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一見鍾情的可能性

 

‧私設滿滿

‧交往中的笨蛋情侶的同居模式

‧我最愛倉持前輩的客串


------------------------------------

  

澤村心滿意足地擦乾最後一個陶碗,將它輕輕地收進櫥櫃,用力地吁口氣並以手背抹去因室內悶熱造成的汗滴,此時的他笑得很開心,因為他終於成功將碗全部洗好而且沒有打破任何一個盤子。

他哼著歌踩著輕盈地步伐來到沙發旁,直接坐了下來,他盤起腿並抓過旁邊的抱枕,將他塞在雙腿之間並打開電視,棒球直播正要開始,然後他在螢幕上看見自己再也熟悉不過的人──御幸一也。

「嘿嘿,等御幸前輩贏了比賽回來我要跟他炫耀今天沒弄破盤子!」

他們兩個曾經是青道高中的最佳投捕搭檔,現在則是其他隊員們眼中的笨蛋情侶黨,在澤村三年級畢業的時候,已經在職棒發光發熱的御幸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說了一大堆澤村根本沒有聽懂的話,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大概用『我喜歡你。』四個字就能概括了。

 

兩支隊伍勢均力敵,澤村都緊張地離開沙發快將臉貼在電視上了,儘管御幸的引導還是很出色,但今天他們隊的投手狀態不是很好,而且連守備都有些鬆散,什麼狀況?

因為御幸擊出一個三壘安打就在客廳鬼吼鬼叫大喊打得好的澤村,看見第九局對手一個再見全壘打的時候安靜下來;兩出局一壘有人的狀態下,還能讓第八棒打出一個全壘打,可能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透過螢幕都能感覺出御幸的表情不是很好;澤村噘著嘴雙手抱膝坐在電視前,待會兒御幸回來了該對他說什麼安慰的話?別灰心,再加油哦?又不是大富翁四的樂透開獎!

「沒有打破盤子這件事情會讓御幸前輩開心嗎?」身子微微傾斜,澤村整個人往後倒,躺在有點冰冷的木板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就算是笨蛋,睡在這種地方會感冒的。」

耳邊傳來好聽的嗓音,澤村恍惚地睜開眼睛,因為眼鏡反光沒有辦法看見對方的眼神,他撐起身子傻傻笑著,覺得有點冷,感受到對方傳來的熱氣,幾乎是下意識地掛在對方身上,「好溫暖啊。」

「喂喂喂,我身上很髒還沒洗呢,放開我。」

「比賽……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御幸前輩,就這樣抱一抱。」

御幸有點無奈地嘆口氣,但嘴角是笑著的。

本來因為輸球有點不愉快的心情,在走進門看見澤村撓著肚皮睡著的模樣都已經退去大半了,「走開,別將口水抹我身上。」

「什麼啊!我怕御幸前輩難過才特地安慰你的耶!」

「不是因為你覺得冷才抱住我的嗎?」

澤村的臉紅了大半,「那、那是順便的啦!我也是因為看了比賽,想著要怎麼安慰御幸前輩才不小心睡著的啊!」

「嗯。」御幸摸了摸他的頭,「只要回家能看見你在,我心情就會好了。」

「真的嗎?是不是因為我長得特別可愛?」

「對,因為你特別蠢。」

「快滾去洗澡啦!你明明可以在那邊洗完才回來的,你根本是故意的!」

「那是因為我想要回家和你一起洗嘛。」御幸挑眉。

「那我去拿衣服!」

御幸一臉困惑地看著有點興奮衝進房間裡準備衣服的澤村,這傢伙怎麼回事?是怕自己心情不好所以千方百計的想要迎合自己嗎?

不管了,送到眼前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

 

 

趴在床上感覺渾身散發高溫的澤村瞪了一旁悠閒地看著信件的御幸,又看見角落堆滿的禮物以及床頭櫃上滿滿地信,噘著嘴有點不悅地說:「你明明輸球了卻還是收到那麼多粉絲送的禮物,不過就是長得帥一點嘛。」

「呵。」

沒有多說什麼,御幸手裡正在閱覽地信被澤村抽了過去。

「親愛的一也,我很喜歡你……當我看見你那帥氣的模樣,才發現我已經不可自拔地愛上你,原來這就是一見鍾情的感覺……」澤村皺眉,將念不下去的信扔回去,「你的粉絲寫得都是什麼信啊,這是在告白嗎?」

