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論攝影師的重要性


   
#小春生日快樂!說什麼都要寫個短篇祝賀,雖然是御澤文QwQ
 
 
☆°.﹒☆°.﹒ 

  「澤村,明天你沒什麼事吧?我們出去走走。」 
  御幸叫住了準備回到五號室的澤村,明天是難得的假期,他手中握著一張白紙晃啊晃的,那是特地請阿邊安排的逛街行程。 
  「唔喔!」聞言,澤村回過頭往他的方向跑,接過御幸手裡的紙,盯著上面密密麻麻的行程,目光閃爍且帶著笑意看向他,說道:「御幸前輩!!!你終於想要犒賞我這個王牌了!」 
  「犒賞什麼,要自費啊!」 
  「小氣!超小氣!沒想到你這麼小氣!!!!身為前輩當然是要……」澤村還沒將話說完,御幸面無表情的捏住他的臉頰,使勁往外拉扯,讓他痛得眼眶泛淚,揮開御幸的手,摀著臉,目光兇惡的怒吼,道:「你做什麼!!!」 
  「我又不是用前輩的身份找你去的,這是約會啊。」 
  語畢瞬間,唰的一聲,澤村滿臉通紅,原本瞪著御幸的視線不曉得飄到哪裡去了,有些遲緩地說:「既、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只好勉為其難的陪你,畢竟你沒有朋友嘛。」 
  「……」御幸伸出雙手捧著澤村的臉頰,兩人四目相對。 
  看著御幸的臉逐漸往自己湊近,澤村感覺心跳聲如雷貫耳,最後他有些緊張的將眼睛閉起來,接著聽見御幸噗了一聲,用力將自己的雙頰往外拉。 
  趕忙睜開眼睛,握住御幸捏自己的手腕,而澤村因為臉頰被拉扯的關係,說話有點不清楚。 
  「魚腥一噎!!泥災乾舌麼!!!!!」 
  「哈哈哈!原來你不僅肩膀,連臉部的肌肉都意外柔軟呢!」又拉又推的,御幸索性玩起了澤村的臉,當然澤村也不會這樣善罷甘休,死命抵抗,在抵抗的過程中才見識到御幸能從本壘板投出如導彈般牽制球的原因。 
  最後在澤村放棄抵抗的時候,御幸也鬆開了手。 
  捧著自己發熱的臉,澤村覺得有些腫脹感,怎麼辦?他現在的臉會不會變得跟增子前輩一樣圓了? 
  「御幸一也!!!你別太……」 
  澤村接下來的話語,都淹沒在對方的唇裡。 
  感覺自己的嘴唇被舔了一口,澤村迅速地將御幸推開,死命盯著他,什麼話都沒說。 
  「比起投懷送抱,我還是比較喜歡出奇不意啊。」御幸一臉壞笑,「畢竟你嚇到的表情比較可愛嘛,哈哈哈。」 
  「你這個混蛋!!!!」 
  在宿舍前,御幸跟澤村上演你追我跑的戲碼,搭配澤村的大嗓門,幾乎沒有人不曉得他們兩個回來了,就在澤村即將追到御幸時,一個裝滿水的寶特瓶直直落在他的腳邊,碰的一聲,發生巨大的聲響。 
  御幸和澤村都嚇到了,如果這個瓶子丟到人,後果不堪設想。 
  兩人十分有默契的往樓上看,倉持目光兇惡的盯著他們,小春和降谷站在兩側有些尷尬的模樣。 
  倉持伸出拇指,停在脖子的前方,從左至右畫出筆直的手勢。 
  「吵死了,笨蛋情侶。」 
 
