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我覺得新來的後輩喜歡我

 

*AU

*職場老鳥與菜鳥,惡搞向,OOC請注意

  

 

「御幸,恭喜你啊,這個月的業績又是第一名。」

抬起頭,一瓶罐裝咖啡呈拋物線往自己的面部襲來,反應迅速地接住它,又因為燙手的溫度讓他忍不住嘶了一聲,將咖啡擱在桌面,嘆口氣說道:「倉持,雖然你是第二名但跟我沒差多少,別故意暗算我啊。」

「哈?我有暗算你嗎?我這是發自內心恭喜你才請的咖啡呢。」

那你就不要將情緒都寫在臉上啊。

說到這個,他突然想起一個月前新進的業務助理,也是個將情緒寫在臉上的傢伙。下意識往那傢伙的座位看去,雖然臉被隔板擋住了,但看得到一顆腦袋左晃右晃的,桌上堆得文件資料都已經超越隔板,快比山還高了。

「嗯?你在看澤村那個笨蛋啊?」

「聽你這口氣,和他很熟?」

「不打不相識嘛。」倉持一臉自豪的模樣,說,「那傢伙雖然是克里斯前輩的助理,不過和其他業務都還蠻熟的,跟他說話感覺很輕鬆,不過可能因為他是笨蛋。」

「和其他業務都蠻熟的?」

御幸皺眉,這句話聽起來真奇怪,他和那個叫做澤村的後輩只有說過兩次話,第一次是在報到的那天,主管介紹新人時;第二次則是自己有業務問題請教克里斯前輩,他讓自己找對方拿資料的時候。

除此之外,就沒有說過話了。

「看你這表情,難道他沒有主動跟你說過話啊?」倉持瞇起眼睛,不懷好意地笑了笑,「噗噗噗,你是不是被討厭了啊?」

「……」沒有回話,心情有些微妙,『被討厭』這種事情在職場,尤其是競爭激烈的業務裡也不是第一次了,但什麼都沒做卻被討厭,有點不是滋味。

總不可能是因為外表討厭他的吧?

「不過你沒和澤村聊過天我是挺意外的,那傢伙曾經問過你的事呢。」

「啊?」

 

 

『我記得那天你請假沒來公司,我和他以及克里斯前輩一起吃午餐,他問我,你是不是用了什麼奸詐的手段一直穩坐第一名的位置,因為他覺得克里斯前輩的工作能力很好,不可能會輸給你。』

『噢,還有……』

 

放下馬克杯的力道不小,御幸站在熱水器前回憶倉持對自己說的話,嘴角緩緩抽蓄,聽見對方主動向倉持提起自己,還以為是說什麼好話呢,沒想到居然說他的第一名是用奸詐的手段?害他氣得連後面的話都不想聽了。

克里斯前輩的工作能力的確優秀,以前就是他們兩個在爭第一名的位置,不過後來因為克里斯的身體不好,比較少跑外務、開始轉內勤後,業績成績逐漸下滑,現在就連倉持都追過去了。

「那個笨蛋,搞不清楚狀況啊,嘖。」

將馬克杯裝滿熱水,轉過身時看見拿著隨行杯的澤村站在後頭,他對御幸點點頭,「御幸前輩好。」禮貌性地問候。

「哦。」御幸的回覆有些冷淡,「你要裝水嗎?我用完了,換你吧。」

越過澤村身旁,他總覺得手裡的水杯好像比平時更燙了些。

「御幸前輩!那個……能夠打擾你幾分鐘嗎?」

「啊?你想說什麼?想知道我是怎麼爬到第一名位置的嗎?」

「你怎麼知道的?」

聽見身後傳來的話語,御幸嘆口氣,說到底是笨蛋還是沒情商啊?竟然打算直接在當事人的面前問這種事?他轉過身,看見澤村將隨行杯擱在一旁,雙手握著拳,一臉雀躍地模樣,眼睛好像有星星在閃爍,「聽克里斯前輩說,御幸前輩蟬聯第一名很久了,我想知道御幸前輩為什麼這麼厲害!!」

原本藏在心裡的不悅,看見眼前笑得像笨蛋一樣的表情,瞬間全壓了下去,然後他皺起眉頭,「咦?」了一聲。

 

 

 

