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轉身三秒的差距-01

 

#獻給  @❀ 夢境 螺旋 ❀ 

#上班族御幸與大學生澤村,OOC注意。 

 

☆°.﹒☆°.﹒

 

  『我出去找工作了,飯糰要不要吃隨便你!哼!』

  瞄了一眼盤子內幾乎不完整的飯糰及旁邊附註的紙條,最後那個哼就像在耳邊響起一樣,這是收留那個有趣的大學生以來,第一次給他做的早餐。

  打開保鮮膜,御幸拿起形狀詭異的飯糰端詳幾秒,一口咬下,「雖然外表不怎麼樣,但味道還算可以嘛,不過這要是能做得難吃也滿厲害的。」

  轉眼間盤子內的飯糰消失殆盡,他戴起眼鏡看了一眼牆上的鐘,暗叫聲不妙後迅速往玄關移動,手指撫過唇邊,將沾在嘴角的飯粒推進口中,在門開啟前下意識回頭望了一眼,喃喃自語道:「啊…要是有味增湯就好了。」

 

☆°.﹒☆°.﹒

 

  拼命擠進人滿為患的電車,御幸看著自己的手,內心漾起一種好像忘記做什麼事情的感覺,思考片刻後,發現忘記到便利商店買早餐了,這是他每天的例行公事,但今天和平常有點不太一樣,一想到這裡嘴角就忍不住笑意。

  帶著笑容走進公司,和每個同事打過招呼,雖然和平常的模式差不多,但今天的感覺特別不同,讓許多傾心於他的女同事更加瘋狂,待在一旁不停爭論他到底是在對誰笑,然而當事人並沒有將她們看在眼裡,心裡所想的是紙條最後的那個哼,正常人會把那個哼寫出來嗎?

  乾咳一聲,御幸似乎察覺到自己沒有控制好表情,拉開座位的同時將公事包放下,拍拍自己的臉頰試圖讓神情恢復原狀。

  「御幸君一早的心情不錯啊。」坐在對面的女同事微笑地說道。

  「啊,被看出來了嗎?」

  「當然囉,因為我可是一直看著你呢……」

  御幸翻開筆記型電腦,手指飛快動作,對於女同事的話就像是習以為常般,帶著輕鬆地口吻說道:「別看得這麼認真呀,我可是會害羞的。」

  上個月告白被拒絕仍然努力不懈的女同事沒有接話。

  御幸在女同事間的人氣是有目共睹的,讓許多男同事相當吃味,但他跟傳聞中一樣是個緋聞絕緣體,從來沒有和哪個女孩子有親密的接觸,記得那個因為公事需求被御幸問過電話號碼的女生,都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

  這時課長拿著一疊資料走到他身邊,看起來很雀躍的模樣,「御幸,你上次提交的企劃,部長非常滿意,我們課有你真好!」

  停下敲擊鍵盤的動作,御幸站了起來,笑道:「都是課長教導有方。」

  「不要這麼謙虛,我可是很感謝你的。」

  「哈哈,那麼課長是不是該請我吃個飯呢?」

  「這有什麼問題,就今晚吧!」

  御幸沒有想過課長居然這麼簡單就答應了,因為採用前幾份企劃時,課長被其他同事拱請客都是很久才成行,既然有免費的晚餐吃,何樂不為?

  正準備開口答應的御幸,突然想起家裡那位突然冒出的傢伙,如果和課長去的話,那傢伙會記得吃飯這件事情嗎?

  見御幸反應有些遲疑,課長納悶地問:「有安排了嗎?不然改天好了。」

  「不,就今晚吧。」

  那傢伙只是借住的,而且還是大學生了,不用凡事都為他考慮吧?

  況且自己又沒什麼立場。

 

☆°.﹒☆°.﹒

 

  站在與御幸的公寓在同個方向,但距離三個巷口的舊公寓樓下,澤村目光直盯其中一間燒得有些焦黑的房間,那裡本來是他現在該住的地方,因為一些意外迫使自己無處可去。

  因為就在御幸公寓附近,澤村幾乎是只要有時間就跑過來,要說自己是個認真的大學生都有點不好意思了。來得這麼勤勞就為了碰見那位幫助過的房東,原本的電話已成空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那群傢伙還有沒有找他麻煩?

