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我的男朋友笨手笨腳

 

#交往前提

#有自創女,延續《冰淇淋》的設定,祝各位白色情人節快樂。

 

☆°.﹒☆°.﹒

 

  「澤村,晚餐我不回來吃了。」

  「好,我可以找小春一起吃!」

  「那你也別太晚回來,我出門了。」

  「嗯,路上小心!」

  躺在沙發上看著雜誌,澤村用不在意的口吻說道,御幸只是看了他幾秒,輕輕嘆口氣在玄關穿好鞋便走了出去,怎麼他們兩個交往不到一年,彼此的對話卻像了熱戀期一樣平靜。

  御幸不認為澤村是個這麼有情調的傢伙,會記得明天就是白色情人節,要給自己回禮的日子,但內心深處還是有一點點微弱的希望,畢竟他們交往後的第一個情人節,在遊樂園過得轟轟烈烈。

  其實已經交往的情侶好像沒有在白色情人節回禮的強制性。

  但那就是一種浪漫。

  站在外頭思考片刻,御幸搔搔腦袋回頭往公寓的方向看了一眼,喃喃自語地說:「還是買個禮物送給澤村吧。」

  說到底還是個情人節嘛。

 

  微微開啟的門在確認御幸走遠後緩緩闔上,澤村快步跑回客廳,撿起方才被他扔在地面的雜誌,也只是將它從地面移到沙發上。一時之間找不到手機的他,看起來有些緊張,找到後迅速撥電話給小春,說道:「御幸前輩出門了!」

  『榮純君,我認為你們都已經交往了,就沒必要……』

  「不行,我也想要為御幸前輩做點事。」

  『榮純君……』

  「拜託你了,小春!我知道你今天沒有課!」

  『好吧,十分鐘後,車站旁的商店街見。』

 

  在大學生涯裡,沒有繼續打棒球的澤村,比起御幸有更多自己的時間,他想要利用這些時間,做些能讓御幸高興的事,而白色情人節就是很好的機會。

  『澤村同學你白色情人節會給回禮嗎?』

  『回禮?』

  『難道澤村同學在情人節的時候,沒有收到女孩子送的巧克力嗎?真是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為澤村同學很受歡迎呢……』

  『……』

  澤村沒有說話,那女孩紅著臉說,『如果澤村同學不介意的話,明天…』

  『我有收到禮物,但不是巧克力,是玫瑰花。』

  『玫、玫瑰花?』

  『嗯,跟一顆棒球!!!』

  澤村笑得燦爛,但看到女同學納悶的眼神沉寂了下來。

  『那個女孩子送給澤村同學的東西真是奇怪呀,傳統都是送巧克力的,說不定對方只是單純送禮,對澤村同學沒有那個意思。』女同學自顧自地說著。

  『送情人也是給巧克力嗎?』

  『澤村同學…已經有女朋友了?』

  『啊?沒有呀,沒有女朋友。』澤村搖搖頭,對方鬆了一口氣的模樣,他又笑著說:『不過…有個交往沒多久的情人啦!雖然是個壞心的前輩!』

  女同學僵硬在原地,聽見遠方玻璃碎掉的聲音,原來澤村喜歡熟女,難怪這麼受其他男孩子歡迎的自己,澤村都沒多看她幾眼,因為完全沒有勝算。

  『巧克力是嘛…同學!謝謝妳的提醒!』哼哼,御幸前輩鐵定認為自己忘記這麼一個節日,這樣一來給他驚喜就有點意思。

  『澤村同學,你記得我叫什麼名字嗎?』

  突然,準備離去的澤村,被女同學叫住,他看著她的臉,尷尬地笑了笑,不要說是她,班上的同學沒有一個人記得住名字的,『那個……古…古同學?』

  『是古谷……』

  『啊!對不起呀!古谷同學,那、那個我有事先走了!』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眼前這個善意提醒他白色情人節的女同學,澤村選澤落荒而逃。

 

☆°.﹒☆°.﹒

 

  「我回來了。」

  「你回來啦!御幸前輩!」聽見御幸的聲音,澤村放下鍋鏟跑向玄關,看見他手中提著許多袋子,伸手就要接過,「需要我幫你提一些嗎?」

  想到其中一個袋子裡頭放著要給澤村的禮物,御幸搖搖頭,就像平常那樣嘻笑地說:「不用,我自己拿就好,你這麼獻殷勤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澤村的笑容有些僵住,急忙搖搖頭,「我們是情人嘛,亮前輩說偶爾也要當個貼心的男朋友,不然會被你討厭的。」

