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轉身三秒的差距-02

 

#獻給 @❀ 夢境 螺旋 ❀ 

#上班族御幸與大學生澤村,輕鬆正劇向,OOC注意


  相遇之前的事。


☆°.﹒☆°.﹒

 

  東京的街道跟長野有些差異,甚至連空氣都有點不同,但他不確定這是不是心理因素造成的。推著行李箱,滑開手機螢幕點了備忘錄,一串地址及聯絡方式映入眼簾,沒有意外的話,這就是他未來的住所。

  沒什麼方向感的他,即使仰賴手機導航仍有些不知所措,雖然東京迷路這四個字早就被他放在計畫當中。最後還是在熱心民眾幫助下,得知公寓所在的方向及位置。

  延著巷子向左拐彎後,目光直勾勾地盯著闖入視線的公園,漾起的好奇心讓他決定多看幾眼,移動到入口處時,一顆軟式棒球滾到自己腳邊。

  「大哥哥~幫我撿球~」

  順著聲源處看去,小男孩高舉左手揮舞著,他彎腰撿起腳邊的球,下意識抬起右腳以投手的姿勢投了回去,投出去後才發現忘記拿捏力道,就算是安全球但被砸到後果也不堪設想。

  如風般的球直直往小男孩的臉飛去,在最後改變軌道竄進右邊的草叢,他鬆一口氣,趕緊往男孩的方向跑,在面前蹲了下來,「抱歉抱歉!嚇到你了吧?對不起,我下意識就……」

  男孩睜大眼睛張著嘴,絲毫沒有反應,他抬頭有些緊張地看著四周,擔心男孩的三魂七魄是不是被嚇得飛出來了,可惡,他看不到靈魂啊啊啊!沒有辦法幫忙抓回來!

  幾秒後,男孩指著他,語氣聽起來相當興奮,「大哥哥!你超厲害的!!」

  「咦?」

  「為什麼可以投成這樣?球速怎麼這麼快?還會飄來飄去!好帥喔!不對,是超級!超級超級帥!」男孩雙眼閃爍,看得出來是發自內心的讚美。

  對於男孩的稱讚,他搔搔後腦勺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這份謙虛只維持了五秒鐘,「你不錯啊BOY!能夠一眼看出我澤村榮純外旋發球的厲害!哈哈哈!」

  「外旋發球?那個叫外旋發球嗎?!好帥!我也想要學!大哥哥教我!」

  「阿咧?」忘記是聽誰說的,千萬不能欺騙小朋友,因為他們絕對會當真,剛剛的投球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名字,這只是他胡扯出來的,而且他所投的球還被夥伴們嫌棄很噁心,因為都接不太到。

  「大哥哥不教我嗎?」男孩有些洩氣的模樣。

  澤村看了一眼男孩的手套,看起來還很新的模樣,沒什麼使用的痕跡。

  「你在跟誰玩接球嗎?」

  男孩搖搖頭,「我都自己玩。」

  聞言,澤村瞇起眼睛,用力呼了一口氣,棒球怎麼能夠一個人玩呢?只有一個人的話連基本的傳接球都做不到啊!他蹲下摸摸男孩的頭,笑得特別燦爛,說:「雖然今天不能教你,但我可以收你為徒!現在我們先來玩傳接球吧!」

  「真的嗎?傳接球?!」男孩高興的蹦跳,這是第一次有人要跟他玩傳接球的遊戲!跳到一半突然停下來,看著澤村好奇地問:「但是大哥哥你有手套嗎?我只有爸爸送我的這一個。」

  澤村將行李箱攤平,拉開拉鍊從滿滿的行李中拿出一個有些破舊的手套,對著男孩笑著說:「鏘鏘!身為師父怎麼可能沒有呢?」

  「師父?」

  「對!現在開始我不是大哥哥,是你的師父!」

  「師父!我去把球找回來!」男孩轉身往草叢跑過去,完全不在意衣服是否會弄髒,在附近來回爬啊爬的,澤村哭笑不得,正想去幫忙,男孩就拿著球屁顛屁顛的跑了回來。

  澤村伸手拍掉男孩身上的灰塵,接著往後退了數步,對小朋友來說算是個滿遠的距離,他高舉右手,對著男孩喊著,「快投過來吧!能投到我這裡來是你的第一個作業喔!」

  嘟著嘴,男孩使勁揮動右手臂,球雖然沒有往其他的方向飛,但離澤村的位置至少還有一半的距離。澤村往前走幾步,彎下腰撿球,抬頭就看見男孩看著自己的右手,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嘿BOY!你在驚訝什麼?我要把球投過去囉!」