  突然響起肚子咕嚕叫的聲音,他張望四周確定沒有其他人才鬆口氣。

  差不多到了晚餐時間,澤村摸摸口袋掏出幾個零錢,這些錢買飯糰應該還夠吧?說到飯糰就想到那個混蛋眼鏡不知道有沒有吃早上的飯糰啊……那算是感謝他讓自己借住的心意,雖然是他的廚房他的電鍋他的米飯。

  「我記得米應該還夠吧?管他的,今晚還是讓混蛋眼鏡吃飯糰吧!」澤村望了舊公寓最後一眼,轉身往現居地跑去。

  經過便利商店的時候,澤村停下腳步,看起來有些猶疑。

  再度將零錢拿出來,數了數,停頓幾秒後,還是走進便利商店,買了調味湯包,這幾乎花光他所有的財產。

  畢竟,只吃飯糰有些單調,還是要有味增湯比較好。

  雖然是調味包。

 

☆°.﹒☆°.﹒

 

  提前結束和課長的聚會,但時間已經不早,御幸靜悄悄地回到公寓,拿出鑰匙打開大門,屋內一片黑暗,若不是玄關有雙不屬於自己的鞋子,他還以為一切都和兩週前一樣。

  將燈打開,以為早在房間倒頭大睡的傢伙,反而躺在客廳的沙發睡著,將手中的提袋擱在一旁,桌上又出現和早餐一樣不完整的飯糰,不同的是沒有紙條而且還多了兩碗味增湯。

  「喂,澤村。」

  推了推在沙發熟睡的人,還在半醒半夢間的澤村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御幸好幾秒才回過神來,說道:「混蛋眼鏡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啊?就等你吃晚餐耶!!!該不會你早就知道晚餐還是吃飯糰就故意不吃了吧?」

  兩碗味增湯,絲毫未動。

  這傢伙是在等自己回來吃晚餐嗎?

  「哈哈,你除了飯糰之外還會做其他的東西嗎?」

  「哼,當然不會!」澤村相當自豪的表情,他看見桌面上多出個沒見過的提袋,好奇地問:「你已經吃過晚餐了?」

  沒有停頓,御幸搖搖頭,「沒有,你現在要吃了嗎?」

  「嗯!好啊!」

  幸好沒有喝酒,不然滿身酒味鐵定就瞞不了了。

  澤村快速站起,跑到餐桌旁,看見那兩碗味增湯,突然大叫一聲,回頭看著御幸說:「但味增湯冷掉了耶,怎麼辦?這個可以加熱嗎?雖然是調味包的,但它可是我全身的財產!你如果嫌棄的話,我還是會自己喝完的!」

  見他因為那兩碗味增湯手忙腳亂的樣子,御幸不禁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笑!又在瞧不起我嗎?」澤村想起剛碰到御幸的時候,被這傢伙說得話氣得半死,是這段時間的相處才對御幸有一點點點點改觀。

  「我什麼時候瞧不起你了?」御幸走到餐桌旁,拉開椅子,坐下後將提袋內的高級便當拿出來放在桌上,「晚餐加菜,啊,是說這應該算是宵夜了吧?」

  是比飯糰跟調味包味增湯高好幾個檔次的便當,讓澤村目瞪口呆,「我肚子快要餓扁了,這真的可以吃嗎?」

  御幸點點頭,將便當往澤村的方向推過去,然後將裝飯糰的盤子拉向自己,「高級便當我已經吃膩了,都給你吃吧。」

  「那我的味增湯也給你喝吧。」澤村戰戰兢兢地將湯碗推過去。

  「誰想要這種沒誠意的東西呀,你自己喝。」

  「你說什麼!」

  就算肚子早已塞滿食物,但御幸還是意思意思的吃了幾口飯糰,更多時間是撐著臉頰看澤村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他突然覺得身邊有個人陪著好像也是件不錯的事情,不過對象如果是更可愛的女孩子就好了。

  「澤村。」御幸喚了一聲,狼吞虎嚥的當事人往他看了一眼沒有回話,「你說要去找打工的事情怎麼樣了?」

  聞言,澤村被食物噎著的猛咳,表情有些僵硬,還沒說話就讓人一眼看出答案,御幸輕輕嘆口氣,估計沒戲了。

  「明天去買手機吧。」

  「咦?」

  「雖然事情發生的時候有簡單跟你父母報備,但這段時間他們連繫不到你也很不方便吧?有手機在身邊總是好的,這樣我也能找得到你。」

  「嗯…是有點不方便啦,但是我沒有…」錢…

  當初從長野到東京念書時,信誓旦旦跟父母表示只要給第一個月的生活費,剩下的他會去打工自給自足,現在不但工作還沒找到,而且兩週的時間就把一個月的生活費用完了。

  「錢的問題就不用擔心了,跟房租一樣,全部列在借據裡。」

  「………我不需要手機啊!」澤村微弱地抗議,說什麼都不想要在那份不公平條約借據上增加借條。

  「就這麼說定了,明天下班就帶你去買吧,另外,早餐不用準備了。」御幸將沒有吃完的飯糰用保鮮膜包起來放進冰箱,「我先去睡了。」

  「喂!混蛋眼鏡!!!」澤村對著御幸的背影喊著,「睡什麼睡!你不是應該要先去洗澡嗎?」

  御幸嘆口氣,忍住想要轉身揍他的衝動,「我房間有浴室。」

 

  雖然不清楚替澤村買手機是不是明確的決定。

  但他其實也只是想要避免今晚的狀況再度發生而已。

 

 

TBC


评论(8)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