  「噢?你今天跟亮前輩見面了?」

  聞言,澤村搖頭的頻率都快要比按摩器還快了,「怎麼可能,亮前輩跟倉持前輩出去了!我今天只跟小春出去吃晚餐而已!」

  御幸瞇起眼睛,吸吸鼻子,感覺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焦味,對著澤村問:「你在廚房煮什麼東西嗎?為什麼有焦味?」

  澤村看著御幸大喊完蛋了完蛋了,便轉身往廚房跑去,盯著他慌亂的背影,御幸只是聳肩,走到沙發旁,將提袋隨手一放,不刻意將要給澤村的禮物藏起來除了沒必要以外,也是因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御幸坐在沙發上,偷瞄一眼在廚房忙東忙西的澤村,雖然可能性有點低,但他不會是在秘密準備什麼要給自己驚喜吧?不然怎麼突然這樣獻殷勤?

  「喂!澤村,你在做什麼呀?」他站了起來,對著廚房內的澤村問道。

  聞這個味道不像巧克力,而且怎麼可能他回來了還在弄,如果現在澤村在廚房弄的東西就是驚喜,那他還真的有夠笨。

  「你吃過晚餐了嗎?我怕你沒有吃,想說弄個小點心給你。」

  「我吃過了,但你如果弄了我還是能吃一些。」

  男朋友做得東西就算是炭,還是要捧場。

  「但它有點焦了,我再重新用一份,御幸前輩你等我一下!」

  「好,那我先去洗澡。」

  御幸站起身子,準備去房間拿換洗衣物的時候,澤村匆忙跑到廚房門口,兩人對上視線,澤村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說:「不兩個人一起洗嗎?」

  「………」

  很好,澤村絕對在計劃著什麼。

  「我累了,先洗吧,你再不回去等等重弄的東西又要焦了。」

  「啊啊啊啊!!!!」澤村再度衝回廚房。

  御幸面無表情地走進房間,打開衣櫃拿了換洗衣物,正打算離開房間的時候,像是想到什麼,將門開啟往澤村所在的廚房看了一眼,然後轉身將澤村放衣物的抽屜打開,慢慢將裡頭的衣物往外挪,接著在最深處看到一包牛皮紙袋。

  輕輕嘆口氣,這傢伙每次要藏東西都放在同個位置。

  將牛皮紙袋拿出來,正想打開,御幸便停頓了。

  如果這是澤村要給自己的驚喜,在已經知道會有驚喜的情況下,連驚喜內容都知道的話,那麼豈不是多無趣?這麼說的話,還是不要看會比較好吧?但如果裡面裝的不是澤村給自己的驚喜,而是不知道去哪買的衛生棉,那多尷尬。

  「他有這份心我就很感動了,雖然出主意的一定是別人。」

  御幸內心拉鋸了三秒,最終還是將牛皮紙袋打開,裡面裝的是一些製作巧克力的材料,藏在這種地方難道不怕融化嗎?難怪一進房間覺得冷,空調不知道調低了幾度,可能是想等自己不注意的時候挪到冰箱去吧。

  「我還是努力裝作不知道吧。」

  說完,便將牛皮紙袋放了回去,所有東西都物歸原處。

  

  洗完澡,在飯廳吃著味道有些微妙的宵夜,御幸突然說道:「澤村,你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早就吃不下正在裝樣子的澤村心中一驚,如果這時候表現的太過奇怪,那就前功盡棄了,小春及亮前輩說,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保持鎮靜,不能忘記情人節但是要假裝忘記回禮這件事。

  「不是情人節嗎?我聽班上女同學說過。」澤村吃了一口食物。

  原來是女同學提醒的呀,還想說他怎麼可能記得。

  「是那個常常找你聊天的女同學嗎?我記得她好像叫…」御幸偏頭細想,澤村好像沒有提過對方叫什麼名字,只是都會出現在他們的聊天話題內。

  「叫古谷。」

  御幸瞇起眼睛,沒有說話只是盯著澤村看,當事人覺得彆扭,被看得渾身不舒服,有些遲疑地問:「御幸前輩,你…你為什麼這樣看我?」

  「你們關係很好?」能被澤村記住名字,想必很有威脅性。

  「還好耶,不過她跟我說御幸前輩在情人節送玫瑰花很奇怪。」

  「……」

  「御幸前輩你筷子怎麼掉了!?」

  澤村彎腰想幫御幸撿,卻被他握住手腕,什麼話都沒說往房間走去。

  看著自己離宵夜越來越遠,而御幸看起來有些生氣的模樣,澤村頭上盡是一堆大寫的問號,不是正常的對話中嗎?