  是的,澤村和御幸他們兩個已經交往了。 
  明天就是第一次的約會。 
  校外。 
 
  應該是這樣沒錯的。 
 
 
  翌日早晨,御幸滿臉笑容站在門口等澤村,沒想到等到的卻是一種攜家帶眷的概念,倉持、降谷跟小春都全副武裝的跟在澤村後頭。 
  御幸一把將澤村拉過來,在他耳邊輕聲道:「後面那些傢伙是怎麼回事?」 
  澤村往後看了一眼,對上倉持兇惡的目光,有些戰戰競競地回答:「倉持前輩說旅行就是人多才好玩。」 
  「…那個,倉持前輩,這應該是御幸前輩和榮純君間的情侶約會吧,我們跟過去的話,好像不是很好。」看著不遠處竊竊私語的兩人,小春流下冷汗,他又不是去死團的成員,而且情人節已經過很久了。 
  「啊?什麼?這不是春市你的生日之旅嗎?」 
  倉持不曉得是故意的還是真的不清楚,語氣聽起來有些驚訝。降谷在旁邊點點頭,手裡拿著一隻北極熊玩偶,雖然行程並沒有動物園。 
  『生日旅行…又叫了我的名字……』 
  小春尚在感慨,澤村聽見生日兩個字,甩開御幸跑到他們面前,「生日?小春今天生日嗎?唔喔喔喔喔喔!!走走走!一起慶祝!!!」 
  「呀哈哈,笨蛋澤村,你連親友的生日都不記得嗎?」 
  「抱歉小春!我不是故意忘記你的生日!因為我連自己的生日也記不得!!!」澤村板著臉孔道歉,下一秒笑開來,搭上小春的肩,「忘記也沒關係嘛,只要能跟夥伴一起慶祝就是最棒的!走吧!出發!!!」 
  「榮純君……」 
  「一起,慶祝!」降谷繼續點頭。 
  御幸見澤村來了興致,輕嘆一口氣,沒辦法,也只能這樣了。餘光瞧見倉持對著自己笑,御幸感覺背後一寒,內心更加堅定自己是被掃到颱風尾了。 
 
  因為臨時改變外出人數,一些原本計劃好的行程只能作罷,畢竟要請店家將兩個人的位置改變成五個人還滿麻煩的。 
  反正一心打棒球的他們都沒有好好在東京市區逛過,加上澤村看到新奇的東西就止下腳步,他們便決定到一些有名的景點拍照紀念,接著在市區逛逛,最後買個蛋糕回宿舍幫小春慶祝。 
  「我說你們,雖說要拍照紀念,但你們有帶相機嗎?」御幸開口問道,三個正在大口吃可麗餅的人回頭看著他。 
  倉持和降谷率先搖頭。 
  「謎憂啊?魚腥謙卑泥謎憂麼?」 
  「澤村,把東西吞下去再說話。」御幸嘆口氣。 
  小春見狀,從背包裡面拿出一台小型數位相機,看得出有些歲月痕跡,他低著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這個是哥哥以前給我的,應該還能用。」 
  「噢?亮前輩送的?」倉持往小春的方向湊了過去。 
  拿起相機,小春對著站在對面的四人說,「我來幫你們拍一張照片吧?」 
  「你是主角,怎麼會是你幫我們拍?」倉持皺起眉頭,「喂!御幸,你去。」 
  「喂喂喂,你這是要排擠我的意思啊?」 
  澤村將最後一口可麗餅吃完,語重心長地說:「說得也是啊,要從我們這些人裡面淘汰的話,御幸前輩果然是首選。」 
  御幸微笑地抓住澤村的下顎,手指在臉頰用力,後者的嘴唇高高嘟起,「你這個笨蛋是站在哪邊的啊?我是你的男朋友吧?」 
  小春有些慌亂地揮舞雙手,想要勸和,「那個御幸前輩……」 
  「哈哈,放心,我沒生氣。」鬆手。 
  降谷默默舉起手,靜靜地說:「我們,可以自拍吧?」 
  聞言,眾人互看彼此,五個大男生窩在角落,擠在一塊兒自拍,雖然說沒有很奇怪但還是有點不太對勁。此時,可麗餅店的店員終於受不了他們的對話,表示可以幫他們五個人拍照,第一張紀念照就此誕生。 
  小春看著數位相機顯示的照片,嘴角漾起笑容。 
  「唔喔!小春你看那是什麼!」澤村拉著小春,將他往店家曳。 
  「等等、榮純君,我…我還在看照片。」御幸眼明手快接過他沒有拿穩的數位相機,目送澤村將他拉近娃娃機店裡。 
  「……有熊。」降谷趕緊跟了上去。 
  看著澤村三人的背影,御幸打開電源鍵,將他們的行為拍進相機裡。 
  「哈哈哈,總覺得好像父母一樣帶著三個小朋友。」 
  御幸說完,看見站在一旁的倉持用很可怕的眼神盯著自己,趕忙解釋,「當然不是說我跟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倉持嘖了一聲沒有接話。 
   
  「對了,倉持。」 
  「哈?」在他應答的瞬間,御幸按下快門。 
  「哇,這個表情,不得了啊。」 
  「御幸!」 
 
  澤村拉著小春從裡面走了出來,後者手中捧著兩隻娃娃,聽說是澤村跟降谷拼命夾說是要送給小春的禮物,被倉持吐槽不如送一堆木製球棒更好。 
  「咦?御幸前輩,你的臉是怎麼回事?」澤村看著御幸臉頰紅了一塊,納悶地問。 
  「沒事,剛剛跌倒了。」 
  「什麼?」澤村上前,在御幸身邊繞了一圈,發現附近的地面都很平整,不太像是會跌倒的跡象,總覺得漫畫裡面有這個名詞,想了片刻,握住御幸的手腕,笑著說:「御幸前輩就跟少女漫畫的女主角一樣,會平地摔耶。」 
  「呀哈哈哈哈哈,女主角!那你一定叫做美雪吧?」倉持接話。 
  「澤村!!!」 
  「為什麼御幸前輩要這麼生氣啊?」澤村看向小春和降谷,他們搖搖頭。 
 
