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廢棄屋內

 

#短篇 

#架空背景,ooc注意,有浣熊

#送給推我入鑽A坑的同事AKI,生日快樂xD

 

 --------------------------------

 

  「榮純,吃飯了!」

  午飯時間,外頭艷陽高照。

  將冒著熱煙的菜餚放在桌上,澤村太太脫下圍裙,走到樓梯旁對二樓喊道,只是樓上的人不僅沒有回應,就連下樓的跡象都沒有,她皺眉,乾脆上樓,直接打開兒子的房門,「榮純,叫你這麼多聲為什麼不回話?」

  房間內連燈都沒有開,更別說兒子的身影了。

  將門關上,澤村太太怒氣沖沖地下樓,把屋內每個可以躲藏的地方都找過一遍,記得他國小的時候很愛躲在媽媽看不到的地方,確定兒子不在家之後,忍不住嘆口氣,「那小子每次出去都不講一聲!」

  「榮純啊,他剛剛有說要出門呢,只是妳在煮飯沒聽見。」

  坐在客廳沙發上看報紙的爺爺開口說道。

  「爸爸,既然你有聽見就跟我說一聲嘛。」澤村太太移動到飯桌前將碗筷擺好,「那麼你知道榮純最近都跑去哪裡了嗎?他以前沒這麼愛亂跑的,是不是交了什麼朋友啊?」

  爺爺推了推鼻樑上的老花眼鏡,皺起眉頭,瞥了澤村太太一眼,緩慢地說道:「聽小子說在三丁目那裡找到一個朋友,現在沒事就帶食物去找牠玩呢。」

  「找到的朋友?還要帶食物啊?是不是家人沒有煮給他吃呢。」繼續手邊忙碌的動作,像是想到什麼,有些驚訝地看著爺爺,「三丁目那裡不是很偏僻嗎?我記得都是廢棄的老房子了,難道榮純找到的朋友是…」

  鬼?幽靈?不過大中午的還會出現嗎?

  「啊啊…聽說是一隻浣熊,躲在廢物屋裡呢。」

  「浣熊?」

  

 

  「太郎~太郎~」抱著從家裡偷帶出來的水果,澤村在廢物的建築物裡來回行走,一邊喊著自己心血來潮替牠取的名字,只是沒有看見牠的身影,納悶地喃喃自語,「奇怪,難道跑到別間房子去了?」

  就算是日正當中的午時,踩在吱呀作響的木板上,寂靜的空間還是透著一絲陰涼,幸虧是白天,如果是晚上來的話鐵定怕得不行。

  就在他以為找不到太郎的時候,一抹黑影往他的後腦撲過去,他嚇得喊出聲音,隨後看見熟悉的身影趴在自己面前。

  「太郎你果然在!」不管地板是否脆弱,澤村直接坐了下來,摸摸牠的頭,將帶來的水果都放在牠的面前。

  太郎抖抖鼻子,在水果附近聞了聞,抬頭瞥了他一眼,摸摸水果的外皮,滾到自己面前,開始啃咬。

  看著牠一邊吃一邊晃動的尾巴,澤村偷偷上前戳了戳,然後就被尾巴甩了一臉,忍住想打噴嚏的衝動,他偏頭看著牠,低語,「太郎你到底是什麼動物啊?看起來像浣熊,可是你吃東西前又不會洗,好奇怪。」

  太郎就像聽得懂澤村說的話,看了他一眼,將咬了幾口的水果往前推,就這樣滾到澤村面前。

  「怎麼了?太郎?你要給我吃嗎?」

  太郎的爪子在水果上拍了拍,澤村認定牠這個舉動就是想要把水果給自己吃,隨即露出燦爛的微笑,直接將太郎抱了起來,臉頰在牠身上蹭啊蹭的,還不停親吻太郎的嘴巴。

  「太郎你真的好可愛喔!不知道媽媽同不同意我把你帶回家養~」

  澤村雙手伸直,將牠舉高,「決定了!我要把你帶回家!」

  太郎卻突然扭動起來,像在掙扎。

  牠的爪子劃傷澤村的手腕,即使如此,他還是不願意鬆手,很怕如果不小心將手放開,太郎就會在他面前消失一樣。

  太郎是前幾天他在這附近閒晃時發現的,獨自一個趴在沿廊,就算澤村靠近也沒有逃走,是個可愛的傢伙。

  「還是說你不想跟我回家?為什麼呢?」

  澤村將太郎放下,雙腳接觸地面的太郎也沒有離開,而是來回走動。

  嘆口氣,澤村以大字型的方式向後躺下,下巴一抬,太郎以倒吊的姿態映入眼中,「雖然太郎不像浣熊,但我總覺得你能聽懂我說的話,一定跟我很有緣份的!」

  因為自己是轉學生的關係,沒有辦法融入班上的小團體,雖然總是開朗的笑著,但有時候都沒有可以說話的夥伴,想要養寵物但家裡不允許,好不容易找到可以傾訴煩惱的朋友,而且牠好像還能聽懂一樣,可是,還是搞不懂牠在想些什麼,難道這就是物種的差別嗎?

