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隔壁鄰居的兒子是我未來的老婆-上

  

#架空背景,正太御澤Paro

(我對正太的定義有點廣,如果搞錯了還請見諒。)

# @曦 的點文

  

☆°.﹒☆°.﹒ 

  

  「榮純!一也來找你玩囉!」

  原本坐在地面的澤村,迅速將玩具扔至一旁,跳上床摀著自己的耳朵,對於母親的叫喊,他選澤無視。不管母親連續喊幾次,澤村都沒有回應,接著便聽見她碎碎念的聲音而且離房間越來越近,在門開啟的瞬間,他用棉被將自己緊緊裹住,聲音全悶在裡頭,「我今天沒有心情跟他玩,叫他回去!」

  「你怎麼了呀,榮純?跟一也吵架了嗎?你已經連續第三天這樣了。」

  「沒有!沒有吵架!」即便母親想要拉開棉被,他也抓得死緊,「反正你去跟那傢伙說,我今天不想跟他玩!」

  母親無可奈何的嘆口氣,轉身,接著說:「如果真的吵架了就趕緊和好吧,不然你真的就沒有朋友了!」

  聽見門闔上的聲音,澤村才從棉被裡探出頭來,俐落地跳下床走向窗邊,將窗簾掀開一小角,看著與隔壁棟相鄰的房間,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由於父親工作的關係,他們離開了原本居住的地方,搬到市中心約莫三個月的時間,因為本身就是個熱情的孩子,沒多久就和附近的孩子都玩得不錯。

  只是和隔壁御幸家的孩子關係有些微妙。

  「都說不是吵架了……」

 

 

  「你好,我是今天搬到隔壁的澤村,這是一點心意,還請多指教。」

  「唉呀呀,澤村太太你客氣了。」

  緊抓著母親的衣襬,澤村睜著圓滾滾的眼睛,不同以往容易害羞的孩子,毫無保留的直盯屋內,御幸爸爸順著他的視線回過頭,發現自家兒子從門邊探出個頭,御幸爸爸見狀笑著說道:「不好意思,那是我的兒子。」

  「一也,過來打聲招呼!」

  對他招了招手,隨後他小跑步的站在御幸爸爸身邊,雙手擺在後頭,對著澤村母子點點頭,「你們好,我是御幸一也。」

  「真是個有禮貌的孩子,榮純…」她推了推澤村的背。

  澤村看了母親一眼,上前一步,聲音相當宏亮,「你們好!!!!!!!我是澤村榮純,小學四年級!興趣是打棒球,討厭的食物是納豆!!!」

  似乎被他的嗓門嚇到,御幸爸爸還沒回神,就聽見御幸的笑聲,以為對方在嘲笑自己,澤村有些不開心的說:「你笑什麼笑啊!混蛋四眼!!!」

  「榮純!不可以這樣!」

  「哈哈哈哈哈!」御幸反而笑得更大聲了,「你這個人還真有趣啊!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當好朋友的。」

  「你要相信什麼啊!我沒有說要跟你當好朋友呀!我最不喜歡無緣無故嘲笑別人的傢伙。」雙手環胸別過臉,澤村看起來一臉不悅。

  「咦?我沒有嘲笑你啊。」御幸露出驚訝的神色,「像你這麼真(蠢)誠(萌)的個性我還滿喜歡的呢。」

  澤村停頓三秒,對著御幸燦爛地笑著,說:「什麼嘛,原來是這樣啊!那你還滿有眼光的啊!」

  盯著澤村的笑容,反倒讓御幸沒辦法接話了。

  一直微笑看著自家孩子對話的家長們,跳出來打了圓場,「榮純這孩子什麼都沒有,就精神特別好,如果一也不嫌棄的話,隨時都能來找他玩。」

  「媽咪!是我不要嫌棄他才對啊!」澤村用力扯了母親的衣襬。

  『媽咪?』御幸愣了一下,忍住笑意。

  「那真是太好了,因為我工作的時間很不穩定,經常讓他一個人回家,總會特別擔心他的安全。」御幸爸爸搔搔腦袋,語氣聽起來有些自責。

  「我不是小孩子了,放學的時候也都跟同學走在一起,你不用擔心啦。」

  御幸吁口氣,因為父親工作忙碌的關係,跟他相處的時間很短,有時候連晚飯都沒有辦法一起吃,但那也無所謂,只要父親身體健康就好。

  餘光瞄見澤村太太抿著嘴唇,看著自己的表情有些複雜。

  「啊,不好意思,突然就跟你們說這些。」御幸爸爸趕忙道歉。

  「叔叔,沒關係,從現在開始你完全不用擔心了!我澤村榮純會負責帶他一起回家!因為這是身為大哥的職責所在!」澤村胸有成竹的模樣。

  「榮純說得沒錯,如果御幸先生還沒到家,一也就先來我們家吃飯吧,人多比較熱鬧嘛,我先生絕對不會介意的。」澤村太太不停點頭,她剛剛差點就要落淚了,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堅強懂事的孩子。

