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王牌/御泽]《那个M开头的家伙》15

 

  架空、私设背景,ooc注意

  御幸大学生x泽村实况主

  微网游,微仓亮,轻松向

  →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

 

  ................................................................

 

  [队伍]猎豹大人:新人方便来skype吗?

  [队伍]小三奏亮:可以,但不方便开麦

  [队伍]猎豹大人:只要会听指挥就好

  [队伍]小三奏亮:了解

  

  御幸听著仓持一如既往地在skype里戏弄坑王的声音,突然有点心疼这个兄弟。他已经在对话框铸成大错了,与其说出来让他后悔莫及不如什么都别让他知道的好,这是个善意的谎言。不过为了兄弟著想,御幸私底下密了小三奏亮,特别声明猎豹大人平时说话就这样,没有恶意,希望他别介意。

  虽不晓得为什么四眼萌子要突然密这句过来,但他也不是新人实况主了,什么恶毒的文字都看过,在他眼中猎豹大人这语气还算温和,所以他只是淡淡地回了句没事,接著登进了skype。他用的是私帐,没有任何点亮世界的痕迹。

  「四个人的话,去甜点城怎么样?」仓持问道。

  「我没意见,只是很久没玩了,怕手残。」御幸说。

  「那就靠坑王carry我们啦!要是没过关就是他的错!呀哈哈!」

  「去甜点城可以吧?亮。」御幸特地问了他们的新人。

  [队伍]小三奏亮:没问题,甜点城难度还行。

  [队伍]小三奏亮:就是第三层的时候尽量别离王太远,远程维持六公尺,近战贴近输出要注意王放招的姿势,每五分钟会有类似甜甜圈形状的鲜奶油攻击,那时记得退后,别踩著了,那个会定身而且也很痛,中间是最安全的。

  发现skype瞬间鸦雀无声,他接著补打了句……

  [队伍]小三奏亮:抱歉,我说多了

  「哈哈哈,没事,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这个机制。」御幸不免担心点亮世界再这么威能下去,照仓持的敏锐度说不定就要怀疑他的身份了。

  「小子你懂挺多的嘛!怎么样,要不要来我们固定团?」仓持的声音听起来还挺正常。

  [队伍]小三奏亮:我平时挺忙的,今天才有时间上线,固定团什么的可能没办法,但如果我在,想打副本可以约

  「好呀,那我就先加你好友吧,我是那个猎豹大人。」

  [队伍]小三奏亮:好

  忍住想密仓持的冲动,御幸双眼挂泪,兄弟!是你的偶像!你加了你偶像好友!你明天绝对要请我吃个炒面面包!不然我就永远不跟你说这个秘密了!不过,点亮世界怎么知道他是M柴的?

 

  「那个,你们有听到我的声音吗?」来自灵魂深处的坑王呼喊。

 

  ................................................................

 

  御幸拖著缓慢地步伐往校门口迈进。他不顾形象打了个大哈欠,尽管如此他在女同学眼中还是帅的不要不要。

  非常的困,异常的疲累。

  最主要的原因不外乎是昨晚甜点城副本的不顺利。坑王已经比他和猎豹更长时间接触游戏了,没想到人如其名,就是一个巨坑,都可以替他做一首《每次进本都能看见坑王被杀死》的主题曲了。

  队伍里有雷雷小伙伴,御幸是习惯了,就是怕点亮世界动怒,没想到对方比他想像中的更有耐心,居然还教导坑王怎么走位。这样的举动让猎豹大人说话的态度瞬间转变,「我最佩服的就是谦虚的大佬,这样的行为简直跟点亮世界一模一样。」这是他们散团后,仓持私底下跟他说的。

  不是跟点亮世界一样,他就是点亮世界啊。

  老想著昨晚的事,没注意到从远方逐渐逼近的铃声。

  「喂!」

  御幸无关紧要地朝吆喝声源看去,对方愤怒地的表情映入眼帘。他垂下头看著自行车的前轮差3公分就要挨过自己脚板,都搞不清楚该生气的是谁了。

  「早啊,同学。」他举起手打了个招呼。

  「噢,早。」对方跟著点头,随后意识到不对劲,吼了一声:「你这家伙!算了不想跟你计较,我快迟到了。」

  没有任何一方的道歉,御幸眼睁睁地看著对方骑著自行车高速穿进校门,还被警卫吼了一声。五秒后,另一个粉色头发的少年同样骑著自行车气喘吁吁地跟上,他在校门停住,「唉,荣纯君的体力……要跟上真是不容易。」

  御幸挠挠头,一大早就连续碰到两个怪人,总不会是昨晚的点亮世界开了个先锋,那他今天的运气不会太惨吧?就是那两个怪人给他的感觉有点熟悉,不知道是不是在哪碰过,便利店?

  他慢悠悠地步伐在听见钟声后转为奔跑,忘记注意时间啦!

  他奔进教室,一抬头便与仓持的头顶发旋来个深情没办法对望。昨晚他先关了游戏,不知道仓持折腾到多晚才睡。

  御幸将背包重重放在桌上,原本趴著的仓持弹起身,瞇起眼睛瞪著御幸说道:「你这家伙……啊!恼人!」挠乱自己的头发。

  「你起床气这么严重啊?」

  「谁跟你起床气。」仓持和御幸同时打了哈欠,「对了,昨晚耳膜破坏者有开实况,久违地跟春酱一起玩了个厨房游戏,把春酱坑的不行。只是我们专注打甜点城,谁都没注意到。」

  「……」御幸原本准备坐下,听见仓持说的话愣在原地。

  「就是没跟到实况而已,需要这么夸张吗?」伸手在御幸面前挥舞。

  御幸没理会仓持,走到窗边发现不对,又往另一侧的走廊,似乎在找什么。他轻轻敲著自己的太阳穴,略显焦躁。

  经过恶友的提点他可终于想起那两个后辈哪里熟悉了。

  是声音啊。

  

 

  to becontinued...

 

评论(9)
热度(94)