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報告監督,前輩們好像有什麼祕密-03

 

#220御澤日快樂!本來預計三章完結的,但好像……

#依舊是個性拿捏不好請見諒,應該差不多要結局了。

 

#前情提要:啊,被看到了。


☆°.﹒☆°.﹒

 

  餘光瞄見走廊盡頭的三人,如果是木村就算了,偏偏還有兩個一年級的後輩,澤村動作迅速地將御幸推開,完全不顧力道是否會讓對方撞到什麼,拔腿就跑。經過他們身邊的時候,稍微停下腳步,紅著臉聲稱自己是被那個流氓眼鏡強吻的,要後輩們不要放在心上,接著跨開步伐往五號室跑。

  

  ………誰信啊?

 

  「那個、瀨戶你來這層有什麼事嗎?」木村開口說,見兩個後輩站著不動,輕輕拍著他們的肩膀,伸手將他們往前推了一些。

  「我是來跟光舟拿筆記的。」瀨戶拓馬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奧村。

  御幸靠在門邊,揉著方才有些撞到的後腦,笑道:「哈哈,筆記拿了就趕緊回去睡吧,要是明天早上爬不起來的話就不好了。」

  瀨戶點點頭,拉著奧村往房裡走,彷彿這間才是自己的房一樣。他接過奧村遞給他的筆記,眉頭微皺地看著御幸、木村,最後目光挪回奧村身上,不曉得現在這種氣氛叫什麼?修羅場?

  「光舟,明天見了。」

  原諒自己沒有辦法留在這裡同進退。

  御幸見奧村從頭到尾都沒開口說話,搔搔臉頰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看著木村乾笑,微微嘆口氣,坐在自己的桌前,拿出一本書但也沒有翻開的心思。

  奧村光舟面對大門,背對著木村和御幸,站著不動維持了五分鐘。見狀,木村緩緩挪到御幸身邊,用氣音在他的耳邊說道:「御幸前輩,不是都讓你們多注意了?」

  「所以我說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瞞得住啊。」御幸一臉無奈,當時雖然沒有燈光美,至少氣氛佳,澤村也沒有拒絕,就這麼順勢的…

  「御幸前輩。」奧村光舟的聲音,讓同室的兩位前輩僵直了身子。

  「有什麼事嗎?奧村。」

  奧村轉過身子,眼神看不出情緒,他走到御幸和木村身旁,平淡地說:「澤村前輩說是你強吻他的,是真的嗎?」

  「………應該算是吧。」御幸有些遲疑地開口。

  「不要再這樣了,勉強別人是不對的行為。」

 

  重點是在這裡嗎?

 

  御幸不曉得該擺出怎樣的表情,木村趕忙接話,說道:「奧村,雖然御幸本來就沒有想要刻意隱瞞的意思,但我們怕後輩知道他跟澤村兩個人是那種關係會太過在意,就算你知道了也不要大肆宣傳。」

  「御幸前輩跟澤村前輩不就是投捕關係嗎?」

  「欸?」

  「如果是我,就不會強迫澤村前輩做不喜歡的事情。」奧村說完便回到自己的桌前,稍微整理一下就爬上床去,用棉被蓋住自己的頭。

  木村往御幸的方向看去,後者嘴角有些抽動,什麼話都沒說,雖然不清楚奧村到底有沒有發現他跟澤村的關係,但這句話聽起來還真有點刺耳。

  「御幸前輩,明天我再去跟瀨戶說一下?」

  「不用吧,反正也是有看見接吻還沒發現的人嘛。」

  「……我認為這只是特例。」

 

 

 

  「瀨戶,怎麼一直站在門邊?」金丸躺在床上看書,發現瀨戶從進門後就一直站在原地不動,跟平常的樣子有些落差。

  「金丸前輩。」

  「怎麼了?」金丸將視線挪回書上的文字。

  「請問御幸前輩跟澤村前輩是不是在交往?」

  語畢,金丸的書差點沒拿穩,他將視線挪向瀨戶,後者快速地轉身,將手中的筆記扔在地上,移動到金丸床邊,「我跟光舟剛剛看到他們兩個在房間前面接吻!木村前輩也在!」

  嘆口氣,金丸將書放下,看瀨戶有些微妙的表情,就是一副受驚嚇的狀態,這時候他就只能做個關愛後輩的好前輩了。

  「這件事情是棒球部的秘密,你就算知道了也不要說。」金丸不確定整個棒球部知道這件事的人有多少,跟澤村在同個班級的他感受最為明顯,老是整張臉通紅講述御幸的事情,被質問又很激動說沒有,誰信。

  「秘密?」瀨戶疑惑地問,「這麼說我算是少數知道的人囉?」

  「啊,應該吧。」金丸發現這件事後,也只有跟東条討論,除此之外,倉持前輩應該是第一個知道的,畢竟他這麼擅長觀察別人。

  聽見自己知道棒球部僅少人知道的秘密,瀨戶莫名有種成就感。

  「放心吧,金丸前輩,我什麼都不會說的!明天我也會提醒光舟!」

  「噢…這樣很好。」金丸遲疑地說,雖然一時之間搞不懂瀨戶在想什麼,但他這個好前輩的安慰應該是達到目的了吧!

