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報告監督,前輩們好像有什麼祕密-04-Fin

  

#感謝熱心的讀者提醒我和御幸同寢的木村應該和澤村同年級而不是前輩,於是第三集開頭澤村內心片段以及木村和御幸的對話做了些微更動。

 

#前情提要:蓄勢待發的後輩們,終於等到御幸呼喚澤村的時刻了,究竟由井的觀察報告能不能完成呢?

(部份設定與原作有些出入,慎。)

 

☆°.﹒☆°.﹒

  

  站在打擊練習區的澤村聽見御幸呼喚自己,幾乎是下意識的跑過去,當他經過由井身邊時,沒有進牛棚而在打擊區練投的降谷也正好將球投了出來,由井因為分心注意澤村的關係沒有將球接穩,絲毫沒有放水宛如重砲的高速球打到手套後,直接往澤村的屁股飛過去。

  周圍隊友見狀,驚呼聲都比澤村自己的聲音還大。

  好險打到的不是後腦,都已經那麼笨了。

  由井第一時間跑到澤村身邊不停道歉,因為他沒有接好的關係,才讓澤村前輩的屁股被球砸了。若是平常的傳接球就算了,偏偏是降谷投出的,讓澤村屁股麻到一時之間還站不起來,蹲在原地許久。

  當降谷還沒反應過來時,遠方的御幸就已經跑過來了。

  「喂!澤村!」

  「御幸前輩,對不起…」此時的由井哪裡還有心思去想兩位前輩的事情,如果因為他的失誤,讓澤村前輩受傷,影響未來的投球表現,那麼…

  「……」雖然被球砸到屁股的瞬間很痛,但現在這種狀況有點尷尬,澤村覺得自己好像錯失了站起來的時機,怎麼每個人都圍過來了!

  見澤村低著頭什麼話都不說,倉持拍拍御幸肩膀,兩人對視不發一語,似乎在用眼神對話。接著御幸反而安慰由井,說道:「你不用擔心,這笨蛋平常就不怕球,被降谷那軟綿綿的球砸到絕對沒事的。」

  「軟綿綿……」一旁的降谷聞言,背後忽然燃起熊熊火焰。

  金丸跟小野前輩只好負責攔住這個被御幸說一句話就快暴走的投手。

  澤村把握時機,緩緩站了起來,本來還在為御幸叫住自己能擺脫那些非比尋常的視線慶幸,沒想到現在焦點反而都聚在自己身上了。

  「澤村前輩,真的很抱歉。」

  「哈哈哈哈哈哈哈!沒事的少年,你要想想我是誰!我可是青道的王牌澤村榮純,怎麼可能會被一個軟綿綿的球打敗!!」

  「軟綿綿……」聞言,降谷往前邁開步伐,金丸跟小野前輩各一邊拉住他,深怕一個不小心會造成什麼不可挽回的局面。

  「呀哈哈,澤村,只不過是個觸身球就被砸得站不起來啦!看樣子是我平常對你的訓練還不夠啊!」倉持笑著說道,御幸站在一旁沒說話。

  「倉持前輩!話可不是這麼說的!不然你也被砸一次看看?」

  「哈?你說了什麼?再說一次啊?」倉持變臉的瞬間,澤村退後了一步。

  「榮純君要不要去趟保健室?」待在一旁的小春問道,不知道為什麼東条把自己拉到降谷跟澤村的中間,有御幸前輩在就不需要自己來調解了吧!

  「欸?不用吧!小春,我可是被稱作…」

  「呀呀呀,這樣可不行啊。」澤村話還沒說完,御幸突然開口,上前握住他的手腕,拉著他往前走幾步,接著道:「如果因為屁股腫起來狀態不佳的話,監督就不會給你先發的機會了。」

  「誰、誰跟你屁股腫起來啊!它們不是本來就是腫的嗎?」澤村用另一隻手拍拍沒有被球打到的屁股。

  「所以被球砸到不痛嗎?」

  御幸伸手按了澤村被砸到的屁股,後者突然挺直背脊,大吼道:「你這個變態!!誰說你可以亂摸我的啊!!!!」

  看來有瘀青是跑不掉了,御幸心想,他不顧澤村的反應,繼續說:「還是你連保健室都不知道在哪裡嗎?」

  「怎麼可能不知道!只是你都抓著我的手了,不就是要帶我去嗎?」澤村說完後,四周一片安靜,他撇頭看著由井呆然的視線,還有不遠處面無表情的奧村及瀨戶,這才意識到他和御幸的對話似乎不太對勁。

  不曉得自己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澤村看御幸沒有接話,內心更是緊張,這個混蛋眼鏡!這種緊要關頭快說一些隊長會跟投手說的話啊!不然他們兩個的關係會被其他人發現的啊!想當初被倉持前輩、金丸知道就已經很不好意思了!

