎么打得到你的球?」

「哼!那你猜得到我现在想做什么吗?」

「当然。」

泽村抬起头,看着御幸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双唇还没贴紧就听见旁边传来干咳的声音。仓持面带微笑,「时间不早了,你们两个笨蛋在这做什么?我就知道泽村去找你的动机不单纯。」

「仓仓仓仓仓仓仓仓持前辈!」泽村立刻将御幸推开,「刚刚不小心有只青蛙跑到我眼睛里了所以御幸前辈他在帮我……」

「青蛙?说谎也打个草稿好不好?」仓持叹了一口气,「你们两个的事情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以为泽村藏得住秘密吗?」

御幸摊手,「从没想过他能藏住,但是也没想过你会突然出现。」

「好吧,那就允许你们亲个三秒,然后各自回房睡觉。」

「喂……」

 

寂静的夜晚,伴随着泽村的大喊,原本熄灭的灯再度亮了起来。

──笨蛋泽村你在吵什么啊!!!!!

众人怒吼着。

 

 

Fin

 

 

 


评论(12)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