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王牌/御泽] 生日礼物大作战

 

私设注意,入坑以来第三次的泽村生日贺文,尽管现在是个佛系写手,半脚踩在坑外,还是要交个党费。泽村生日快乐。

  

.........................................................
 

春甲落幕意味春假的结束。

除了知道自己能力不足的勤奋练习外,接踵而来的是五月的期中考试,这对运动系社团来说一直都是比练习更艰巨的难题。在教室被金丸盯着,在寝室被仓持监督的泽村正坐在书桌前解着一道他绞尽脑汁怎么也算不出答案的数学题。

「仓持前辈……」泽村弱弱地回头,仓持正躺在床上看杂志,「这道数学题…」

还没说完,仓持冷淡地回他:「我看起来像是数学很好的人吗?」

「……如果学校有考格斗技的话你一定全校第一吧。」

「哈?」仓持听见泽村碎碎念地坐起身。

「没、没事。」

仓持面无表情地看着低头蛮干的泽村,他擅长的是美术与现代文学,数学可没有能教人的本事。他心念一转,笑道:「我知道有个人算数不错,不然你去找他教你吧?」

泽村彷佛像在汪洋中找到浮木般,感激地看向仓持。

「御幸一也。」

闻言,泽村短暂的表情变化,还是让善于观察的仓持捕捉到了。

「谁要让那个混蛋眼镜教我,他一定乱教一通的!」

泽村脸颊的红润坚定了仓持多天来的猜疑。

之前或多或少有感觉到,投补关系最多就是伙伴间的情谊,但是秋季大赛之后,泽村对御幸的态度就变得微妙了。一个男孩子,喜欢另一个男孩子,虽然是自己熟识的人感觉有些意外,但这并不是什么稀有的事情,最可怕的是──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那个眼镜似乎也有那么点意思。

「笨蛋泽村,这周六你有没有空啊?」

「我知道仓持前辈想要替我庆祝生日,但期中考快到了,为了能够继续接下来的练习,我必须要待在书桌前认真念书才行!!」

仓持忍不住翻了白眼,「这周六是你生日吗?谁要替你庆生来了。」

「欸?」泽村愣了片刻,「我以为要提前在假日替我庆生呢。」

这家伙的脸皮不晓得是跟谁学的,越来越厚了。

「庆生是没有,就是送你个礼物,下午两点在商店街碰面吧。」仓持不自觉嘴角上扬。

「仓持前辈,我们周六可以一起出门的啊!」

「……」

不知道又是跟谁学的,越来越精明了。

「一起出门你不就知道我要送你什么了?当然是我提前出门啊,先说好,不可以尾随,不然我就要把你的秘密告诉御幸了。」仓持随口说道,没想到泽村反而激动起来。

「我哪有什么秘密!仓持前辈你不要乱说!!」他放下手里的笔,掌心握紧。

「你喜欢若菜吗?」

突如其来的问句让泽村的情绪松懈下来,纳闷地问:「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你别管了,我就问你喜欢若菜吗?」

仓持坚定的语气让泽村迟疑地道:「喜欢啊…我和若菜就是伙伴…」

「那你喜欢御幸吗?」

猛然被口水呛到,泽村咳了起来,与方才的态度截然不同,「谁喜欢那个混蛋眼镜!仓持前辈你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要一直提到他的名字!这会严重影响到我的学习!!」

「你喜欢若菜因为她是你的伙伴,御幸和我不也是你的伙伴吗?你那么紧张干嘛。」

泽村没有回他,盯着他发红的耳朵,仓持内心的兴致逐渐攀高,好玩,真是太好玩了。

没想到可以在这个时候发现这个有趣的事情。

「周六下午二点,你别忘了。」

 

 

五月十二日下午两点商店街。

站在和仓持约好碰头的咖啡厅外头,泽村从长野带来的私服里挑了件最好看的,应仓持的要求。时间到了,但却不见人影,猜到自己可能是被坑了。

还是被仓持前被发现了吧,自己的态度果然表现的太明显了。

他也觉得自己怪怪的。

从秋季大赛开始、从那个家伙说要带教练进甲子园开始,那种情绪一天一天的堆栈在一块儿,终于在最后爆发出来。他没有注意到对方的伤势,以为只是状态不好,给了思考许久但还是不利索的鼓励之后,反而对方的话给撼动了。