 

 

  五號室,身體仍然不太舒服的淺田起身準備前往洗手間,才剛握上門把,感受到強烈的拉力,整個人暈頭轉向的,身子被扯向前,始作俑者就像沒看到他一樣,越過淺田直接往房間內跑,迅速跳上床,躲在被窩裡。

  電動打到一半的倉持回過頭,看見四腳朝天待在門邊的淺田,以及澤村鼓起的床面,微微皺眉,將手柄放下,冷靜地將淺田往房內扯,雖然不管他現在的意識是否清楚,然後走到澤村旁邊。

  用腳踹踹鼓起的棉被,「澤村,你在幹嗎?」

  「………」感覺澤村好像在被窩裡碎碎念什麼,倉持沒有聽清楚,索性將蓋住澤村的棉被掀開,看他低著頭,滿臉通紅眼睛似乎成了螺旋狀。

  「倉持前輩!怎麼辦!」突然,他抬起頭看著倉持。

  「啊?」沒頭沒尾,倉持露出困惑的神情。

  「被、被看見了!」澤村完全不顧現在是否有其他後輩在場,很激動地說:「跟御幸前輩接吻的時候被後輩看見了!」

  「啊,是喔。」

  「為什麼你回答的這麼冷淡!!!而且還可以這麼冷靜!!!!」澤村打算站起身,卻沒有注意到床面高度,直接撞上去。

  倉持搔搔臉頰,不以為意地說:「我早說過被發現只是時間早晚而已。」就算不是用他的標準,御幸常在練習說些曖昧的話,甚至以為在沒人的時候做些高調的舉動,他就不信真的沒有人看見,那麼明目張膽。

  有次練習,御幸把站得遠遠的澤村叫來,明明沒有比賽卻用手套遮住兩人的嘴,明顯就是在做什麼啊,而且事後澤村的反應還這麼大。

  「那、那我該怎麼辦!」揉揉發疼的頭頂,澤村開口問道。

  「什麼怎麼辦?」倉持皺起眉頭。

  「……嗯。」澤村瞇起眼睛,「果然還是要把那兩個後輩滅口嘛。」

  「喂喂喂,滅口的話我們就少了一起前往甲子園的夥伴了啊!」

  「說得也是,既然看起來最像會滅口對方的倉持前輩都這麼說了。」

  「澤--村--!」

  當澤村趴在地面,倉持坐在他背上勾住脖子往後的時候,倒在地面的淺田緩緩爬了起來,看著兩位前輩如往常上演格鬥技,伸手推推眼鏡,抱膝坐下,以一種欣賞的角度。

  「噢,淺田,你剛剛有聽到我跟澤村在說什麼嗎?」

  「唔喔、倉、倉持前輩快放開我!!!」

  淺田搖搖頭,「剛剛什麼都沒聽見。」

  他都已經不舒服了,這兩個前輩居然還有心思在這邊玩摔角。

  「那你早點睡吧。」

  「好的。」

 

 

 

  翌日,青道棒球部練習時間,監督精神喊話結束後,小春發覺幾位一年級的隊員表情有點奇怪,連小野前輩、木村、金丸好像都有點不太對勁,但最詭異的還是平時會大吼大叫的澤村,緊握球棒不停張望四周。

  「倉持前輩,我感受到非比尋常的視線。」挪到倉持身邊,澤村小聲地說。

  「哈?」瞇起眼睛,往御幸的方向看去,「御幸那傢伙沒有在看你啊。」

  「才不是他!」

  不解澤村的話,倉持用精銳的目光環顧四周,看到與降谷練習投球的由井,三不五時往澤村的方向看來,除此之外,還有那個沒被選上一軍的奧村光舟,以及他的親友瀨戶拓馬。

  想起昨晚澤村對自己說過,被兩個後輩看到他們接吻的事情,但現在不對勁的後輩好像不是只有兩個吧?由井是怎麼回事?

  不,這件事情從來沒有拋出來討論過,本來覺得沒什麼必要。

  但是,倉持還是很想了解,整個球隊知道御幸跟澤村在交往的到底有誰?因為這兩個傢伙從頭到尾都沒有公開過。

  

 

  「澤村前輩現在還沒有跟御幸前輩接觸呢,如果他們兩個站在一起,我絕對會觀察清楚的。」由井將手中的球丟回降谷那裡,不由得多看澤村幾眼。

 

  「知道這種秘密的壓力好大啊,對不對啊?光舟。不過整個隊伍裡面就只有我們知道前輩的秘密耶!好刺激的感覺!」站在另一側的瀨戶拓馬說道。

  「什麼秘密?」

  「咦?御幸前輩跟澤村前輩的秘密啊!」

  光舟一副搞不清楚狀況的模樣,只是淡淡說了句:「我是絕對不會輸給御幸前輩的。」

  

  「喂!澤村!」不遠處,御幸高舉著手呼喚站在倉持身旁的澤村。

 

  『來了!!!!!』

  除了倉持跟當事者外,有很多雙眼睛都在等著這個時刻。

 

 

 

TBC.


2016/2/22

有讀者表示木村應該跟澤村同年級,對於稱謂及御幸的對話做了些為更動,感謝 @pureduck 。

评论(24)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