  「吶吶太郎,你一個浣熊在這裡也很無聊吧,要不要跟我回家?」

  澤村爬了起來,改以手肘撐著地面,趴著看向再度吃起水果的太郎。

  「媽媽跟我說這附近很陰森,晚上都有幽靈會出沒,太郎你在這裡都不會怕嗎?跟我回去的話,我還會保護你耶!」

  噘著嘴,晃著雙腿,低喃,「太郎,我好像還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太郎這個名字耶,如果不喜歡的話,要叫什麼好呢?」

  盯著一直吃著水果完全沒有回應的浣熊,澤村將手交疊抵著額頭,面部朝下,聲音有些悶悶的,「太郎,你會不會覺得一直跟你說話的我,像笨蛋一樣?」

  感覺一陣暖風吹過,遠方傳來狗吠的聲音。

  澤村突然覺得有人在摸自己的頭,雙瞳睜大,迅速抬起頭,有個從來沒有見過的傢伙正看著自己,而且長得有點帥。

  「你本來就是個笨蛋才會覺得我是浣熊。」

  「咦?」澤村腦袋一片空白,你是誰?」

  「你不是問我喜不喜歡太郎這個名字嗎?因為我也忍很久了,就順便告訴你吧,不喜歡,我叫做御幸一也,我有自己的名字,聽到沒有?」

  「………」澤村立即捏著自己的臉,把臉頰都捏紅了。

  「放棄吧,你不是作夢,小笨蛋。」

  「媽!!有妖怪!!!!」從地面彈起,頭頂直接撞擊御幸的下巴,後者的身子向後仰,他抓著澤村,兩個人跌在一塊兒。

  趴在御幸赤裸的胸膛上,澤村突然想起自己在太郎臉上狂蹭甚至還親牠的動作,整張臉紅的不行。

  「怎麼不說話了?」默默被澤村壓著的御幸,面無表情地說道。

  「怕你這個小笨蛋胡思亂想,我先解釋一下,浣熊只是我的化身,別說我是浣熊妖怪,其實我是……」

  「狐狸精嗎?」

  「……………拜託請用好聽一點的說法。」

  澤村趴在御幸身上將近十分鐘才爬了起來,一直不敢看他的臉,每當回想前幾天跟浣熊所有親暱的舉動,澤村都想要挖個洞鑽進去。

  「你明明不是浣熊為什麼我在對你做那些……的時候不阻止我!」

  「我一直都是用浣熊的姿態在附近閒晃的,你也算是第一個看過我真面目的傢伙了。」

  「好險我沒有把你帶回家,不然我要怎麼跟媽媽解釋!」

  御幸突然躺在澤村的腿上,第一次四目相對,深邃的眼神彷彿不注意就要被吸進去,「所以我才掙扎嘛,因為我也不想跟你回去啊。」

  「………太郎討厭我嗎?」

  「都說我叫御幸了,不要再叫我太郎了。」

  「…那、御幸討厭我嗎?」

  「嗯,當然不討厭。」

  記得第一次趴在沿廊做日光浴的時候,這個笨蛋還以為他是餓昏了,帶著一大堆東西來找他,完全將他當寵物養,久而久之,也覺得這個孩子挺可愛的。若不是澤村歇斯底里起來,自己估計都不會現出原型。

  「太…御幸為什麼不想跟我回去?」

  「我喜歡的是你,又不是你家人。」

  「咦?」

  「我討厭你的話還會每天都在這邊等你來嗎?」

  這裡就像秘密基地一樣,一段時間的見面總比整天膩在一起好。

  因為會有期待,會更加開心。

  「那你可以變回太郎嗎?我不習慣你這樣。」

  「看來不好好教導一下你這個小笨蛋不行了啊!」

  「衣服!好歹把衣服穿起來啊啊啊啊!」

 

  咻一聲,全裸的池面男子又變回一隻浣熊。

  澤村覺得有點睏了,當他醒來的時候,在自己的床上,完全沒有自己回家的印象。他還是每天跑去廢棄屋找太郎玩,給牠水果吃,太郎還是一樣沒有洗東西的習慣,聽見他叫牠太郎好像會很不高興。

  因為再也沒有看過太郎的人型狀態,澤村開始懷疑那天發生的事情就是一場夢,然後他漸漸淡忘了,依舊向太郎分享在學校發生的事情,有開心的也有難過的,只是和那天的差別在於,浣熊沒有辦法和他對話。

  「御幸,那天發生的事情真的是夢嗎?」

  抱著浣熊,手上盡是被抓傷的痕跡,只要澤村一講起太郎這個名字,浣熊就會生氣,他現在也已經習慣不叫牠太郎了。

  「突然很想看看你。」

 

  只要你希望,就不會是夢。

  不過我還是一樣會全裸。

 

 

FIN


评论(8)
热度(98)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