回想最初的那股感动,命运的十一球,所有情绪在此时倾巢而出。

「按照少女漫画的套路,这时候应该是御幸前辈走出来问我怎么在这里或是……」

「喂!泽村!」

抬起头,看见仓持挥着手从远方跑过来。

「仓持前辈你没有按照套路走啊!!!」泽村两眼挂泪。

「什么套路?我就是耽误了一点时间。」仓持皱起眉头,脑内活动几秒,用手肘撞了撞泽村,坏笑道:「你该不会以为我把御幸找来了吧?唉唷。」

「才没有!!」泽村大吼,伸出手,「生日礼物呢,交出来!」

仓持见状,用力往他的掌心拍去,尽管自己的手也红的发痒,还是故作冷静,「有你这种向前辈讨礼物的态度吗?」

「再过三天我们就是平辈了!同岁!」

仓持没理会他,从口袋掏出一张手工绘制的小地图,递过去,「我把生日礼物藏在这里了,想要礼物的话就自己去找吧。」

泽村慢悠悠地接过地图,「怎么觉得这句台词有点耳熟?」

仓持随即上前搭住泽村的肩膀,「要先玩闯关游戏才能拿礼物的,这只是第一个指令。」

「快去吧,别让其他人等太久了。」拍拍泽村的背,催促着。

「别迷路啰!要是找不到就给我打个电话吧!」因为仓持在他背后大喊,感觉附近的视线都刺在自己身上,难受。这时他才注意到仓持所用的量词,其他人?他不是一个人在这个商店街?

难道,是御幸前辈?

他照着地图的指示到达星星的位置,是一个小公园。

「恭喜你到达第一关了,荣纯君。」

小凑春市和降谷晓默默从旁边的草丛窜出来,降谷动作缓慢地拍手,「没迷路,很好。」

「欸?小春跟降谷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泽村荣纯生日大作战!开始!」

「欸、欸?」

降谷不晓得从哪边拿出一块纸板,上面写着泽村昨晚在房里奋斗的数学是同款公式的题目。小春指着板子说道:「只要解出正确答案,就可以前往下一关,因为我们还得回去练习,所以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哦,加油吧,荣纯君!」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泽村一边哭喊一边接过小春给他的计算纸,琢磨五分钟还是算不出答案,就只是拿个生日礼物而已怎么那么艰难呢!要是失败的话,仓持前辈还会把礼物给他吗?

不行,他得靠自己!礼物没了就没了!胜负可不能输!

「咿咿咿咿咿咿……」咬牙切齿地的低吟,最后将答案呈了上去。

小春看了眼答案,扬起嘴角,「恭喜你,荣纯君,答错了。」

泽村笑容凝结,差点双脚一软跪在地面。

他费尽千辛万苦得出得答案,居然是错的。

小春道:「荣纯君,第一关有个求救可以使用,你要用吗?」

「用用用!!!」泽村点头如捣蒜。

「这么简单的题目你这个笨蛋不会啊?」御幸一也从墙角走了出来,待在旁边看着泽村表演了将近八分钟的颜艺,眼睛与嘴角止不住的笑意。听见熟悉的笑声,泽村整个人愣在原地。

「怎么看到我就傻了?」他在泽村的额头弹了一下。小凑春市与降谷晓同时闭起眼睛。

「御幸一也你怎么在这里!!!」

「嘘,安静点!」他摀住泽村的嘴巴,这个音量是要让整条商店街的都看过来嘛,碰到熟人很尬的。「我就是那个求救啊,来教你怎么算的。」

泽村迅速挥开御幸的手,夏天还没真正到来,周围的气温却逐渐攀升。

几乎是在心不在焉的状况下将题目解完了,泽村说知道怎么算了说得也不算诚恳。

「泽村,有时候答案不是自己钻牛角尖就能得出来的。」

「噢……」

「既然题目算完了,那我就走了。」

「咦?」

「这个是下一关的地图,我和降谷也要回去了,希望下一关你能够早点突破!加油哦荣纯君!」

「连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的话,果然王牌还是…」

不像一开始自己背着仓持离去,他这次盯着小春降古御幸三人走远,走到看不见那个人的身影后,才将目光挪回手里的地图。还以为御幸是最后的生日礼物,这种少女漫画剧情果然不会出现在现实。

情绪明显降了好几度,散漫地走到第二个关卡,距离公园有三百公尺的河堤边,约在这种地方怕不是要被围殴啊?都忘记问仓持前辈究竟有几个关卡了。

「今天的风儿真是喧嚣。」

「你在嘀咕什么啊笨蛋泽村!!!」

伊佐敷纯的大嗓门让陷入文学少年状态的泽村吓了一大跳。

他惊讶地回过头,几个熟悉的三年级前辈们都在。

「……!#S@%&$^*&(^前辈们!!!!」将每个人的名字都混在一起念,结果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在喊谁了。

小凑亮介一个熟悉的手刀往他的头劈下去,「你长高了点啊,果然可恶呢。」

「没想到我居然可以在这里看见哥哥大人!令弟与你都剪了头发!看起来相当清爽呢!」

亮介只是欸了一声,没有接话。

「泽村,生日快乐。」

「啊,谢谢队长!!!」

「喂!哲!他的生日还没到啦!是三天后!!!!」

「……」结城沉默几秒,「泽村,三天后生日快乐。」

「谢谢队长!!!」

伊佐敷感觉自己的头要疼死了,大吼:「别忘记你是为了礼物要来挑战我们的!!!!」

一句话打破僵局,泽村恍然大悟,「没想到各位前辈是为了不才泽村荣纯的生日才聚集在一块的!深感荣幸!!!」

「我只是来看八卦的。」小凑亮介神秘一笑。

「那么请问金毛犬关主!!第二关的任务是什么呢!!!」

「你喊谁金毛犬啊!!谁又是关主啊!!!关主是哲啊!!!」

「那么请问队长……」

泽村一转过身,结城队长不知道从哪边瞬间掏出了将棋与棋盘,那张严肃且认真的表情,以及背后的满腔热血都像在诉说着:『来战斗吧!』

那瞬间泽村想投降的心都有了,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挑战,毕竟对手是结城,重点是在河堤边下将棋?等等要是突然窜出个死神小学生骑着脚踏车带着炸弹来怎么办。

咯!