  「怎、這樣太麻煩你們了……」

  「絕對不會麻煩的!」

  事情的發展讓御幸有些意外,看澤村那一副我就是大哥的表情,讓御幸轉過身背對他們,肩膀微微地抽動,不行,差點忍不住了,那傢伙腦袋到底裝了些什麼啊?未免也太有趣了。

  『啊啊,這樣就哭了,看來以後說話不能太兇。』

  以為御幸在哭的澤村,後來就發現自己的想法大錯特錯。

 

 

  信誓旦旦說要和御幸一起回家的澤村,完全沒有他們兩個的學校有可能不是同一所的念頭。晚餐時間經爺爺提醒後,他和母親同時露出震驚的表情,不是住在隔壁而已嗎?同一所學校應該是正常的吧?幸好擔心是多餘的,他倆不僅是同所學校,而且還在隔壁班。

  在班上成績優異很受女孩子歡迎的御幸,每到休息時間都坐在窗邊的位置對外發呆,四周散發很難靠近的氣息,而那個叫做澤村榮純的傢伙轉來後,每次都把御幸往外拖,說什麼老悶在教室裡面不好,身為大哥就要照顧小弟。

  御幸班級的同學還以為他被澤村這個不良屁孩欺負了,但認真看他們的相處模式後,又覺得澤村不像是欺負人的那個。

  「這個關卡超難的為什麼你一下子就破關了?」

  「可能跟腦容量有關吧?」

  「御幸一也!!!!!你是這麼跟大哥說話的嗎?」

  「是是是,大哥我錯了。」

 

  「今天小考成績出來了,怎麼辦,我不敢跟媽媽說。」

  「不是每次都很爛嗎?還差這次?」

  「你這傢伙真的很討厭!!」

  「下次我教你?」

  「真的嗎??!!!你人真不錯耶,是我錯怪你了,一直以為你只是個嘴巴很壞的討人厭小弟。」

  「……沒關係的,大哥,你也滿蠢的呀。」

  「你說什麼!!!!!」

 

  雖然兩個人經常吵架,但在外人眼中,感情好像越來越好了。

  兩個月過去,御幸幾乎都是先到澤村家裡,等父親歸來後才回去,澤村的家人都很喜歡這個聰明的孩子。而兩個人的房間陽台是連在一起的,有時候會開窗直接對話,最初幾次澤村都忘記關窗戶,被風吹到生病,後來只要發現澤村忘記關窗,御幸都會不顧危險,從陽台那邊跳過來幫他關。

 

  「吶吶,御幸,明天我們到公園玩吧?」

  兩家窗戶敞開中,澤村趴在陽台竿上對著坐在書桌前的御幸說道。

  停下手中的筆,御幸往他的方向看去,瞇起眼睛說道:「你前幾天不是跟小麗鬧不愉快了嗎?她每天都會去公園玩鞦韆的。」

  「那是前幾天的事情嘛!」澤村左右搖晃著身子,笑嘻嘻地說:「我今天聽媽咪說,有個遊戲叫做躲貓貓啊,要很多人一起玩才好玩!」

  「躲貓貓兩個人也能玩的啊,我們兩個。」御幸接話。

  「兩個人玩應該很無聊吧?就是要很多很多人玩才好玩!雖然我是有點不想看到小麗啦,但還有其他人可以陪我們玩啊!像是小春、小亮他們啊!」看御幸低頭沒有接話,澤村繼續說:「不管啦!明天放學後我先去公園找人,你記得要來喔!記得喔!」

  「嗯,我會記得。」御幸站了起來,作勢要將窗戶關起來,「我們班明天有小考,我先念個書,晚安,你記得蓋被子。」

  「哦,好!」

  看御幸連窗簾都拉下來了,澤村突然覺得他有點奇怪。

  沒想到御幸比自己還更討厭小麗啊……

 

 

TBC

 

  完蛋了,我還沒有點題!只好全部擠在下篇!!

 


评论(9)
热度(91)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