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整天沉迷…

 

#御澤週定題:形狀或是幸運物

#職棒與大學生,輕鬆向,交往同居前提

--------------------------------

  御幸孤單地坐在餐桌旁將味噌湯喝完,看著窩在電視前吃早飯的澤村,忍不住搖搖頭,輕輕嘆口氣。將桌面收拾完畢,提著背包往玄關的方向走去,邊走邊對澤村說道:「你別光顧著看電視,注意一下上學時間,我先出門了。」

  「御幸前輩!」

  坐在沙發盯著電視的澤村,發現準備出門練習的御幸,趕緊從旁邊的桌子拿了兩根長條狀的物品往玄關跑,適時在御幸離開前喊住他,「晨間占卜說天蠍座今天運勢很差,幸運物是長條形的綠色物品,小黃瓜跟大黃瓜,你想帶哪個?」

   望著澤村認真的眼神,御幸只能露出無奈的笑容,要是被隊友發現背包裡面裝這些玩意兒,鐵定會被當作奇怪的傢伙吧?

  「我不信那種東西,你別胡來。」

  穿好鞋子,御幸正要出門,澤村一鼓作氣地衝過來,直接將兩條黃瓜往對方的包裡塞,塞完鼓著臉頰噘著嘴,說:「你忘記我上次慘痛經驗了嗎?御幸前輩!你可是職業選手,不能有閃失的!路上小心!」

  語畢,澤村伸直雙手,抵著御幸的背將他往外推,擺明不想讓他將黃瓜拿出來放在玄關的任何一處。

  御幸回過頭,看見澤村笑盈盈地朝他揮手說晚上見,便將門闔上。

  走下樓梯,他望著旁邊的垃圾桶,忍不住嘆口氣地走遠。

 

 

  照澤村那種直來直往的性格,占卜這種玄幻的事情他是壓根兒不信的,而改變他的原因,就是那天發生的事件。幾週前,澤村偶然在電視看見晨間占卜,當天的占卜顯示,運勢最差的是金牛座,如果想要改變運勢,就需要粉紅色的吊飾來改變氣場,澤村見此只是大笑幾聲,說句「這種沒根據的事情怎麼可能」就出門了。

  然而這是澤村惡夢的開始。

  平時溫馴的狗不知道為什麼追著他跑,接著踩到香蕉皮跌倒在水溝裡,撐著牆面站起卻發現油漆未乾;上課的時候被要求解題、念英語課文,一陣強風吹起女同學的裙子,站在旁邊的自己無辜被打了一巴掌,想來真冤,連御幸前輩的內褲他都沒興趣了,更何況是女人的。(因為是御幸前輩對你內褲有興趣)

  好不容易熬到放學時間,此時每天都會一起回家的倉持看見他狼狽地模樣,先是愣了幾秒,結果笑出聲來,指著澤村破破爛爛的衣服,說道:「呀哈哈哈,澤村你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你在沙漠中旋轉跳躍閉上眼了嗎?」

  因為教室在不同大樓,各自有生活圈的他們,幾乎只有放學時間才會碰頭。

  「倉持前輩,別說了,金牛座今天真的很……」澤村抱怨到一半,看著倉持久久不能言語。

  「你幹什麼啊,那個眼神,看起來真不舒服。」倉持皺著眉,澤村的目光很奇怪,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倉持前輩!你!」澤村突然向前跨了一步,餘光瞄見倉持背包有個粉紅色吊飾,他激動地指著吊飾,喊道:「你!你怎麼有這個!!」

  「哈?」倉持歪著頭,瞇起眼睛上下打量著澤村,這傢伙是不是腦袋被什麼東西打到啦?原本就已經很笨了,怎麼感覺現在更上一層樓?

  倉持瞥了澤村一眼,將背包往上提,讓吊飾與澤村的視線平行,接著說:「這是亮前輩和春市的人形吊飾啦,上次一起吃飯的時候,他們就要求我帶著。」

  因為粉紅色吊飾有些顯眼,身邊的人總會多看他幾眼,但都被倉持更加兇惡的目光瞪了回去,敢對他的吊飾有什麼意見試試看!

 

  電鈴響起的時候御幸有點納悶,他記得澤村是有帶鑰匙出門的。開門的瞬間看見倉持提著澤村的衣領,抱怨地說:「這傢伙今天不曉得是哪根筋不對勁,一走出校門就差點被車撞,我怕出事就送他回來了。」

  將澤村拉進門內,見他灰頭土臉的模樣,御幸捧著他的臉說道:「小笨蛋你怎麼了啊?看起來有點慘啊,是在積水裡跌倒了嗎?」

  聽見小笨蛋的倉持不禁起了雞皮疙瘩。

  「御幸前輩!!!!!!!!!那是真的!!是真的!!!」澤村哭著撲向御幸的懷裡,將臉沒在對方的肩上,感覺到肩膀浸濕的速度,御幸拍拍他的後腦,問:「什麼事情是真的?你超級喜歡我這件事嗎?」