  終於,他等到御幸開口。

  只是對方一臉壞笑,「當然要帶你去啊,只是在想要牽你去還是抱你去。」

  氣氛凝結三秒,澤村揮開御幸的手,企圖用笑聲掩飾什麼,說:「哈哈哈哈哈!御幸前輩你在胡說些什麼啊!保健室當然是我自己走去啊!請做個稱職的隊長,留在這邊教導後輩!你們說是不是?」

  澤村回過頭,現場除了搞不清楚狀況的降谷以及認為澤村腦袋沒救的倉持留在原地外,那些擔心他的狀況圍住他的前輩、後輩們都很有默契的退開,對他提出的問題視若無睹,回到原本的位置繼續練習。

  「那個,我先回去練習了,澤村前輩,希望你的屁股沒事。」由井在走遠前禮貌的鞠躬,這是他最後的誠意。

  「等一下少年!我覺得你好像對我有什麼誤會!」

  「哈哈!走吧少年!該去保健室了!」御幸模仿澤村的語氣,向倉持稍微交代一下後,就拉著有點不太情願還在掙扎的澤村往練習場反方向走去。

  「你別碰我!不要碰我!我自己走!」

  倉持看著兩人的背影呼口氣,御幸還真會裝啊,明明就想在大家面前宣示對澤村的主權,這下估計連後輩也會知道他們的關係吧?只不過……不論是後輩還是二三年級,為什麼每個人的反應都這麼平靜?

  

  

  為了避免再有同樣危險的舉動,小野帶著由井與降谷遠離打擊區,牛棚尚在整修,可能還要一兩天才能使用。

  「小野前輩。」跟著小野的腳步,走在後頭的由井突然開口。

  看著由井面有難色,小野以為他還在擔心澤村的傷勢,說道:「幸好只是打到屁股而已,澤村沒事的,你不用太在意。」

  「……我的球很有威力。」降谷沒頭沒尾的接話。

  「之前小野前輩跟我說過,澤村前輩和御幸前輩兩個人交往是個誤會。」由井停頓了會,「但我內心還是抱著懷疑,於是我…」

  「啊,這件事啊。」小野打斷了由井的話,「這點是我的錯。」

  「咦?」

  「是我說謊了,御幸跟澤村他們兩個的確在交往。」小野早就料到由井不會因為自己的解釋善罷甘休,其實只要當時降谷沒有接話還有可能蒙混過去,他嘆口氣,「可是他們沒有對外公開,交往這件事是我們猜的。」

  「你們?」

  「其他人我不清楚,我的話是在牛棚看他們的相處,覺得有點微妙,也有看到御幸摸澤村……嗯,總之就是不太一樣的互動。」小野記得當時自己還有些抗拒,有點不曉得怎麼面對他們,「不過後來有段時間,幾乎每個隊員私底下討論他們的關係。」

  小野想,可能是御幸做了什麼吧?

  降谷晃晃手臂,比起討論隊長跟競爭對手的感情問題,他更想投球,語氣平淡地說:「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他們……嗯…」

  「他們?」由井與小野同時看向降谷。

  「嗯,我忘記了。」降谷瞇起眼睛,舉起手中的球,「小野前輩!」

  停止御幸跟澤村的話題,他們還是要以練習為優先,小野蹲下將手套向外對著降谷,由井站在一旁看了方才御幸兩人遠去的方向,在這麼短時間裡,隊員相繼發現隊長和澤村前輩的關係,好像有點太巧了?

  難道說,他在練習場撞見的場面不是意外?

