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謠言可畏

 

#御澤週定題:耳語

#原作背景,澤村二年級設定,短篇

  

 --------------------------------

 

  澤村發高燒了,倉持向御幸報告這個消息後,發現御幸露出不意外的表情,察覺到倉持因為疑惑皺起的眉心,御幸接著道:「那傢伙昨天就有點不對勁了吧?雖然看起來還是很有精神,飯也有吃完,可是在牛棚接過他投出來的球,就能知道他狀態不好了。」

  「哈?既然你知道幹嘛不讓他休息?」倉持帶著一些指責的語氣,想起澤村昨天在牛棚投完球之後,還跟著隊伍跑了好幾圈的球場,一種想要在後輩面前表現的前輩心態。

  「為什麼?」御幸嚴肅地看著倉持,說:「連你都沒有發現,這不就說明他昨天的狀況還可以嗎?那麼今天加重的原因是什麼?我們是他的前輩,不是他的保母,若他連自己的身體都沒辦法管裡,等我們畢業之後他該怎麼辦?」

  倉持無法反駁,「你對澤村真是嚴厲啊,明明就很關心他。」

  聞言,御幸笑道:「為了房間另一個讓人頭痛的小鬼,我根本沒有什麼時間去管澤村的事情。」

  盯著低頭看著數據本的御幸,倉持想起昨晚澤村拿著球棒滿身大汗的回到五號室,雖然不太可能,但問他是不是去練習揮棒了,也只是打哈哈蒙混過去,估計是因為這樣在外面吹到風了。

  但從來沒有去練習揮棒的澤村為什麼突然跑去揮棒了?

  「你昨晚是不是跟澤村說了什麼?」

  御幸抬頭,對上倉持的視線,微笑地說:「沒有。」

 

 

  御幸回到自己的房間,門開啟的時候,那個面無表情的後輩直直地站在面前,讀不出他眼神想要表達的意思,還是像澤村那樣直來直往的性格比較容易相處啊。

  「嗯?是特地等我回來嗎?有什麼事情?」御幸越過他的身旁,抽了一本書坐在桌前。

  「聽說澤村前輩發高燒了,想了解一下他的狀況。」

  算是聽到有些意外的問題吧,御幸別有深意地笑道,「你怎麼突然關心起澤村了?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

  御幸瞧奧村右手拳頭握緊又再度鬆開,平靜地說:「沒有,如果你不清楚的話就算了。」

  看著他的背影,御幸撓撓頭,現在不說敬語的後輩真是越來越多了。

  「倉持說淺田在照顧他,照那傢伙的精神力,估計很快就能康復了,你就不用擔心他了,如果有做虧心事想要傾訴的話,歡迎跟前輩說喔!」

  「都說沒有了。」

  話題在奧村冷淡回話中結束。


  『你知道昨晚澤村拿著球棒去練習揮棒的事情嗎?』

  收到倉持傳來的訊息,御幸倒是有些驚訝。

  『真是難得,怎麼沒有人制止他?』一直以來只會點球的投手,如果用不對的姿勢揮棒,說不定會受傷的。

  『所以真的不是你讓他去練揮棒的?』

  御幸若有所思,看了躺在床上的奧村一眼,回覆倉持,『不是我,但我大概知道他為什麼會去揮棒了。』

  『為什麼?』

  『秘密。』

  估計澤村又是一股腦熱兒的將自己和降谷放一起比較了。

  說真的,短打能如此出神入化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啊。

 

 

  澤村突然生病將一年級新生淺田嚇得不行,本來就有點膽小的他,看見不知道為什麼倒在地上的澤村,覺得胃有點痛。他勤奮地替澤村更換冰袋,試圖讓澤村發燙的額際降溫。

  但躺在床上的澤村不曉得是不是做了惡夢,一直夢囈。

  床單被汗浸濕,只是不清楚那是發燒流下的汗還是做惡夢的冷汗,盯著澤村緊抓被子的手,淺田有點難以將平時在球場上充滿精神的澤村和現在這個狀態重疊在一塊兒。

  「淺田,澤村那傢伙到底在說什麼,你聽得清楚嗎?」倉持躺在床上看著雜誌,似乎是受夠澤村的夢囈,雖然是病人但還是想讓他安靜點。

  「啊?我試試看。」淺田將耳朵往澤村的唇邊靠,想要從那些片段的碎語當中拼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聽出來了嗎?」倉持將雜誌放下,坐起身子看著淺田。

