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所謂日久生情

 

  

※御澤週定題:吃醋+Mochi+獨佔欲

※終於記得要開始寫週定題了,OOC有。

 

--------

 

  御幸一也喜歡澤村榮純。

  這件事情全青道棒球部的人都知道,除了澤村之外。

  曾經有人問過御幸,為什麼會喜歡澤村,只見他淡淡回了一句,「應該沒有人不喜歡那個笨蛋吧。」仔細想想,好像也是。

  在秋季大賽結束,青道得到春季甲子園門票的時候,雖然沒有詔告天下,不過青道的隊員都能看出他們兩個人在一起了,大夥沒有什麼驚訝的反應,因為一切都是這麼自然。

  差不多在交往後的一個月,他們之間的氣氛變得有些奇怪。

  平時有爭執的時候,都是澤村單方面的吵吵鬧鬧然後御幸打哈哈地帶過,或是選擇用毒舌回擊,但現在則是什麼話都不說,連笑容都沒有,甚至偶爾有無視對方的狀況。

  這是傳說中的……冷戰?

 

  「倉持前輩!來跟我傳接球吧!」

  站在打擊區練習的倉持看著遠方朝他跑來的澤村,下意識往牛棚的方向看了一眼,將球棒舉起靠在肩上,對站一旁的小春說,「你先練吧,我先陪那個笨蛋,不知道他又怎麼了。」

  「好。」

  將球棒放回原本屬於它的位置,倉持一邊嘆氣一邊拿起手套,嘴裡念念有詞,「喂,澤村,你是跟御幸怎麼了嗎?」

  「啊?倉持前輩這是什麼意思?」

  澤村和平時看起來沒兩樣,這氣氛怪異的也不像假的,尤其是交往後御幸經常三句不離澤村,可是這幾天別說提起澤村了,甚至連說話的次數都有很明顯的降低。

  「你和御幸啊,不是在交往嗎?」

  倉持看見澤村的臉明顯刷紅,有些慌張地說,「你在胡、胡說什麼啊倉持前輩!我和御幸前輩哪有在交往!」

  「都交往一個月了在那邊裝什麼裝。」

  「咦!為什麼倉持前輩會知道一個月了!」說完,澤村趕緊摀住自己的嘴,倉持還能隱約聽到他在碎念,「可惡!!!是御幸前輩這個大嘴巴說的!!!!」

  「那傢伙沒說啦,你們表現的那麼明顯,幾乎所有隊友都知道了。」雖然不知道監督曉不曉得,但應該也有查覺到了吧。

  澤村瞪大眼睛,張著嘴,冷汗直流。

  「喂,你幹什麼啊?」倉持皺著眉疑惑地問道。

  「難、難道被你們看到御幸前輩在室內練習場偷偷親我了嗎??!」

  「呃……」

  「還是你們是在河堤旁看到的?食堂後面?啊啊啊啊啊啊!總不可能是在監督辦公室外面看到的吧!!!」

  「笨蛋你先冷靜一下啊,我們什麼都沒看到,你別自爆了。」

  「欸?」

  「小聲一點啊。」

  倉持嘆口氣,澤村才注意到附近的隊友都往他們兩個的方向看,臉又更紅了。待在牛棚聽見騷動的御幸稍微探出了頭,然後嘖了一聲。

  

  「倉持前輩你難道不覺得御幸前輩很過分嗎?」五號室裡,澤村略帶哭腔,拉過床上的枕頭猛力搥打,似乎將它當作某人一樣洩憤。

  「哦,這樣呀。」倉持背對著他,一邊打著格鬥電動一邊聽著他抱怨前幾天和御幸之間發生的事,語氣相當不以為然,放下遊戲手柄,回過頭說道:「御幸那傢伙應該是吃醋了吧。」

  「吃醋?」

  「你們交往前那傢伙就常這樣啦,你不知道而已,只要你跟誰比較靠近就在那裡不爽,問他怎麼了也說沒事。交往後的獨佔欲就直接從你的球速飆升到降谷的球速了吧,呿,明明只是個長得稍微池一點的處男。」

  「怎麼覺得倉持前輩你趁機說了我的壞話?」

  「啊?沒有啊,我只是想要體現一下那個獨佔欲的飆升速度。」

  「而且御幸前輩不是長得稍微池一點的處男!!!」

  「什麼啊,難道那傢伙不是處的了嗎?」

  「御幸前輩是長得很池的處男!!!!!!!」

  「……」你們兩個一定都是,倉持心想。

 

  幾天後,御幸和澤村又恢復了原本的樣子。沒有人知道他們前段時間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鬧得不愉快,只有倉持知道。

  「那個眼鏡居然連輪胎的醋都吃,到底是有什麼問題……」

 

 

  「倉持,我有事情要跟你談談。」和班上同學聊著天的倉持抬頭看見一臉嚴肅地御幸,撓撓後腦的髮絲,站了起來。不同以往坐在御幸的位置談,而是選擇比較角落的地方,以為他和澤村又有什麼矛盾的倉持好奇地問,「你和澤村的問題不是解決了嗎?找我有什麼事?」

  「我很認真問你一句,你對澤村應該沒有那個意思吧?」

  「啊????????!」倉持的聲音迴響在整個走廊上,「你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啊!!誰會對那個笨蛋有意思啊!!!!!!」

  「噓、噓!倉持你小聲一點!」

  「我可以像踢澤村一樣,踢飛你這個混蛋眼鏡嗎?」

 

  『御幸前輩我跟你說喔!倉持前輩他啊……』

  『這個是倉持前輩給我的……』

  『倉持前輩真的是個很好的大哥耶,如果我有倉持前輩那樣的哥哥就好了,不過要把格鬥技這個興趣拔掉。』

  『不知道倉持前輩現在有沒有喜歡的人耶…御幸前輩知道嗎?』

  

  嚴格說起來,倉持是澤村接觸最多的人,甚至贏過御幸,所謂日久生情也是有可能的,說話三句不離倉持,而且還每天睡在同一個房間裡……御幸輕咳了幾聲,盯著倉持說,「我可以跟你換房間嗎?」

  倉持立刻踢了一腳過去,「你醋別吃到我身上來!!」

  身為一個好前輩,他會誓死捍衛同寢後輩的屁股。

 

 

  ………糟糕,這樣到畢業典禮那天,眼前這個眼鏡都會是處男了吧。

  不要緊,喜聞樂見。

 

 

 

Fin.


评论(7)
热度(164)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