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與眾不同的約會

 

#去看棒球比賽的故事

#平行世界,就…看西浦吧(咦)

#交往前提,澤村二年級,ooc注意

 

☆°.﹒☆°.﹒

 

  「御幸前輩!我們去看比賽吧!」

  「咦?」

  有點意外澤村會直接衝到他房間,因為他記得同寢室的奧村和他之間的矛盾尚未解開,果不其然,澤村見到坐在一旁的奧村,突然往後退了幾步,這麼看來澤村絕對是忘記他們同房了。

  「身為青道的王牌,我認為我必須觀摩一下其他學校的比賽,不是有很多不同類型的投手嘛,說不定看他們投球的樣子,我會有什麼突破也不一定啊!」包括御幸在內,在場所有人都用納悶的眼神看著澤村,因為這些話完全不像他的風格。

  「御幸前輩去的話,我也要去。」奧村站了起來,瞇著眼睛往澤村的方向走了過去。

  「你、你這個狼小子跟什麼跟!我有說要讓你去嗎?」澤村不再退後,瞪著奧村咬牙切齒地說道。

  「事情不是由你決定的,因為御幸前輩沒有說不讓我去。」

  澤村指著奧村,看著御幸不悅地說:「御幸前輩!你趕快拒絕這個傢伙!我不能跟他坐在一起看比賽!」

  御幸撓撓頭,乾笑,「嘛,找不到什麼理由拒絕他啊,如果是要觀摩的話,不僅是奧村,連降谷他們都可以帶上的,畢竟是為了隊伍好嘛。」

  「……你這個混蛋眼鏡!!!」

  澤村大喊一聲,頭也不回地跑出御幸房間。

  「那傢伙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啊……」

  幾分鐘後,御幸收到澤村同學傳來的郵件。

  『御幸前輩你這個大混蛋!!!虧我這麼認真邀你去約會!!!』

  噗的一聲,御幸在奧村面前笑了出來。

  隨便抓幾個人來問,絕對沒人聽得出這是約會的邀請好不好!從笑聲中緩和過來的御幸,將手機螢幕關了起來,對著奧村說道:「啊,抱歉啊,那個比賽觀摩什麼的,可能沒辦法帶你去了。」

  奧村目光一凜,直問:「是澤村前輩讓你拒絕我的?」

  「不。」御幸笑著說:「是我拒絕你。」

 

  翌日早晨,外面天氣晴朗,御幸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壓著睡亂的頭髮走向五號室,澤村穿著紫色的T恤背著側背包,手裡還拿著塑料的加油棒,難掩興奮的模樣。

  「御幸前輩!走吧走吧!」

  澤村晃著雙手,嘴巴呈菱形的狀態,看起來心情不錯,御幸上前拍拍他的頭,說道:「帽子呢?太陽這麼大,你不戴嗎?」

  「咦?但我只有青道的帽子……」

  「早就料到了,喏,這個借你。」御幸從包裡拿出黑色的棒球帽,直接往澤村的頭上戴,「雖然黑色會吸熱,但總比沒有的好。」

  「御幸前輩你的是白色的!」

  「哦,對啊,這不就是我平常戴的嗎?」

  澤村別過臉,有點害羞的模樣,「……那個…嗯,黑白…」

  「你想說這是情侶帽嗎?哈哈哈,可以這麼說。」

  「少、少囉嗦了!我又沒有說什麼!」

  碰!五號室的門被用力地打開,倉持瞇著眼睛露出兇惡的表情,撓撓發癢的肚皮,說道:「混蛋情侶要出去約會就趕緊的,別在人家房門外面打情罵俏的,行不行?」

  躲在二、三樓走廊的受害者們流下眼淚點點頭,沒錯沒錯,謝謝倉持說出了他們的心聲,難得休息日想要睡晚一點都沒辦法。

  「哈哈哈,你們這樣可不行啊,怎麼休息日就鬆懈了呢。」御幸依舊不讀空氣的嘲諷地說著,澤村隨即將手中的加油棒塞進包包,上前拉著御幸的手,往青心寮的大門移動。

  「御幸前輩我們趕緊出發!!!」

  「好好好,走慢點…」

 

  