「我都跟你道歉這麼多天了,還請你吃了一星期的午餐,不會還在生氣吧?」倉持拿著叉子戳起盤中剩下的小番茄,將它放進嘴裡,盯著面前撐著下巴喝咖啡的御幸,「說到底還不是你那天沒有聽我把話說完,不能完全怪我啊。」

「你還解釋啊,那傢伙明明沒有說『奸詐』這個詞。」御幸面無表情地說,「你這根本是抹黑啊,我還以為那傢伙這麼沒禮貌,結果你跟我說是開玩笑的?」

「是是是,都是我的錯。」倉持嘆口氣,他也沒有想到『噢,還有……我是開玩笑的。』這句話,御幸會沒聽進去。

「好吧,那我就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

「其實我第二天就不生氣了。」御幸對著倉持露出微笑,「我只是想要你請我吃午餐而已,抱歉,我也開了個玩笑。」

「……難怪公司裡除了我跟克里斯前輩以外都沒有人要理你。」倉持無奈地說道,但內心確實鬆了一口氣,要是因為自己的玩笑害御幸跟澤村鬧不愉快,還真的有些過意不去,幸好誤會很早就解開了,感謝茶水間。

「噢,是澤村那笨蛋。」

順著御幸的視線望去,澤村和克里斯經過餐廳外頭,對方似乎透過大片的落地窗看見店內的景象,舉起左手朝他們的位置揮了揮。倉持看著御幸勾起的嘴角,眉頭輕皺,「喂,我說你啊…該不會……」

「倉持,你覺得澤村那傢伙是不是喜歡我啊?」

「哈?!!!!!!!!」餐廳的音樂撥放完畢,準備換下一首的空窗期,倉持的聲音迴盪在整個室內,引來其他顧客的目光。他輕咳幾聲,手掌握拳遮住自己鼻子以下的位置,「我這幾天是不是請你吃了不乾淨的東西,你是怎麼覺得澤村喜歡你了?」

「我告訴你,這些都是有跡可循的,我一點一點解釋。」

「好,我就看你怎麼掰出理由。」

倉持雙手環胸,歪著頭想聽御幸能說出什麼話來說服他。

「你還記得茶水間事件的隔天,有廠商送禮盒過來吧?那時候克里斯前輩讓他將禮盒分一分發給所有人,他拿著禮盒來問我部長的座位在哪。」

「……所以呢?」

「你是吃到不乾淨的東西了嗎?這麼簡單的理由都想不出來啊。」御幸輕輕嘆口氣,「首先呢,雖然誤會解開了,但是我和他不算太熟,如果要問部長的座位在哪,那他直接問克里斯前輩不就好了,為什麼要特地來問我呢?再來就是,他問完部長的位置後,又問我一次副部長的位置,他們是坐在附近的,為何還要問第二次呢?最重要的是!當初面試他進來的就是部長,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部長坐在哪裡!」

「你能不能直接給我結論?」倉持喝了一口飲料。

「結論就是,澤村為了和我說話,無所不用其極!」御幸伸出食指晃了晃,「而且剛才──你不覺得我們在這吃飯,他們剛好經過,他又剛好看到我們的機率很低嗎?但他居然還能跟我們揮手,這不就表示他一直看著我嗎?」

「………」倉持發現自己的飲料見底了,翻著菜單想著要不要再點一杯,御幸說得好像煞有其事的模樣,都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了。

 

 

澤村會去問他的原因,應該是克里斯前輩將事情交代給澤村後,就因為私事離開公司了,澤村要問也找不到人,再加上他笨,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至於他們來這家餐廳吃飯這件事……不是你親自在克里斯前輩面前說的嗎?那時候澤村就站在旁邊啊。

「倉持,你覺得澤村什麼時候會跟我坦白?」

「嗯,我覺得不可能。」

因為在我看來,應該是你喜歡他,但我不可能會提醒你的,嘖嘖。

「……難道,倉持你喜歡澤村啊?」

「你覺得我要不要再點一杯熱咖啡?」

「你喝這麼多咖啡不好吧?」

「新點的這杯想要潑你臉上。」倉持露出誠懇地微笑,「我相信我潑了之後,你的業績應該會掉很多。」

「你這樣好像在諷刺我是靠臉吃飯的。」

「我什麼都沒說啊。」

 

 

從那天開始,御幸比平常更注意澤村,本來總是勤勞跑外務的他,現在有大半時間都待在辦公室裡,因為他想看澤村在做什麼。至於業績,確實往下掉了,不過還是待在第一名的位置,讓倉持氣得牙癢癢的。

一個月過去了,為什麼對方還不來跟他告白?