 

  

  「完蛋啦完蛋啦!!這下子怎麼辦才好!!都是你啦!混蛋眼鏡!」澤村甩開御幸的手,看起來怒氣沖沖的模樣,但還是乖乖跟著御幸的腳步前往保健室,御幸沒有回話,澤村滔滔不絕地說:「不是說好畢業的時候才要公開嗎?被倉持前輩跟金丸知道就很不好意思了,這下子不就幾乎全部人都知道了嗎?」

  御幸笑了笑,「你為什麼會覺得其他人不知道?」

  「咦?」澤村愣了幾秒,抓住御幸的衣領,瞇起眼睛說:「其他人怎麼可能會知道!!!!你不會趁我不注意在大家面前宣傳吧?」

  輕輕挪開澤村的手,御幸舉起雙手表示投降,「我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

  澤村一臉懷疑的模樣,御幸接著說:「應該是你平常看我的眼神太過熱情,被其他人發現了,哎呀,澤村同學都叫你不要那麼高調了!」

  「怎麼可能是我啊!!!明明就是你三不五時偷親我!!!在練習場的時候還偷摸我的屁股!!!剛剛也是!!!!那麼明顯就算是我也發現了!」

  澤村富有穿透性的嗓門,讓御幸趕緊摀住耳朵,待他吼完,攤手無奈地說:「唉,就說我們的關係會被發現一定是你害的啊。」

  御幸指著站在門邊黑著臉的保健室老師,跟黑臉的老師相比,澤村則是滿臉通紅摀著嘴躲在他的背後。

  「哪裡受傷了?我有點事情要先離開一段時間。」保健室老師平靜地說。

  「沒事,就這傢伙的屁股被球砸了一下。」御幸將手搭在澤村肩上,用力在可能瘀青的地方拍了拍,澤村大動作的要將他推開,但老師一聲乾咳,使澤村停下動作。

  「進來吧,褲子脫了擦點藥就好。」

  保健室老師邊說邊開門,御幸露出別有深意的笑容,接著道:「哈哈哈,不用麻煩老師了,你不是有事要先走嗎?只是瘀青而已,這種小事讓我來就好了。」

  「等等!為什麼要讓你來啊?這種事不是要讓專業的來嗎?」澤村疑惑地開口,突然覺得受傷的人怎麼反而沒有主控權?

  澤村見老師面無表情盯著御幸看,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然後老師也露出笑容,拍拍御幸的肩膀,「那就交給你了,記得準時回教室。」

  「咦?」看著老師遠去的背影,澤村一臉大寫的問號。

  御幸一臉壞笑,「走吧,王牌,把褲子脫掉,我來幫你擦點藥。」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在下澤村榮純突然覺得屁股一點都不痛了!」雙手下意識往後遮住自己的臀部,退了幾步,準備拔腿就跑。

  「受傷怎麼可以不治療呢?趕快進來吧。」御幸一把將澤村拉進懷裡,將他牢牢困住,「好險沒砸到腦袋啊,跟笨蛋對話已經很累了,如果你更笨的話…」

  澤村難得沒有抵抗的動作,御幸鬆開他,對方的表情看來沒什麼精神,御幸輕輕嘆口氣,伸手覆上澤村的頭,說道:「每次講到相關話題你都這樣,之前受傷逞強的事情是我的錯,以後真的不會再瞞你了。」

  「真的嗎?下次真的會第一個讓我知道嗎?」澤村露出懷疑的眼神,下一秒隨即改口,「哦不不不,沒有下一次,不能有下一次!我們要一起贏得比賽,站在同一個球場上!你還要接我的球!」

  「要求真多,知道啦,就算有兩個後輩在,我還是會先接你的球。」

  「嘿嘿!」

  「嘿什麼嘿啊,快來擦藥,讓我來幫你按摩按摩。」

  「……!!!!!等等!等等啦啊啊啊啊!!!」

 

  

 

  「這下子御幸前輩跟澤村前輩的秘密,應該每個人都知道了吧?」練習結束待在食堂的瀨戶吃了一口飯,對著沉默不語的奧村光舟說道。本來以為自己是少數知道秘密的,沒想到跟其他人交流一番後,發現幾乎每個人都在懷疑這兩個前輩的關係,畢竟澤村前輩這麼沒大沒小但御幸前輩卻不會生氣。

  「………」三碗白飯還沒有辦法一粒不剩,在達成這個任務以前,對澤村前輩的攻略行動可能要暫緩了,絕對要幫助澤村前輩逃出御幸前輩的強勢魔爪,儼然就是沒有在聽瀨戶說話的奧村心想。

  「其實今天御幸前輩在球場說的話還蠻正常的吧?就跟平常一樣的語言調戲啊!大家是不是太會聯想了?」瀨戶聽到坐在附近的後輩突然開口說道。

  「這麼說也是啦,不過……好像不少人看見御幸前輩和澤村前輩接吻耶。」另一個後輩回答,兩人一邊吃飯一邊對話,其實二、三年級生也在偷聽。

  『怎麼,我好像也看過那兩個人在接吻。』七成隊員的心聲。

 