  到達比賽會場,兩邊加油區的人數有明顯的差距。西浦這邊雖然有應援團但沒有坐滿,而且好像還沒有二軍的球員,但是另一邊的學校就跟青道一樣,觀眾席也坐滿了許多球員。

  「御幸前輩,這場比賽會很快分出勝負嗎?」

  「你怎麼會問我這個問題,棒球不就是不到最後一局都不曉得結果如何的運動嗎?雖然兩邊的資源有明顯差異,但不是弱校就一定會輸。」

  澤村停頓了三秒,御幸以為自己的話勾起他不好的回憶,正想開口,但他朝著御幸笑了笑,「說得也是!這就是棒球的魅力嘛!」

  接著澤村拉著御幸,指著西浦的觀眾席,說:「我要坐這邊!」

  御幸一臉拿你沒辦法的表情,拉著澤村就往最後一排走。

  「御幸前輩!為什麼不坐前面一點?這樣我會看不清楚投手的動作!」

  「啊,坐在後面有好處嘛,你跟我來就知道了。」

  「是嗎?」

  澤村和御幸坐在鐵網前的位置,身邊幾乎沒有人在同一排,比賽還差幾分鐘開始,御幸將東西放下後,問澤村有沒有想吃或想喝的,他要去洗手間可以順便買。

  「好,我待會兒就回來,你別亂跑,知道嗎?」

  「御幸前輩!!我不是小孩子了好不好!」語畢,澤村從背包裡面拿出塑料的加油棒,對面學校的樂隊正在練習曲目,他便跟著節奏在自己的腿上敲啊敲的。

  在比賽即將開始的前幾秒,御幸才滿頭大汗地跑了回來。將飲料遞給澤村,他看著御幸,噘著嘴問道:「御幸前輩你是找不到廁所嗎?果然還是要本王牌陪你去才對的。」

  「哈哈哈,才不是這個原因。」如果澤村知道自己在買飲料的時候,一直被女生搭訕鐵定會不開心的,唉,光是拒絕就花了一堆時間。

  澤村朝他看了一眼,接過御幸手中的飲料,喝了一口,雙方的球員也在場中央集合,站在一排真是感受到強烈的對比。

  第一局,由西浦高中先攻。

  比賽哨音響起之前,投手和捕手在做傳接球的練習,投手的球速好像比自己還要慢啊?接著,澤村看見捕手跑到投手丘上,不曉得向投手說了什麼,兩人的手碰在一塊兒的時候,嘴裡的飲料差點噴出來。

  「御幸前輩,你能告訴我,那對投捕在幹什麼嗎?」

  「啊?」御幸不以為意地答道,「可能是在確認手指的狀態吧。」

  明目張膽地吃豆腐,感覺可以學起來。

  「他們隊伍居然只有一個投手!那投手丘不就都是他一個人的嗎?」澤村的語氣聽起來有點羨慕,能夠獨佔投手丘啊,但是這個想法在看到中間幾局比賽的時候,開始察覺到一人投手的壞處。

  他只能靠自己了,這是何等的壓力。若青道只有他一個投手,在他被擊出全壘打而崩潰的時候,不就等於宣告隊伍的失敗了嗎?

  「西浦能夠撐到現在,那個捕手絕對是功臣之一。」

  「咦?不是那個投手嗎?」澤村看著御幸說道。

  「投手的控球相當好,幾乎都能投到捕手指定的位置,唯一可惜的地方就是球速,那個球速能一直三振對方,鐵定是捕手的配球起了作用。」御幸喃喃自語,「真好啊,我也想要有個控球力好的投手,這樣配起球來多麼輕鬆,而且對方的球種好像挺多的。」

  餘光瞄見澤村面露凶光盯著自己,御幸流下冷汗,急忙解釋,「那個投手相信捕手的配球,捕手也相信他能投到自己的手套裡,這是投捕之間的信任才有的完美作品,我跟你現在不也是這種狀態嗎?」

  「真的嗎?」澤村立刻換了一個表情,「如果我將控球練好,御幸前輩是不是就願意承認我是青道的王牌了?」

  「……喂喂喂,控球好是基本的吧。」

  而且包括監督在內,大家早就承認你是青道的隱性王牌啊,只是還有更多的進步空間而已。

  澤村哼了一聲,不理御幸繼續看著比賽。

  此時打擊正好輪到西浦的投手,他在打擊區有些慌張的模樣讓澤村覺得有點好笑,面對強校投來的高速球,很微妙地將球打了出去,雖然沒有擊中準心,但球剛好落在很曖昧的位置。

  在西浦投手奮力跑向一壘,用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姿勢跌倒時,澤村和御幸同時間笑了出來。