将棋清脆的声音,淹没在河堤边的风声中。

路过的人没有一个是多看几眼的,但是结城哲也相当认真,对旁人视若无睹。

「前辈你们知道我还有几个关卡才能拿到礼物?」

「不清楚呢,仓持只让我们负责第二个关卡。」伊佐敷答道。

「不过关卡内容是我们自己想的,哲就说他想要下将棋。」亮介在旁笑着补充,「太可惜了,本来是想要让你绕着东京跑三圈的。」

泽村的棋差点下错地方,流下冷汗。

谢谢哲前辈,谢谢。

 

一局、一局再一局。

天色逐渐暗下来,尽管早已分出结果,泽村还是被结城拉着下了好几盘,最后是在金毛犬前辈和哥哥的帮助下,总算让他拿到了可能是最后一关的地图。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前面两张都是小白纸,可是这张居然有报纸这么大张!!拿到的时候,可说是吓坏了!

镇重地向前辈们道别,泽村照着地图画的路线走着走着,最后竟走回了青心寮。

差点将地图揉烂扔在地上,可是他忍住了。

肚子咕噜叫了起来,想起自己还没吃东西,推开食堂的门,拉炮的声响跟满满的人潮。

「泽村!!生日快乐!!!」

「荣纯君你总算回来了,大家都快忍不住了。」小春凑上去将帽子套在他头上。

降谷点头,「想吃蛋糕。」原来是忍不住想吃吗?

「呀哈哈,没想到哲桑居然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总策划人仓持洋一坐在一旁笑着。

这并不是大家第一次替他庆祝生日,想起在商店街的事情,特地回来找他的前辈们,还是让他按耐不住情绪,眼泪如喷泉般涌现,「谢谢大家!我真的超喜欢你们!!」

 

御幸一也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泽村被其他人用鲜奶油攻击,嘴角轻轻一笑。

「他说,喜欢你们。」仓持溜到他身边坐下,「也包括你。」

「那只是客套话,正常情况铁定没有包括你。」御幸回击,「你这次大费周章搞这个活动是想做什么?去年他生日就没见你这么认真。」

「那时候不是刚认识嘛,而且最近被我发现个秘密。」仓持心满意足地笑道。

「噢?关于谁的?」

「那个笨蛋的,想听吗?」

御幸没有回话,反而是仓持忍不住情绪,小声道:「我觉得泽村有喜欢的人了,你知道是谁吗?」

说完,仔细观察御幸的表情。

御幸不像泽村有太多反应,连几秒的变化都没有,他看了仓持一眼,理所当然地笑道:「只能是我了不是吗?」

 

 

「仓持前辈!!!!!!!!!我的礼物呢!!礼物!!你不是去商店街买礼物送我吗?」

泽村回到五号室,奔向庆生会后不知道在忧郁哪条的仓持床边,像只小狗狗般张着水汪汪地大眼。他在外头奋斗这么久,烧脑的数学题以及无止尽的将棋。

「连克里斯前辈都传讯息跟我恭喜了!!虽然生日在三天后。」

「身为现役前辈的你的诚意呢!」

闷在被窝里的仓持终于受不了,掀开棉被,吼道:「我放在你枕头旁边了啦!自己去看!!!」

「好!!」泽村呈跳水姿势往自己的床里跳,果然华丽撞头。

他在枕头边东翻西找,就没看见什么东西,只翻到一张跟地图同款的纸条,折成方形。

「仓持前辈,是这个纸条吗?就只是那个纸条吗??!」

「不要吵,那里面写着最大的礼物!」

「真的吗?」

泽村兴高采烈地打开,看见上头的文字,愣了三秒,随即钻进被窝里瑟瑟发抖。

五号室的两人都将自己闷在被子里头。

「仓持前辈你写得是什么,是真的嘛!!」泽村的声音闷在里头。

「是嘛是嘛是嘛是嘛??!」

「不要吵啦!!!他自己说的!!」

总觉得被窝要火山爆发了。

泽村在里面不断的翻滚,想起下午御幸所说的话,难道那是意有所指?

他一个翻滚,从被子里滚了出来,「仓持前辈,我要去对答案了!」

「什、什么?你要去哪里?」仓持也冒出颗头,看见泽村准备开门。

「我去找御幸前辈!!!!!!」

「喂!你冲动派的啊你!!」

 

 

『 御幸说你只能喜欢他 

 

 

 

fin


评论(2)
热度(125)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