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家有惡犬

 

*御澤周定題:狗

*職棒御幸x大學生澤村

 

 

『御幸前輩,我想要養狗,可以嗎?』

『不行。』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自己在家很無聊耶。』

『讓倉持陪你玩去。』

『你不讓我養狗,我就要外遇跟倉持前輩在一起了。』

『唉,就算我同意讓你養,房東太太不會同意的。』

『哪有!她早就同意讓我養了。』

『……你已經養了?』

『嗯!對呀!不過倉持前輩提醒我,還是跟你說一聲比較好。』

『你覺得先斬後奏這樣對嗎?』

『御幸前輩你還不是先親我才跟我告白!』

『………』

澤村坐在床邊等了五分鐘,對方在一長串的點點點後,也沒有傳新的訊息過來。不悅地將手機扔到一旁,抱著等身抱枕躺了下來,有些煩惱地在床面翻滾了幾圈,雖然先斬後奏是他不對,不過他一個人在家真的很無聊,尤其是御幸因為集訓的關係到外地去,很久沒回家,然後看見這隻被遺棄在附近巷口的狗狗,忍不住就帶回來了。

──汪汪!

聽見房門外的叫喚聲,澤村從床面彈起移動到門邊,門板一直被撞擊,他將門開啟一條縫隙,看見柴犬吐著舌頭晃著尾巴盯著自己。

「肚子餓了嗎?」他問,但不會說話的柴犬只是叫了幾聲。

從房間走了出來,將門老實地關起,他養這隻柴犬不到三天的時間,至今不敢讓牠進房間,只讓牠待在客廳,因為他怕狗狗會把房間裡御幸的東西弄壞,到時候又更不待見牠了怎麼辦。

蹲下將飼料盆放在牠面前,牠舔舔澤村的手才開始吃起來。

澤村嘆口氣,隨即露出微笑,摸摸柴犬的頭,「放心吧,御幸前輩一定也會喜歡你的!因為你那麼可愛!對吧!」


──汪!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柴犬的精神特別好,澤村怕牠獨自待在客廳會寂寞,幾乎是陪牠玩到想睡了才去做自己的事,不清楚這種模式對不對,但感覺好像養了小孩一樣,不無聊了可是有點疲憊,而且在他去學校的這段期間總會特別擔心家裡的牠有沒有事。

洗完澡回到房裡的澤村在睡覺前看了一眼手機螢幕,御幸傳了一句話過來。

『得到了假期,可以休息三天,我明天下午會到家。』

『御幸前輩!>33333333333333<』

『還沒睡?』

『嗯,在陪狗狗玩呢。』

『玩到現在?這麼晚了?你不要明天早上的課睡過頭了。』

『才不會呢!睡過頭就不去了,在家陪狗狗玩。』

『……狗狗叫什麼名字?你取了嗎?』

『取了,因為不知道叫什麼,就把御幸前輩的姓氏反過來了。』

『幸御?噗哈哈哈哈哈!』

『……哈?御幸前輩你這是什麼意思?』

『睡吧,晚安。』


因為太過在意御幸睡覺前說的話,澤村整晚睡不好,隔天果不其然地睡過頭了,手機設置了四個鬧鐘都沒有叫醒他,反而是門外狗狗的叫聲把他吵醒,跟以往不太一樣,叫得特別勤,甚至感覺有些咬牙切齒。

「糟糕,都這個時間了!幸御一定餓壞了!」將棉被往旁邊扔,澤村敏捷地跳下床,將房門打開,發現狗狗沒有在外頭,而是在玄關的位置。

「幸御!你跑去那邊幹什麼!」

「我一進門就對著我一直叫,真是可怕的狗啊。」御幸揉揉太陽穴,皺著眉對澤村露出無奈地笑,「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怎麼感覺你變胖了啊?」

「御幸前輩!你回來了!不是說下午才回來嘛!」沒有等御幸將鞋子放好,澤村立即衝上前,往他的懷裡撲過去,一邊的柴犬叫得更大聲了。

站穩腳步承受突如其來地撞擊,御幸乾笑,「哇,你真的變重了吧,好沉。」

「你才變胖了好不好!變這麼大隻!」

「我這是精壯,瞧你這個小身板。」御幸伸出雙手拍拍澤村的臉頰,然後捏了捏,「看看這堆肉,只是半年你就胖成這樣。」

「哼!等你下次回來我就吃得像增子前輩那樣!」

「別吧!你想要把我壓死啊?」御幸湊近他,正想要來個久違的見面吻,突然感覺到小腿傳來刺痛,瞬間面無表情地往下看,柴犬使勁地咬著他。

「幸御!!你在幹什麼!不要咬御幸前輩啦!」澤村將御幸推開,蹲下將柴犬抱了起來,柴犬在澤村的懷裡胡亂竄的,「乖,聽話聽話!」

澤村用臉頰蹭著柴犬,後者也伸出舌頭舔了舔他的臉頰,「御幸前輩你看!幸御是不是超──級可愛!」

御幸嘴角顫抖,他總覺得澤村懷裡的柴犬一臉doge的在對他說:『放棄吧,論可愛你是贏不了我的。』

「不能養。」御幸搭著澤村的肩膀,「送給倉持吧。」才剛說完,他的手又遭到利齒襲擊。


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柴犬對御幸的敵意這麼深,但澤村還是因為御幸的手被咬傷這件事情稍微訓斥了一下柴犬,手是很重要的。經過長時間的溝通,嗯,床上溝通,雙方各自退了一步,先將幸御借放在倉持家裡,等御幸從外地回來的時候,再把牠接回來,畢竟澤村一個人也不好照顧牠。

在御幸要回球隊的那天,澤村抱著幸御站在玄關淚眼汪汪的,沒想到三天的時間這麼短,即便御幸第一天特地早回來了還是一樣。

「御幸前輩,你要趕快回來。」

「我又不是從軍去了,你幹嘛要搞成這樣。」御幸無奈地笑了笑,「記得多運動,不要下次我回來你就變成球了。」

「變成球不是剛好嗎?捕手可以穩穩地把我接著!」

「笨蛋說話什麼時候這麼肉麻了。」

「跟你學的啦!哼!」

御幸上前摸著澤村的臉,「你說如果我現在吻你,幸御會不會又阻止我?」

「當然不會啊!」澤村一說完,懷裡的幸御叫了叫。

然後澤村手一鬆,將幸御放到了地上,「這樣牠就不能阻止了!」

沒有深吻,而是嘴唇輕輕地接觸,御幸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害羞起來,他搔搔臉頰,難得蹲下身摸摸柴犬的頭,應該說是將手壓在上頭。

「人狗殊途,你死心吧。等我回來,再來跟你過招!」

「御幸前輩你壓力太大了嗎?在跟狗狗說什麼啊。」

「啊,笨蛋聽不懂的啦。」

「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啦!!!!!」



──嗷嗚!

性慾的悲鳴,打錯了,幸御的悲鳴。


Fin


 


评论(17)
热度(82)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