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報告監督,前輩們好像有什麼祕密-02

 

#御澤日的糧我到現在都還沒時間看。

#週末再來看,還有CWT的心得OTZ(拖了超久)

 

#前情提要:小野前輩用心良苦,一秒毀於降谷。

 

☆°.﹒☆°.﹒ 

 

  因為只有澤村一個投手,小野與由井站在御幸兩側,澤村深呼一口氣,沒想到有三個捕手看著自己,雖然有點緊張,但卻不至於滅了氣勢。

  「要投就趕快投啊,別在那磨磨蹭蹭的,我還想趕快回去呢。」

  「御幸一也!你等著好了,我絕對會投出讓你目瞪口呆的球!」

  澤村怒氣騰騰的擺出投球姿勢,像平時一樣揮動手臂,卻是更快的球速,棒球投進手套傳來清澈響亮的聲音,滿意自己的表現,澤村指著御幸笑著說:「哈哈哈,御幸前輩!有沒有感覺到這個秘密武器的威力!」

  由井站在御幸身旁感受到澤村的球威,確實有些吃驚,不過更令他驚訝的是澤村和御幸說話的語氣,這已經不知道第幾次沒有用敬語直呼名字了,而御幸前輩看起來也沒有生氣的模樣。

  「哇,我真的目瞪口呆了,這麼明顯的壞球。」

  「什麼!」澤村原本自信的笑容瞬間消失,語氣還有些遲疑,「只、只要努力練習,投進好球帶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那就等你能投進好球帶再投吧。」御幸站起身,將手套遞給由井,「你和小野輪流接他的球吧,如果投不好就直接說,別對他太好。」

  接過手套的由井,看向嘟嘴像在賭氣的澤村前輩,再看了待在一旁的御幸,有點不懂現在的狀況,這兩個前輩的關係感覺好像有點微妙。

  不熟悉澤村球路的由井,比起第一次接澤村的球,明顯進步許多,已經能夠追上球的軌道,雖然投過來的球幾乎都不在好球帶裡,御幸在旁淡淡地說:「哇,四壞球保送。」

  「可惡!」看著自己的手指,明明覺得狀態不錯, 卻怎麼都投不出像樣的球,這樣子該怎麼作為先發投手站上投手丘呢!

  「澤村前輩今天的球很有威力,如果再加強控球力的話…」

  由井的話還沒說完,澤村用鼻子用力呼了一口氣,往前邁進幾步,「很好啊少年,沒想到你居然能看出我這個王牌的潛質,跟某個笨蛋眼鏡不一樣啊!」

  「咦?」

  「你這樣不行啊,由井,都讓你別隨意誇獎那個笨蛋了。」

  「你在胡說什麼啊御幸一也!他只是把事實說出來而已!你這個傢伙就乖乖待在旁邊看我跟後輩培養出深厚的感情就好了!」

  看著澤村又跑去御幸身邊找他算帳的模樣,由井捧著手套一頭霧水,有時候他真的很不瞭解澤村前輩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尤其是御幸前輩也在的時候。發現到由井微愣的目光,小野只是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他們兩個總是這樣,習慣就好了。」

  「澤村前輩跟御幸前輩這樣算是感情好還是感情差呢?」

  「……嗯,應該算是感情好吧。」小野回答。

 

  澤村短暫的投球練習結束,雖然過程幾乎都是在跟御幸爭執,在準備回房間的時候,御幸說打算再接幾顆澤村的球,小野就跟由井兩個人先離開了。向御幸跟澤村分別後,由井突然想到有東西忘記拿,讓小野先回房,自己跑回練習場,然後……

  「不是說要再練投幾球嗎?放開我啦!」

  聽見澤村前輩掙扎的聲音,以為他們兩個打起來的由井有些緊張,一心想著要阻止他們便將頭探出去,下一秒卻反應迅速地躲在一旁,背緊貼著牆面,覺得自己的心跳聲如雷貫耳。

  他看見,御幸前輩抱著澤村前輩,雖然後者一直在掙扎,而御幸前輩的手幾乎是緊貼在澤村前輩的屁股上。

  「難得兩個人的時間……」御幸在澤村耳邊小聲地說道,待在外邊的由井什麼都沒聽見。

  「你還好意思說!本來就只會有兩個人的啊!還不是你把我推給他!」

  由井只能聽見澤村高分貝的嗓音。

  御幸前輩跟澤村前輩吵架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嗎?不是,他們兩個是真的在吵架嗎?既然是在吵架,那為什麼手…

  不、不行,如果再不趕快回去的話,小野前輩會追問的。

  由井來不及細想,連東西都沒有拿的跑回房間,看著兩手空空的由井,在小野詢問東西怎麼沒拿回來時,他也只能簡單回說沒有找到。

  天才捕手輾轉難眠的夜晚。

  

  

  「他們不是本來就在交往嗎?」

  聽見降谷的話,由井感覺自己的視野被刷新了,就算小野接下來似乎是想轉移話題,但他還是認為御幸前輩跟澤村前輩的關係絕對不是想像中的簡單。

  小野前輩曾說過,可以觀察幾天吧?

  那麼他就來觀察幾天吧,捕手本來就是要好好的觀察投手的。

 

  

  瀨戶拓馬雙手撐著後腦勺,他準備到光舟的房間拿要借的筆記,便在吃完飯後走在一塊,想起今天練習時由井的事情,突然開口問道:「今天由井想說的到底是什麼啊?」

  「……不清楚。」光舟冷淡地說,三碗白飯似乎還沒消化完畢,「但他提到御幸前輩的事情,讓人很在意。」

  「光舟你對御幸前輩的敵意還真深啊。」

  「沒有。」

  兩人到達房間所在樓層,瀨戶走在前頭,一個轉角腳步還沒跨過去,就拉著光舟躲到一旁,被他的行為弄得暈頭轉向,差點要將飯吐出來。

  「噓!」食指抵在唇上,瀨戶小聲地說,「你快看。」

  奧村光舟探出頭,看見住在五號室的澤村前輩站在自己房門前來回踱步,最後像是下定什麼決心一樣,伸手敲門,然後開門的是御幸前輩。

  「澤村前輩這麼晚來找御幸前輩是還要練習嗎?」瀨戶疑惑地開口。

  「御幸前輩說過今天不讓澤村前輩投的。」

  「哇,光舟你聽得好仔細。」

  「……」

  「這麼說澤村前輩是來做什麼的啊?」

 

 

  「喲,奧村,你怎麼不回房間?站在這裡做什麼呢?」木村前輩的聲音在後頭響起,「瀨戶你也在啊。」

  「木村前輩,你好。」瀨戶拓馬微微點頭。

  「有人在房門前。」光舟輕聲道。

  「什麼嘛,是因為有人在房門前就不敢回去嗎?前輩當先鋒帶你們回去吧!」木村笑著說道,拉著奧村光舟與瀨戶拓馬的手從轉角繞了出去。

  接著,映入眼簾的是,御幸跟澤村緊貼在一起的嘴唇。

 

  「啊,好像來錯時機了。」

 

 

TBC.


评论(13)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