  淺田冒著冷汗,看了倉持一眼,欲言又止的模樣。

  「那個……澤村前輩說…」

 

 

  澤村果然沒有辜負御幸的期待,隔天就充滿精神地參加晨練,活蹦亂跳的來到球場,向大夥打招呼,不論是前輩或是後輩也熱情回應,只是氣氛有些詭異,澤村發現他們看自己的目光很奇怪。

  「唷,就算發燒還一樣是笨蛋的澤村來了啊。」御幸一早心情很好的模樣出現在澤村面前。

  「御幸前輩!聽說在這個季節感冒的都是天才,你就不要客氣的大聲稱讚我吧!如果害羞的話,你也可以偷偷在我耳邊說。」

  「什麼?你確定要我在你耳邊說嗎?」

  「啊?」

  澤村發現到附近的人都在看著自己和御幸,在他往人群聚集的地方看去時,每個人又假裝在看別處風景的模樣。

  「御幸前輩,大家發生什麼事了嗎?」

  「哈哈哈哈哈哈,看著你這個表情,我只能說謠言是很可怕的。」

  「什麼謠言?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是不是有什麼秘密瞞著我這個王牌?快點說!」澤村頭上盡是大寫的問號,每看到一個後輩就問是不是有聽到什麼謠言,沒有人敢回答他。

  只不過是因為生病躺在床上一天,怎麼每個人對自己的態度顯得有些微妙,是不是誰散佈了不實的謠言來誹謗他的名聲,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必須要將那個兇手揪出來,好好的用前輩之名勸說一番。

  「你們聽說了嗎?聽說澤村前輩他……」

  聚在一起討論的後輩還沒有將話講完,澤村就從旁邊竄了出來,隨手揪著一個人的衣領,「快點說!你們到底聽到什麼謠言!」

  被抓住的那人不停地搖頭,站在他身邊的人也是一樣的動作。

  「澤村,你在做什麼?」

  恰巧經過的片岡監督看見澤村的舉動,開口喚了句,澤村鬆手同時,那幾個後輩一溜煙地跑走了。

  「將軍!聽說這幾天有關於在下的不實謠言,所以才……」

  「啊……」片岡監督沉默幾秒,拿著資料邁開步伐經過澤村身邊,輕輕拍著他的肩膀,「關於那件事情,低調一點,不要影響到練習就好了。」

  迅速回頭,看著片岡遠去的背影,搞什麼?連將軍都知道的謠言,為什麼自己不知道?他正想追過去,斗膽逼問將軍的時候,被倉持和御幸拉了回來。

  「你想幹什麼?不要命啦?」

  澤村看著倉持,眼淚唏哩嘩啦的,「倉持前輩,到底是什麼謠言,為什麼大家都不跟我說?」

  倉持尷尬地笑了笑,他撓著頭,「我和淺田什麼都沒有說,可能是我們在討論的時候被別人聽見了,傳來傳去就變成現在這個局面了,感覺你不管怎麼澄清也沒用了。」

  「嘛,倉持你就告訴澤村啦,不講明白的話,那個笨蛋不會懂的。」御幸笑了笑,「哈哈哈哈,居然因為這種事情哭出來了,真是笨蛋啊!」

  「就是你昨晚一直在說夢話,我和淺田聽了之後,覺得像是在說御幸的壞話,沒良心前輩之類的。」

  澤村愣了幾秒,這不是挺正常的夢話嗎?

  「然後,謠言傳來傳去,就變成…」

  「變成?」

  御幸對澤村招了招手,他沒有多想的上前,御幸搭著澤村的肩膀,將唇貼近他的耳邊低語,帶著溫熱吐息的氣音,「我喜歡御幸前輩。」

  澤村立即推開御幸,摀著發熱的耳朵。

  「這是哪來的謠言!我要抗議!抗議!!哪邊可以澄清?倉持前輩你絕對要為我平反!我的一世英明!」

 

 

  「……澤村。」倉持雙手環胸,輕嘆,「是謠言你就不要紅著臉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這真的太好笑了!」

  御幸前輩,正在幸災樂禍。

  「混蛋眼鏡!你聽到這種謠言難道就不生氣嗎?!!!」

  「嗯,不會,我還滿開心的♥」

 

 

FIN


评论(13)
热度(163)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