  「嘖。」倉持瞪了御幸一眼,主動將門關上。這對笨蛋情侶要放閃能不能考慮一下地點啊,肚子餓死了,打電話問問小湊兄弟要不要出來吃飯好了。

  「占卜!占卜是真的!!!」

  「啊?」

 

  因為那天澤村體認到同樣是金牛座,自己和倉持卻是兩種不同命運後,每天早起第一件事情就是到電視機前鎖定晨間占卜這個節目。只要天蠍座的運勢差,澤村總會特別貼心,為他準備各式各樣的幸運物。

  蛇蛻下的皮,這種幸運物實在不曉得澤村是從哪裡找來的,況且放這種東西在背包不覺得反而更像詛咒嗎?最初幾次,御幸為了不讓澤村生氣,都會乖乖地將幸運物帶在身上,唯一一次他因為幸運物太羞恥將它留在玄關,結果練習時不小心撞傷了腿,休養了一週才好。他忘不了澤村那生氣但更多是難過的表情,所以後來都盡量配合澤村的要求。

 

  「他那種沉迷晨間占卜的習慣是不是要改一下?」

  結束練習返家的空檔,御幸和倉持到附近的咖啡廳閒聊,倉持看見御幸手腕上用花編成的手環,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也不曉得有什麼辦法能讓他不再沉迷,他開心就好。」喝了一口咖啡,御幸不由得嘆口氣,「不過聽到他跟我說要參加什麼占卜研究社的時候,我有愣住。」

  倉持聞言,笑了出來,「呀哈哈哈,原來澤村對那個社團有興趣啊…聽說那個研究社的社長是個重度沉迷占卜的人,以前是籃球部的,口頭禪是盡人事聽天命!」

  「籃球部的去什麼占卜研究社啊……」御幸乾笑。

  話題尚未結束,倉持點的聖代來了,店員將它放在桌上的同時,擱在另一側的手機傳來震動,倉持將手機滑開,在御幸面前搖晃著,「我把現在的情況傳訊息問亮前輩了,這是他給你的建議。」說完,倉持挖了一湯匙聖代放進嘴裡。

  『讓他沉迷其他東西不就好了?』耳邊似乎還響起小湊亮介些微腹黑的嗓音,御幸笑了笑,「亮前輩還是老樣子呢。」

  倉持用湯匙指著御幸,「聽起來簡單,但澤村除了棒球跟占卜以外,還會沉迷其他東西嗎?澤村還對什麼東西有興趣?」

  御幸沒有接話,倉持注意到對方的表情有點微妙,似乎想到什麼鬼點子,他接著道:「別太欺負澤村啊,雖然他沉迷占卜,但也是因為擔心你吧。」

  「欸……」御幸故作驚訝的拉長語氣,「原來你這麼關心澤村啊。」

  沒有等倉持回話,御幸接著說,「放心,我已經很久沒有欺負他了。」

  『就是很久沒欺負了才怕你這次太超過嘛。』

  倉持心想,盯著撐著臉頰望向窗外的御幸幾秒後,低頭繼續吃聖代。

 

 

  「我回來了。」

  結束與倉持的飯局,御幸開啟家門,沒多久便聽見從裡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逐漸朝他逼近。

  「你回來了,御幸前輩!」

  澤村如往常般跑到御幸面前,一臉嚴肅抿著唇,左右手捧著不一樣的物品,御幸忍不住笑出聲,覺得眼前的畫面很好笑,如果澤村後面再多幾隻手,看起來就像個千手觀音版的澤村榮純雕像。

  「你這又是什麼狀況?」御幸將門關起,打開鞋櫃將運動鞋放了進去。

  「御幸前輩,你覺得是左邊這個形狀好,還是右邊這個呢?」

  他朝澤村的左手看去,一個長條狀不知道是什麼的物品,右邊的則是一顆圓形的塑膠球,他移動腳步往室內走,越過澤村將背包擱在沙發上,說道:「你為什麼平白無故要問我哪個形狀好?你想拿來做什麼的?放到你身體裡的?」

  「你在亂說什麼啊御幸前輩!」澤村紅著臉,將圓形的塑膠球往御幸的方向扔去,後者立即反應過來將其接住,不愧是職業隊的捕手。

  「我哪有胡說,不然你拿這兩個東西幹什麼?」

  「那還用說嘛?就是為了明天準備的幸運物嘛。」澤村看起來洋洋得意,「御幸前輩看我這麼認真,是不是覺得很感動?」

  明天?

