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報告監督,前輩們好像有什麼祕密-01

 

#第一次的御澤日快樂!就這樣一路寫到220去(不是。

#御澤日滿滿的糧呀!個性拿捏不穩的地方還請見諒(oˋ◇ˊo)

 

☆°.﹒☆°.﹒ 

 

  澤村如往常大嗓門的練習揮棒,狀態時好時壞,在打擊前擺出短打姿勢確實可以增加打擊率,但遇到速度稍快的球,總會有揮棒太遲的狀況。而旁邊的降谷則是盡力的表現自己,幾乎每顆球都能打出去,只為了增加下一場先發的機會,隊伍內的兩個二年級投手總是會在後輩們面前吵起來,這時候三年級的御幸隊長……總會默默在旁說句吵死了,負責制止的都是前園與倉持。

  「御幸一也!!!連後輩吵架這種事情都不親自出馬,你能不能有點隊長的自覺!!!」被倉持架住的澤村,有些激動地說道。

  「哈哈哈,那你不要跟他吵不就好了。」御幸有些無奈地說。

  「你說什麼!!!!」

  「呀哈哈,澤村,你再這樣說不定監督就不讓你先發了。」

  倉持才剛說完,澤村瞬間站直身子,板著臉孔不再吵鬧,語氣還相當恭敬,「你說得沒錯,倉持前輩,我不能讓B…不,是不能讓片岡監督感到失望,必須更加努力練習揮棒才行,好的,我現在就開始練習!」

  「突然間的在搞什麼啊……」看著澤村遠去的背影,倉持露出疑惑的神色。

  御幸在旁只能乾笑,這時察覺到陌生的視線,往目光投來的方向看去,被稱作神童的天才捕手由井薰正盯著自己看。

  「有什麼事嗎?」御幸問道。

  「不,沒有。」由井彎腰鞠躬,接著轉身回到一年級的團體當中。

  御幸搔搔頭,前幾天還在與他們練投的後輩,怎麼突然變得有點奇怪?該不會是人際關係出了什麼問題吧?唉,他最不擅長這方面的事情了。

 

 

  回到一年級隊伍內的由井,神情看來有些複雜,不像前幾天那麼遊刃有餘,結城將司注意到他些微的變化,但沒有多說什麼。雖然彼此是競爭正選的對手,但同時也是夥伴,淺田語氣柔弱地問道:「請問…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有人問了!?』待在附近的一年級隊員心裡想著。

  因為由井的表情跟狀態與前幾天落差有點大,即使眾人內心滿是困惑卻沒有人敢問,主要也是不太熟悉的關係。

  「啊、沒有,只是…」由井往前輩們的方向看去,「之前與前輩們練習的時候,看到了有點奇怪的畫面,讓我很在意,但不敢開口問。」

  「奇怪的畫面?」一句話就讓瀨戶拓馬產生了興趣,「是御幸前輩的嗎?」

  由井停頓幾秒,點點頭。

  一聽見是御幸的事情,這讓奧村光舟也產生了興趣,什麼話也沒說,移動腳步站在由井的面前,彷彿在說『好了,我準備好了,你說吧。』

  「就是……」有點難以啟齒,而且就這麼討論前輩們的八卦不太好,由井陷入到底該不該說的糾結。

  「喂!一年級的你們在做什麼!還不趕快過來!」

  當他準備開口時,遠方的二年級前輩們正在呼喚休息中的一年級新生,看著結城將司果斷離去,由井什麼話也沒說的跟了上去,留下一頭霧水的傢伙,不過還是趕緊挪動腳步往前輩們所在的方向集合。

 

  

  在食堂,一年級新生依然與三碗白飯奮戰,早早就吃完的由井,坐在位置上看著御幸與澤村如往常般的吵鬧互動,目光堅定不移,大概只有像澤村那樣的笨蛋才沒有發現自己這麼被盯著看。

  倉持看了御幸一眼,後者尷尬地笑了笑。

  「喂,御幸。」

  「我可什麼事都沒做呢。」御幸乾笑,「沒想到由井觀察人的能力絲毫不遜於你呀,真不愧是世界少棒日本代表隊的隊長。」

  「這跟觀察能力無關,明明就是你太超過了。」倉持板著臉,「我想再過沒幾天,一年級新生都會發現。」

  「發現什麼?」澤村突然湊了過來,「倉持前輩,您與御幸前輩在這個地方對話怎麼沒有讓我參與呢?您們這樣對待未來的王牌,我認為是不好的行為。」

  倉持將澤村的臉推出去,「不要再用這種奇怪的口吻說話了行不行啊?而且哪裡沒讓你參與了,你不是從頭到尾就站在旁邊嗎?」

  「我說話有很奇怪嗎?御幸前輩。」

  「你認為呢?」他笑了笑。

  「報告御幸前輩,我認為我和平常沒什麼兩樣!」

  「嘛,也是啊,都一樣是笨蛋嘛。」

  「你不要得寸進尺了!御幸一也!」澤村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伸手緊拉著御幸的衣領,搖啊搖的,倉持雙手插腰在旁看著,除了一年級新生外的其他隊員只是看了幾秒就繼續自己的事情,面對此等情況早已習慣。