  房間的燈沒有開,澤村整個人被摔到床面,御幸將眼鏡擱在一旁,將剛換上沒多久的上衣脫掉,往澤村的方向逼近。

  「御、御幸前輩!我、我還沒洗澡啊啊啊啊!!!」

  他在自己耳邊低喃,「你不是說要兩個人一起洗嗎?等等再洗一次就好。」

 

  不用拉燈,因為燈沒開過。

 

☆°.﹒☆°.﹒◈ 

 

  古谷同學對於澤村連續請兩天假這件事感到困惑,同時,她很納悶為什麼會被不認識的眼鏡男用兇惡的視線盯著看,不過對方長得挺帥的,又在白色情人節這天,她還是鼓起勇氣上前搭訕。

  「同學,為什麼你要一直盯著我看呢?」

  「……」

  「我認識你嗎?」

  「………」

  對方都不說話,古谷開始猜想,眼前這個人是不是她在情人節送出許多巧克力的其中一個,然後很緊張且不知所措的準備回禮給她。

  「我只是要跟妳說,澤村那傢伙有情人了,妳別離他太近。」語畢,御幸頭也不回的離去,忍不住砸嘴一聲,他怎麼會做這種事呢,真不像他的作風。

  望著御幸遠去的背影,古谷心裡有些不甘願,澤村喜歡的前輩到底是怎樣的來頭?連保鑣都有了?

 

 

  請假在家的澤村把握時間,準備白色情人節的回禮,儘管他弄得手忙腳亂,還時不時盯著牆邊的時鐘,深怕沒辦法在御幸回來前準備好。除了偶爾打電話給御幸確認對方所在的位置外,他還要撥給他的軍師們,該怎麼佈置。

  『我說澤村,你們兩個傢伙行行好,我們也想安穩的過節啊。』

  「倉持前輩!!!只有這次,下次絕對不會麻煩你們了!!!!!」

 

  御幸早就在公寓外頭走了好幾圈,都不知道幾過家門而不入了,見澤村沒有撥電話來,他還跑去附近的書店閒晃,澤村每次通話的語氣只有焦急,因為這樣他也很怕澤村把廚房給炸了,做巧克力到這種地步真是得不償失,但他又很想信任對方,因為這是澤村想要為他做的事。

  心想澤村的速度應該不會這麼快,御幸就在咖啡廳點了杯咖啡,坐在角落的位置等著,靠近窗邊的位置,能夠看見自家公寓,若到時候冒煙了,還能早點反應過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當御幸想著,不就做個巧克力還需要這麼費勁嗎?

  桌上的手機開始震動,上頭顯示他對澤村的愛稱。

  『你什麼時候回來呀?今天是情人節,你不回家嗎?』

  「我在挑要送你的禮物呢。」御幸笑著說。

  『不用給我禮物啦!你、你趕緊回來!』

  「好,我五分鐘後就回去了。」

 

  於咖啡廳結帳,出了自動門,御幸邁開腳步,緩緩往自家走去。開始想著自己該用什麼表情收下澤村親手為他做的巧克力,是要用感動的表情呢、還是要面無表情的讓澤村緊張呢?

  畢竟自己早就知道澤村準備給他的驚喜內容,主導權是在他的身上嘛。

  站在家門前深吸一口氣,御幸調整好自己的表情,轉動門把將門開啟,滿屋子撲鼻而來的巧克力甜味,聞了幾秒其實有點膩。

  「澤村,其實我早就知道你要做巧克力……」

  

  御幸愣在原地,腦內模擬澤村紅著臉端著巧克力往他靠近的畫面,碎得一蹋糊塗。

  「御、御幸前輩,情人節快樂……」

  澤村確實紅著一張臉,穿著不知道打哪來的愛心圍裙,可以確定的是他除了圍裙什麼都沒穿,然後手臂、腿以及臉都塗滿巧克力。

  「你在做什麼?」

  「倉持前輩他們說你會喜歡這種驚喜的!!!只是我將巧克力塗在自己身上花了好多時間!御幸前輩情人節快樂!!」

  「…………」

  「御幸前輩?」

  「……你別動,我先去找倉持。」

  「咦?」

 

 

 

Fin.

  

评论(10)
热度(136)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