御幸面帶微笑,將堆在旁邊的信遞給澤村,「你可別吃醋啊,這種信我從以前到現在收過不少,尤其高中的時候最多,都給你看看吧。」

「誰會吃醋啊,哼。」澤村隨意抽了一封信並打開,盯著上頭制式地開頭,「我最親愛的御幸君,如果這封信能順利交到你手上的話我會很開心的,當我第一次在電視上看見你的比賽,就被深深地吸引了,你那迷人的笑容以及帥氣的勝利手勢……」

停頓了會兒,澤村感覺渾身不舒服,好像都快起雞皮疙瘩了,「不行了!我念不下去啦啊啊啊啊啊!這種內容你難道不覺得很肉麻嗎?不肉麻嗎?」

「確實。」御幸手指輕輕撫過下巴,微笑地說:「不過能夠聽見你對我說這些,讓我挺高興的,畢竟你這個笨蛋什麼甜言蜜語都沒說過嘛。」

「咦?」回想起五分鐘發生的事情,澤村突然有種想要鑽進枕頭裡面消失的衝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設計我!!!!!!」

「別賴我身上,是你自己要念出來的啊,我只說讓你看。」

澤村摀著自己的臉,感覺現在的體溫比方才洗澡的時候還熱了,只好轉移話題,「御、御幸前輩你剛才說你收過很多這類型的信啊?」

「對呀,幾乎每封都會說到一見鍾情這個詞。」

「是因為你長得帥吧。」

「這個我並不否認,確實長得好看一點會比較容易吸引到人。」澤村聽見他大方責任自己好看,不禁呿了一聲,御幸笑了笑,接著說:「我是很相信一見鍾情的,不管對方好不好看。」

「御幸前輩你居然相信一見鍾情?」

「那當然,因為我也是。」

「咦咦咦咦咦?真的嗎?御幸前輩對誰一見鍾情?說吧說吧說吧!」澤村立刻開啟八卦模式,從來沒有聽過御幸說起以前的事情。

御幸盯著澤村眨個不停的眼睛,一臉興奮地模樣,突然覺得有點洩氣,難怪他告白的時候因為怕被拒絕拐了一大圈的彎,但對方連根毛都聽不懂。

他看著澤村不發一語。

「御幸前輩你在這個時候裝什麼神祕啊!是不能讓我知道的人嗎?難、難道是高島副部長嗎?!確、確實……她那個胸……不對……」

突然感覺到一股推力,澤村躺在床上,抬頭望著壓住自己的御幸,「御、御幸前輩你怎麼了?為什麼好像在生氣?」比賽輸了感覺都沒這麼生氣啊!

「我錯了!不是高島副部長吧!難道是男生嗎?」

「……」御幸的表情緩和了不少,「以你的智商來說可以的。」

「所以是倉持前輩?」

 

 

翌日,倉持接到了來自澤村的求救信,說是腰疼到沒辦法起床吃飯,而且御幸還不在家,他快要餓死了。不過當倉持問起導火線的時候,澤村就只是吹著口哨什麼都不肯說。

 

「倉持前輩,你知道御幸前輩有對誰一見鍾情過嗎?」

「啊?」他愣了愣,「你們不會是因為這個吵架吧?」

「我們昨晚在討論一見鍾情嘛,然後御幸前輩就說他也是。」

「這有什麼好討論的,御幸他就是對你一見鍾情啊,這不是很明顯嗎?青道裡面還沒有誰不知道這件事的,哦,可能只有你。」

澤村感覺自己的腦袋像被球棒打到一樣突然一片空白,接著他想起以前的很多事情,瞬間感到羞恥地趴在桌上怎樣都不肯起來。

「喂,澤村……你在幹什麼啊……」

 

他滿臉通紅地想起自己會進青道的原因,

原來一見鍾情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因為不僅御幸,就連自己也是。

 

「御幸傳郵件過來讓你今天去看他的比賽啊,澤村?你聽見沒有?喂?」

「吵死了倉持前輩你沒看見我在想事情嗎?!!!!」

「哈?」

「對、對不起!!!!!!!」

 

 

 

Fin

 

有點忘記這篇的靈感是怎麼來的,某一天突然想起一見鍾情這件事,然後就想寫個小短篇了,不過梗卡了很久一直不知道該怎麼打出來,現在總算生出來了,這算是復健成功嗎?我腦子一片空白。


评论(19)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