  御幸打開冰箱,拿出果汁,沒有看著澤村喃喃自語,道:「我從前段時間就很好奇了,天蠍座的運勢真有這麼差嗎?怎麼感覺每天都要帶幸運物啊?」

  餘光瞄見澤村身子僵硬片刻,可見內心的猜測被說中了。雖然他沒有和澤村一起看那所謂的晨間占卜,可是十二星座裡怎麼就天蠍座的運勢最差呢,果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這、這個我怎麼知道啊!晨間占卜就這麼說的嘛。」

  御幸將果汁放在桌上,往澤村逼近,「明天早上的占卜結果都還沒出來,你現在就能準備幸運物,難不成澤村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那你能不能告訴我………明天你會怎麼樣?」

  迴響在耳邊的低喃,澤村手中的東西落至地面。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不知道啦!」

  「你為什麼要這麼緊張,我看起來像是會把你吃了嗎?」看著御幸不懷好意的笑容,澤村迅速迴避視線,「那麼,能告訴我為什麼你要這麼做嗎?」

  澤村用力哼了一聲,像是豁出去般,跑到沙發旁邊,熟練地趴在地面,伸手將他藏在沙發與地板間隙的書拿了出來,「這是隔壁班給我的星座書。」

  「這星座書的名字還真是奇怪啊,盡人事聽天命?」真是熟悉的字眼,御幸接過對方遞來的書,上面有些頁數做了標記,笑道:「不會是增進感情之類的偏方吧?我都不知道笨蛋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帶著微笑將澤村做記號的頁數翻開,御幸的笑容一僵,將上頭文字讀了出來,「只要這些步驟,不用一個月的時間就可以讓你討厭的星座變成…笨蛋……?」

  「誰叫御幸前輩一直笑我是笨蛋,那麼我也要把你變笨蛋啊!!!!」

  「………」御幸瞇起眼睛,嘴角緩緩勾起,他將眼鏡拿了下來,語重心長地對澤村說道:「澤村,有個秘密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我有超能力,只要我將眼鏡拿下來的瞬間,可以看見別人的未來。」

  澤村雙眼瞪大,嘴巴都能塞進一顆球了,他在御幸面前揮了揮手,「真的嗎?真的嗎?御幸前輩你能看到未來?那你看得到我明天的運勢嗎?」

  御幸走上前,握住他的手,燦爛地笑,「當然可以。」

  「是什麼,是什麼?」

  「整天下不了床♥」

 

 

 

  御幸將窗簾拉開,整片陽光從外頭透了進來,照射在床面上。打個哈欠,整理睡亂的頭髮,回頭看著將臉埋在枕頭裡趴睡的笨蛋,他笑了笑。

  走出房間,打算準備早餐,像是想到什麼,移動到電視前將其開啟,已經是晨間占卜的時間點了,但房間那個傢伙卻還是沒有起床的跡象。

  將早飯放在桌上,御幸倒了杯熱牛奶,走進房裡,推了推澤村的腰,「你還要睡到什麼時候?快點起來啊。」

  沒有將臉抬起,澤村舉起手揮著,根本沒有揮到目標,他的聲音都悶在一塊兒,「我不要跟御幸前輩說話,我不想看到御幸前輩的臉。」

  「我沒有騙你啊,昨晚我的預言不是實現了嗎?」

  突然一個枕頭往御幸的方向飛,端著牛奶的他及時閃避,接著看見澤村扶著腰動彈不得的模樣,害他內心不由得檢討自己,下次半天下不了床就好。

  「對了,晨間占卜你沒看到,我幫你看了,要跟你說結果嗎?」

  澤村沒有說話。

  「欸嘿嘿,運勢最好的是天蠍座喔!」澤村光是聽聲音就能感覺到御幸對他比了剪刀手,御幸接著說:「不過運勢最差的是金牛座,澤村你今天還是別出門,乖乖待在家裡好了,反正我休息,能夠好好陪你。」

  「我不想跟御幸前輩在一起!!」

  御幸將手中的東西放在旁邊茶几上,躺在最外側的床面,然後往澤村的方向滾了過去,接著手搭在對方的臀部,「別生氣啦,誰要你讓我吃醋了。」

  「我跟倉持前輩又沒什麼,御幸前輩吃什麼醋啊!」

  「啊?我沒有吃倉持的醋啊?還是說你跟倉持有怎樣嗎?」

  沒想到反而是御幸比較緊張。

  「那你吃誰的醋?」

  「晨間占卜啊。」理所當然的語氣,「它佔了你每天早上的時間,我只能看著你的側臉吃早飯,平時相處的時間就已經很短了,我是如此孤單寂寞。」

  澤村轉動頸部,御幸總算看見他的眼睛。

  伸手將澤村攬在懷裡,「所以你就別生氣了,一起去吃早飯吧。」

  「我站不起來,腰痛了。」

  「好好好,我抱你去吃行不行?」

  「……不要問我這種問題啦!」

 

 

  幾天後的咖啡廳,倉持又點了聖代。

  「前陣子一起回家的時候,澤村那傢伙總是嚷嚷占卜、星座的話題,這幾天好像沒有了,難道你真的讓他戒掉啦?還是成功讓他沉迷別的東西了?」

  御幸看著倉持,淡淡一笑。

  倉持坐直身子,覺得有些不自在,「你幹什麼啊?這種表情。」

  「讓他沉迷別的東西就好了,亮前輩真的是未卜先知,幫我跟他說聲謝謝。」

  「啊?所以澤村現在沉迷什麼?」

  「整天沉迷御幸一也♥」

  「…………」

 

  「你能不能要點臉?」

 

 

 

FIN.


评论(9)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