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pH值為負

 

#短打

#看了最新劇透又手癢的我

#交往前提,都是捏造,後半段畫風瞬變

 

 --------------------------------

  雖然耽誤換人的時機讓青道陷入危機,但澤村仍用強大的氣勢壓制住市大三高的打者,成功守住最關鍵的一局。休息區的緊繃氣氛,開始得到釋放。攻守交換,輪到澤村站上打擊位置,他緊握球棒,想起方才監督的舉動,表情有些嚴肅。比賽才正要開始,他也想在打擊上有所貢獻,調整呼吸將注意力集中在對方投手身上。

  別跟他道歉呀,隊伍還沒輸呢!

  往休息區看去,並沒有給他短打的暗號,這麼說就是讓他揮大棒了,屏住呼吸,只要是好打的球就揮棒,放心,他可以的,他不是有好好練習打擊了嘛……捕捉到球的軌跡,秉持著不揮棒就沒有任何機會的想法,使勁地揮動球棒。

  球撞擊在金屬棒上清脆的聲響,被擊出的球往游擊手和二壘手之間飛過去,似乎沒有想過澤村竟然會打出去,守備隊員的反應慢了半拍,澤村拼了命的往一壘方向跑,為了不讓他像練習比賽那樣只顧上壘然後跌個四腳朝天,跑壘指導員大喊句不要滑壘,再澤村踩到壘包的同時,球也投進了一壘手的手套裡。

  SAFE!

  只是一個人上壘,青道休息區和觀眾席歡聲雷動,棒球王國的大和記者露出驚訝的表情,這是她第一次看見澤村上壘,突然有種看見兒子成長的感覺。

  「貓眼萬歲!」

  「妳不是單純眼鏡控而已嘛…」身邊的峰記者吐槽道。

  站在一壘的壘包上,澤村發出三振對手般的歡呼聲。待在休息區內的御幸看著遠方大吼的澤村,嘴角勾起一抹笑,這下子不僅是投球會讓人大開眼界了。

  不過能成功打出去還是有點運氣在,畢竟是被對手小看了啊。

  最後連著幾位打者出色的表現,成功將澤村送回本壘,沒有滑壘沒有衝撞,他回到休息區的時候,看見前園眼角泛淚地拍著他的肩膀說澤村打得好,其他隊友也相繼誇獎他這次的表現,澤村的表情有些疑惑,下一秒他展開笑容,「如果不是其他隊友將球打出去,單憑我一個人也不會回本壘的嘛,這是大家的功勞啊!我們是夥伴嘛!」

  眾人被他說的話弄得有些懵,監督在旁聽著只是微微一笑,準備要到擊球等候區的御幸戴起帽子,哈哈笑了幾聲,手在澤村的頭上揉啊揉的,「耍什麼帥啊,待會兒被倉持知道了你一定會被揍。」

  「哼哼!御幸前輩!連我都擊出安打了,你不會被三振吧!」

  迎上澤村的笑臉,「你說呢。」


  青道在後半段靠澤村充滿氣勢的投球以及打線的爆發,最後以一分之差逆轉得到勝利。觀眾席上比起歡呼更多的是訝異,沒想到青道還真有逆轉的實力。最大的功臣一定是那個中繼王牌吧,從他上場後走向就不一樣了。

  「御幸前輩!雖然你最後被接殺出局了,但在我心目中你還是第二名帥的!」

  在眾人沉溺獲勝的喜悅中,澤村蹦蹦跳跳地跑到御幸面前,興奮地對御幸比著剪刀手晃來晃去的,看起來就是想要等對方問他是誰的時候,他再比出食指說出答案。

  「喔?第一名是誰?克里斯前輩嗎?」

  「………」表情瞬間僵硬,他愣著看向御幸,「欸?為什麼會知道?」

  「哈哈哈哈,因為克里斯前輩在我心中也是第一名。」

  「那我在御幸前輩心中是第二名嗎?」

  御幸搖搖頭,露出壞笑,「最後一名吧。」

  「喂!!我把你放在第二名的位置你怎麼可以把我放最後!」

  澤村上前揪住御幸的領子,將他前後搖來搖去的,後者只是笑著,什麼話都沒說的摸摸澤村的頭。

  「哈哈哈哈哈……」御幸的笑聲還在繼續,一年級新生留著冷汗看著眼前這隊投捕奇怪的畫風,沒多久倉持就在後頭甩了澤村一臉,架住他的手臂,說了句聽說我剛剛不在的時候你在休息區耍帥了啊,很會嘛。

  「御、御幸前輩救我……」

  「哈哈哈,我剛剛不就說了嘛,你一定會被倉持揍的。」


  在休息室整理行李,監督有事將御幸叫過去,澤村抬起頭看著御幸從身邊走過,然後手又在自己的頭上揉著,整理被揉亂的髮絲,他咕噥著,「御幸前輩今天幹嘛一直摸我的頭啊,每次都被弄亂。」

  「因為榮純君今天表現不錯,御幸前輩在誇獎你吧。」

  「真的嗎?哈哈哈哈,既然是這樣那我就不介意了。」

  幾分鐘後回來的御幸看見小春正在拍澤村的頭,後者還笑得很開心的模樣,什麼話都沒說,只是走過去然後又揉亂澤村的頭髮。

  「御幸前輩!我頭髮都被你弄亂了!」

  「少囉嗦,我高興。」語畢,既然按著澤村的頭,毫無憐憫地揉了起來。

  「混蛋眼鏡你真的很煩耶!!!」

  倉持面無表情地站在旁邊,忍不住嘖了一聲。


  澤村坐在食堂吃飯,拿起筷子準備大快朵頤時,御幸端著盤子站在他身後,鏡片反光看不出表情,而坐在旁邊的淺田很識相的往左邊挪了一個位置。

  御幸在他身邊坐了下來,澤村看著御幸盤子裡的菜,比自己的還少,忍不住驚呼:「哇!御幸前輩你今天胃口不好嗎?既然比賽贏了就要吃多一點嘛!」

  「那你的給我吃。」

  「咦?你不是自己也有嘛,幹嘛要吃我的!」

  「不管,快點。」御幸拍拍澤村的頭,後者用沒有拿筷子的手在頭頂揮了揮,想要將御幸的手甩開。

  「御幸前輩!你別因為我沒有把你放在第一名的位置就一直找我麻煩好不好!」

  「誰心眼這麼小,我也是很尊敬克里斯前輩的。」

  「就是嘛,我都沒有計較你把我放在最後一名了!」

  你一言我一語,坐在御幸左邊的淺田和對面的金丸,都默默站了起來,挪到別的桌子去了,那張桌子就只剩下御幸和澤村兩個人。

  「倉持前輩,他們兩個……」小春乾笑,雖然已經習慣這種模式了,但就沒有消停的一天嘛,明明感情很好就是硬要拌嘴。

  「御幸那傢伙心眼真的太小了。」倉持撐著臉頰,看著不遠處進行的捍衛頭頂大作戰,兩個人索性不吃飯了,變成一個摸頭一個阻擋的幼稚模式。

  「咦?是因為榮純君把他放在第二名嗎?」

  「當然不是啊,是因為摸頭。」

  小春一臉疑惑,聽不出倉持想說什麼。

  「今天比賽的時候,監督不是摸了澤村的頭嗎?」倉持皺著眉指了指。

  「…………難道…御幸前輩是在吃醋嗎?」

  「所以我才說,心眼太小了啊。」


  「御幸前輩!!你不要弄我的頭了!!我要生氣了!!!!!!!」

  聽說,澤村的頭髮過了三天才有整齊的一天。





Fin.



评论(23)
热度(137)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