  「你有事想要找御幸嗎?」發現由井一直盯著御幸的方向,小野發揮室友兼前輩還打同一個位置的立場,拉開由井身旁的椅子坐了下來。

  搖搖頭,由井下定決心要問個徹底,但還是降低音量,「小野前輩,我想請問御幸前輩與澤村前輩是什麼關係?」

  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小野先是愣住,笑著說:「他們是投捕關係啊,由井你這是什麼問題呀,哈哈,就像你之後也會跟澤村搭檔一樣。」

  由井這次更加激動地搖頭,語氣有些輕顫,「我是指除了投捕關係以外的。」

  「咦?」

  「是這樣的,不曉得小野前輩還記不記得,前幾天吃完飯,我們一起和御幸前輩、澤村前輩進行投球訓練?」

  「啊啊,你是說降谷硬要跟的那次吧?」

  由井點點頭,接著說道:「練習結束的時候,我好像看到御幸前輩他……好像…摸了澤村前輩的屁股。」

  「御幸他!?」小野震驚地站了起來,整個食堂的人都往他的方向看去,被討論的當事人,有戴眼鏡的那位,流下一條冷汗,看來由井最近有點奇怪就是這個原因了。

  發現倉持死瞪著自己,御幸不由得嘆口氣。

  說到底這根本就不是什麼令人吃驚的事。

 

  「小野前輩,請小聲一點。」

  「………」

  小野再度坐了下來,他看著由井,又看了一眼御幸的背影,內心震驚的不是御幸摸了澤村屁股這件事,而是御幸做這種事還被後輩看見,太不謹慎了。

  整個青道,除了後輩以外,幾乎沒有人不知道御幸跟澤村兩個人的事情。

  「由井,我認為你應該是看錯了。」小野輕聲地道:「當時視線昏暗,可能是角度問題害你有這樣的誤會。」

  「誤會嗎?」

  「是啊,不然你再多觀察幾天吧?」

  「好的!」聽見小野這麼說,由井心中突然有顆大石放了下來,他有一種能夠專心練習的感覺了。

  「小野前輩,我覺得今天狀態不錯,能不能接我幾顆球?」被御幸拒絕的降谷來到小野與由井身旁,說什麼都想投球,就算只能投一顆也行。

  小野不曉得該不該答應,往御幸的方向看去,發現和他四目相對,御幸手抵著椅背,笑著說道:「小野,你就帶著由井陪降谷投個幾球吧,最多十球,不要勉強。」

  「降谷!太狡猾了!御幸前輩,我們也走吧!」

  「我才不要。」

  「真是的,你不要老是這樣拒絕王牌的邀請。」

  「咦?誰是王牌?」

  「御幸一也!」

  不管澤村怎樣纏,御幸就是不肯離開食堂,目送降谷等人離去,想著有小野跟由井兩個捕手在,就算御幸不接也沒關係的澤村,想跟上去,卻被御幸抓住手臂,「你今天不能再投了。」

  「為什麼!」

  「揮棒練習你做得太超過了,讓肩膀休息一下。」

  「呀哈哈,澤村,你就陪我回房間練習格鬥技吧!」倉持轉動手腕。

  「淺、淺田!快來陪倉持前輩練習格鬥技!」澤村上前拍了他的背,讓手中拿著筷子還在與三碗飯奮鬥的淺田,將嘴裡的東西吐了出來。

  周圍的人亂成一團,澤村立刻被倉持教訓一頓。

 

 

  「幸好有小野前輩的解釋,不然我會以為御幸前輩跟澤村前輩在交往呢。」兩捕一投往練習場的方向走,由井的語氣聽起來輕鬆許多。

  「哈哈哈,不要緊的,他們啊…」

  「他們不是本來就在交往嗎?」

  小野還沒說完,降谷反應有些遲鈍地開口說道。

  「欸?」由井愣。

 

 

 

TBC

 


评论(9)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