 
  短暫的東京行程。 
  在淺草穿了浴衣跟巨大的燈籠合照, 
  「御幸前輩!!快來快來!這個燈籠真的超級大!!」 
  「真是的,你浴衣穿好啊,胸前都敞開了。」 
 
  去涉谷找澤村的親戚八公犬,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像牠守護涉谷一樣,成為王牌守護青道!」 
  「在那之前你可以先守護我嗎?別老是跟著倉持欺負我。」 
  「咦?這句話不是應該由我來說嗎?」 
 
  踩著碎石子到明治神宮參拜, 
  「御幸前輩!這裡可以買御守!我是不是應該幫倉持前輩買個戀愛御守?」 
  「笨蛋澤村,你要不要替你自己買個平安御守?」 
  「這個安產也不錯啊,哈哈哈!」 
  「御幸前輩!!!」 
   
  覺得新奇跑去的秋葉原, 
  「唔喔!小春,你看這個掌心公仔怎麼好像御幸前輩?」 
  「這個也好像哥哥喔。」 
  「……旁邊那個也很像小春。」 
 
  「喂,御幸,那個像澤村的公仔你是要買幾個啦?」 
  「你買多少亮前輩我就買幾個。」 
 
  順便去池袋卻被一堆女孩子們側目, 
  「御幸前輩,為什麼我覺得附近的女生一直在看我們?」 
  「可能覺得你看起來很笨吧?」 
  「笨還看得出來嗎?不對啊,誰笨啊!」 
  「倉持前輩,為什麼榮純君和御幸前輩一牽手附近就有尖叫聲跟吸氣聲?」 
  「嘛,這個問題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最後在築地市場吃了新鮮漁貨, 
  「笨蛋,還有很多,你不要吃這麼急!」 
  「御幸前輩,這個真的很好吃!」 
  「你看,嘴角還黏著鮭魚卵。」 
 
  「站在榮純君前面的廚師好像對於御幸前輩舔掉鮭魚卵這件事感到震驚。」 
  「哦,一般來說都會震驚啦。」 
 
  買了蛋糕一群人心滿意足的回宿舍,已經有不少部員將食堂佈置的差不多,就等著澤村等人買的蛋糕就定位,包括亮前輩在內的三年級畢業生都來到現場,畢竟是可愛後輩的生日嘛。 
  「小春!!!生日快樂!!!」 
  小春連蠟燭都還沒有吹熄,澤村就在旁邊大喊,被倉持跟亮前輩有默契的揍了一下,然後他就噘著嘴不甘心的往御幸的方向看,一臉我被打了你為什麼不幫我的表情。 
  「沒想到亮前輩也來了。」倉持笑著說,周圍的氣場跟逛街的時候差很多。 
  「呀,畢竟是弟弟的生日嘛,雖然在家裡提早慶祝過了。」 
  「這麼說也是啊!」 
  「聽春市說,你買了很像我的公仔?」 
  「欸?」 
 
  戴著生日帽,臉上沾著鮮奶油,看著大夥吃著蛋糕鬧來鬧去的模樣,小春端著裝有蛋糕盤子的待在一旁,滿臉通紅的笑,現在的氣氛,比打出全壘打都還要開心,跟朋友一起、夥伴一起慶祝的生日。 
  「禮物。」降谷站在他身邊,拿出一個小袋子。 
  「咦?謝謝你,降谷君。」有些意外的感覺。 
  「啊!降谷你怎麼可以搶先!我要先送小春禮物!」果然不只送娃娃,澤村從遠方拿著袋子往小春和降谷的方向衝過去。 
 
  御幸還拿著小春的數位相機,在外面的一整天行程,自己好像順其自然變成負責拍照的人了,打開相機電源,雖然快要沒電了,但現在這個時光,絕對值得保留,每個人都笑得很開心的模樣。 
  按下快門,今天就先這樣了,即使跟原本預計的行程不一樣,也是個愉快的假期,下次再和澤村兩個人一起出遊吧。 
  將相機擱在桌面,御幸也跑去澤村的身邊,跟著倉持亮介一起欺負他。 
 
  高島看見御幸留下的相機,微笑地將它拿起。 
  開啟電源瀏覽一張張的照片,臉上的笑意逐漸轉為納悶。 
 
  為什麼這台相機裡面,幾乎都是澤村的照片? 
 
 
Fin. 
 
 

评论(6)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