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65°C

 

‧AU

‧我好想喝拿铁喔T3T

‧对仓持爱得深沉

 

──

 

三个月前,东京市区较冷门的地段开了一间装潢相当普通的咖啡厅,即使店开在在转角处,脚步匆忙地路人也不会多看几眼,只能闻到阵阵地咖啡香,不过若他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里面都是座无虚席。

没有被杂志报导,只有网友的推荐,价格公道、咖啡的味道浓郁且富有层次,重要的是店长的颜很池,不过若是追求安静的休息环境那就不推荐这家咖啡厅了,因为每天都能够听见那宏亮的吼叫声──

「笨蛋泽村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怎么连这种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

「对不起仓持前辈!我会认真学习的!」

「这句话已经听你说两个月了啦!」

「仓持前辈、荣纯君你们两个安静一点,客人都要被你们吓到了。」服务生三号小凑春市紧张地说。其实对常客而言,服务生和他们的互动不像客人反而更像朋友,所以他们对仓持和泽村的争吵早就习以为常,之前仓持因为出国休了两个星期的假,店里变得特别安静反而不习惯。

「哈哈哈,你们别吵了。」让许多少女闻颜而来的店长御幸一也熟练地将绵密奶泡倒入咖啡杯里,摇晃杯子在上面拉出漂亮的花朵形状,并放在盘子搁在吧台上,「仓持你把这个送到二号桌去。」

「呿。」将咖啡杯拿了起来,仓持转身小声碎念,「就只会包庇泽村。」

服务生一号仓持洋一是店长御幸一也以前的高中同学,两人合资开了这家咖啡厅,其实仓持对咖啡是没什么研究的,他就是出钱帮朋友,当时御幸提议让他当服务生,他还吓了一大跳,不清楚御幸是不是想省人力成本才会想让号称不良脸的他来当服务生。

「仓持前辈你去休息吧!让小的我替你送过去!」

「不用,我怕你把咖啡摔了。」将咖啡安稳地送到二号桌,仓持回头看见泽村彷佛有一对狗耳朵和尾巴失落地垂下。

「哇,老鸟欺负菜鸟,仓持你这样还算是副店长吗?」

「闭嘴!我什么时候是副店长的!」

 

眼前这个服务生二号泽村荣纯是二个月前应征进来的工读生,用两个字来概括就是──笨蛋。他们那时在店门口张贴征人广告,来面试的人相当踊跃,而且大部分都是女孩子,御幸看着履历深思熟虑之后,偏偏挑了这个让仓持觉得根本不可能的家伙。

泽村很吵,完全是个热血笨蛋,仓持不懂御幸为什么选择他,也不懂泽村因为笨手笨脚在第一周摔破一堆盘子跟杯子,御幸却还是留着他。

「这样好像不行啊。」

第二周的某个晚上,仓持看见御幸站在易碎品垃圾桶前喃喃自语。

果然还是受不了了吧?脑中突然浮现泽村因为摔破东西着急的模样,仓持挠了挠脸颊,虽然跟御幸建议过将泽村辞退,其实有点心软,即使是个笨蛋也有努力可取的地方,「那个,御幸……」

「就这么决定吧,仓持你明天写个征人公告贴在门口。」

「咦?你不打算先跟泽村商量一下吗?」

「商量什么?帮他找新同事的事情不是由我决定就好了吗?」

「……新同事?你不是要把他辞退?」

「我有说过要辞退那个笨蛋吗?」御幸皱起眉头,想不起自己曾说过这种话,「不过确实是因为他的关系才要找新的服务生,这次找精明一点的。」

「……我突然有种就算那家伙把店砸了你也不会把他辞退的感觉。」仓持沉默片刻,接着说:「你对他标准太低了,说你没有私心我还不相信,难道他是你的亲戚?还是认识的朋友?」

「果然还是太明显了?不过我跟他不是亲戚也不是朋友。」

「呃。」仓持流下冷汗,「难不成你是喜欢人家?」

御幸笑而不语。

 