  「來吧!師父!」

 

☆°.﹒☆°.﹒

 

  『御幸君,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

  『不好意思,我目前沒有談戀愛的打算。』

  日復一日,同樣的事情總是不停發生,事業相當順遂的御幸一也對於女同事們不知道是說好的相繼告白感到厭煩,最近甚至連男同事都跑來了。要說臉蛋長得特別帥嘛,好像真的有,要說事業嘛,又好像特別成功。

  雖然他不是故意的,但偏偏就是有這麼多優點,才讓他的桃花開不完。

  「你最近不是又完成好幾個案子嗎?受矚目是正常的吧。」

  「問題是,當年我還是菜鳥的時候,還是有很多人跟我告白啊。」

  嘆口氣,有些鬱悶地喝了一口啤酒,坐在身旁的倉持忍不住翻了他白眼。

  「池面就是混蛋。」

  「啊?你說什麼?」

  「我說,你在公司裡面一定沒什麼朋友吧。」

  「哈哈哈,有你不就夠了嗎?」

  「我都不知道自己跟你是朋友了。」

  「呀,別這麼無情嘛。」

  倉持是他在咖啡廳偶然認識的,當時他正為公司的企劃絞盡腦汁,帶著筆記型電腦坐在咖啡廳窗邊位置,就算座位有些隱密但還是吸引了許多客人的目光,造成不小的轟動,而倉持在替他續杯咖啡時,忍不住抱怨了幾句,讓他印象非常深刻。

  『這杯喝完就趕緊滾吧。』

 

  「這就是所謂不打不相識吧。」御幸笑了笑,將手中的啤酒飲盡,「我當時還在想為什麼這間咖啡廳會雇用不良少年當服務生呢,沒想到你就是店長。」

  托著下顎,倉持顯得不耐煩,「是副店長,而且誰跟你不打不相識。」

  要不是這個眼鏡混帳跑去跟店長告狀,讓他每天都覺得背後的冰冷視線刺的難受,他也不用特地跟這傢伙道歉,這段孽緣也不會產生。

  「你不會還在記仇吧?別怪我啊,有哪個副店長會跟客人說趕緊滾的。」

  「有啊。」倉持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我。」

  他一直都很討厭池面的傢伙。

  御幸哭笑不得,他都不敢問倉持是不是被哪個池面惹過,就算倉持每次對他都嫌東嫌西,但只要開口約吃飯,幾乎都會捧場,雖然當事人總說是來吃免費的晚餐,不管怎麼樣,和倉持相處的時候是沒有壓力的,跟同事之間不一樣。

  「時間不早了,我要先回店裡。」倉持看了一眼手錶,開口道。

  「還要回去?今天不是休假嗎?」

  「店長身體不舒服還不肯休息,我怕他有事,先走了。」倉持站了起來,轉身要走的時候,被御幸抓住了手腕。

  「幹什麼?」

  「不要吃霸王餐啊你。」

  「嘖。」

 

 

  御幸結束與倉持的聚會,走在路上閒晃,卻不曉得自己要去哪裡,滑開手機瀏覽通訊軟體,許久不見的人傳來俗套的開場問候,絕對是有什麼需要他幫助的地方,突然覺得有些空虛,好像跟倉持說的一樣,自己好像沒什麼朋友。

  最後他決定乖乖回家,早點洗澡早點睡,然後明天繼續拒絕同事的告白。

  經過住家附近的公園時,聽見裡面傳來不常見的笑聲。

  好奇停下腳步,發現那個每天都自己一個人玩的小男孩,身邊多了一個很有活力的青年在玩接球遊戲,就這樣看了幾分鐘,他的嘴角緩緩勾起,看著小男孩臉上少見的笑容,就算是再怎麼孤僻的人還是能交到朋友的嘛。

  吁口氣,邁開步伐往前走,餘光瞄見青年的側臉,能讓那個小男孩笑得這麼高興的傢伙,果然連笑容都特別燦爛呢。

  但是他最沒有辦法應付這種人了。

 

 

TBC

 

 

  最沒有辦法辦法應付又怎樣,你們還不是同居了。(΄ಢ◞౪◟ಢ‵)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