  御幸和澤村的關係在食堂似乎掀起了一段小熱潮。

  有些後輩甚至好奇監督們知不知道這件事,有這種念頭的人都被倉持訓了一頓,說把心思放在練習上會更好,如果不想練球可以跟他練格鬥技。

  兩位當事人的互動就跟平常差不多,只是澤村偶爾有些不自在,每次跟後輩及隊員們相處就覺得自己像全裸一樣什麼秘密都沒有了。

  御幸笑著安慰他,說:『哈哈,反正就跟你站在投手丘的時候一樣,什麼地方都沒辦法躲,還是老實面對吧。』

  雖然將責任全部推給御幸,但澤村聽到這樣的安慰,內心確實比較輕鬆。

 


  「喂,我昨晚看到一件事。」倉持對著穿防具的御幸說道。

  「哦?被你看到啦?」

  「你不就是故意要讓我看的嗎?」

  「那是失誤,我的目的是另一個後輩才對。」

  後來倉持才知道,整個隊伍對他們兩人的關係產生懷疑都是御幸精心的安排,當澤村以為四周無人的時候,御幸總是巧妙擋住他的視線,並讓附近的人意外撞見他們正在接吻,這種行為,嘖,自己怎樣也學不來。

  千萬不要惹大醋桶,尤其是壞心眼的醋桶。

 


  「哈哈哈!這就是我的秘密武器!御幸前輩快接好!」

  牛棚內,澤村似乎想在兩個後輩捕手面前做出亮眼的表現,沒想到怎樣都投不進好球帶,只有精神特別好,還有嗓門很大。

  「喂。」站在澤村旁邊的降谷,開口喚了一聲。

  「幹嗎?你想要幹嗎?」以為降谷是想要嘲諷自己的澤村瞇起眼睛。

  「沒有,我就只是想問那天之後,你屁股的狀態怎麼樣了,還好嗎?」

  語畢,澤村傻愣在原地,在對面的御幸噗了一聲後,就像周圍沒人一樣大笑起來,看他笑得眼淚都要出來了,澤村怒氣騰騰地指著他,「喂!對面沒什麼人緣的隊長!你再笑我就要把球往你臉上K了!」

  「哈哈哈哈,不行,笑得我肚子好疼。」

  「降谷!!!你這個傢伙!現在是問這個的時候嗎?」

  「………」他只是突然想到而已,不知道澤村反應為什麼要這麼大。

 

  

  「看樣子御幸是打算弄得整個隊伍都知道呢。」站在場邊的高島禮看了一眼片岡監督,後者接話,說:「只要不影響練習跟比賽,他怎麼做我都不會管。」

  「說得也是呢。」高島輕笑著。

  落合輕捏下巴的鬍子,聽著身旁兩人的對話,默默流下冷汗,投捕交往還得到監督認可這種事情,他可是第一次聽說啊!!!

  

 

  「是說結城你對御幸前輩跟澤村前輩之間的關係好像沒什麼太大的反應。」手握著球棒,由井走向正在練習揮棒的結城將司,要知道當時看到御幸前輩摸屁股的手,他可是震驚好久。

  「那天練習場,你跑掉之後我剛好有經過,看到了一些東西。」

  「……你看到什麼?」

  結城將司看了由井一眼,沒有接話,轉身繼續揮棒。

  由井心想,鐵定是什麼很不得了的畫面吧。

 

 

 

 

Fin.

 

 

  近期因為工作忙碌的關係,休息了幾天,還是想說點話。

  這篇文章起初是想要寫上下兩集或是單篇的,作為218御澤日的首打,但是不自覺爆了很多字數,連載對我而言,最難的地方就是結局,因為我總會不知不覺扯很多,無止盡下去,然後文章就坑了,以後還是寫小段子就好QAQ

  另外,我從不屯稿,不擅長大篇幅的設定,文章總是有點碎,沒有靈感就寫不出東西,而靈感來了就當天寫當天發,很感謝各位一直以來的熱度及推薦,希望這種風格的文章你們會喜歡,文字若有錯字或是BUG歡迎挑出來,我都相當感激!(是說我怎麼打得像要退圈一樣。)

 

 

评论(12)
热度(169)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