  「御幸前輩!!你怎麼可以笑那個投手的姿勢!!!」

  「什麼啊,我才不是笑投手。」

  「哈?」

  他拉了拉澤村的手,指著休息區,「你沒看到投手跌倒的時候,捕手的表情有多好笑嗎?」

  澤村皺著眉看著御幸,誰會看休息區裡面的狀況啊,捕手都這麼奇怪嗎?現在儼然就是投手看投手,捕手看捕手的狀態了。

  御幸吁了一口氣,果然對捕手而言,投手是最重要的啊。

  不管在哪個學校都一樣。

  「三橋少年!!加油!!我很支持你喔!!!」

  澤村突然站起來,對著球場大喊,坐在前面的觀眾都納悶地回過頭,御幸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將他拉下來坐好,「你在做什麼啊!」

  「我相當敬佩三橋少年以及他們隊伍求勝的精神,所以打算做好一個觀眾該做的事情,那就是發自內心替他們加油!」澤村的鼻子用力地吐了一口氣,看起來相當認真,他本來就是來看比賽的。

  「好好好,你認真幫他們加油,比賽結束後我會問你感想。」

  「什麼?還要出題目給我嗎?」

  「既然你這麼敬佩三橋少年,那不就該好好研究一下同為投手的他嗎?」

  「那、那御幸前輩你也要研究他們的捕手啊!」

  「當然,而且我早就研究完了,你認真看比賽吧。」

  「………」澤村突然有點後悔。

 

  比賽進行間,御幸偷瞄了認真看比賽的澤村,忍不住笑了笑,老實說呢,他完全沒有兩人在約會的感覺,不過像這樣待在一起就算沒什麼親暱的舉動也是挺開心的,畢竟重要的不是做什麼,而是和誰在一起。

  主動提出來看比賽應該是澤村能力範圍可及的事情了吧。

  當西浦的矮小第四棒擊出逆轉比分的二壘安打,澤村整個人站了起來,緊揪御幸的袖子,不停拉扯,「御幸前輩你看到了嗎?那個身高的第四棒也可以把球打得這麼遠!!!你跟他誰比較厲害啊?」

  啊,如果他是那個強校的投手,一定很難過,畢竟只差一局就勝負底定了,這種心情他在之前就已經體驗過了,僅靠一局就能扭轉趨勢,棒球就是這樣的運動。

  「他如果不再長高一點,就算打擊率再怎麼好,也是擊不出關鍵的全壘打啊,所以我覺得……嗯,我們都比你厲害,因為你擊不出長打。」

  「你今天是故意惹我生氣嘛!!!」澤村改揪御幸的領子,前排的觀眾都因為第四棒的活躍鼓掌,根本無暇顧及後面吵鬧的兩人。

  迎上澤村不悅的視線,御幸微笑地將臉湊近,在他的嘴唇輕啄了一下,「我是來跟你約會的,怎麼會故意惹你生氣呢。」

  澤村鬆開手,紅著臉停頓幾秒,小聲地抱怨:「混蛋眼鏡!!!要是被其他人看到怎麼辦!」

  「我不是說坐在這裡有好處了嗎?」御幸笑道,「就是在這種時候發揮功效。」

 

 

  比賽結束,御幸和澤村待在球場外頭,許多媒體爭先報導獲得勝利的西浦高中以弱校之姿擊敗棒球名校,人數稀少的隊伍經過時,澤村沒有看見他相當關注的三橋少年。

  「可能在休息吧,畢竟一個人要投完九局是很累的。」

  「我很想跟他握握手,想知道他手上是不是也有很多繭。」沒有人天生的控球能力就很好,一定下過很多的功夫。

  「你先把你的控球練好吧,看看能不能變成青道的精密機器。」御幸隨口講了幾句,「哈哈哈,開玩笑的,你怎麼可能……」

  但澤村卻露出嚴肅的目光,「放心吧,御幸前輩,我絕對會跟三橋少年一樣,不偏不倚地將球投進你的手套裡,精密機器這個名字太俗了,我剛剛重新想了一個,就叫做青道的超強手辦如何?」

  「………叫青道的超強笨蛋吧。」

  「御幸前輩!!!!!!!!!!!!!!!!!!」

 

 

 

  

 

 

  「是說,如果我們之後碰到西浦怎麼辦啊?控球這麼好的投手,青道的打線有辦法應付嗎?」

  「啊,不用擔心,我們不會碰到他們的。」

  「御幸前輩你是小看西浦嗎?認為他們在對上我們之前就被淘汰嗎?」

  「……嗯,不同作品,不會碰到的。」

  「欸?」

 

 

FIN

 

  嗯,撸了四小時(?

  扯到大振純屬意外,我只是想要寫官方那張圖的腦補。

  我的目標是將官方拔拔所有釋出的圖都寫個短篇(咦)


评论(1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