这就是服务生三号小凑春市登场的原因。

仓持回过神来,脑子里浮现的是那晚御幸深不可测的笑容,他看着原本一脸失落盯着自己的泽村正在和常客有说有笑,而御幸做完咖啡便靠在吧台边,手肘撑着脸颊目光盯着泽村不放,气氛有点微妙,尤其是泽村偶尔回头发现御幸盯着他的时候,躲开视线时脸颊有点微红。

两个星期前不是这样的!到底他出国的这两周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凑,你过来一下。」仓持朝着正擦着桌子的小凑春市挥了挥手,等对方移动到自己身边,搭住他的肩膀,细声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御幸跟泽村两人之间有点奇怪?」

「咦?荣纯君不是本来就有点奇怪吗?」

「虽然你说得没错但我是指他们之间的气氛,好像有点……粉红?我只不过是请假两个星期,回来就觉得他们不太一样了。」

「抱歉,仓持前辈,我没有感觉出来。」小凑春市面有难色,「不过前几天我有看见御幸店长在教荣纯君泡咖啡。」

「教笨蛋泡咖啡?御幸什么时候有这个耐心了?」

「当然有了。」御幸笑咪咪地出现在仓持面前,「我对认真向学的孩子都很有耐心,如果你们想学的话我也可以教。」

仓持放开搭住小凑春市的手,一脸嫌弃地说:「别偷听我们说话。」

「我只是在关心我的员工。」

「呿,才怪。」

话题还没结束,一批客人到来,仓持暂时放下内心的困惑,继续完成他服务生一号的工作,当然对笨手笨脚的泽村又是一阵怒斥,店里的客人都被他们毫无水平的吵架内容逗笑了。

因为泽村老是弄破东西,所以分配给他的都是清洁或是跟客人聊天之类的工作,接近打烊时间,他正在补充桌上的餐巾纸,仓持瞄了四周确定御幸不在后,慢慢接近靠近,「喂,笨蛋泽村,我有事情问你。」

「仓持前辈,有什么事情吗?难、难道从明天开始愿意让我端盘子了?」

「不,你想太多了,我只是要问你关于御幸的事情。」

「御幸店长的事情?」

「……御幸店长?」仓持疑惑地瞇起眼睛,想起前些日子某人一直混蛋眼镜、混蛋四眼叫个不停。

「仓持前辈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那我就继续忙了。」泽村的语气微微颤抖,明显有不对劲的地方。

「你知道御幸有喜欢的人这件事吗?」

「哈、哈?那个混蛋四眼有喜欢的人关我什么事情!」泽村大声笑着,手里的餐巾纸没有拿稳都散了出来,「仓、仓持前辈我、我先做事了!」

盯着泽村忙着收拾的背影,仓持瞇起眼睛,看来是成了。

他没有继续追问,走到一旁收拾剩下的东西,稍微往办公室的方向瞄了一眼,从门缝间能看见正在结算营业额的御幸一也;他们很有缘份在高中同班三年,因为长相的关系,御幸从不缺女生告白,但是仓持都没有看他和哪个女生交往过,甚至有点暧昧都没有,原来那个时候御幸就已经清楚自己的性向了?不过会选泽村这种笨蛋型的也是特别。

仓持感觉有股凉意从脚底窜起,高中三年和御幸最好的就是他,虽然总是拌嘴,当时在那些女生的眼里,不会误以为他们两个在交往吧?他用力甩头,想要将这可怕的念头甩出去。

「……我们先走了,大家辛苦了。」

完成店内的收拾,仓持和小凑拿起背包准备离开,御幸和泽村站在咖啡机前朝他们挥手道别。没人知道泽村为什么会突然对泡咖啡这件事感兴趣,或许是觉得泡咖啡的御幸很帅?不过有这种念头的又不只他一个。

