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钻石王牌/御泽]《不能输》

   
  猛烈的雨势没有浇熄选手的热情,秋季大赛首场,由死亡签手御幸一也为大伙带来一场东西区强校对决的精采比赛,最终青道以3:2战胜帝东。
  本来是件高兴的事情,但某人却显得闷闷不乐。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雨中的紧急登板你投的不是很好吗?」
  在众人的嘻闹中,仓持手靠着椅背紧盯双手交握沉默不语的泽村荣纯。

  「可恶,总觉得输了。」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哈?」泽村的脑回路他一直不懂,看见御幸和降谷从外头走进来,喊了声:「喂,队长,泽村这个笨蛋不知道又在消极什么了。」

  「啊?」御幸看了眼降谷,拉开泽村前方的椅子坐下,「先是降谷再来是你,投手怎么那么麻烦啊,先说好,我不会夸你的哦。」

  「喂,我不是喊你来让他更消极的啊。」仓持手肘撞向御幸。

  嘁了一声,泽村垂下头,双拳紧握、咬牙切齿,不仅仓持连御幸都看出他的不对劲了,这时候应该指着自己的鼻子没礼貌的吶喊才是正常反应啊。

  御幸收起开玩笑的态度想认真询问的时候,泽村重新抬头,表情有些僵硬但目光炯炯有神,「没有消极,我是在反省自己。」

  仓持与御幸愣了几秒,同时笑出声。

  「咦?你们两个家伙不是前辈嘛!!居然嘲笑认真反省的后辈!!!你们这样对吗?这样对吗?!」泽村激动地站起,转向身边的小凑春市喊道:「小春你来评评理,御幸前辈是不是太超过了!!」

  「那个……」小凑迟疑地不知如何接话。

  「仓持明明也有笑,你怎么就针对我了。」对于泽村的反应,御幸习以为常地说道:「所以呢,你在反省什么?如果说在反省自己脑袋不灵光的话,我建议你不要多费力气了。」

  「嗯嗯……」周围的人有默契地同时点头。

  「怎、怎么连小春都……可恶,我的伙伴呢,金丸!金丸你在哪里!」

  「笨蛋,别拖我下水。」直接结束话题,坐在不远处的金丸流下冷汗,装作没听见的继续和东条说话。

  你一言我一语,在众人的嘻笑声中,泽村的怒喊在食堂内回响。
各自散会,自主练习的、去洗澡洗衣服的纷纷离去,御幸被降谷拖走,离去前往泽村的方向看去,吁了口气,最终泽村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结论。
 
  「我这样会太坏吗?但就是不自觉想欺负他。」

  「嗯?御幸前辈你在说什么?」御幸突然的自言自语,让降谷纳闷地问道。

  「啊?没事没事。」干咳几声,他怎么就说出来了呢。



  五号室内的电视机前,陪练的泽村被仓持一个上钩拳KO后,画面显示GAME OVER,「呀,不愧是暴力前辈,不管打几次都赢不了你。」

  「你说谁暴力前辈!」将游戏杆扔在一旁,直接来个现实格斗,泽村照惯例被折得喊痛。

  本来只需要十秒就能解决对方的比赛,因为仓持一直偷瞄对方的表情硬是拖到三十秒才让游戏结束。

  「所以你刚刚说的不想输,是指什么?」扳着泽村的小腿,仓持低沉地问道,「如果是因为御幸在场不方便说,那现在你能讲了吧?」

  泽村突然沉默,仓持将他放开,后者安份地跪坐在前辈面前。

  「在御幸前辈眼中,我还是输给降谷吧?」

  「啊?你在说什么呢,你们两个还有川上对御幸都是战力。」仓持困惑,不是那个新来的教练又跟泽村说了什么吧?不然泽村不像是会纠结这种问题的人。

  泽村的双手发颤,忍不住吼出声,「因为、因为御幸前辈把他的衣服借给了降谷啊!!!!!!!!」

  「………」
  「啊?」

  「一定是降谷在御幸前辈心中的地位比我还高,所以他才把衣服借给他了,可恶,为什么我也在雨中投了这么久,但他却没有把衣服借给我!」

  「不不不,只是因为降谷他的衣服带不够。」仓持出声。

  「啊啊啊啊啊!!果然投不出内角球的我不受队长的喜爱吗?!」

  「那个泽村……你听我说…」

  「御幸前辈这个混蛋!!!虽然我还是会犯错,但是我的外角球也拿了不少出局数啊!!!!就因为我投不出内角球嘛!!我也想投啊!!!」

  「你听我说话啊!!!」直接往泽村脸上赏一拳。

  「欸咿!」泽村挂着两行眼泪摀着开始肿起来的脸颊。

  「所以你觉得不能输的点,是因为御幸借了衣服给降谷?」

  泽村点了点头。

  「……你不觉得你这样,很像没有理由单纯吃醋的少女?」

  「欸?!」瞪大双眼,久久不能言语。





 
  「仓持前辈,我桌上那堆衣服是怎么回事?」

  「我和御幸说了他没借你衣服的事情,他就让我拿来给你了。」

  「我、我不需要好嘛!!!!!」

  「哎唷,你就不要害羞了。」

  「我没有啊!!!」

 
  Fin.

评论(8)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