天啊,沒想到澤村那個笨蛋也會欲擒故縱這一招?是不是有什麼軍師在協助他?難道是克里斯前輩嗎?啊啊啊,果然不能小看克里斯前輩啊!

「我說你的內心戲也太多了吧?」站在御幸的座位前,倉持每次經過都看到他抱著頭不知道在幹嘛,看來真的為這件事情煩惱很久。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如果我先說就輸了。」

「你總算承認是你喜歡他了吧。」倉持嘆口氣,「別說我不幫你啊,讓我去幫你探探口風,說不定他有其他喜歡的人。」

「……如果是克里斯前輩的話,那我鐵定沒勝算。」

「別這麼悲觀。」倉持拍拍他的肩膀,「雖然我覺得機率挺高的。」

注意到澤村拿著水杯走進茶水間,御幸乾咳幾聲,倉持趕緊將電話掛掉,也拿起杯子跟上澤村的腳步。

 

「呀哈哈,澤村,好巧啊。」

澤村撓撓後腦,好奇地問:「倉持前輩,你有什麼事情嗎?我不太習慣你用這種方式開頭啊。」語畢,倉持上前直接往他的臉頰揮了一拳。

「太久沒揍你了,你還主動討皮痛啊!」

摀著臉,澤村很想大喊,但很怕被辦公室的同事聽見,「我又不是要你打我!」

「算了,我就開門見山問了。」

「嗯?」

「你應該沒有喜歡御幸那傢伙吧?」倉持聳肩,無奈地說,「我也不知道那傢伙哪裡不對勁,一直跟我說他覺得你喜歡他,哈哈哈哈哈哈,每次聽他說我都覺得莫名其妙……所以…」停頓,他發現眼前這個人的表情不太對勁。

「倉、倉持前輩你在胡說什麼啊!哈哈哈哈!」澤村拍拍倉持的肩膀,乾笑幾聲,如機器人般轉過身,耳根發紅地裝著熱水。

「喂,你這反應?不會真被那傢伙說中了吧?」

「我、我沒有喜歡御幸前輩啊!倉、倉倉倉持前輩你別、別胡說!」澤村的語氣有些顫抖,他拿著裝滿熱水的杯子,迅速轉過身,裡頭的熱水濺了出來。

倉持反應迅速地往後退了一步,不然就要往他的下半身潑去了。

「倉、倉持前輩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澤村隨手拿起桌面上的抹布,準備蹲下幫倉持擦。

「沒潑到我啦,你想幹什麼!」

「澤村!倉持!你們在做什麼啊?」御幸從轉角進來,見到倉持的背影,以及蹲在他面前的澤村,「……倉持?」

倉持轉動脖子,往後看了御幸一眼,「我一點都不想求你的視角,但我必須先說,褲子沒脫,別想太多。」

往後退了幾步,退到御幸身邊,搭上他的肩膀,露出僵硬地微笑,說:「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

 

這個茶水間一定是受到什麼詛咒了。

倉持心想。

 

「那個、笨蛋澤村……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啊?」

「……御幸前輩。」

「嗯嗯嗯?」

「克里斯前輩站在你身後,看起來非常火。」

 

「御幸,你為什麼在這裡?五分鐘後你不是跟客戶有約嗎?」

「啊、我忘記了!」御幸轉身要往辦公室跑,突然想到什麼又停下腳步,「澤村!有什麼想說的要趕快跟我說啊!答案我已經準備好了!」

看著御幸跑遠的背影,克里斯嘆口氣,「你有什麼要和御幸說的?」

「那個───好吃的餐廳?」

噗地一聲笑了出來,克里斯拍拍澤村的頭,「不要說謊,老實和他說吧。」

 

 

歷時三個月的你先說、不你先說,算了還是我說、不還是我說之後,兩個人總算在辦公室同事『啊,終於在一起了啊。』的祝福下在一起了,可喜可賀。

 

 

Fin

 

 

那個,文中的某情節是真人真事。

不知道那個新來的同事是不是對我前面的同事有興趣啊?好想知道啊!(x


评论(1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