「哇,好冷。」仓持和小凑走在昏暗的街道上。

「荣纯君每次都会利用下班时间跟店长学泡咖啡,听说他是想学拉花,好像是觉得店长能随心所欲拉出好看的图案很厉害。」

「那个笨蛋想学会拉花要好几年吧。」

「不过愿意学就很佩服了。」

仓持像是想到什么便停下脚步,小凑见状也停了下来,看着他摸摸外套口袋,冷着脸将背包打开,果不其然没有找到他要的东西。

「仓持前辈,有什么没有带到吗?」

「手机,应该是放在店里了吧。」

「要回去拿吗?」小凑问道。

「……」仓持愣了几秒,「老实说我有点不太想回去。」

「但没有手机挺不方便的吧?还是我去帮你拿?」

「不用,还是我自己去吧。」

「我陪你。」

 

 

泽村手里拿着装了一半牛奶的钢杯,将温度计夹在杯缘,转动蒸气喷嘴,用力呼口气想要缓解紧张情绪。

「让你弄个奶泡为什么要这么紧张?」

「我怕失败又浪费了好几杯牛奶!」

「没关系啊,怕浪费就直接喝掉吧,虽然超过温度就没有营养价值了。」御幸平淡地说,昨天开始教泽村热奶泡,明显是对机器不熟,而且角度不对,连续几杯奶泡都打不起来。

泽村点点头,将喷嘴放入钢杯里,深吸一口气慢慢将握柄往右转,微弱地蒸气正往外释放。

「你这样开太小了,奶泡打不起来的。」御幸握住泽村的手,想要将握柄再往右转一些,但泽村面对突然其来地举动太过紧张,直接右转到底,突然加大的蒸气让杯中的牛奶往上溅,泼了泽村一脸。

「唔啊!」

御幸赶紧抽了几张纸巾,将泽村的脸擦干净,「幸好还没加得太热,不是都交往一个星期了吗?怎么还没习惯?」

泽村红着脸,低下头,「好、好像被仓持前辈发现了。」

「嗯。」御幸没有多说什么,拿着抹布将洒在外面的牛奶擦干净,然后重新将钢杯递给泽村,「他不会多说什么的,不用担心。」

「……」

「如果你很介意那我明天就跟他说清楚。」

「不、不用啦!就顺其自然地让仓持前辈知道就好了!」

「那就不要管他了。」

泽村接过钢杯,拿着湿毛巾将蒸气喷嘴擦干净,转动握柄让卡在喷管里的牛奶喷出,接着再将喷管重新放回杯子里。

「记得温度要落在55°C ~65°C之间。」御幸在旁提醒。

他再度进行打奶泡的动作,期间御幸还是握着他的手调整角度以及蒸气喷嘴的强度,不过为了防止方才的状况发生,他可是努力地忍住,但是心跳却加速地很快,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看温度计。

泽村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像蚊香转圈了,御幸一看温度差不多了就将蒸气关掉。原本钢杯里的牛奶只有一半,但是经过蒸气喷嘴的洗礼已经变成八分满,他目光闪烁地看着御幸,难掩兴奋,「奶泡!是成功的奶泡!」

「还说,如果我没有帮你铁定又搞砸了,你刚才没看温度对吧?」

泽村噘着嘴,忍不住咕哝了几句,「没看温度还不是你害的。」

「好好好,全部都是我的错。」

「倒进咖啡前我要先来喝喝看有多绵密!」

泽村动作迅速地将嘴贴在杯缘,御幸还来不及阻止,他已经喝了一大口,下一秒立刻张开嘴巴并伸出舌头散热,「豪汤!!豪汤!!!!!」

他赶紧将手里的钢杯往桌上扔,不停对着自己的舌头狂搧。

「65°C的牛奶你居然直接喝了,真的是笨蛋。」

御幸轻轻叹了一口气,接着闭起眼睛往泽村凑上去,后者瞪大眼睛僵在原地,感觉自己的嘴里闯进了另一个异物,发烫的舌头好像变得更烫了,十秒钟、二十秒钟过去,他觉得快要站不住,而且无法呼吸的时候,御幸总算放开了他,「怎么样?还烫吗?」

脑袋当机,泽村像个机器人般点点头。

 

 

「仓持前辈,你怎么站在门外不进去?」

「…………………」

 

「我还是明天再来拿吧。」

 

 

 

Fin 

 

感觉之后走痞客邦繁体,lof的简体,这样阅读会不方便吗?


评论(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